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冰泪何人顾

更新时间:2019-02-11 18:06:09

冰泪何人顾 已完结

冰泪何人顾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玉钕 分类:言情 主角:苏凌暖程冬诚 人气:

主角是苏凌暖程冬诚的小说《冰泪何人顾》此文是玉钕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第一次见面,是因为算计。 阴谋没得逞反被抓包。 他抓紧她的手,薄唇轻启,酒气喷在她脸上:“女人,你以为你能得逞?” ....... “你在玩火,你知道吗?” “没...”她闭了闭眼,“程先生你好。” * 算计失败,她开始以各种方式接近他。 大雨倾盆而下,她却在雨中笑得如沐浴阳光,“程先生,你看我妆都要花了,可以搭我一程吗?” 事后,他嘲笑她:“苏氏集团大千金苏凌暖,用的化妆品会不防水?” * “程先生,留个电话吧。” “不用。”他噙着薄笑,语气尽是讽刺。 而后,苏凌暖收到一个陌生来电。 “取悦我。”他声音沙哑,带着迷离。 苏凌暖一股怒气,莫名其妙,找小姐找到她这里来了,神经病会取悦你! 不对,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 她成功达到目的,做了程冬诚的女人,解决了公司的危难。 而后,当她想全身而退的时候。 “怎么?现在想跑?”他指尖划过她白皙的面庞,“我程冬诚认定了的女人,只能是一辈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前站着先前说再敬她一杯酒的制片人,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刚在包厢的时候这个男人就想对她动手动脚,苏凌暖都巧妙躲开,没想到居然追出来了。 她突然想到了明星被潜规则的种种新闻。 “王大制片人,怎么出来了?”她挽唇。 对付这种男人,她还是有点信心的, 男人边靠近她,边说:“看你这么久没进去,就来看看你。” 苏凌暖边后退边回答:“我这不是来了吗?” 男人陶醉地看着苏凌暖精致的面容,肥手慢慢伸出,“没想到丁编剧还有这么漂亮的朋友。” 苏凌暖背脊触碰到墙壁,右腿微微弯曲。 在她正打算狠狠一顶男人的要害之处时,余光却瞥到了她天天想要见到人。 他穿着纯手工制裁的黑色西装,步伐不疾不徐,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张面庞仍然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深邃幽暗的双眸平视前方。 唇角轻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那双向来无害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算计。 在程冬诚要从她眼前走过的一瞬,苏凌暖改变主意,柔声开口:“拜托你别这样。” 声音恰当好处,不大不小,让程冬诚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苏小姐,让我摸摸你的脸好不好?”男人小眼眯成一条缝。 那只肥手最终止在了离她脸庞几厘米处,苏凌暖看见程冬诚的手,心里松了一大口气。 男人错愕地回头,愤怒地说:“你是谁?赶紧放开我的手。” 程冬诚轻勾嘴角,不屑地说:“我是她男人。” 说完,他用力捏男人的手腕,森冷的目光直直落在他那张油光满面的脸上。 男人因疼痛而面部扭曲起来,再这样下去恐怕他手都要断。 他受不了了,开口求饶:“疼疼疼,放手,我错了。” “滚。”他傲慢吐出这个字,重重甩开男人的手。 黑暗的走廊中,苏凌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看来这几日的辛苦,没白费! “苏小姐,这才几天,看来你很是寂寞嘛。”他把锋利的眼神转向她,冷冷地开口。 苏凌暖整理了一下发丝,一副受过惊的娇柔样子,叹了口气,“今天谢谢你了程先生。我只是来帮朋友送卡,没想到遇到那么猥琐的人。” “什么寂寞啊。” 她低头小声嘟嚷了句。 * 苏凌暖高举着哈根达斯,笑得一脸灿烂,“谢谢程先生请客,我已经好久没吃它了。” 说完,她轻轻咬了一口,完美的味道,凉透心的舒爽。 程冬诚与她并肩走在街上,看着她满足吃冰淇淋的样子,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他勾唇,“我只是怕你以后再也吃不起它。” 苏凌暖俏皮地说,“这个得看程先生了。” 既然他都这样直接了,她也懒得再装了。 程冬诚唇角弯的更深了,原来这个女人不只是他表面上看到的一面,那就更有趣了。 黑夜中时不时刮来一阵风,苏凌暖站在路口等他取车过来,牙齿一直在上下闭合。 其实在她吃第三口哈根达斯的时候就已经不想吃了,但碍于程冬诚,她还是没有丢掉。 这也是为了更接近他,苏凌暖才提出来要吃冰淇淋压压惊。可她后悔死了,因为她感觉现在整个人像是呆在冰箱里一样冷。 她不停来回跺脚,抱怨道:“怎么还不来啊。” 当车子停在苏凌暖面前的时候,她已经彻底着魔地举着冰淇淋来回跺脚了。 程冬诚把车窗降下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不知哪来的怒气,用力按了两声喇叭,冲她喊道:“冷成这个样子还拿着干嘛?” 苏凌暖一惊,手一抖,哈根达斯落在了地上。 一上车,苏凌暖就开始用纸巾细细擦手,擦完之后她握紧纸团,刚想转头说句话,却发现某人正阴沉着脸。 她把当嘴边的话吞进去,心想还是不要招惹他比较好。 车速很慢,苏凌暖偏头看向窗外驶过的景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车驶入城郊,程冬诚缓缓把车靠在了路边,转头看向苏凌暖。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他紧绷的脸逐渐柔和了下来。 他在歌厅应酬谈生意,出去上了个厕所就意外碰见苏凌暖,帮她处理完那个男人本该直接回包厢,就因为她不经意的一句:“真是太吓人了,好想吃哈根达斯压压惊啊。”,他就陪她出来了。 可这个女人的小聪明他哪里看不出来。想吃哈根达斯不过是为了更接近他,可是这个女人,居然为了达到目的而违背自己的意愿。 很冷,却还是不舍得丢掉。 那么他呢?是不是也是不喜欢,但不能不靠近。 程冬诚唇角抹上笑意,向来自信高傲的不是他吗?区区一个女人,还不能征服? 想到这里,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苏小姐不会想在我车里过夜吧?” 苏凌暖因轻微的疼痛而不满地皱起眉。 “苏小姐,你口水好像流出来了。” 隐约听见这句话,她猛地睁开眼睛,低头擦口水。 苏凌暖用手背左擦了下右擦了下,然后整理头发环顾窗外,“这是在哪儿啊程先生?” 其实她的内心独白是:程冬诚你眼睛瞎了啊?你睡觉才流口水! 她转过头望他。 程冬诚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笑意,“城郊。” “哦。”她揉了揉眼睛。 也不知道要去哪,但在城郊停车干嘛? 最重要的是,在城郊就搅了她的梦。 “下车吧。”程冬诚打开车门,“我们谈谈。” 冷风越发刺骨,苏凌暖很不情愿地打开了车门。 “程先生好雅致,在这么安静的地方谈事情。” 苏凌暖说起话来声音都微微发抖,她真是不能理解这个人的思维,放在咖啡厅这些地方不去,来这里吹什么冷风。 程冬诚走到梧桐树树下,掏出烟点燃。 那点星火照亮他的脸,随着苏凌暖的走近她就越清晰地看见程冬诚深邃立体的五官。 直到烟点燃,灯火熄灭,她止住脚步。 刚好站在他对面,较近的距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