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甜蜜

更新时间:2019-09-10 01:05:03

小甜蜜 连载中

小甜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无影有踪 分类:言情 主角:夏之隽顾思忆 人气:

完结小说《小甜蜜》是无影有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之隽顾思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之隽不仅学习好,而且长得帅,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这样的一个人应该是很乖巧听话的,没人会想到,打架泡妞信手拈来。顾思忆被男主看上了,每天都在纠缠她,在其他女生的眼里,顾思忆就好像是被上天眷顾的人,但顾思忆不这样认为,反倒很反感。考试成绩出来,顾思忆考的很差,可是这又有什么呢?有夏之隽在,他养你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思忆一直盯着外面的情况,没注意到两人的肢体接触,也没发现夏之隽的异常。

夏之隽轻咳一声,把那只手臂抽出来,站起身,说:“看到也没事。”

顾思忆随之站起来,“好吧。”

反正信口胡诌的不是她,她可以装死。

不过那三人已经下去了,还真没看到他们俩。

回程的车上,夏之隽沉默寡言,顾思忆觉得他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想打扰他。

没多久,两人到了夏家。

夏广宇外地出差不在家,彭玲已经吩咐佣人准备好饭菜,自己还特地烧了几个拿手菜,等着他们俩。

“阿姨好,我来蹭饭啦。”顾思忆甜甜笑道。

彭玲笑道:“我巴不得你每周都跟阿隽一起回来蹭饭。”

她接过那几袋子书,帮忙拿到桌上,一看那么多教辅,肯定不是夏之隽买的,便对顾思忆表扬道:“这才刚开学,就买这么多书啊?思忆很好学嘛。”

顾思忆超级不好意思,脸都快羞红了,忙道:“没有啦,就是先准备起……”

夏之隽把她的窘迫看在眼里,唇角弯了弯。

夏家饭菜的口味偏辣,非常符合顾思忆的口味,一顿饭吃的超级满足,末了再三表示喜欢。

彭玲对她是越看越喜欢,乖巧懂事,有礼貌有教养,吃饭斯文体面,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吃过饭,彭玲说:“思忆,我给你收拾了一个房间,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在我们这里睡。明天跟阿隽一起回学校了。”

顾思忆不好意思拒绝,便开心的笑道:“谢谢阿姨。”

彭玲很细心,提前给顾思忆准备了睡衣和换洗衣服。

她带她进房间,拿出来给她看,“这些都是阿姨给你挑的,喜欢吗?”

夏之隽站在门边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母女。”

彭玲笑道:“我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思忆,你做阿姨的干女儿怎么样?”

“好呀。”顾思忆毫不犹豫道。做了阿姨的干女儿,就是夏之隽更有谱的妹妹,以后大腿抱得更稳更牢固了。

夏之隽原本懒散的表情变了,沉声道:“我反对。”

房间一大一小同时看向门边的人,俱是不解。

彭玲取笑道:“你还怕妈妈多了个女儿,偏心不成?”

顾思忆在一旁做了个鬼脸,还没做你妹妹呢,就担心有人争宠。

夏之隽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冷道:“总之,我反对。”

他转身离去,抬手捏了捏鼻梁,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火。

这些成年人说话怎么像放P一样?之前还说小时候给他们订了娃娃亲,转眼间就要认干女儿了。想一出是一出,什么毛病。

因为夏之隽的反对,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深夜,顾思忆躺在床上,跟妈妈聊天。

顾思忆一个顺口就把认干女儿的事情说出来了,末了吐槽道:“你不知道他当时的样子,板着一张脸说不行,好像我要抢她妈妈一样……弄的我多尴尬的,好没面子。”

许佳慧道:“毕竟你夏叔叔是高官,人人都巴不得跟他们家沾亲带故,夏哥哥可能敏感了些。不过,你也要注意,你这个自来熟的性格,跟夏哥哥相处要有分寸,别讨人嫌。”

顾思忆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匪夷所思的问:“我没做什么啊?这就讨人嫌了?”

“总之不算讨人喜欢,不然人家不会排斥你。”

顾思忆被会心一击,表情悲惨。

许佳慧又说了什么,她都没心情听了,敷衍两句就说:“不说了,我要一个人默默疗伤……挂了,妈妈晚安。”

扔开手机,她躺下去,连叹几口气。

她还以为两人已经坐在了友谊的小船上……

难道说翻就翻?

万籁俱寂中,顾思忆听到一阵钢琴声。

旋律空灵婉转如泣如诉,听了一会儿,听出来是《天空之城》的曲子。

好奇心驱使顾思忆起身下床,走出房间,往声音来源去。

她和夏之隽的房间都在三楼,声音由三楼的客厅传来。

客厅没有开灯,月光如瀑倾入,少年坐在钢琴前,沐浴在淡淡的月华中,独自弹奏。

顾思忆站在转角处,不远不近的看着他月光下的侧脸。

这一刻她确切感受到,他有一种高傲冷漠遗世独立的气质。

一曲落毕,夏之隽看着琴盖上映出的人影,说:“躲在那里干什么?”

“啊?我没有躲啊。”顾思忆靠在墙角,说,“我听说,人与人之间需要一种安全的距离,越界了会让人不舒服。你性格比较高冷,可能需要的距离也比较大,所以我就站在这里好。”

夏之隽放下琴盖,起身,走向顾思忆。

站在角落里的她,看着少年清隽颀长的身影越来越近,甚至带着一种压迫感,心里突然有点乱。

夏之隽走到她跟前站定,手臂撑着墙,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慢悠悠的问:“你这是因为我反对我妈认你做干女儿,闹情绪吗?”

“没有。绝对没有。”顾思忆当即否认,“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闹情绪?不存在的!”

为了表现逼真度,还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

夏之隽静静的看着她。

顾思忆觉得自己虚假的笑脸维持的快要僵掉了。

终于,率先绷不住,收住笑,抿唇。

夏之隽屈指轻敲她的额头,说:“顾思忆,你不适合撒谎。因为你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了。”

“是吗?有吗?真的吗?”顾思忆装莽三连。实则尴尬的耳根子都在隐隐发红。

透过皎洁的月光,夏之隽能清楚看到女孩脸上每一丝细微的变化。

他抬手,捏上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正在左顾右盼心虚不已的顾思忆吓了一跳,就跟猫咪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倏地抬起眼,愣愣的看着夏之隽,眼睫毛颤啊颤的。

夏之隽嘴角噙起一丝笑,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她发烫的耳垂把玩,好像并不打算放开。

他带着点懒散的嗓音道:“我也听说,被捏着耳朵的人撒不了谎。我想听真话。”

顾思忆的耳垂愈发滚烫,在这种心理压力下,她那点小机灵小虚伪全都扛不住了,看着夏之隽的脚尖说:“我就是……好嘛,就是有一点不开心……”

“为什么?”他继续问,手里也不闲着,唇角笑容带了点坏,又带了点满足。

“我觉得自己被否定了,你心里排斥我,才会反对我做你妹妹……其实我无所谓的啊,又不是非要这个名分,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话,以后跟你来往更多关系更好,你会用学神的光环罩着我……你不乐意的话就算了嘛,我真的没什么意见,你别觉得我讨人嫌就好。”顾思忆一股脑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夏之隽轻笑:“原来你还是个玻璃心。”

顾思忆臊的慌,后退一步,脱离他的魔爪,一瞬间底气都回来,“我说了我无所谓的嘛!哪有玻璃心!”

夏之隽靠着墙,但笑不语,像是欣赏被逗得气急败坏的小宠物般。

“不跟你说了,我回去睡觉了。”顾思忆嘟囔一句,转身离去。

“第一,我没有讨厌你。”

少年倦懒又清润的声音由身后传来。

顾思忆顿住脚步。

“第二,想要跟我拉近关系,有很多办法。”

“比如说?”她好奇的回过头看他。

“这么简单的送分题,还要我把答案写出来?”

“故弄玄虚。”顾思忆轻哼。

不过听到夏之隽说不讨厌她,心里还是挺高兴。

走到房门前,转头一看,夏之隽还站在那里,慵懒的倚着墙壁,黑暗中格外幽深的双眼正看着自己。

顾思忆说:“你也快去睡吧,还有,你弹得钢琴很好听。”

次日,顾思忆跟夏家母子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彭玲接了个电话。

她放下电话,很歉疚的看着顾思忆说:“单位里有点事,需要我马上到,今天不能陪你们了。”

原定计划是上午陪他们去科技馆,下午带他们去看艺术展,然后送他们俩回学校。

顾思忆忙道:“没关系呀,阿姨工作要紧,咱们可以下次去看。”

彭玲笑了笑,转而对夏之隽说:“你好好陪妹妹,下午一起去学校。”

夏之隽没吭声,表情透着一丝冷淡。

彭玲离去后,他们俩早餐也吃完了,顾思忆问夏之隽,“那咱们今天干嘛呀?”

“随便。”夏之隽淡道,起身上楼。

顾思忆跟在他身后问:“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没有。”他头也不回道。

“真的不高兴了呀?为什么?就因为阿姨走了啊? ”顾思忆越说越惊讶,“不会吧?你这么大个人了还离不开妈妈呀?”

夏之隽顿住步,转身看他,眉眼间透着不耐,语气冷淡,“如果你从小到大,无数次被放鸽子,不会对这种事产生心理性厌恶吗?”

顾思忆直愣愣看着他,消化了几秒,说:“哦,原来你才是个玻璃心。”

夏之隽:“……”

他顺手拿过一个摆设的毛绒娃娃,扔向顾思忆。

顾思忆别过脸稳稳接住抱在怀里,蹬蹬蹬的跟着他的脚步上楼,笑嘻嘻劝道:“我小时候爸妈也经常不在家,还有答应的事情没做到。我跟你说,最气人的一次是,我妈跟我说考到班里前十名就给我买一款限量版芭比娃娃……”

夏之隽进房间,顾思忆跟着他进去,继续说:“我拼命苦学外加运气好考了个第九名,结果她说没想到我会赢,没有提前准备,买不了了。我当时真的被气惨啦,哇的一声就哭了。我可是好努力好努力才考到第九名,考场上还冒着巨大风险偷看了第一名的试卷……”

“嗤……”夏之隽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回头屈指叩了下她脑袋,“出息。”

顾思忆捂着脑袋道:“你说是不是好生气?我含辛茹苦心心念念,她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所以说,他们做家长的有时候特不成熟,咱们就不要计较好了,不然会气个没完。”

“不用你教育我。”夏之隽坐到电脑前,开机。

目光看着黑色的屏幕时,泛着冷沉的光。

他自己早就无所谓了。即便他们的忙碌盲目,曾导致他遭受无妄之灾。过去的也都过去了。

可是,今天是顾思忆第一次来家里做客。

他希望她能如自己所说,陪这个女孩度过愉快的周末,而不是出尔反尔说走就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