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杜若衡芜

更新时间:2021-10-13 23:50:35

杜若衡芜 连载中

杜若衡芜

来源:落初 作者:所觅 分类:言情 主角:杜若谭宗涛 人气:

《杜若衡芜》为所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前世杜若唯唯诺诺,事事听人摆布,落了个凄惨下场不说,还为此搭上了自己的性命。重生之后,杜若决定换个活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滁州境内有滁河以及清流河,故滁州也称作清流。

因接壤金陵西北,自古就有“金陵锁钥”之称。

清流城西北有一山脉,方几十里,主峰为曲亭山。

曲亭山在当地也称北将军山,据说是因为南唐大将军皇甫晖在此屯兵而得名。

自清流北门望泗门出城,有一条直达曲亭山的大路。坐马车行上大约两个时辰的路,便能到达曲亭山下。

半月前,杜若还在躺着,整个人也是时昏时醒。

脑子里一时是自己投身进了熊熊大火中,同杜家大宅一起被那场大火焚烧殆尽的情形。她甚至还能感受到大火燃烧时的炙热,那火无情的一点一点吞噬了她的身体……

一时,又是那一年后院荷花开的正好时,她带着芜儿在荷花池边上玩的情形。

她就打了个盹儿的功夫,等听到芜儿的呼救声醒来时,芜儿已经挣扎到荷花池中间了。

杜若迷糊间看到芜儿在荷花池里挣扎,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直接就跳了下去。

下水之后她才想到,自己也个旱鸭子。好在后院那荷花池不深,刚没她腰上一点,她这才挣扎着将芜儿救上来。

那一年,杜若刚满十五岁,小妹芜儿十岁。

她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天才终于接受一个事实,她重生了!

还没等她庆幸自己的重生时,紧接着她就发现,这次依旧是那人救了自己。

杜若记得自己把芜儿抱上了岸之后才晕了过去,却不想最后竟还是他把自己拖上了岸。

上一世里,救了自己姐妹的人就是谭宗涛。

不过,那时他还不叫谭宗涛。

他那时没有名字,家里人都叫他谭大。

在这之前,大约在杜若十岁左右,一个人偷溜出去玩时被拐子拐走,也是谭宗涛救回了她。

谭宗涛就是凭着这事在阿爹面前露了脸,由一个养马的小厮,一跃成了阿爹身边的随从。

不过几年的功夫,谭宗涛便成了阿爹身边最得力的下属。

没想她重生一世,也改变不了那人救了自己两次的事情!

也是在那次落水被谭宗涛救了之后,阿爹才为两人定了亲。

前世杜家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从那次定亲开始。

难到自己跟那人真的命中注定?

不然,为何她都重生了,却仍旧摆脱不了那人?

不,这绝对不可以!

即便是上天注定,她也要逆天改命,这一世,她再不要同那人有任何的牵扯,一点都不想!

王氏见女儿脸色煞白,两眼直愣愣的盯着一处眨也不眨一下,就跟中邪了一样。当即吓得一把抱住女儿,心肝儿宝贝的叫了好几声,杜若才回过神儿来。

“阿娘……”杜若心里一阵凄苦,看着王氏欲言又止。

“若儿啊,告诉阿娘你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女儿自上回落水之后昏迷了三天,好不容易醒来,却变成了这样。

到如今眼看半个月都过去了,一点没见好。问了郎中,郎中只说是心病。可在她看来,女儿无忧无虑的,哪里会有什么心病,这定然是中邪了!

“阿娘,别担心我,我已经好了。”杜若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些内疚。

她自知道自己重生并未改变那人救了自己之后,便一直担心着两人定亲的事情。

出事的荷花池正在杜若住的绣楼下面不远,自是属于后院。前院的人基本是没机会到后院的,可她跟芜儿出事的时候,谭宗涛怎么就那么巧的出现在了荷花池。

上一世杜若信他,从未怀疑过他,可现在她想什么都觉得蹊跷。

杜若坚信,这事没有那么简单,清醒之后,也暗自查了几日,确没查到那人跟自己落水之事有任何的关系。

眼看阿爹就要自扬州回来,等他一回来便会为自己定亲。

杜若不得已便只能装成中邪的样子,想用这趟弥陀寺之行来为自己拖上一些时日。

“若儿,有甚不舒服的都要跟阿娘说。你我母女,没什么不能说的,便是有天大的事,也有阿爹阿娘在,若儿万不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王氏忍不住摸了摸女儿的头,也是一阵心疼。

这孩子真是多灾多难,十岁上出了那事,这还没安慰几年,偏又闹了这出,想想都叫人难受。

但愿,这回弥陀寺的大师真的能帮帮这孩子。

“阿娘,你不知道,现在对我来说就已经很好了!”杜若说着偎进王氏怀里。阿爹平安康健,芜儿跟阿娘都好好的在自己身边,对杜若来说,在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

杜芜本还在同采莲在玩翻花绳,不想一回头就见到阿娘跟大姐挨在一处,“阿娘,我也要抱抱……”说着就丢下采莲,自己也围了过来。

杜若被妹妹这一举动惹的笑了,心里那份愁苦也淡了几分。

马车出了清流城,便是一马平川的官道,官道两边皆是农田。

田里长满了绿油油的稻谷,田间有三两农户顶着太阳正在割草。虽是辛苦,脸上却带着笑,想来过不多久,便又是一年的好收成。

马车行的不甚快,出了清流城走了大约半个时辰,马车便缓缓停了下来。

外面吵吵嚷嚷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王氏使采莲出去问问,不多时,谭宗涛上前来报。

杜若压制着心里那股不适,前几日他回来时,杜若还以为自己再见到谭宗涛时,会控制不住自己要扑上去生撕活剥了他。

可事实是,听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杜若竟奇异的忍下了心底的那股滔天恨意!

她当然可以上去撕他,只是,那样岂不是便宜他了!

总要让他尝过自己前世所受的苦,才不枉自己重生一场吧!

这么想着,杜若不由再次打量起他来。

他虽容貌不甚出众,但眉眼干净、身材挺拔。

他说话时眼睛里面干干净净,一点儿其他的东西都不掺。

前世,在知道真相之后的杜若一直在怀疑,自己真就那么蠢,那么没脑子吗?

怎么就会那么相信谭宗涛!

他到底有什么特别值得自己相信的?

自己相信他也就算了,可阿爹那样一个惯在外跑的人,怎么也那么容易就信了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