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异能契约:狂暴萝莉的超神之路

更新时间:2021-06-14 21:02:13

异能契约:狂暴萝莉的超神之路 连载中

异能契约:狂暴萝莉的超神之路

来源:落初 作者:坐望寒山 分类:言情 主角:念玖棠小姐 人气:

《异能契约:狂暴萝莉的超神之路》是坐望寒山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异能契约:狂暴萝莉的超神之路》精彩章节节选:拥有一份铭契,即掌控了一种异能。大陆上的人都说,谁签订了铭契,谁便有了与神对话的资格。所以试问一份比肩神祇的力量摆在你面前,你会作何选择?念玖棠乖巧脸:“你是问我选择接受还是果断接受吗?”这是一份抵押上整个大陆的黑暗契约,前路坎坷,你可想好了?念玖棠恶人脸:“契约毁掉,甲方宰掉。还有问题吗?”……“记住了,这是本大小姐的超神之路……”念玖棠含笑望着他,“小疯子,请你不要抢我的MVP。”“老子偏不!”暴躁老哥楚之南一点不怂,“有本事咱俩打一架!”“来啊!”“输了我娶你,赢了你嫁我!”“……这超神我不要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快,念玖棠顺利抵达目的地,她拿出圆盘,低头开始确认队长的位置。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虽然天色已晚,万阳岭前却是人声鼎沸,那些什么兜售武器疗伤药、呼朋引伴求大佬的人,此时依旧活跃得很。这人来人往的,也给她找人带来了一些麻烦。

“队长大哥你到底在哪儿啊!”眼看着红点离自己很近却不见确切的身影,念玖棠不禁有些郁闷,谁让她那本来就不高的个头使她在找人方面没有任何优势。

就在念玖棠又一次踮脚张望的时候,她身子一僵。

斜后方!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她本能地抬手。“咔嚓”,镯子分解成几块晶体后的瞬间重组为一面圆盾。随着一声闷响,一只伤痕累累的小型灵兽被圆盾狠狠弹到地上,狼狈地打了几个滚。

被反作用力震得退了几步,念玖棠抬手按压了下太阳穴,正疑惑方才一闪而过的眩晕忽然听到一声大喝。

“姑娘小心头顶!”

“啥!”

念玖棠猛地抬头,看到一张巨网朝这里直扑过来。

“短剑!快换成短剑!”精神并未高度集中的念玖棠正慌乱地切换手镯形态,忽觉腰间一紧,整个人瞬间腾空,眨眼就落到了安全地带。

“我说啊,不会使用武器的垃圾就该滚回去好好学习,而不是在这里蹦跶。懂吗?”

惊魂未定的念玖棠偏过头,瞧见救下自己的少年正非常不悦地怒视着前方。她有些艰难地吸了口气:“那个……”

“你这臭丫头也是!真不让队长省心!”少年低声咆哮,直接无视少女的话语和她略微泛红的双颊,又转向那边,手上力道逐渐加大。“需要老子教教你们怎么发射捕兽网吗?”

“是我的过错!我的!”灵兽的主人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一边关好灵兽一边忙不迭的道歉。在他身后,两女一男却没有什么反应。

“队长……”

“不用谢我。”楚之南再次打断少女的话。“老子能找到你很不容易的好吗!”他有些烦躁地抓抓头发,顺便恶狠狠瞪了那三人一眼。

“那个,队长大哥你能不能先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

“……”

“多谢队长。”重获自由的念玖棠低声道谢后,赶紧扯扯楚之南的衣服,“你其实不用为这点小事生气的,我们还是赶紧去做任务为好。”说到后面,念玖棠的声音不自觉就小了下去。

她瞧着楚之南先慢慢低下头,暗红色的眸子盯了她一会,后又慢慢抬起头,表情从始至终没有变化。

讲真,面前这人的气息实在是太暴戾了,好像分分钟就能把惹到他的人撕成碎片。念玖棠向旁边移了一小步,欲哭无泪。她只是悄咪咪提了个建议而已啊,要不要这么凶!

“知道了,小豆丁。”

没有念玖棠想象中的反驳,楚之南转身就向岭中走去。

念玖棠愣了下,“你喊谁小……”话说一半抬眼望见少年身后斜负的黑色巨剑,眼瞳一缩,后半句抱怨被她吃了回去。

“这剑很有些古怪啊。”她心下暗忖,同时也不敢再乱想什么,拔腿就去追赶队长了。

此时另一边,灵兽的主人转而向方才出手的少年不住道谢,脸上的表情有些诚惶诚恐。

“很多灵兽总会做一些垂死挣扎的举动,你下次一定要把他们看牢了。”为首的青衫少年淡淡一笑,又转向一旁:“纸鸢姑娘莫不是也想‘英雄救美’不成?”

“这种捕兽网以凉大少爷的手法,不至于会将行人一并网住吧?”少女不动声色地收起长鞭,美眸含笑地盯着他,“网上应该不会干干净净的吧?”

被纸鸢极为好看的湛蓝眸子紧紧盯着,青衫少年一时竟有些失神,倒是他身旁的娇俏少女不满地发话了:“有毒又怎样?那种剂量死不了人。况且多亏了文轩哥哥,那只灵兽才能那么快被逮回来呢。”

闻言,纸鸢红唇轻抿,眼底笑意不减,却没有再看一眼那两人,径直往前方走去时轻飘飘扔下了一句话:“对了,凉文轩少爷,之前共建组织的提议,纸鸢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我,只对契约者有兴趣。”

林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并肩行进着。

“队长……请你走慢点。”念玖棠有些费力地紧跟楚之南,瞅了眼人家的大长腿,又哀叹了一句。

“我想赶紧做完任务拿钱吃饭,怎么,好像小豆丁意见很大嘛?”楚之南一本正经地回答,脸上丝毫没有不好意思。

“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念玖棠怂的一批,连忙否认。过会儿看队长大哥貌似没啥不满,又按耐不住悄咪咪发话,“苞蕾兽天生弱小,但它们的伪装术不能小觑,它们经常依附于其他强大的灵兽身上生存,还是小心点的好,虽说现在是在万阳岭的外围,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她话音刚落,就见楚之南停下脚步,又像之前一样慢慢低头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楚之南的瞳色太显眼,每次被这个人眼睛盯着的时候,念玖棠总有种要被凶狠灵兽生吞活剥的感觉。不过,在后来熟悉了的某天,念小妮子突然说起这个感受,得到的回答却是看她个子太矮了,这么盯着很有征服感。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见念玖棠好像又被自己吓着了,楚之南移开目光,越想刚才小丫头的表情越像受惊的小兔子,不禁低声嗤儿地一笑。

可他不知道,小兔子见他莫名一笑,整个人更惊恐了。

“喂小丫头,你有铭契吗?”

念玖棠被这个名词本能地弄得一激灵。

众所周知,铭契是天地灵气幻化而出的神奇产物,一份铭契代表着一份异能,只要与之签订,便可获得那份比肩神祇的力量!

然而,被问话的少女一脸卑微:“我连灵印都没有!你说呢?”

“这么大一小姑娘,连灵印都没开启?”楚之南有些惊讶。闻言,念玖棠没答话,只是在心里臭骂了某人一顿。

“阿嚏!”颂夜城内某处,颜离风猛地打了个喷嚏,“我感冒了?怎么可能?”

见念玖棠不再答话,楚之南干咳一声,转而向四周指了指:“你听,今晚的林子挺热闹的。”

确实,不管是那会被“搜刮”的一干二净的任务栏,还是现在大晚上仍在万阳岭内不懈捕捉灵兽、采摘草药的人们,似乎都在暗示着一种非常时期才会有的疯狂干劲。

轻松挡下低级灵兽的几波攻击,念玖棠看了眼队长,感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上的暴戾气息收敛了很多,逐渐放心的同时也大概想到了一种可能。她刚想说话,忽觉一阵突兀的恐慌,连忙望向身侧的密林。在她此刻的感知中,原本安静的空气似乎呈现出一种细微的波动,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有什么模糊不清的能量体裹挟着杀气凌空而来。

“好像有什么飞过来了。”念玖棠颤声提醒。

又是这种危机将至的感觉,但这次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念玖棠摁住手镯,敏感地察觉出自己的变化。

听到提醒,楚之南握紧剑柄,也看向密林。视线停留的一瞬,一团黑影连带着破风之声狠狠扑向两人。

“锃”的一声剑拔出鞘,楚之南足尖一点,身形暴冲而出,转瞬间就到了黑影面前。眸中涌上疯狂的战意,他扬起长剑用力一劈。“噗嗤。”剑锋嵌入血肉的声音传来,黑影发出痛苦的嚎叫,被楚之南毫不留情地击飞到一旁。巨响过后,尘土散开,念玖棠看到一只个头不小的虫子,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偶尔抖动一下前爪和触角。

“这是木节虫?”念玖棠看了眼虫子伤痕累累的身体,有些惊讶。

楚之南瞟了一眼木节虫,神情越来越兴奋。

“终于可以痛快地打一架了吗?”楚之南眉毛微挑,笑的愈发疯狂,先前淡化不少的狠厉气息在这一刻猛地再度爆发。随意舞了舞巨剑,颀长的身形周围缭绕起黑色的雾气,显得眸子愈发腥红,他凌空跃起,余光扫过身侧,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挥剑砍了下去。

“给我死吧!”

但预想中的剧烈对撞没有出现。

发力的一瞬,楚之南感到自己的武器被一股力量狠狠地扯向一旁,剑身的力道被卸的一干二净。

“什么?”感到有什么东西缠上了自己的腰身,楚之南心头警铃大作。不待他挣脱,就被粗暴地甩飞了出去。

身形凌空一翻,楚之南有些狼狈地落回地面。握紧剑柄,他喘着气看向这头他认为的挺凶悍的灵兽,正要再战,忽的愣住了。

“真是个疯子,上来就砍。”纸鸢无奈地拍拍衣服上的尘土,露出一贯的温婉笑容,纤指点了点身后,“你们好,我叫纸鸢,可能不小心带来了几位小朋友。”

话音刚落,林中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十几只杀气腾腾的木节虫缓缓现出身形。

“你是之前那个……”楚之南皱眉,不过很快提剑比划了几下,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乐呵呵地转向木节虫,模样有些诡异。“我管你是谁,总之你现在最好不要妨碍到我战斗,小心我砍死你啊。”

念玖棠看着其中几只木节虫脑袋上突兀顶着的粉色花苞,转向楚之南:“那些花可能就是苞蕾兽,拿到花蕊就好,别闹……”

当然,后半句话根本没有传到已经冲出好几米远的少年耳中。

“这家伙!”念玖棠一咬牙,抬手摁上镯子,轻车熟路地寻找起熟悉的感应。

下一秒,她的脸唰的白了。

而这边,纸鸢轻灵避开木节虫前爪的一击,脚尖在树上一点,借力腾空,长鞭猛然探出,卷住木节虫头顶的花苞就是一扯。

“吱——”一声尖叫响起,花苞下的绿色圆球一下伸出四只短胖的小爪子,蹬歪着想溜,却被纸鸢死死抓住。纸鸢揪下苞蕾兽的花蕊后才满意的松开手,但当她看到打得正欢的楚之南,只得无奈的转向另一位。

“小心!”看到呆立不动的念玖棠,纸鸢大惊,忙甩出长鞭卷上前者的纤腰,用力一拉。

“啊!”念玖棠感到碎石从脸旁擦过,勉强回过神,还没看清局势就跌到一个人的怀里。

“什么东西那么软……”念玖棠挣扎着把头从纸鸢胸前挪开,望向自己刚才的位置,看到一只偷袭不成的木节虫还贼心不死地挥着前爪。

听到终于反应过来的小姑娘的道谢,纸鸢深吸口气:“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念玖棠勉强笑了一下,暗中将意识再次锁定在镯子上。

还是没用……念玖棠咬住嘴唇,脸色惨白,感到心底一阵寒意。

已经感应不到能量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那家伙……出事了?

念玖棠移开手,愣在了原地。

“不管你刚才发生了什么,”纸鸢用力晃了晃念玖棠的小身板,声音温柔又严肃,“现在专心面对敌人,战斗时不要再分神了。”

“但是我现在是‘战五渣’。”念玖棠苦笑了一下。

完全没注意到这边动静的楚之南越战越欢,他一道横斩击飞一只木节虫后,手腕发力,将巨剑猛然甩出,把另一只木节虫死死钉在树上,手法干脆利落。见这只已经不再动弹了,他抬手一招,收回巨剑时顺势一个回转,将背后的一只木节虫也打落在地。

“你们的任务似乎不是猎杀木节虫。”纸鸢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还有点恍惚的念玖棠,稍微犹豫了下便单手搂住她,躲避木节虫的进攻时,不忘仔细搜索战场,干脆利落的扯过好几只苞蕾兽。

扯下灵兽的花蕊,纸鸢大为无语地看着楚之南:明显这人把任务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打架这回事了。

“但是这个人的战斗天赋,真是数一数二的强啊。”纸鸢若有所思地盯着那道被黑气围绕的背影,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展颜一笑,心底暗道:“如果是铭契的原因那可真是太棒了。”

“花蕊都拿到了,可以撤了,不要再引出什么奇怪的家伙。”纸鸢大喊。

楚之南最后震开一只木节虫的前爪,听到招呼后环视一圈,看着死的死逃的逃的木节虫,长吁一口气,暗红色的眼眸中战意渐退,周身的黑气也黯淡了下去。

“一群渣渣。”楚之南反手收回长剑,轻蔑地笑了一下,跟上了跑路的两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