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阴婚临门,鬼夫别压我!

更新时间:2019-09-20 20:34:35

阴婚临门,鬼夫别压我! 已完结

阴婚临门,鬼夫别压我!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季小艺 分类:言情 主角:布安静 人气:

主角叫布安静的小说是《阴婚临门,鬼夫别压我!》,它的作者是季小艺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月半,鬼门开。   当晚的半夜12点,镜子里,伸出了一只白皙修长的属于男人的手。   “小东西,我们终于见面了。”冰冷的手指顺着她的小脸往下游移,他的手所到之处,衣衫尽退……   她吓得想跑,却被鬼定住了,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只男鬼为所欲为…   从那以后,她就被一只鬼缠上了,脱身不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驱邪

但凡普通阳间人,听到鬼这个字,都会闻之恐惧的。

所以看王妈妈这样,我朝她安慰道,“不用担心,只要我替你女儿驱邪之后,她就没事了。”

“那真是太麻烦季大师了,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王妈妈紧紧拉着我的手,一脸恳求的朝我道。

“没问题的,我可以救她。”我自信的点了点头。

驱邪嘛,简直是太简单了,我最喜欢的就是驱邪了,因为毫无难度啊。

阳间人撞邪,就是因为跟鬼有了接触,肢体上的接触,而鬼身上有鬼气,而这阴邪的鬼气通过肢体接触染到了人身上,如果这个人体质不够强的话,就会敌不过鬼气带来的副作用,轻则生病,重则犯迷糊做出一些她自己都无法自控的行为来。

我推开那扇门,扑鼻而来的,是比大厅里闻到的更为浓郁的鬼气。

引入眼睑的,是一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她头发散乱,都遮住了脸了,所以我看不清她的样子。

而此时她正发出的细碎的呻C吟声,这呻C吟听起来十分的暧昧,就好像是,男女交合时的那种呻C吟声,而她此时还不时的用手想要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又发作了。”王妈妈一看到女孩这模样,她急忙走到床边,想要牢牢的抓住那女孩的手,阻止她脱衣服的动作。

然而这女孩好像力气十分大一样,明明看起来娇小玲珑的身材,王妈妈却完全控制不住。

那女孩在挣扎中,我看到了她的脸。

一看到她的脸,我不禁皱了眉头,双眼紧闭,但眼眶发黑,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一看就知道,她这是被鬼摸过的,而看她脱衣服承欢状,及有可能,她被鬼睡过了。

我走到那女孩面前,她紧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开了,那呆滞的毫无神采的眼神,犹如死鱼一般,还自带阴气,看着都渗人。

“放开我,我要去东秀山,东秀山,东秀山……”那女孩毫无焦距的眼睛睁大着,挣扎着要脱离她母亲的限制,想要出门。

“东秀山?”我一听这地名,愣了一下,这可是G城的墓地,整座东秀山,都是一座座的坟墓,基本上除了祭奠已经去世的亲人外,是不会有人愿意去东秀山的。

毕竟那边是墓地,阴气聚集之地,谁敢去?

“是啊,自从她昨晚回来后就这样,不时的发作,说要去东秀山,所以我才想到,她是不是被东秀山的那些东西给缠上了,所以才找上季大师你的。”王妈妈急忙说道。

“她是被鬼缠上了,而且她招惹到鬼的地方,应该就是东秀山,她昨晚有去过东秀山么?”我一边问,一边快速的从包包里拿出了符咒,心里默念着驱邪咒,而后一把把纸符贴到那女孩的额心,口里一声厉喝,“定。”

纸符一贴上女孩的额心后,本来睁大眼睛挣扎的她,就猛的定住了,随后她眼睛一闭,软软的倒在了王妈妈的怀中。

“我女儿她,怎么了?”王妈妈看到女孩晕过去后,一脸担心的朝我问道。

“现在那只缠上她的恶鬼正在召唤你女儿,所以她才一直挣扎着要去东秀山,现在我用符咒术断了那只鬼跟你女儿的联系,所以现在她没有被那只鬼控制了。”我朝王妈妈解释道。

“那就是说,我女儿会变好了?她不会在犯迷糊说要去东秀山了?那恶鬼也找不到她了?”王妈妈一叠声的问道。

“不,我这只是暂时用纸符切断了你女儿跟那恶鬼的联系,但一旦这纸符拿走,没有这纸符的镇压,你女儿依然会被那恶鬼缠上。”我摇了摇头说道。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王妈妈听后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虑,“难道我女儿每天只能贴着这纸符过日子?”

“那倒不必,既然你请了我过来,我自然得拿你钱财替你消灾,交给我。”我笑了笑,说道。

随后我从我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药丸,是我爷爷自制的专门用来体内入了鬼气的撞邪的人用的,这药丸用狗血糯米烧成灰烬的纸符外加桃木叶制成的驱邪有特效的药。

无论你撞了多厉害的邪,只要吃一颗药丸,那就是完全药到邪除,一颗解决问题。

我撬开那女孩紧闭的嘴巴,把药丸塞到她嘴里去。

而随着药丸在她口里融化,她额心出,也就是贴着纸符的地方,开始冒出了黑色的雾气,而这雾气,正是鬼气。

王妈妈看到符纸上飘散出来的鬼气,她惊异的睁大眼睛,目瞪口呆的问道,“这黑色雾气是?”

“别担心,这是你女儿体内沾染的鬼气,你女儿之所以被鬼控制,就是因为她体内有着鬼气,如果把这鬼气从你女儿身上清除干净,那恶鬼就算是想纠缠你女儿也是没办法了。”我解释道。

过了会,纸符处,并没有鬼气涌现,应该是清除干净了。

“好了,她没事了。”我随手撤掉女孩额上的纸符,手一扬,那纸符便自己染烧起来,我把燃烧的灰烬放入了床头柜上的玻璃杯上。

那玻璃杯上有半杯白开水,我把纸符的灰烬跟白开水融合后,端起来递给王妈妈,朝她道,“把这杯符水喂她喝下去后,她就会醒了。”

“好的好的。”王妈妈连忙接过我递过去的符水,小心翼翼的把符水一滴不漏的全部喂进了女孩的嘴里。

“咳咳……”女孩轻咳了几声,随后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这会儿她的眼神不再呆滞渗人,而是恢复成了常人的模样。

“小碗,你可终于是没事了,吓死妈妈了。”王妈妈看到女孩醒来,她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了女孩,激动的说道。

“妈妈,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怎么我感觉那么累?”叫小碗的女孩一脸以后的问道,随后她看向我,又是愣了一下,“你是谁?”

“小碗,你撞邪了,从昨晚回来到现在你都犯迷糊,老是说要去东秀山,你是不是昨晚去了东秀山?”王妈妈朝小碗问道。

而那小碗一听到东秀山,她脸色倏然一白,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十分的恐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