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春草暖阳皆为你

更新时间:2021-10-14 00:27:39

春草暖阳皆为你 已完结

春草暖阳皆为你

来源:落初 作者:不可言不可说 分类:言情 主角:尧魏明航 人气:

不可言不可说新书《春草暖阳皆为你》由不可言不可说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尧魏明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说出来可能没人信,洛野,特别行动队三队队长,铁血头子却有一位时时刻刻想着出门浪、蹦野迪、奔向自由的小女朋友徐周周。也万万没想到,心狠手辣洛队长居然是一条在女朋友面前随时开启话痨模式的阳光巨型犬!徐周周:“洛野你是变态吗?我还没毕业,我还是个孩子!”洛野想都没想,揽着她的肩膀:“是个孩子也到结婚年龄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是睡魔战胜了徐周周学习的信念,她洗了个澡就决定不理会还在奋笔疾书的徐北北。真是要是几年前自己有这样的毅力,不是说去北大去复旦,也能在好的一本立足了,徐周周啊,你还是少点毅力哟。

说着她一边在脸上抹护肤品一边看着尧沐桐给她发的消息。

“我看了,这周我爸爸有个饭局,可能是安排我相亲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怕。”后面还加上了一个笑哭的表情包。

徐周周坐到床上回消息:“我怕洛野误认为我去相亲。”接着就是一个白眼。

然后就是尧沐桐的语音消息:“我的好周周,你就陪我吧,我去给洛野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徐周周这才偷笑,嘴里念着:“你尧沐桐也有今天啊,早干嘛去了啊哈哈。”

但是还是敲下:“那我就做做好人吧。”

最后听见尧沐桐那边兴奋的声音:“啊,周周我爱死你了,周五我们就去挑衣服啊,我出钱,爱死你了!”

受不了,徐周周放下手机,打算睡觉了。

等她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浴室里有水声。这间主卧里有独立的卫生间,隔音效果其实也不差,但是对于睡着的徐周周来说就有点吵了。

困意实在扛不住,她只能看见朦胧的灯光。

洛野回来了吗?不是明天才回来吗?徐周周觉得周围都不太真实,大概是在做梦吧。

等身边真实的触摸和浓浓的沐浴露的味道传来的时候,洛野像条大狗一样趴在她的身边,徐周周这才强打了几分精神,但是眼睛还是睁不开。

“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人抓住了吗?”身边洛野的电话来了信息,看来是买了新手机了,徐周周见洛野没有转身看,就觉得不对劲。

睁开眼睛打开床头的灯。

“洛野,你先先醒醒,出事了吗?”她第一预感就是出事了,翻来覆去看洛野的脸,没有受伤,手臂也没有受伤的迹象。

洛野看起来很累,顺着徐周周就一把将她揽在臂弯里,声音缓缓的:“周周,太累了,明天再说好不好?”

洛野翻了个身,结结实实地把她抱在怀里。

没多久就传来了洛野平缓的呼吸声,周围沐浴露的香气让徐周周有点迷。

不知多久她睡着了,被洛野的手机铃声吵醒,洛野一开始没有接,对方好像也没有放弃,无缝连接般地打电话。

徐周周被搅得烦躁了,推着身边的洛野接电话。

洛野才起身,徐周周直接转身背对他,可是很快就被洛野搂了回去。

“头儿,你快来局里,出大事了。”听见魏明航的声音徐周周一个激灵,腾地一下坐起来,洛野的表情很严肃,理了理睡衣就起身了。

“我待会到。”看着摔下手机的他,徐周周越想越不对劲,看着挑着衣服的洛野,再看着手机屏幕亮起来的一条短信,在看着那个未接电话,都是洛野爸爸的。

徐周周也站起来,走到洛野身边,洛野周围就像围成了一圈低气压。

“洛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洛野已经穿上了衬衣了,接着就是要穿西裤了。徐周周赶紧转身,听见身后衣服簌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接着就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今晚回家,不要担心。”怎么能不担心?徐周周正要拉住他的时候他已经全副武装了,打开门就看见了即将出门的徐北北。

徐北北知趣地打了一声招呼:“姐夫早上好,姐夫再见。”

洛野也没问他为什么在这里,拉了领带就问:“要我送你吗?”

徐北北如受大恩,赶紧一脸狗腿样:“那好啊,谢谢姐夫。”

等门关上,徐周周才反应过来这两人,饭都没吃!徐北北倒是不担心,食堂小卖部缺不了他的食,可洛野昨晚吃没有都还是个问题啊。

徐周周低声说了句至少吃了饭再走啊,转身才看到桌上的豆浆油条。

哇,徐北北你要不要这么暖男?然后她一边感动一边喝了两大碗豆浆。

一上午没有课,不愿意学习的徐周周决定出去买菜了。等她买好排骨、土豆、豆腐和玉米,再买了两条鱼和一些青菜。

“还是做排骨吧。”徐周周挽起袖子,扎好头发洗好手,决定炖点排骨玉米汤给洛野送去再去上下午的课好了。

也许是天气逐渐热起来了,洛野住的地方不是特别偏僻,但是环境好,小区楼下的绿化也是,这个时节都能听见蝉鸣。

该晒被子了……

拿着锅铲的徐周周思考了一下,决定哪天还是把被子拿出来洗了,可以换薄被了。

怎么自己越来越像家庭主妇了?徐周周你还要思考事业啊,她敲着自己的脑袋。

等她到了三队的局子里,打开门他才觉得气氛不太对,魏明航和崇明都坐在电脑前,一脸凝重。

魏明航先看见徐周周提个饭桶站在门口,便站起来招呼她:“嫂子你怎么来了?老大在里面谈事情,你来送饭啊?可能要凉了。”

徐周周把桶放在洛野的桌子上问:“怎么回事?我听洛野说你们这次失败了。”

魏明航脸上才出现难色:“是,但是嫂子你别急,老大没有受伤,只是洛局……”

徐周周这才反应过来,洛野的爸爸应该也在这里,看见崇明的样子也是知道了,便说:“那我先走了,我做得多,你们也吃点。”

“不用了,我们都吃了,等老大出来拿微波炉打打吧。嫂子我先送你出去,你下午还有课吧?”魏明航是典型的话痨,他只比徐周周大一岁,但是跟着洛野总是嫂子嫂子的叫。

等徐周周到了学校,尧沐桐才拉着徐周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她那个财团老爹的罪行。

“我看啊,他们就是听你妈说你快结婚了,才这么逼着我的。”尧沐桐委屈到了极点。

短短的一个夜晚,这怎么觉得过了好几年呢?

徐周周和尧沐桐坐在教室的最边缘,这时候还没有几个人,尧沐桐还是压低了声音。

“你知道吗?他们表面上说的是公司的庆功宴,但是背地里就要拉着我相亲!”尧沐桐抓着徐周周,徐周周觉得今天唯一的两节课怕是上不了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