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欢颜殿下

更新时间:2019-10-08 18:20:34

欢颜殿下 已完结

欢颜殿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禁摩茶 分类:言情 主角:沈元王爷 人气:

火爆新书《欢颜殿下》是禁摩茶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元王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曾是养尊处优的贵族皇亲,也曾是流落边疆的贱卖奴隶,抑或是,萨满口中那个会带来战争的外族女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今,她站在江山之巅,倾世荣宠,地位无人能撼! 一切,都源于幼时那一份懵懂疯狂的执念,一场权力暗争悄然煽动了她的人生,从此,她不再是梅前依附夙愿而活的小小女子…… 晏华年倾兵倒戈,只为寻她的回首一笑和还她半世安生。 “背叛算什么?忤逆算什么?我要的是你沈曼书!人,和心,我都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收拾着,随你姑妈去!”晨起,沈元抛下这句话后便自行去了署衙,昭告着她正式脱离囚禁了!

窗外滴滴答答的下起小雨,她望着打开的窗扉,手里拿着那日裴昱给的簪子。和田白玉,式样好看但不华贵,可见他的娘亲生前定是个做事低调,与世无争的人。不过他的面貌倒是多承了他父亲的英俊。

“哎!”她想起那日之事又怅然的叹了口气,将簪子仔细的收进锦盒内。

嬷嬷在衣柜里收拾着,顺便拿出两件同色的衣裙,嘴里念叨:“这两件可是差不多,都带着么?”

她心不在焉的点头,兴许根本不知嬷嬷在问些什么?

须臾,嬷嬷两手一拍,看着眼前一大箱子衣物,叉着腰用赞叹的口气道:“都差不多了!就等雨停,小姐就可出发了!”

每年初夏,皇上便会带着一干妃嫔皇子去园子里避暑。不远,就在外城圈起一处丘陵,建了园子宫殿,从山上看去简直就是皇宫的缩版,好不气派!而她往年都是奉旨去陪伴淑妃,其实也是淑妃见自己哥哥平日里无暇顾忌到她,才将她唤到自己身边亲自照顾,奴才丫头们照顾得再细致妥当,也比不得自家人亲自陪伴的!

嬷嬷见她一言不发,小步向窗前踱来,伸头试探着:“那个,小姐……”说着便用手抹了一把布满皱纹的嘴唇,又放回腹前两手不停的搓着。

她斜瞥了一眼:“有事就说!我又不是老虎!”

因那日裴昱之话,她这几日心情都是不错的,心想反正也要离开几月,嬷嬷有何事就给她允了,算回报她日夜照顾吧。

“那个……”嬷嬷嗫嚅着,“前儿几日……送来几匹丝料……”

“哦?”她用手摇着团扇,漫不经心的应着。

嬷嬷见她心情不错,斗着胆子笑盈盈的道:“我看那料轻薄绵软,是极好的丝料!”

“那何不裁了做几身衣裳?搁着也浪费!”她继续摇扇。

“诶!诶!我就是这个意思!”嬷嬷连连哈头。

“在哪儿呢?我去看看……若是色儿不好,就赏给你家的丫头!”说罢起身,嬷嬷立即在前边引着。

“在偏屋搁着呢!”

出了外间一路踏进偏屋,只几步之隔。嬷嬷拿起其中一匹就牵开来给她看。

“嗯,确是好料!”她在手腕上比划几下,清凉无比,“颜色也好,好生收拾着,做好了给我送园子里来!”

“诶!诶!是,小姐!”嬷嬷又一一裹好,整齐的排在桌上,不再咋腔。

“那水蓝色的,就给你家丫头了!”她指着最下面的一匹,嬷嬷立马堆笑致谢。“这回是谁送的?”

以前她也常收到布料,大都是姑妈从宫里差人送来,也有布庄进了新布定期送来,再者就是一些官员借着她来讨好沈元,只要不是过分之举,她都一一收着的。

“呃……是……”嬷嬷又抹了一把嘴唇,慌张的低下头去。

“倒是说呀!难不成是哪个不该收的?”她用团扇敲在嬷嬷的手背上,嬷嬷一惊,一屁股塌在凳上。

她掩扇嗤笑,嬷嬷神情慌张,粗糙的双手不住的来回捏着。

“嗯?你说?”她忍笑问道。

“小姐……是……是……”嬷嬷吞吞吐吐,最后几个字索性吐了口气就带了出来,“……五皇子!”

可她听得真真的,团扇后的笑容立即敛住,剔透的眼眸覆上一层冰霜,嘴里呵出一股寒意:“扔出去!”

“啊!”嬷嬷张大嘴,自知自己一时贪好办错了事。

“扔出去!”她斩钉截铁的道,同时一手将桌上的几匹布料掀了下去。

“哎哟!”嬷嬷吓的立即起身,“小姑奶奶别动气,我这就扔了扔了!”随即动手捡起抱在怀里,口里小声念叨:“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哟!”

她心里来气,喝住躬身往外的嬷嬷:“站住!”随即拿起桌上的剪刀,一把夺过嬷嬷怀里的丝料,布筒倏地下落,越滚越长,直拖到廊下,被雨淋的贴在青石地面上。她举起剪刀一刀刀的扎下去……

一个个破洞看的嬷嬷心口直痛,连忙捂住胸口,心里呜呼,又不敢出声。

气出过了,她将剪刀连同丝料一齐扔了出去,恶狠狠的道:“他若是再送来,无论何物,就如今日这般!如若有人藏私,就滚出我沈家!”

“是!是!是!”嬷嬷哈着腰,目光不曾离开过院里淋湿的丝料,嘴里直叹惋惜。

雨到未时方停,嬷嬷眼含不舍的送她上了马车,她心里却介怀上午之事,故意避开嬷嬷的眼光。

“小姑奶奶,到了园子里可别乱发脾气,那些个宫里的人咱惹不起,啊!”

她心里有些感动,撩开帘子向外望去,马车已经悠然驶动,嬷嬷的身影也越来越小,忽地有些后悔伤了嬷嬷的心。嬷嬷向来贪好,那些个料子扎烂了,还不如送了嬷嬷去!

她长长的出了口气,五皇子固然讨厌,东西总是没错的!这一遭,是自己冲动了些!

不消一个时辰便到了,马车不能入内,但早有宫女侍从在此等候,替她搬了箱子一路前往清凉殿。清凉殿如其名,是整个里最凉爽的地方,皇上住在正宫,那此地也就非淑妃莫属了!

走在湖边,柳树下十分阴凉,荷花也打了苞,就等日头再大些就要全部开放,今年走前莲子定能吃上不少。

清凉殿的偏殿已经收拾的一尘不染,屋子比她家里的宽敞许多,依旧燃了熏香,繁复的雕花牡丹榻是她不太喜欢的,进进出出都得过两道门,睡个觉何必那般麻烦!

淑妃知她性子挑剔,自然是挑了机灵的宫女侍候着,上上下下共十来个。执扇的名唤小柔,二十出头的年纪,脸蛋圆圆的很是讨人喜欢,这几年都是她贴身侍候着,见了面也就没了生分,开口就聊起来:“东山新起了处山泉,小姐先歇着会儿子,等路面上水汽干了,奴婢陪你过去看看!”

“嗯?以往怎么没听说的?”她端起茶水,轻轻吹着茶面上漂浮的几片茶叶,清香四溢,她的心情顿然大好。

小柔陪笑:“都说了是新起的,小姐往年哪里去听说?大家都传今年定是国泰昌荣,有好事发生,那山泉也喜捺不住,往外头跑呢!”

她掩嘴轻笑,这丫头说话这般讨喜,拿给她用了当真有些浪费!

“那还等什么,咱们去看看!”

“小姐别急,外头下了一上午的雨,路面湿滑,怕摔着小姐!”

正说着,正殿那头就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她伸头往窗外探去,也瞧不见,就回头问起小柔:“谁在呢?”

“哦,是德妃贤妃还有翎侧妃,来串门子的!”小柔继续摇扇给她扇风,细心交待着,“小姐该去请礼的!”

“哦?”她蹙眉。

这几人向来与淑妃不和,皆是嫉妒她隆恩专宠,后宫甚少平沾雨露,皇上的全部心思都扑在淑妃一人身上。淑妃虽极其低调,但一举一动都能让后宫翻一回天。而偏又一直没有龙嗣,导致皇帝膝下龙嗣稀少,大宴福薄。

一踏进正殿,就感觉那些寒冷的目光齐刷刷的向她刺来,她自小也承受惯了那些白眼,索性就当没有看到。

“曼书参见德妃娘娘,贤妃娘娘,淑妃娘娘,翎侧妃!”一一行礼过后,她便隐在淑妃身侧,默不咋腔,听着几人阳奉阴违的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悠悠的打了个哈欠。

“沈小姐适才赶来定是疲累不堪吧!”德妃突然将矛头指来,话里数落她失了礼数,顺带打了淑妃的脸面。

“曼书不敢!”她屈身拘礼,“只是听宫女说起东山的山泉,心里向往得很!”

“哦,那山泉,确是美的!我等昨日前来也去瞧过几眼!”对面的贤妃讪笑道,“只是听说有福之人看了会腾升紫雾,我等是没有眼福了,不知沈小姐这等伶俐的女子会否看到?”

屁话!山泉腾紫雾,这不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么!此话既出,若是她看不到,便又会被嗤笑无福!后宫怎么这般无聊,她有没有福关你这些外人何事?

“呵呵,”她佯装憨笑,“曼书自是无福的,”又转向淑妃,“皇上真龙天子,定有大福,改日我们陪皇上去看看,曼书也想听听那紫雾长啥样?”

话音刚落,便听到对面几人的抽气声。想不到一介小小女子竟能如此轻易的让几个后宫老手吃了憋,本就是哄她来玩玩儿,结果她硬搬出皇上,若是不小心说漏了嘴,不就成了皇上无福了么?

贤妃的笑僵在脸上,背脊阵阵发凉。

“姑妈,我随小柔去了!”说着又转向几人,“曼书告辞!”

几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目送她纤瘦的身影离开,心里暗叹,淑妃这般好说话的人,竟会有如此难缠的侄女!

摆脱掉尴尬的冷气氛,她自在的舒展着胳膊,心里更加鄙弃所谓的后宫生活,真不知姑妈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下是怎样生存的?

东山其实就是一处丘子,大概有两人高,山坡陡峭,虽建了石梯,但鲜少有人上去玩耍。那山泉便是从丘子另一面夹壁而出,潺潺流水,注入丘底的凹洞里,叮叮咚咚的,煞是好听!

她伸手去摸,嘴里惊喜的“呀”了声:“热的?”

小柔噗的笑了出来:“可不是!还是一处温泉呢!”

她轻叹:“可惜就是太小,不然,还可以在里边泡泡!”说罢就清朗的笑起来。

忽从丘子那头传来调戏之音:“是谁要泡?要不要我来陪陪?”

五皇子媚笑着,一见是她,双眼立即大放光彩:“哟!啧啧!看看这是谁啊?”

她屈身拘礼。他徐徐向她靠近,眉头一挑,俯身调笑:“这不是我的皇妃么?”

极淡的脂粉气息钻进她的鼻内,这五皇子真可谓是皇家之耻!她沉气:“五皇子请自重!”

“哼!”他冷哼一声,“见了你,我还怎么自重?你看看你……要不要到我那儿去坐坐?”他慢慢贴近,那只爪子不规矩的勾起她的下巴,嘴里呵出的白气在她额前散开,眼角带着一丝淫媚,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般恶心!

她向后一退,他即刻捞了空,倏然沉脸骂道,“不识抬举!”

“曼书告辞!”

“站住!”他呵止,“去哪儿啊?”

她淡哼一声:“回清凉殿。”

本想搬出姑妈来压压他,再怎么说姑妈淑妃也是当今皇上的盛宠,这点儿面子总还是会给的吧!可这坨烂泥明显是不受这一套,嗤的一声冷笑:“怎么?要去向你那姑妈讨教勾引男人的本事么?我看你也不用学了,你们沈家的天生就带着狐媚性儿……瞧瞧你这张脸……啧!”

说话间她的脸被他大力捏起,那张色兮兮的淫坏笑脸贴了下来,她不顾颚骨将被扯离的剧痛生生将他推开,本想撒腿就跑,可忙不迭中却被他攥紧发梢用力一拽,怦的一声后背便与他的胸膛撞在了一起。

他使出全力勒紧她的腰腹,竟将她临空抱起,半戏谑半怄怒压在她耳边道:“去什么清凉殿,我那儿近些,咱们去……坐坐!”两个字夹邪带色,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她反脚踢上他的小腿,尖细的指甲抠上他的手背,只听他闷呼一声,勒在腰上的手臂一松,她低呼一声踉跄的往前跨了两步,被小柔扶住。

“该死的贱女人!”他按住带着几道血印的手背,牙齿恨恨的磨了两下,猝然暴怒起来,气势汹汹的向她直冲而来,嘴里还不忘乱骂一通。

“宴绍!”

一个极轻极淡不含半丝情绪的声音蓦然传来,刚才还怒不可遏的五皇子被这一唤立即蔫了下去,定在原地盯着她,一副到嘴的肥肉哧溜飞走的懊愤模样。

五皇子身后的随从躬身上前,拉了拉他的袖口,他怒瞪她一眼后转身乖顺的揖了一礼:“皇叔!”

那人喉里低应了声,停在与她十步开外,她俯着眉眼瞥见那抹白色身影,“参见瑞王爷!”她福身,心脏咚咚跳个不停,呼吸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急促。

“嗯,起来吧。”

她压制住那股躁动,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有没有被别人看到,抬眼飞快的瞪了一眼五皇子,愤懑的哼着。

宴华年的目光在她身上掠了一眼,便侧向五皇子:“你还有事么?”

五皇子的脸拉得老长,瞪着她道:“侄儿告退!”

五皇子走后,宴华年款款向她走来,她与那双温柔的眉眼有一刻对视,自知逾越便匆匆躲避开,再次向他福礼:“曼书谢瑞王爷。”

他淡哼一笑,手里的竹扇不着力的敲上她的头顶,她顿时心慌意乱起来,局促的直起身,不知他意欲何为!

他却只是淡淡的说:“他下回若是再犯,我定不轻饶他!”顿了顿又说,“贪恋美景是人之常情,不过这宫中……事杂,自己以后多些留神!”

“曼书谢瑞王爷教诲,一定谨记在心!”

“你就非要这样说话么?”他有些不悦起来。

她心里嘭嘭打鼓,哪里说错了么?虽说他们不是头次照面,但礼数总是不能少的吧!一时之间纳着闷,他竟半弯起腰与她平视,冷冷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

她错愕往后一退,大口一吸气:“曼书告辞!”

她茫然的按住心口,那股紧张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忍不住望望同行的小柔,却是云淡风轻仿若没事发生一般,她到底有股主子心性,不能让奴婢给比了下去,于是强作无恙的朝耳后别别头发,挺腰清咳了两声。

“今儿这事谁也不许提起,丢了分子!”

“奴婢明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