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官家小妾

更新时间:2019-10-08 19:03:59

官家小妾 已完结

官家小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秋雨梨花 分类:言情 主角:莫逸晨弘智 人气:

《官家小妾》由网络作家秋雨梨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逸晨弘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宿命?是孽缘?当自己的心沉沦下去,是否还能云淡风轻?莫逸晨,这个大男人便是她的因。莫子曦,这个小男人则是她的果。当一切尘埃落定,是走是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逸晨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目光灼灼的看了一眼叶轻离,低头啜了口茶,将茶盅放在一旁的几子上,点了点头,拿了个红包给叶轻离,叶轻离垂首接过道了声谢谢侯爷,站起身将红包递给一旁的木香,将脚步移到右边,又跪了下去。

一旁的妈妈有说道:“新姨娘给夫人敬茶。”

叶轻离再次接过茶盅举过头顶说:“夫人请喝茶。”

侯爷夫人接过茶叶啜了以后,放在几上,笑着道:“以后要好好服侍侯爷,姐妹们要好好相处。”也递个红包给她。

叶轻离接过红包应了声:“谢谢夫人,妾身定会恪守本分,好好服侍侯爷和夫人。”站起身。

言曼舞看见叶轻离脸上覆着的纱巾,脸上有些不快,看了眼一旁端坐的莫逸晨,终是忍下道嘴边的话,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对叶轻离道:“先回房吧,明早再见见少爷小姐和各位姨娘。”

之后叶轻离就在莫太夫人配给她的唐妈妈的陪同下带着木香和沉香回到自己的庭院。

夜晚的霜月水榭显得格外宁静,只听见啾啾的虫鸣,叶轻离遣了两个丫鬟下去休息,自己披散着头发在临床的大炕上,靠在大引枕上看书,窗外幽静的星空下是平静的翠荫湖。

到了子时莫逸晨才带着浓浓的酒气,进了霜月水榭,唐妈妈听见动静迎了出来,屈膝行礼。

“让人给我打水,我要沐浴。”莫逸晨对着唐妈妈说道。

唐妈妈应声带着小丫鬟去了后面的厨房,莫逸晨则推开了正屋的房门,就着昏黄的灯光,看见临窗的大炕上,自己新抬进门的小妾已经倚在大引枕上睡得很是香甜,一头乌黑的长发铺满了半张锦垫,白皙的脸枕在手臂上,听见咯吱的开门声,眉头皱了皱,脸在手臂上蹭了蹭,嘴巴嘟哝了一句,又继续睡去。

满室的都是那种熟悉的味道,莫逸晨轻手轻脚的走到大炕边,是她?是那个在大国寺见过的那个女孩,莫逸晨手摸向了腰间的绿色香囊,嘴角略略扬起,手不自觉的抚上眼前那张白皙稚嫩的小脸。

脸上的瘙痒让睡着的叶轻离很是不舒服,手在脸上拂去,啪的一声打在了莫逸晨的手背,人也跟着睁开了眼睛,片刻的迷茫,待看清眼前一张俊朗中含着笑意的脸是变得彻底清醒了,腾地从大炕上坐起,“侯爷。”语气慌乱的下了炕屈膝行礼,该死,怎么就睡着了呢。

莫逸晨看着她眼底的懊恼,及膝的长发包裹了她半个身子,还带着点未睡醒的慵懒,点了点头,坐在大炕上,拍了拍身边的位子笑道“坐。”

叶轻离低垂着头坐在了远离他的另一边炕上坐了,心已经乱了,不敢看向对面的男人,暗骂自己没用。

莫逸晨笑了笑,因为喝了不少的酒,见一旁炕桌上搁着一盅茶,正感觉口干,也没在意茶已经凉透,拿过来一饮而尽,是那浓郁的香味,莫逸晨抿嘴笑了笑,看着对面的叶轻离,“再沏一盅来。”声音醇厚低沉。

叶轻离点头应了声是,刚要喊木香去泡茶,抬头才想起木香沉香已经被她遣了歇息去了,只好自己起身去内室拿茶包,出来的时候莫逸晨已经进了净房。

叶轻离泡了一壶迷迭香的茶水在炕桌上,自己又回了内室铺床,看着床上一块白色绫绸,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想到昨晚大太太的话,脸上烧的通红,真的要这样吗?胡乱的铺了锦被,出了内室,正看见莫逸晨走出净房。

叶轻离脸上的绯红还没退去,低了头走至炕桌胖斟了杯茶递给莫逸晨,讷讷的道:“侯爷这会儿就歇了吗?”话落已是满脸的懊恼,自己是傻子吗?怎么问这样暧昧的话,头垂的更低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头顶上方传来莫逸晨低低富有磁性的笑声“哈哈……头垂得那么低做什么?”

叶轻离眼角瞥向一旁,看到他腰间垂下的一个绿色香囊,好眼熟啊,手已经探向它,手指摩啊挲着上面绣着的花,是自己掉了的那个,也是自己难得认真绣的一个香囊,里面塞满了迷迭香的叶子,香味浓郁,疑惑的抬头看向莫逸晨。

“呵呵,想起来了吗?”莫逸晨大手握住了叶轻离拿着香囊的手,看向她的目光灼灼的,大拇指轻轻的摸错着她的手背,细致光滑,柔弱无骨。

叶轻离感觉手背瘙痒,皱了皱眉,手向后缩了缩,没动,又缩了缩,被握的更紧了。

莫逸晨笑着看她的小动作,只觉得好笑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另一只手轻捏了她的下颌,让她面向自己。

叶轻离这才注意到,莫逸晨好高啊,自己在同龄的女孩里也算高挑的了,用现代的计量方法也有一米六五左右吧,却只到了莫逸晨的肩头,此刻看他要仰着脖子,他是吃什么东西长这么大个儿的,下颌被他掌控着很是不舒服,眼神瞄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显出一抹不悦。

看在莫逸晨眼里很是愉悦,这小小的人儿,很是有趣,那天在大国寺就有这样的感觉,手上一使力将她横抱了起来,惹了叶轻离一声惊呼,手臂本能的搂了他的脖子。

莫逸晨轻笑着大步走进内室将她放在了黄杨木雕花的大床上,叶轻离就势向里滚过去,身子迅捷的从侧面跳下床,丢了句“侯爷夜里恐怕要喝茶,妾身去泡一壶放在床头。”人已出了内室。

莫逸晨一阵错愕,这小人儿反应也太快了吧,无奈的摇了摇头,脱了衣服上了床躺下。

叶轻离磨磨蹭蹭的泡了壶茶,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拼了,这才进了内室,走到床边将茶壶放在床头几上,看向床里边,呃,睡着了?见莫逸晨闭了眼睛,没有声音,真的睡着了?叶轻离长呼了口气,看着空着的一边床,又看了看外面的大炕,再看了看雕花的大床,很是矛盾。

莫逸晨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睡个觉也磨磨蹭蹭的,还不上来。”

叶轻离吓了一跳,看到一双如星辰璀璨的眼睛,有片刻的怔楞,回过神,莫逸晨已翻了个身拿背对了她。

叶轻离咬了咬唇,这才脱了外衣钻进被子,手紧紧的揪了被角,闭着眼一动不敢动的听着旁边的动静,许久,那边的呼吸渐渐的平稳均匀,这才渐渐放松了僵住的身体,人也变得迷迷糊糊的。

混沌中,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大手从衣角探了进来,叶轻离被那只手上的厚茧摩搓的痒痒的,不安的扭了扭,身子被抱得更紧了,叶轻离呆住,她不是无知的孩童,这样的碰触意味着什么,她懂,身体顿时滚烫了起来。

莫逸晨察觉到怀里人儿的变化,嘴角轻轻翘起,黑亮的凤眼熠熠生辉,健硕的身体压上了怀里那副柔弱无骨的娇躯,大手退去包裹在娇躯上的绸缎,一寸一寸的抚摸着,肌肤如雪,温润如玉。

叶轻离任由身上的这个男人含住了她的唇轻轻的吮啊吸,脑子里一片空白,一阵撕裂的疼痛,让她猛吸了口气,她从来都没想过做这种事怎么会这么疼,以前在书上看到人家讲的欢愉,她是一点都没有体会到,只想着快点结束,咬着唇只有忍耐,终于等到身上的人喷薄而出,叶轻离这才长长松了口气,睁开眼睛望着床顶上的挂着的八宝如意的挂件,终于完事了。

莫逸晨翻身躺在了一旁,将叶轻离轻轻搂在怀里,“有没有不舒服?”声音低哑,却带着温柔。

叶轻离将头埋在他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莫逸晨轻轻的摸了摸她都头,脸上带着满足后的笑意,过了片刻才道“要不要泡个澡?”

叶轻离也觉得身下黏糊糊的很不舒服,点了点头,低低的道“让唐妈妈进来吧。”木香沉香还都是未出阁的小姑娘,还是不要让她们看到自己的这幅摸样吧。

莫逸晨低头看着她满脸绯红的娇羞模样,心情很是愉悦,脸上都是柔和,轻轻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起身下床,穿了衣服,去喊了唐妈妈,自己去了隔壁东边厢房的净房简单的整理一下。

叶轻离待他出了内室,这才起身去穿衣服,低头看见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心里把莫逸晨狠狠的腹诽一通,这男人属狗的吗?

唐妈妈带了丫鬟提了热水进了净房,叶轻离才拖着酸软的双腿跟了进来,将她们赶出了净房,自己舒舒服服的泡进水里,身上的不适舒缓了不少。

回到内室莫逸晨已经躺在了床上,脸带笑意的看向她,叶轻离吹熄了等,钻进被子,跟着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叶轻离不习惯的扭了扭。

“快睡,明天还得早起。”莫逸晨拍了怕她的背。

叶轻离没在坚持,没多久沉沉的睡去了。

黑暗中,莫逸晨看着她的睡颜,星辰般闪亮的眸子盛满了笑意,手臂也紧了紧。

昏昏沉沉的感觉床的另一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叶轻离掀了一只眼,嘟哝的问了句“什么时候了?”就听见有人说“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

叶轻离翻了个身,继续沉沉的睡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