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情与薄云至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2:02

情与薄云至 已完结

情与薄云至

来源:掌中云 作者:琪安 分类:言情 主角:薄云宁致远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情与薄云至》是琪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薄云宁致远,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你值多少?我买你。”她逃不掉,闭上眼睛,回忆浮现,锥心刺骨地疼:“你愿意花多少钱买我?宁总?”宁致远是风流倜傥却冷血无情的商场骄子,是万众瞩目的互联网新贵,无数女明星对他投怀送抱。对他而言,女人不过是饥饿时的食物,吃腻了就要换。这一次,他却品尝到了欲罢不能的一朵云。十八岁的薄云在别人眼里只是个楚楚可怜的清纯女孩。白天刻苦读书,夜里婉转承欢,这种地狱般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他把她从女孩变为女人,他用金钱和时间精心雕琢她。原本以为只是一场钱和性的交易,不知不觉却付出真心。虐她?还是宠她?他不肯说爱,却要她献上全部的灵魂。当身世的秘密揭露,命运的齿轮翻转,一段云泥之别的孽缘,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到半路,间或有几辆轿车呼啸而过,雪亮的车灯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她不敢伸手拦车,没人会停的。大晚上的,她这副蓬头垢面的鬼样子,谁敢载她下山? 手机突然响起来,一听这个铃声,她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把手机掏出来,这是疗养院的来电。 “你好,是薄枫的家属薄云吗?” “我是。” “薄小姐,麻烦你明天来一趟好吗?你母亲的纸尿裤和防水垫之类的物品马上就用完了,请你再送一个月的量来。另外,她今天不肯好好吃药,把药瓶打翻了,刚好掉在水盆里,没办法,你还得重新给她买,不能断药。” 薄云听得要哭出来,忙答应下来。可是,她哪有那么多钱呢?母亲吃的那种药挺贵,一小瓶两百多,一个月的量就要上千。现在她的银行账户里只有够她每天吃碗泡面的三位数,交了疗养院的保证金和第一个月的费用之后,家中可谓一贫如洗。保险公司报销的那部分医疗费迟迟不发下来,她每天打电话去催,总是跟她说尽快尽快,她真想骂脏话。 她立在路灯下,踌躇许久,拿出口袋里的小梳子小镜子,把头发梳整齐,原路返回。 门铃坚持不懈地响,宁致远披上睡袍,打开门,无名火窜起,又是她? “你要怎样!” 薄云想,脸不要了,救命要紧。她双手拽着双肩包的背带,一字一句地说:“请你睡我,给钱就行,我还是第一次。” 宁致远以为自己幻听,她疯了吗? 但这是真的,十分钟后,她站在客厅中间,鞋子和包都扔在门口。她把头发梳理整齐了,清汤挂面的黑色长发没有任何修饰,显得下巴愈发精致小巧。双手因为紧张而扭在一起,咬着下唇,唇瓣是娇嫩的粉红色,这个动作让宁致远不由得小腹一紧。 他看她,她低垂着头,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再仔细看,素面朝天,毫无修饰的她的似乎没那么讨厌了。年轻就是资本,娇美玲珑的曲线,充满胶原蛋白的肌肤, 宁致远坐在沙发上,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薄云,一边慢条斯理地往威士忌里加冰。真有趣,这个周五晚上真是撞邪了。 薄云站在他面前,声音发抖却滔滔不绝,翻来覆去就重复那一个要求,她卖身,他给钱。原来是个雏妓。 他翘起腿,命令道:“先去里里外外洗干净,你一身臭汗,我没有性趣。” 薄云洗好,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宁致远不在客厅,她环视周围,只见一个房间透出光线,她走过去,敲门。 宁致远靠在书桌上,手边搁着一杯酒,仿佛在思考什么。他抬眼看了这个女孩子一眼,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有人在餐厅买只烤鸡吃,还会问这只鸡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吗? “脱。”他的话简洁有力,不容拒绝。 浴巾滑下,她的身体月亮一般发光,胳膊上几道划伤,但瑕不掩瑜。她的皮肤是清晨初放的玫瑰花的粉红,一头微微卷曲的乌黑长发。她双手遮住害羞的地方,头低垂。 宁致远把她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绕着她走一圈,深呼吸。真奇怪,明明她用的是他的浴液,为什么会散发出完全不同的芬芳?奇妙的化学反应,这就是少女的体香吗?像雨后的青草地。 他的手顺着她的腰往下滑,掰开她的手。 “处?” 她点头。 “成年了吗?” 她点头。 他小腹热起来,玩丰满妖娆的女明星也腻了,偶尔吃点清淡蔬果,正好换换口味。 “睡你要多少钱?” 薄云想想,之前跟那个“李先生”开价十万结果搞砸了,也许真的是她痴心妄想,有钱人不是傻子,他们不会真的为尝鲜而豪爽买单。 她决定以退为进:“你愿意给我多少?” 宁致远玩味地笑起来,她究竟是太单纯还是太老练?他拉开书桌下面抽屉,示意她看。里面一叠粉红色的大钞。 “这里面我不知道具体多少,一叠一万,你可以自己数。但是你能拿走多少,就看你今晚能让我多愉快了。”他用手指敲击桌面,眼睛直勾勾地盯住薄云。 她在发抖。害怕?害怕就不要出来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