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厂公在上

更新时间:2021-06-14 20:54:52

厂公在上 已完结

厂公在上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炸爷 分类:言情 主角:北卿沅苏笙 人气:

炸爷新书《厂公在上》由炸爷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北卿沅苏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北卿沅眼里,苏笙刃是个贪得无厌,陷害忠良,无恶不作之人 也是害得自己父亲死去的西厂厂公 可是没想到一道圣旨,把她这个堂堂相国千金配给了这个阉人 她只求一死,他却让她痛苦的活着 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爱她的时候,只有她觉得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卿沅松开手,不解的看着苏笙刃,心里十分的疑惑。

“杂家再说一次,滚出去!!”

他的语气中缠了怒气,厉喝出声,门外,立马有小太监涌了进来,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一下的道:“夫人,请。”

北卿沅再次扭头去看苏笙刃,“放了他们。”

“再不滚出去,杂家现在就把他们都杀光!!”

北卿沅一听,再不敢再迟疑,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捡起地上的衣服,朝着门外没命的跑了出去。

见人出去,苏笙刃这才无奈的苦笑了声,低头咒骂了句:“该死!”

从苏笙刃的院子里出来,北卿沅越走越觉得不对。

苏笙刃方才的反应,似乎是,情动了?

可这不是正常男人才有的反应么?

苏笙刃都是当太监多少年的人,除却宫中每三个月一次的检查,还有各方势力的紧盯,他又岂能瞒天过海这么多年而不被人发现?

越想北卿沅越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回去时,屋内,早已有人点上了宫灯。

北卿沅刚进去,身后便有功婢女端着热水进来。

“出去吧。”

她烦躁的甩了甩手,却见那婢女仍旧站在原地。

北卿沅笑了,看来自己的话不太好使。

“我让你出去。”

“二小姐。”

那人突然开口,叫住了北卿沅。

北卿沅一惊,这才仔细的朝着那人看去。

熟悉的面孔,只是做一声婢女的打扮。

北卿沅的视线在那人脸上转了两转,眉头一拧,“夜里有些寒冷,去将门关上。”

婢女垂下头,转身去关门。

待门关上,北卿沅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会在千岁府?”

千岁府就是一只密不透风的铁桶,怎么可能还能塞的进来人?

北卿沅不敢多想,直接问道:“可是父亲让你前来?”

婢女抬起头,瞬间红了眼眶,“是,老爷遇到了麻烦,还请二小姐出手相助......”

北卿沅自然不会知道在她昏迷的这短短几天,朝堂上又是一番腥风血雨,苏笙刃似乎是为了报复一般,接连铲除了朝中的几位大臣,可说起来奇怪,那几位大臣,都跟北相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北相国为之大动肝火。

可苏笙刃铲除的有理有据,就连皇帝都大力支持,他一个相国又能说些什么?

北卿沅低头看了眼那婢女,这婢女,是她尚未出嫁时府中的贴身丫鬟鹑衣。

“朝政上的事,我如何帮?”

况且,她即便是想帮,可她在苏笙刃那里的分量,还达不到。

北卿沅嘲讽的笑了声,回想起刚才被苏笙刃赶出来,心里竟是憋了一股火儿在。

“二小姐,这件事,也就只有您能帮老爷了。如今老爷在朝堂之上处处受打压。您也看到了,老爷这样与世无争的人不能任人欺负啊!”

北相国淡泊明志,在朝为官清廉,名声极好。

北卿沅一听到这,心顿时又软了。

她无奈的抚着额头,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夜色更深了,风儿吹着花香打着颤儿,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北卿沅倒在床上,意识渐渐的模糊了去,只感觉仿佛有人在她床边......

次日一早,北卿沅起了个大早,一出门,逮着一个小婢女就问:“千岁可在府中??”

那婢女低头垂下眼帘,“夫人,奴婢不知。”

北卿沅无奈,知道自己在这些下人口中问不出什么东西,只得亲自去苏笙刃住的地方。

可她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苏笙刃披着一件银色的披风出来。

这副打扮,是要出去办差?

“你去哪?”

她下意识的问出了口,可话落,才反应过来,苏笙刃去哪里,何必跟自己交代?

她算什么??

苏笙刃意外的挑了挑眉头,扭头示意了眼身后的人先走。

他走到北卿沅跟前,嘴角一弯,“夫人想要与杂家同去?”

那语气,以及凑过来的那张脸,让北卿沅的心都漏了一拍,她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有事找你。”

“夫人有事?那不如夜里过来寻我?”

苏笙刃似乎是故意强调了夜里这两个字,北卿沅听的顿时又是心里一堵,咬着牙,“是正经事。”

“夫人觉得夫妻鱼水之事,不正经?”

他不动声色的把北卿沅的话题绕开,可北卿沅却没有能力再绕回正事上。只得默默的瞪了眼苏笙刃,“待你回来,我再来寻你说正事。”

她说完,转身要走。

可不等她转身,苏笙刃突然伸出手,一把将北卿沅拉近,他身上有股好闻的脂粉香,淡淡的,奇怪的是这味道并不让人感到恶心,相反的,还让人十分的安心。

他是仅有的男人用脂粉却浑身透着一股霸气的。

或者说,他是唯一一个浑身透着阉人气味儿却比正常的爷们还要男人的人。

苏笙刃的手指在北卿沅的脸蛋上打着转儿,“夫人不问问,杂家去哪儿?”

他去哪,关自己什么事?

可莫名的,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北卿沅张口,话到嘴边竟变成了:“你要去何处?”

“昭仁宫。”

他说完,松开了北卿沅,也不解释,抬腿就走。

昭仁宫,陈皇后。

一大清早,他就要去陈皇后处?

北卿沅嘲讽的笑了两声,看来,陈皇后极宠他啊。

一直等到深夜,北卿沅才看到苏笙刃的人影。

他回来时,衣服上沾着血迹。

脸色苍白的紧,看到站在门口的北卿沅,眉头一皱,倒是没让她滚,反倒是颇为意外的看着她,“夫人这是,在等候杂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