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的诡异老婆

更新时间:2021-04-05 22:20:54

我的诡异老婆 已完结

我的诡异老婆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流浪的法神 分类:言情 主角:宋玉小姐 人气:

主角叫宋玉小姐的小说是《我的诡异老婆》,它的作者是流浪的法神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给母亲筹钱治病,我成了上门女婿,婚后,我发现妻子许多诡异、恐怖的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水鬼缠身

陈彪眼神飘忽,叹了口气说:村里死了这么多人,现在人心惶惶,都怕我爸再害人命,躲在家里,谁还敢出来?

我猛然想到了,刚刚有人喊我,我应了声,心想这下糟糕了。原本想弄明白昨晚的事,现在反而越陷越深了。

走了半个小时,天越来越黑了,陈彪提议说,他知道这附近水库有条小路,可以节省很多脚程。

我琢磨着大道上想等到车,可能性几乎为零,就说,行,咱俩抄小道。

走了一段,眼瞅着水库就在前头了,我肚子突然一阵剧痛,我跟陈彪说,你等等,我上个大号。

陈彪有些不耐烦说:兄弟,你就忍忍吧,天都黑了,我怕待会不好走啊。

我说,拉稀,忍不了,一头钻进了旁边的草垛子里。

很快我就完事了,一摸兜,我草,没带纸,只有人民币。妈的,老子现在虽然有钱了,但还没奢侈到用钱刮屁股,就冲陈彪喊了一嗓子,问他有纸没。

陈彪钻进草堆里,从兜里摸了一把纸递给我。

我刚要上手,一看那哪是纸,分明是村道上的纸钱。

我顿时就有些起疑心了,他干嘛要把纸钱装兜里,拿着用?那不白痴吗?拿来折纸飞机玩儿,那不闲的蛋疼吗?

稍微正常点的,都对这玩意避讳,谁还装兜里啊。

叮咚,微信又响了:你仔细想想,陈德胜有儿子吗?想明白了,给我留言。

我仔细一想,暗叫不好,抠脚陈曾跟我说过,他打了一辈子的单身,无儿无女,所以一把年纪了,还在当门卫。

这么说来,陈彪根本不是抠脚陈的儿子,那他是谁?

不好,这狗日的有问题!

我也顾不得找草纸,扔掉纸钱,随便抓了把草叶子,将就了事。

穿好裤子,我匆忙给小米发了条微信:陈彪到底是谁,快告诉我,急!

小米发了几个得意的表情,说:这下相信本小姐了?实话告诉你吧,陈家铺是闹鬼,但闹事、杀人的鬼,就是你面前的这位。

我一听心凉了半截,他要是鬼,那说明抠脚陈家里那些符纸、法器根本就镇不住他。

我说,他干嘛要缠着我?

小米嘿嘿笑说:“水鬼投胎要杀七人,其中第七个死者,为生祭,也就是替身。陈家铺算上抠脚陈,已经被他杀掉了六个,现在家家户户躲避不及,而我却主动送上门来,他当然不会放过我。而且,我享用了鬼的贡烟、贡酒,等于是甘心给他当替身,就算是死了,找阎王爷也没法伸冤。”

我满头黑线,丫的,合着老子这是钻进鬼窝里来了。

我问她,我该怎么办?

小米说:她现在还没到和我见面的时候,无法亲自来帮我,而且太远了也来不及。她教给我一个法子,先摆脱水鬼再说。

我见她打字速度极慢,就催促她说:“姑奶奶,你直接发语音吧。”

几秒钟过后,一段语音传了过来,我调低声音,压在耳边辩听,她的声音很甜美,“傻蛋,水鬼已经杀了六人,戾气很强,你现在先别惹怒他,可咬破舌尖含一口血,待他放松警惕的时候,喷他的面门之上,杀伤他,然后趁机逃跑。”

“还有,我给你一张符,你用血照着符文画,这是最初级的打鬼符,能不能打死他,看运气,但吓唬吓唬还是可以的。”

紧接着一张图片发了过来,是一张符纸。

“欧啦!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啦!”

说完,她就没了动静,我连呼唤了几次,她都没再回应。

我心想完了,这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舍得一身剐,徒手一搏了。

我咬破了中指,对着手机屏幕,快速的在左掌心照着那道符写了起来,其实这道符太简单了,就是一个法字!

写好法字,我攥紧了拳头!

“小秦,你他妈这泡屎还要拉多久,天都黑了,我急着进城办事,你再磨蹭,就一个人呆在这吧。”陈彪钻进了草丛,冲着我不耐烦的吼道。

我慢悠悠的提着裤子走了出来,故作轻松说:“你这人真是个急性子,拉个屎催毛线啊,让人不痛快。”

他说,前面就是水库了,咱们快点走吧。

我心想,你是想把我骗到水库边,杀了我,当替身,好投胎吧。

虽然我不知道前面六个人是怎么死的,但冲他这猴急样,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小时候常听爷爷讲,水鬼必须在淹死的地方抓替身,否则是作不得数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没有急着对我下死手,不然在抠脚陈家里,恐怕我就见阎王了。

他在前边走着,我跟在他身后,又惊又怕,恐惧到了极致,我知道一旦走上水库,就是死期。

就在他快要走上大坝的时候,我心一横,大叫一声:有鬼!

“哪来的鬼?”他诧异的转过身,我趁着这个机会,一拳打在他的面门,他发出一声惨叫,跌出去老远,面门凹了一大块,冒出兹兹的黑气,但奇怪的是,一点血水都没有。

妈的,还真是鬼!

我趁着这机会撒腿就跑,耳际风声呼呼作响,我发誓这辈子从没跑这么快,水鬼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能隐身、腾挪,他也是拼着两条老腿在我身后狂追,口中怒吼着:“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你小子逃不掉的。”

其实鬼的速度很快,因为是灵体,他们至少比人要快,我琢磨着陈彪很可能是水鬼,在地上跑不快!

不过,我身子本来就虚,对地形也不熟,好几次都差点被他追上,还好我及时咬破舌尖,朝他吐血沫子,才把他逼退。

但我这两把刷子,也就吓唬吓唬他,很快我的舌头麻了,妈的,照这么个跑法,我肯定得被他逮着。

我正发愁,手机突然响了,宋玉居然破天荒的在这个点打来了电话。

“老公,想我没,你在干嘛呢?”宋玉问我。

我大叫:想个屁,有个水鬼在追我,我在陈家铺,快,快来接我啊。

宋玉大惊,说你找死啊,去陈家铺干嘛,让我往大路上跑,她开车来接我。

我这时候,两条腿已经完全迈不开道了,陈彪三两步追上来,猛地搂住我,湿哒哒的头颅,搭在我的肩膀上,狰狞的怪笑:“小子,来到陈家铺,就别想活着走出去,乖乖给老子当替身吧。”

他浑身尽是黏糊的水液,腥臭无比,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阴气从他的胸腔里冒了出来,像是要撕裂我的胸膛,融入我的体内,疼的我全身直痉挛。

每融入一分,剧痛便增一分。我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嚎声,但死气沉沉的村庄,根本就没有人来救我。

这就是找替身吗?他把身上的怨念、戾气、孽报全都挤进我的躯体,然后,便能一身了然的去投胎。

桀桀!

陈彪七孔冒着黏糊的水液,两颗眼珠子如同鱼泡一样咕噜噜转,惨白的脸上皮肉如古老的岩层,裂开一道道黑色的缝隙,奇寒无比的水液沿着裂缝涙涙而流,浸湿了我的全身。

我全身冻的直打摆子!意识变的越来越微弱,眼皮像是有千万斤重,很想闭上眼睛睡上一觉。

不,我不能死!小妹,还有医院的母亲,爱我的娇妻宋玉,他们都在等着我。

求生的欲望一点点的在迸发,我心中陡然冒出一股狠劲,我用力咬了一下舌头,这一下咬的够狠,鲜血哗的沿着嘴角流了出来。

我艰难的侧过头,照着陈彪狰狞的鬼头,噗的就是一口鲜血。

兹兹!他的脸上顿时腾起一股黑气,如同泼了硫酸,松开我,掩面发出痛苦的惨叫。

我趁着这机会挣开了他的束缚,趁你病,要你命!

我知道逃跑是下策,再被他抓到,我必死无疑,不如趁着还有一股子狠劲,了结了这玩意。

大山里的孩子都这样,有老树藤的韧性,能忍,但若是逼到了绝路,那股子狼性,也不是好惹的。

我揪住他的头发,在拳头上吐了口血,照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揍。

水鬼在岸上,也就这么点能耐。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谁狠就能活下去。

足足打了几十拳,我拳头上全都是湿漉漉的黏液,陈彪趴在地上,全身佝偻成了一团,痛苦的挣扎蠕动着!

“老子让你抓替身,让你害人!”怕他死灰复燃,我又朝他喷了两口血,陈彪身上陡然冒出一股黑气,紧接着全身像是沸水煮开了一般,不断的冒出气泡,到最后融化成一滩黑色的水渍。

解决掉水鬼,我瘫坐在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奶奶个腿的,想要小爷的命,你还嫩了点。

我从口袋里摸出陈彪给的那包贡烟,呼呼抽了起来,香烟入喉,才发现舌头已经疼的麻木了。

我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难受,但心里却是有些小兴奋,老子竟然干掉了一只鬼。要不是地上那滩臭水还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此刻第一个想到的是菜鸟小米,掏出手机,迫不及待的把战果告诉了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