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山鬼谣之祀神乐歌

更新时间:2021-10-27 23:07:50

山鬼谣之祀神乐歌 连载中

山鬼谣之祀神乐歌

来源:落初 作者:野猫1994 分类:言情 主角:明瑶师兄 人气:

《山鬼谣之祀神乐歌》是野猫1994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山鬼谣之祀神乐歌》精彩章节节选:“死九婴,臭九婴,你不是有九条命么?你还不给我起来!”明瑶哭的稀里哗啦,没有了之前的淡然,她发誓,如果这个人能活过来,她绝对不会...还没想完,面前的人,朝着明瑶的脸生生吐了好大一口血,糊的什么也看不见。“九婴!!!!”震耳欲聋的叫喊,震动三界。谁也不曾想,那个传闻中只喝鲜血,尖嘴獠牙的凶兽九婴是个这么一个货,还是个爱欺负人的货,只是他的欺负对象从来只有一个,自第一眼,就没打算变。(女主前身比较悲惨,遭人背叛,背了黑锅,深信一人,最后一无所有,生性无欲无求,奈何长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很难相信人,一旦认定是自己人,就绝不放手,遇到男主,一个传闻凶残实则有点傻,一个传闻魅惑实则天然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牛车的主人在验了金子真假之后,竟然不要这真金。

“这东西在这处是个灾祸,我不敢要,姑娘你还是换个别的东西吧。”

其实明瑶出来也就随身带了几块金子,是在杵山时,一些熟悉的小动物挖来送来的,有些好看的她就留着,说别的还真没有。

“我身上还真没有什么其他值钱的。”

明瑶是想换个牛车,节约一下自己的体力,现在看来,还换不来了。

谁知那主人看上了明瑶的衣服,“说实话,我娘子一直想要一件好看的衣裳,我们结婚那会儿没能力,现在我想补偿她,不知道姑娘是不是方便把衣服作为交换?”

“可是这个是我穿过的。”

而且一穿就是三百年,不曾换过,是件仙宝。

“不打紧,我回去洗洗就好,看着很新,要是这么一件衣服,她会很喜欢。”

仙宝自然不同寻常,明瑶不善打理,可也比一般衣物好上不知多少。

那主人那么说,明瑶也没有办法,也不心疼这一件衣服,便去他家换了一件农妇的衣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作为交换,换了牛车。

出于自己的心思,明瑶留了一块金子在衣服里,就离开了。

明瑶驾着牛车继续向南,听人说,青云潭是个有名的风流之地,那里是个天然的山中沟堑,四面环山,四季如春,只有一个入口,那里的主人就叫萳鸢,离这里还有十几日的牛车路程。

一路上,明瑶一直在赶时间,对于如何取镇妖令,也想了很多种办法。

听斐然的意思,那羽仙派的柳乐歌是个心善之人,又有佳人相伴,想必是顺风顺水,什么也不缺,是不是直接问他拿会比较好,说是救人一命。

可是,镇妖令这东西一听就是法器,怕是会有什么效用,影响重大,那上仙再好也不会为了一介小妖这般吧...

就在明瑶愁眉莫展时,一阵天崩地裂,明瑶连忙弃牛车逃跑,就见大地开始快速皲裂,天上也是雷电交加,狂风四起,想要腾云,却一下灵力不济,就要从半空掉下去,眼看就要摔入深渊,却落入了一个怀抱。

“你没事吧?”

有人出声询问,明瑶有些气喘,连连摇手。

“我没事,多谢相救。”

一抬头,只见对方的脸色在肉眼可见的崩坏,抱着明瑶的手也不自觉地收紧。

“阁下怎么了?很痛...”

明瑶开始挣扎,那人突然反应过来,吩咐了手下一句,就带着明瑶御剑而去,离去时,明瑶看见地上躺着许多生死不明的人,心中震撼。

那人一边带明瑶走,一边又不说话,只是沉默,搞的明瑶很不舒服,抬头猛然发现那人也在看着自己,突然脑袋一痛,之前梦中的白衣男子和面前的人的脸几乎完全重合。

明瑶开始挣脱那人的束缚。

“刚才真的很谢谢阁下的相救,眼下明瑶还有要事要做,还请阁下有事说事,放我离开。”

那人瞪了明瑶一眼,满是厌恶,直接把明瑶从高空又丢了下去,明瑶懵了,那么高,这么摔下去还不得直接去找阎王爷报道,迅速腾云,好在没有出岔子,勉勉强强保自己落了地。

心里想:看着人模狗样的,怎么性格如此反常,真不拿人命当一回事。不想与那反复无常的人计较,明瑶转身想走,却被定住了身,一动不能动。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瑶问,那人始终皱着眉,看着明瑶,又好像透过明瑶在看别人。

“你说你叫明瑶?什么明,什么瑶?”

“明天的明,瑶池的瑶。”

那人冷笑,“呵呵,派你来的人是不是觉得之前的套路不管用了,现在直接派了一个完全不像的人来送死么?”

明瑶摸不着头脑,应该是面前的人误会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有要事,刚才谢谢你,没什么可以谢你的,这里有几块金子,你收下,放我走。”

明瑶不想和这人浪费时间,可是挣脱不开那人的定身术,说的话好像那人也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铁定明瑶是别人派来的人一般。

“有什么事?金子?你当我缺么?”

明瑶气的心血上涌,直接不回话了,那人站在一步之外,一手抚上明瑶的眼睛,轻轻地,极尽柔情,喃喃道:“只是这眼睛,这脸,真像...简直一模一样,要不是确知明瑶已经灰飞烟灭,还真的可以以假乱真。”

“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人派来的,也对你无所求,你快放了我。”

明瑶对面前的人的触摸感到抗拒,心中对面前的人的印象也是差到极点,那人听到明瑶反复说,眼底闪过一丝犹豫。

问道:“是么?这么矢口否认,不想要镇妖令了?”

“镇妖令?”

明瑶瞳孔瞬间放大,不知道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想要镇妖令的。

“那萳鸢脑子看来真的出问题了,派了一个智商如此有问题的人来,你回去告诉萳鸢,那镇妖令早在三百年前就被毁了,想救凶水中的九婴,下辈子吧。”

明瑶听说镇妖令被毁,心一下凉了,“当真被毁了?”

“我柳乐歌说话,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不需要骗你。”

“你就是柳乐歌?”

明瑶心上更为煎熬,说不出的情愫。

柳乐歌生生看了两眼明瑶,就把明瑶丢在了原地,自己御剑离开,说道:“你身上的法术半个时辰之后就会自行解开,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的脸,以后再见到,绝不手软。”

明瑶愤愤地望着柳乐歌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上仙也不过如此,小气,多疑,白瞎了他的神颜,真的越想越讨厌,心里也把柳乐歌不知道骂了多少遍。

没想到第一次见到柳乐歌是以这样的形势,明瑶没有时间颓废,身上法术一消失,就腾云往南方走,边走边问,终于在十日内赶到了青云潭。

“我要见你们潭主萳鸢,还请尽快通报。”

一路风尘仆仆,明瑶赶到青云潭,却被挡在了门外。

“潭主哪里是你想见就见,看你一身寒酸样,这脸又是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可别污了我们潭主的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