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原来傅先生喜欢我

更新时间:2021-09-16 06:37:02

原来傅先生喜欢我 连载中

原来傅先生喜欢我

来源:落初 作者:宋妄 分类:言情 主角:慕瑾歌庄 人气:

经典小说《原来傅先生喜欢我》由宋妄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瑾歌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叫慕瑾歌:安城最声名狼藉的女人。众人唾骂鄙夷她,千般不屑,却要在人前恭敬无比地唤她一声,“傅太太”。......她破产负债两亿,未婚夫携情人出现解除婚约,还凭空冒出个私生女开口就要摘走她一颗肾脏。四面楚歌,无人援手。慕瑾歌在大雨中跪到半夜,等来整座城市最有权势的男人——如神祈下凡,恩赐一场救赎。他用外套将她裹住,抱在怀里温声道:“夜深寒重,我带你回家。”有人问:区区一介落魄千金,何德何能让傅先生恩宠至此?闻言,傅先生只是眯眸浅笑,眼底温柔如斯,“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关于主权:傅年深对外放话说她是他的女人,“贴着我傅年深的标签,我看哪个狗胆包天的敢动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洗手间这种地方,他怎么能?

没等她反应,傅年深已经埋头擭住她的双唇,眸光跟着暗下去。

捕食是掠夺者的天性。

慕瑾歌被他束缚住,瞪大眼睛想尖叫,所有声音又被他悉数吞下,“唔…嗯…”

他是天生的掠夺者,轻而易举地撬开她的牙关探进去,再贪婪地索取她的芬芳。

慕瑾歌越想挣扎,反倒被缚得更紧。

他的双手撑在两边,将她整个人都圈进怀里面,埋头深吻疯狂攫取。

像潮水涌来,漫过瑾歌的鼻息,空气逐渐消失——她晕在他怀里。

怀中的人身子倏地软下去,惯性作用开始往下滑,傅年深忙伸手搂住。

男子敛着眉眼,收起眼底欲望去看慕瑾歌,发现她面色潮红唇却苍白。

一个吻置于吗?

不,不是因为这个吻,他边想边伸手去摸她额头,发现体温高得烫手。

啧。

傅年深摇摇头,似无奈般,却还是弯腰将她一把打横抱起,朝外走去。

温青一直守在门口,尽职尽责地不让任何人进去,只说不方便又不说缘由。

此刻,温青看着自家老抱着慕千金出来,表情平静,眼底黝黑。

他心中咯噔一下,这是在里面干什么了,直接晕了?

傅年深没停步,而是直接抱着人从宴会厅不起眼的侧门出去,坐电梯到了停车场。

“去医院。”

途中,温青斟酌良久,透过镜子去观察男人的面色,“傅董,收到新消息,没人借钱给慕小姐,是她自己去医院签知情同意书试药的。”

后座的傅年深眉目不动,伸出决策精明的手去轻抚女子柔嫩脸颊。

何必呢。

出卖身体,和出卖灵魂,又有什么区别?

他不知,在慕瑾歌的认知中,就算出卖身体糟蹋一番,也不愿意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傅年深是她眼里的魔鬼。

快到医院时,温青听见后座的老板终于开口说:“没关系,哪怕她搞到钱也没关系。”

有的是法子让她臣服。

慕瑾歌被安排到特护病房,24小时有人看护,门口多出两个傅年深安排的人,分别是周睿和杨浩成。贴身保护,寸步不离。

许是药劲太猛,于浑浊间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头痛欲裂。

慕瑾歌揉着作痛太阳穴坐起来,举目是满眼白色,鼻腔间充斥着浓郁消毒水味。

她下床拉开窗户,外面是皎洁的月弯弯一轮挂在天角,几颗星子遥遥点缀,不由有些寂寥惨淡了。

在病房中转了一圈儿,便有人开门进来,是周睿和杨浩成端着热腾腾的粥和小菜,“慕小姐,您醒了,趁热吃点东西。”

重新踱到窗前的慕瑾歌停下,转过身微微眯眸,“你们什么人?”

周睿回答:“是傅董安排我们,贴身保护你的。”

“他以为是我的谁?”慕瑾歌觉得好笑,伸手推开窗户,一股冷风灌进来吹得灵台清醒。

“出去。”她说。

“不行。”周睿接话,要对老板的命令绝对服从,“要寸步不离保护慕小姐。”

这下瑾歌反倒不说话了。

在一阵尴尬沉默气氛中,瑾歌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搭在窗台上,“那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云淡风轻的模样,却认真极了。

二人神色一凛,怕她真的跳下去,于是只好暂时妥协离开病房,打电话给温青汇报情况。

彼时的温青,正陪同傅年深去参加一个酒局,刚到酒楼下面就接到电话说慕小姐要跳楼。

傅年深的步子停住。

温青说:“如果周睿和杨浩成不离开,慕小姐说要跳楼……还有在慕小姐昏迷期间,来过一个男人放下一个黑袋子后就离开了。”

男人?

傅年深的眸光泯灭,嘴角带着些玩味的笑意,“里面是不是钱?”

“百万现金。”

“大手笔。”他轻轻叹道,眉眼间却落下薄薄的凉,“哪个男人会不顾和我作对,给她送钱呢?”

音落,脚尖一转朝相反方向走去,温青忙跟上追问,“老板,不去酒局了吗?”

“推了。”傅年深说这二字时,淡淡的语气中满是不在乎,仿佛损失些金钱利益根本无伤大雅。

温青加快步子,走在傅年深前面,余光瞥见男人紧抿的薄唇和眸底不悦,心里明白这是不悦。

温青拉开车门,等待男人上车,傅年深却停下来平静地说:“让她走,把周睿和杨浩成叫回来。”

真给放走?

温青从不质疑上司的决定,虽有疑惑也立马执行,只是准备拨通电话时停下来,“那袋子钱?”

“给她。”他抬手扯了扯领结,嘴角笑得邪魅,“有钱,她也还是走投无路。”

关于她,他势在必得。

这边的瑾歌注意到那袋子钱了,拉开时,满目的粉红大钞刺痛眼睛。

心里想的第一个人,竟是傅年深。

她打开病房门出去,一眼看见准备离开的周睿和杨浩成,便询问:“钱是傅年深给我的?”

一向寡言少语的杨浩成倒是老实,干脆利落地说不是,便和周睿一起离开。

那慕瑾歌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给她送现金,光是目测,就有百万之多。

等换回自己的衣服出院时,已是晚上十点半的光景,夜间的初夏仍由凉意,在皮肤上蔓延开。

慕瑾歌提着一整袋现金,目光清冷,她要去华南医院交爷爷的手术费,她有钱了。

距离最近的公交站,有八百米左右的距离,需从一条黑暗逼仄的弄堂口穿过去。

弄堂外百来米,黑色宾利慕尚驶来,灯光将逼仄的弄堂照得透亮。

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弄堂口,提着黑袋子,姣好的容颜格外醒目。

“那是慕小姐。”温青放慢了车速。

后座的男人正在吸烟,烟雾拢住他英俊的容颜,最后只能听见他用一种不急不缓的语调说——

“撞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