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郡主说她人美心善

更新时间:2021-08-05 07:27:17

郡主说她人美心善 连载中

郡主说她人美心善

来源:落初 作者:玖玖爱糖 分类:言情 主角:楚云笙王 人气:

新书《郡主说她人美心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玖玖爱糖,主角楚云笙王,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穿越成当朝郡主,没有姨娘姐妹,没订婚更没有负心夫君,人生巅峰大概如此。  她立志:  远离秦祁,秦祁和顾伊棠才是天作之合;  远离帝都,不被明争暗斗殃及的贵女,才能笑到最后。  “郡主醒醒,有人送拜帖来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收留刺客,和刺客同吃同睡,罔顾礼节、不知廉耻,哪里像个女人?”

他那天躲在屋檐上看,正好就看到这两人调情。那么在他看不到的时间里,这两人肯定暗地里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楚云笙脸色如常,“就算王爷对我有意见,在没有证据之前,请不要把这么大一个帽子扣在我头上。”

有传言说刺客盗走了朝廷机密,不管是不是真的,窝藏刺客这一点,要是捶实,她肯定身名狼籍、身败名裂。

在秦祁发现暗器时,就已经猜到了一切。

但她还是在秦祁的眼皮底下放走了刺客,这件事情算是画上了句号。

她不想再提这事。

“刺客躲在你床上,从而躲过了搜查,然后你帮刺客治伤,最后支开侍女将黑衣人放走。”他望着楚云笙,目光深邃直抵人心,“怎么,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还不敢承认?”

“呵呵,你这人真好笑。要是抓到了,可以大大方方告诉我,或是压过来和我对峙;没抓到就赶紧回去琢磨,是哪一步出错了,我没功夫陪你在这无厘头的猜测。”

说完,楚云笙朝着门口走去。

来这里本来就不是她的本心,被哥哥逼急了,无奈下才答应来。

该见的人已经见了,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她还留在这里干嘛!

察觉到楚云笙的举动,秦祁眸光深了许多,这个女人想离开,他允许了吗?

楚云笙往门口走去,秦祁刚才还躺悠闲躺着,眨眼间已经出现在门口,斜倚着门扉,“谁允许你离开了?”

门被挡住,楚云笙在秦祁三步之外止步,振振有词的说,“这是我的地方。”

长公主府她是主,秦祁是客。

楚云笙的不满都写在脸上,秦祁明白她的想法,嗤笑一声,“本王不允许你走,你能离开?”

楚云笙瞪着他,“我就要……”

她忽然意识到两人实力悬殊,改了个说法,“你这是认真的?”

秦祁没有回答,这算是默认了她的话,她声音倏尔冷厉起来,“你不让开,我就喊人了!”

秦祁来长公主府几次,就是为了澄清那几句流言,长公主府四处都是侍女,她大声喊叫招来侍女,到时候秦祁百口莫辩。

她想:秦祁不是傻子,肯定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一定会让路,说不定还会说说几句讨好的话,让她欢喜呢!

楚云笙沉溺在美好的幻想中,场景突变……

“喊什么?”秦祁眉眼一展,凑近楚云笙耳畔,“喊非礼?”

他清冷的脸上,挂着胜券在握般的淡然,这是断定楚云笙不敢。

先后被挑衅和蔑视,楚云笙心底最后一丝防线点燃,他挺了挺腰杆,语气硬朗,“你别以为我不敢!”

 

“随意。”

秦祁神情淡然,嘴角自然勾起,像是一只狐狸。

楚云笙忽然生出一种错觉——这个男人好像很喜欢自己喊非礼!

话在舌尖打了个转,楚云笙却咽了下去。同时,她读懂了秦祁那抹狐狸般的笑:

这是男权社会,‘非礼这两个字只要喊出口,不管真相到底如何,她都讨不到好处。

除非她想同归于尽!

被迫来这里见秦祁,她已经委屈,如今又被秦祁威胁,她心情郁结,感觉心口堵了一口老血。

横了秦祁一眼,不说黑衣人,也不谈‘非礼,她强行拉回话题,“据说你是来找我道歉,你这就是道歉的态度?”

道歉?还态度?

秦祁嘴角一扯,勾出抹冷笑,“你哥哥楚燕璃弹劾本王,说本王侮辱你,你觉得本王有侮辱你?”

现在不说清楚,难道等流言满天飞的时候,帝坐上那位美其名曰说为了楚云笙的声誉,然后把他和楚云笙强行绑在一起?

“那你说吧。”

楚云笙搬了个圆凳坐下来,大有听故事的样子。

秦祁说完了,她就可以走了!

秦祁飘身到了楚云笙旁边,斜睥着楚云笙,“收留刺客,应该你先给本王一个交代吧!”

被秦祁逼视,楚云笙心虚,眼神闪躲了几下。

她心下告诉自己,心虚只会被秦祁笑话。她定了定心,睁大眸子直视秦祁,眼底没有半点怯意,“猫抓耗子的游戏,猫输了,是耗子太能躲?还是猫没本事?”

秦祁脸色难看,下颔线紧绷,抿唇未语。

楚云笙视若无睹,接着又说,“猫发现了耗子,在没有伸出利爪扼住耗子的脖子之前,就什么都不算。”

换而言之,就算秦祁猜到了她收留刺客,在没有付诸实际行动之前,都是空谈。

这件事情,秦祁也很郁闷。他在楚云笙房间发现暗器时,距离刺客只有一步之遥;刺客离开那天晚上,他愣是在屋子上听完了楚云笙的答案,错过了最佳时机。

这两个天赐良机,他都错过了,现在还在这里听楚云笙的嘲讽,真是讽刺啊!

秦祁凤眸深邃,疏冷的脸上看不出神情,“没抓到耗子,但昨天看了一场好戏,也不亏。只是没想到郡主这么饥不折食,连亡命之徒都不放过。”

楚云笙懒得解释,“这是个人癖好。”

既然秦祁都看到了,随意秦祁怎么去想,反正她不在意。

“趁人之危扒了人家衣服,人家质问起来,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还张口闭口就调戏别人是雏儿!竟不知平阳郡主端庄明艳的皮囊下面,藏着一颗如此污秽不堪的心!”

说到最后,秦祁凑了过来,掀起唇角,勾起一抹戏谑。

两人隔着很近,甚至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还有身上的气息。

这么暧昧的距离,楚云笙身体下意识后仰,避开秦祁。

云舒颇为得意,“王爷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呢!”但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嘿嘿!

秦祁略诧,审视着眼前这个女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楚云笙如此德性呢!

他忽然捏住楚云笙的下巴,嗓音低哑磁性,“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本王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秦祁力度很大,楚云笙疼的低吟了几声,语气依旧硬朗,“别自大了,你不知道不代表就没有。”

秦祁嘴角的笑容敛起,捏着楚云笙下巴打量,“本王实在难以想象,郡主还能做出什么更无.耻的事。”

下颚被抬起,楚云笙被迫与秦祁对视,看到秦祁脸色不怎么好,她之前的郁结都解开了,强笑着说,“当然有,王爷不知道罢了。只不过这是我的私事,不用向王爷禀告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