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引玉人

更新时间:2021-09-23 07:08:48

引玉人 已完结

引玉人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杠上花儿 分类:言情 主角:望秋小山村 人气:

《引玉人》是杠上花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引玉人》精彩章节节选:我是爷爷从棺材里抱出来的,从那以后........(你跟活人结婚,他跟死人结婚,呵呵,我跟活死人结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阴尸太婆

听到他这句话,我赶紧抬头去仔细打量那个老太婆,擦,这太婆身上穿的真的是一身寿衣!

且那寿衣还不是新的,脏旧得好像刚才土里爬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我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想到那天在骜山上见过的陈巧红,这该不会又是一具阴尸吧?

从形态和现状看,基本可以肯定这样一个事实。

此刻,那太婆慢慢朝我们走过来,见过阴尸厉害的我,赶紧叫修车师傅起来躲开,但是那师傅吓得脚软,两只眼睛发愣的盯着他妈,嘴里念着:妈!妈啊!

那太婆走过去就抓住了他的脖子,他才晓得反抗,可力气远远比不上这阴尸,喉咙里发出艰难的喘息声,我立刻用手里提的包去将阴尸往旁边砸,不知是因这具阴尸年纪太大还是什么,竟真被我砸开了,修车师傅终可以喘口气了,可阴尸不好轻易解决,很快又卷土从来,我朝那师傅大喊:“你快躲开啊!”

他反应过来,跌跌撞撞躲到了另一边,那太婆阴尸就死死盯着他,太婆死后的尸体皮肤是乌黑色的,加上皱巴巴的皮,只看一眼就让人无比惊恐。

它看到修车师傅躲开了,嘴里又发着“咯咯”的声音,很快就将师傅从后面抓回来,它的手掐住师傅的脖子,指甲侵入那皮肉里,疼得师傅大喊救命。

我们所处的这房子是修车的仓库,到处堆放着车子的零件和配件,眼看一条生命就要在我面前被残害,我不敢犹豫,将黑色帆布包背在身上,用力抱起一个轮胎,就套在阴尸太婆身上。

好在她死时瘦,身高也很矮,被那轮胎严严实实的裹着,一时失去了攻击修车师傅的能力,但它并没有放弃挣扎,回头还狠狠瞪了我一眼,我看到那张皱纹里密布着层层尸斑的老脸,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大喊道:“快逃!”

修车师傅赶紧逃离阴尸,飞奔而出。

刚才我进去屋里时,堂哥一把枪镇住了场面,现在瞧我跟修车师傅惊恐万分的跑出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已然挂在脸上,似乎是在说,你哥我一对三十八也面不改色,你在里面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哥,里面有个大东西诈了,我们快跑吧!”

我拉着堂哥就想跑,那王肖杭自然不肯啊,马上让他的人围上来。

我正想对他们解释里面有杀伤力超群的阴尸,堂哥却一脚就踢在刚才那个拿长刀扎他车子轮胎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还挺高挺壮的,不想被我哥一脚踢在地上,连叫唤的声音都出不来了!

其他见状,提长刀就向堂哥砍过来,我反应也快,赶紧捡起地上的长刀,将对方一脚踢开。

王肖杭一声吆喝:“给我砍!死人算我头上!”

这么嚣张,根本不怕出人命,我也一股狠劲出来了,手中的长刀比在身前,一副为了自保,谁上来砍谁的架势!

这些人围上来,将我和堂哥团团围住,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长刀,面露凶狠。

“望秋,看来我们今天是必须得见血了!”堂哥面无惧意的提醒我道。

虽他年少时经常在外面打架,我却是从未参与其中,我不知道他内心底到底怕不怕,但我怕!

我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赶紧掏出了外套内兜里那张谭奶奶交给我的画,对王肖杭说:“这就是你干爷爷要找的东西,我给你们,你们放我们走,你们也必须放我们走!”我指着修车屋的方向,现在天黑了,屋子里没有光,黑黢黢的一个门洞,我很紧迫的说:“那里面有个很凶残的东西,是真的要死人的!”

王肖杭听到我把东西拿出来了,马上从他一众小弟后面挤出来,伸手拿过画,就看了一眼,便恼羞成怒的往地上一扔!

“妈的!你当我三岁小孩啊,拿这破东西忽悠我!”

这就是我刚才不打算拿出这画的原因,连我都不信这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王肖杭那么肤浅的人,更不信了!

可我有什么办法,我捡起来拿在手里,不带半点掺假的说:“这东西,真就是李明芳失踪前亲手交给我的,都这时候了,我犯不着骗你,不信,你去问她!”

王肖杭食指指着我的脸凶道:“我他妈的去哪里问她?”

瞧这情况,我稍微靠近了堂哥一些,低声对他说:“哥,他们都不信,你就开枪吧,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开个毛枪!”他嘴里吐出一句。

我突然意识到,要开枪的话,以他那火爆脾气,估计早开枪了!

可是为何迟迟没开枪?

这时候修车房那边传出了‘轰轰’响动声,立刻就吸引了这边所有的视线。

我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马上讲和的对王肖杭说:“我不骗你,里面有个死人,它要吃人的……”

“你唬我呢?老子是被吓大的?阿龙,过去看看,里面是谁,赶紧弄出来,别给老子装神弄鬼的!”王肖杭指着旁边他的一个小弟说。

这个小弟穿个白色背心,听到命令,完全没有多想,就真要朝黑黢黢的修车房而去。

“别去啊,那里面真的是个死人,你千万别靠近那里!”我亲眼见过招待所的胖婶,是如何被陈巧红的阴尸给撕碎掏心的,那过程,我实在不想再见第二次!

那叫阿龙的压根不听我的劝告,大步朝那边进去,看他身影消失在门框里,我心吊在了嗓子口,还下意识的对堂哥说:“哥,这人死定了!”

堂哥知道那房子里,刚才只有我和那个修车师傅,而修车师傅刚才已经跑掉了,现在房子里突然传出声音,他也很困惑,问我:“里面到底是什么?”

“有个早死掉的太婆诈尸了,就是我告诉你我在骜山上见到的那种东西……”

话说完,我回头去看修车房那边的动静,阿龙进去后,再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我慌忙对王肖杭说:“里面有个死老太婆,是要吃人的,我不骗你,赶紧叫你朋友出来!”

王肖杭还认为我在骗他,可阿龙进去了半分钟也没出来,他也有点没谱,正拿不准主意时,那个阿龙突然出现在了门里面,他大声对这边喊:“杭哥,里面什么人都没有,肯定是那个女的刚才在里面,提前设计出什么响动来唬你呢!”

听到他这一声,王肖杭也自认为是这样,冷笑了一声看向我:“你这婆娘嘴里就没半句能信的话,赶紧把东西交出来,不然老子让我兄弟先把你jian了,再弄死你!”

“你他妈的敢,老子先弄死你!”堂哥听到这句话,气得差点冒火,就要冲上去揍他。

我用力抵住堂哥,现在打架两败俱伤,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而且我直觉不对劲,起先我和修车师傅逃出来时,老太婆的尸体被我套上了轮胎,刚才那阵响动声,一定是阴尸老太婆弄出来的,她绝对在里面,为何阿龙却说里面没人呢?

当我目光再次看向阿龙时,他还站在修车房被踢掉门板的框里,这边有车灯照着,他身后黑暗的房间背着光,但此刻,我却觉得那后面隐隐有个影子站在他后面。

我惊恐地指着他身后提醒道:“快出来,那东西在你后面!”

周围围住我们的社会青年一阵哄笑,只听那王肖杭说:“这娘们儿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我没骗你们!”我强调。

我哥突然抓住我的手臂用了一些力道,我抬头看他,发现他的视线正一动不动的注意着阿龙那边,声音很小的对我说:“你说对了!”

他这一提醒,我立刻发现阿龙的身体直直地站在那里,眼神也死呆着,仿佛整个人被镶在了门框上!

“龙哥,你干啥呢,不会是真有东西在你后面吧?”有人也发现了阿龙的不对劲,这样问了一声。

王肖杭脸色有变,试探喊他名字:“阿龙,你站那干嘛呢?怎么没声音了?”

阿龙的脸抽搐了一下,接着,他白色的背心胸前,有红色的液体侵出来,如一朵慢慢绽放的艳丽花朵,越开越大!

也几乎同时,鲜血从阿龙嘴里不断溢出来,他身体毫无预兆地垂直往前一载,后背上,多出了一个血窟窿!

而在他倒下后,门框内阴影部分可以看得清楚了,一个穿着褐色寿衣的老太婆,手里捧着半颗鲜红的心脏,嘴上满是鲜血。

“啊!”周围围堵我们的人松动的往后退去,这些人虽然平日里蛮横惯了,但谁曾见过这样恐怖的场面,几乎人人色变。

我还堂哥在我身边低骂:“草!那什么鬼东西?!”

“杭哥!那是李二车的妈啊!她死了半年多了!”有人对王肖杭说,想必李二车就是刚才那个修车师傅,这些也都是本地人,彼此认识也不奇怪。

王肖杭此时脸都吓白了,往后退了好几步,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是站在那发怔。

这空档里,阴尸太婆啃完了那个心脏,嘴里发着‘咯咯’声过来,我知道她又在寻找下一个受害者了,周围的人都慌乱了,有几个胆小的,已经撒丫子跑了!

没想到的是,堂哥突然拿过我手里的长刀,快步朝太婆阴尸而去。

“哥,别去!”我见过这东西的厉害,刀枪不倒的啊,想去拦他,没来得及,堂哥步伐快如闪电,上去一刀就把太婆的头给削了下来!

尽管被削下了脑袋,但那死而诈起的太婆阴尸身体还在动,不过,这与陈巧红的阴尸有所不同,并非刀枪不入,明显要弱很多。

堂哥见它还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提起不远处的油桶就浇上去,他用随身带的火柴烧了阴尸削掉的头和身体,王肖杭的人已经在这过程里,鸡飞狗跳的逃回车里准备离开这。

没过一会儿,围着我们的所有车全部都跑干净了,修车房前顿时安静了,除了太婆的阴尸被火焚烧时,发出的一阵阵怪异叫声。、……

堂哥看到这一幕虽神色有变,但还算理智:“我们得把车修好离开这里,我去找轮胎来换!”

我点头,现在我们要离开这里,全靠这辆车了!

但我想到太婆阴尸是从修车房后门进来的,赶紧打着电筒过去,发现那后面连着山,估计太婆阴尸就从山上下来的,我赶紧把门从里面锁上。

“望秋,拿一下工具!”堂哥找了两个合适的轮胎,一手提着一个,臂力惊人。

我正要去帮找换轮胎的工具,右边通山的那木门突然响起“轰轰”巨大的碰撞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