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怀瑾亲启

更新时间:2021-07-20 10:50:17

怀瑾亲启 连载中

怀瑾亲启

来源:落初 作者:林怀瑾 分类:言情 主角:林怀瑾吴 人气:

经典小说《怀瑾亲启》由林怀瑾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怀瑾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怀瑾做了一个长久的迷梦,她听到那个红衣翩翩的少年郎在自己耳边轻轻吟唱:“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把生灵涂炭。”这首熟悉到骨子里的霸王别姬,竟是这般凄婉惆怅,随后他又轻轻一笑,“我陪你,陪你千秋万代,陪你亘古亘今。”戏子薄情,薄如一面。二月红,果然你的那些话,都不是对我说的吗?原来穿越百年,我始终得不到自己的挚爱。可自从遇见你,我的生命里除了二月,就再也没有任何意义。算是求之不得,弃之不舍的万里隔离。千年的古墓之下到底隐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九门惴惴不安,各路势力纷纷出动,似乎连小哥也牵扯了进来。从此长沙城明里暗里开始风起云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季天气虽比较干燥,但将军庙地处至阴之地,常年寒凉且又连日下了几场大雨,因此变得异常潮湿。

齐铁嘴随身携带的红色单斜晶系结晶的氯化钴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气态水产生反应后最易潮解,自然就浮现出神像流泪的怪事。

只待迷信的村民们一拥而散地离开后,张启山便一把扯开绳索,又立即前去解开了另几人的束缚。“事不宜迟,我们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二月红听此眼睛下意识地一眯,眼及之处,危机顿生。

随着熊熊烈火的消逝,一阵白雾蒙蒙袭来,震惊的齐铁嘴也快速地掏出了他的罗盘,各爻象都为阴爻,卦象大凶,明显是陷入了阵法之中。

他抿了抿嘴,无不激动地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邹光漠自创的行兵阵。”

行兵阵顾名思义就是行走的士兵,中幻象者便会看到无数的千军万马奔驰而来,一般人陷落绝对会尸骨无存。

几人眼看着古代的士兵跨着战马奔涌,二月红当先前行半步于右护住林怀瑾,陈皮也随之在左方站稳,齐铁嘴则惊恐万状地躲在了张启山的身后。

幻象永生不灭,除却死亡,否则此阵无解,更何况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身在其中,无法从里破解,这才是行军阵真正厉害之处。

上前的士兵随着时间的推移竟越来越多,打斗多时的几人在应接不暇之间已逐渐体力不支。

林怀瑾除了担忧不已更是如履薄冰,举目四望的她瞥见近处一只长矛直朝二月红刺来,立即侧身一动,扑腾着挡在了面前。

二月红见此大惊,还没等他伸手阻挡,那士兵竟然木然地收回了武器,继续朝其他人发动攻击。林怀瑾后怕地与二月红四目相对,两人正要言语,只听得一声剧烈的枪声响彻云霄。

众人闻声一怔,不出片刻,迷雾竟大肆散去,青天白日之下,哪里还有什么古代的士兵,眼前只有一个似笑非笑的女子带领着一众人正淡定地望向他们。

反应快速的张启山抑制住脖颈处传来的隐痛,上前几步道:“今日多谢江少尉出手相救。”

“佛爷客气了。”女子摇了摇头,早有预谋的她本意也不是想出手相救,假意推脱举手之劳,实则内心讥讽为多,只道传言中通天人物张启山的本领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

林怀瑾偏着脑袋望着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遐想刹那后豁然开朗。

原来她就是长沙城中江大校江易海的义女江离,他二人在长沙城也有一袭之地,与张启山算是上下级关系,其中更多了些竞争的意味。

一旁的张启山说完后身形晃荡,只感觉伤口处的疼痛更甚,便在齐铁嘴的搀扶下,快步离去。

而二月红感激地朝江离点了点头,又瞥见一旁仍木然着的女子,以为她惊吓过度,直接攥紧她的手,跟上了前面人的步伐。

汽车缓缓离开了宁远村,斜躺在二月红宽厚的肩膀上,林怀瑾感慨万千,只想着若是能这般一辈子,哪怕她用性命相抵又有何妨。

微闭着眼的二月红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脑,莫大的情感肆意流出。当时情况紧急,她却不管不顾地冲上前替他挡矛,此番行为定是生命相许的真情。

如今,他已下定决心,永远都不会辜负这份情意。

……

等三人回到了红府时,天色已晚,落日余晖也抵不住奔波劳碌的倦意。独自在厅中用餐的红太爷见他三人回归的脚步,似乎有些生气,他筷子使劲一放,即刻就让二月红与他进屋谈话。

林怀瑾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她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从此以后,二月红只在清晨学戏,傍晚下棋,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过府门。

一日晨曦朝阳未出,安睡着的林怀瑾蒙着棉被也能听到那不远处传来的咿呀唱腔,她索性一跃而起,直接怒气冲冲地奔赴后院。

“你们到底,能不能安……”本想大喝一声的她望着不远处正在教唱的红太爷,硬生生地转变了语气,柔声道:“大叔,打扰一下,我能不能和红红一起学戏?”

“你,也喜欢唱戏?”红太爷闻言,转身愣了一下,还是惊讶地点了点头。她的声线比之二月红较为沉静,不过也算是根正苗红,既然有对这学习的喜好,自己再收一个弟子何乐而不为。

“如此甚好,那今日便与我一起前往梨园,先去看一看,学戏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或许是新收了一个弟子,红太爷突地喜上眉梢,决定先带两人去熟悉一下上下台的流程走位。

既然要学戏,那就得认真学,不止要唱腔优美,连习惯性的一个表情、一个手势都必须分毫不差。

毕竟二月红虽说身为梨园的管事,因经常流连烟花之地,也不曾多去。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一个大好时机。

……

三人到达梨园时,戏班好戏刘海砍樵正开锣。“家住常德武陵境,丝瓜井畔刘家门。”

哈欠连天的林怀瑾强忍着困意观看了一会儿,随后扯了扯二月红的衣袖,便起身与他一同去后台转悠清醒。

今日的戏目安排并不多,因此后台并没有几个人。无聊的二月红望着眼前的盘盘罐罐,突发奇想地拉着她坐了了下来,又神秘地用一张花布遮住铜镜,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目瞪口呆的林怀瑾愣了一下,只是乖巧的没有动弹。

二月红见此随手拿起彩笔,认真地往她脸上涂画,望着她一直都是正襟危坐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轻笑一声道:“别害怕,放心有我在,从今天起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林怀瑾闻言后惊喜不已,曾围绕她多年、以为一生羁绊的话语,终于有幸耳闻。这里并没有丫头,难道真的是对自己说的吗?为何会感到那么的不真实。她很想询问清楚,但终究开不了口。

花布一放,铜镜里的女子美得不惹尘埃,额头上的红梅鲜艳夺目,像是从古书里走出的蒹葭淑女。

就如此间出了戏班,林怀瑾第一次主动地挽住了二月红的胳膊,正欲与之归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却突然跌倒在了两人面前。

一旁最先察觉的二月红立刻扶起那个小丫头,那丫头抬头瞥了他一眼,脸色突变绯红,好久都嘟囔不出一句话来。二月红见此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对面的面摊上,叫了两碗面。

后知后觉的林怀瑾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个偷笑着跟上来又在不远处忙碌的丫头,小巧玲珑的她动作麻利,打起下手来丝毫不马虎,比起笨手笨脚的自己,不知强了多少倍。

“哥,你们吃面。”丫头腼腆地端过清汤面,她的话还未说完,林怀瑾却突地站了起来。

果然是丫头,本以为一切都不会再发生,原来该来的终究会来,该走的总会离开,那种即将失去的感觉蔓延全身,仿佛血液也停滞了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