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更新时间:2018-12-12 19:46:09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已完结

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

来源:落初 作者:淡胭脂 分类:言情 主角:皇甫黑鹰 人气:

新书《军官爹地,上你的人是妈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淡胭脂,主角皇甫黑鹰,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金夏夜,要结束和A市最大的医学界龙头老大项亦扬长达八年的婚姻这则新闻!  这也让之前外界就传闻,结婚多年来,项亦扬一直在外头金屋藏娇的消息得到了证实,夏夜被迫让出原配位置。  一夕之间,她成为下堂之妻的新闻火速占据A市各大新闻媒体版面。  甚至,离婚不满三个月,项家就大张旗鼓地举办婚礼,据说,前妻夏夜也在受邀之列。  人人都在等着看夏夜的反应。是躲在家里闭门不出,还是表面笑脸迎人地参加婚礼,暗地里暗自垂泪。  记者都已准备好大量交卷要拍下夏家二千金为情神伤的证据了。  但素~现在是神马情况?下堂之妻的夏夜身边站着的那个斯文、俊逸,帅不像话的神秘男人是谁?  为什么夏夜和前夫项亦扬所生的宝贝儿子,会搂着那个男人叫爹地?  又为什么夏家二千金脸上的表情那么奇怪?像是害怕,又带着些愤怒,还有.更多的娇羞。  “嗨,早安,果然和我有几分神似的笨蛋爹地。”  门铃响起,打开门,  门框上倚靠着和他形似度高大百分十八十,长得一副漂亮天使面孔,笑得一脸邪肆的小男孩。  “请稍等。”  转身,“嘭”地一声,关上门。  接通电话,目露寒光,“蜂子,立即帮我调查A市一个名叫夏夜的女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染上兴奋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床上的男人,仿佛抚摸优美、精致的丝绸般,小手覆上皇甫烈“门户大开”的胸膛,轻轻柔柔地碰触,美好地触感是她发出花痴般的笑声。

乐又淘的鸡皮疙瘩没来由地闹起了革命,没好气地朝好友投去鄙夷的一瞥,夜子个色女!

犹自沉浸在自己意念里的夏夜对好友的白眼视而不见,认真儿专注地继续“调戏”睡美男。

男生和男生果然也有天大的不同啊!

她也瞧过班上男生赤Luo着上身打篮球的画面,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他们才粗俗了,怎么能够当着她们班上这么多女生的面“躺胸露Ru”呢,害她以为男生的上半身都是没有什么看头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唔……嗯……”

夏夜的碰触带来的病历触感,点燃了皇甫烈体内的熊熊欲火,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

乐又淘事个极有环保理念的人,既然套房主间的灯数亮度足够,她这个超大瓦电灯泡还是快点闪人吧。

留下装着她们换洗衣物的包包,乐又淘识趣地走到客厅里去当一回沙发客。

沉溺在皇甫烈制造的浓烈欢爱里,夏夜连好友什么时候退出主间都不知道,现在她的眼里、脑里都只有这个在压在自己身上,在自己身体上引爆一大片火热的男人。

昼长夜短的盛夏,良宵注定苦短,不过,这样才能突显出Chun宵一刻值千金的宝贵嘛,是不?

完了,完了,她真的把皇甫烈给吃干抹净了?

簇拥着床单,夏夜一下子从床上半坐起。

散落一地的衣物,空气里弥漫的**的气息,还有自个儿身上如被千军万马碾压过的酸痛感,都在提醒她,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就算她想要自我催眠,什么都没发生过都不行。

慌乱的视线对上“发威”了整整一晚,天快亮才沉沉睡去的“男人”,他的身上还有青青紫紫的于痕,双手还有捆绑过的痕迹,都是她害的!

是她害他做了一晚上的“剧烈运动”,她这个不怎么出力的一方都痛得要命,他身为卖力的一方,醒来后身体肯定要痛死了。

生Xing善良的夏夜罪恶感瞬间爆棚!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乘人之危的。几个月前,她去找哥哥公司,给哥哥送文件,刚好在在电梯里巧遇了当时的皇甫烈,并且对他一见钟情。

她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白领精英嘛!毕竟他看上去斯文俊逸、风度翩翩,谁会把他和威猛雄壮的特种兵给联想在一起啊!

原来还打算将他吃了之后再豪情万丈地拍拍他的肩头,说,别怕,烈,老娘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哪里想到他来头会那么大,还连累他被大王给暗算,害得他受了不小的皮外伤!

现在看来,就算他醒来不要追杀自己,老爸要是知道自己“上”了他千辛万苦才请来的特种兵,不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才怪!

酒店里没有药箱,夏夜只得用湿毛巾轻轻地给皇甫烈擦拭脸上、身上的伤口,边小心地擦拭,边碎碎念道,“烈啊,烈,你千万得原谅我啊!不是我不想对你负责,实在是现实让人泪流啊!你说你怎么就长着白领的脸蛋,干起了特种兵的勾当呢?”

熟睡的人听见“特种兵”与“勾当”这个词连在一起,下意识地微微皱了皱眉,夏夜赶紧开口安抚道,“哦,不,不,不,我没有嫌弃你职业的意思,只是……哎。我错了,我不该**熏心,还连累你差点被晁怀那个大坏蛋当Cheng人质。还好,我把他们都给收拾了,也报了警了,等你醒来,他们应该都在监狱里呆着了。这样一来,你的任务也算是圆满成功。我也总算是将功赎罪啦!”

自顾自的说了一大通,夏夜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才总算有些好转。

清理完伤口,夏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皇甫烈重新穿戴整齐,哎……衬衫是不能再穿了,夏夜只得用被子意思Xing地遮一下。

强忍着身子上的不适,夏夜动作尽可能微小地,不惊动床上的皇甫烈的情况下下了床。

去冲了个澡,从包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穿上,重新把散落在地上的热火的礼服还给装回包包里。

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夏夜半蹲地双手托着腮,搭在床上,对着睡的不省人事的皇甫烈霸道地说道:“不许把我给忘了哦,等这件事风头过去,我再来找你,和你坦白一切!要等我哦!”

害羞地在皇甫烈虽然挂了彩,但还是俊美无俦的脸上亲了一下,夏夜背起背包,恋恋不舍地走出总统套房的主卧,轻轻地把门带上,去叫醒还在熟睡的乐又淘。

后来的许多年,夏夜只要想起这绮丽、缠绵的一晚,就后悔得肠子都要打结,怎么能走得那么轻易呢,至少得狠狠**过,用力的拥抱过,再离开才是。

有时候我们总以为时间很多,可以这样做或者那样做的机会有的是,直到时间无情划过,才恍然惊觉,很多事一旦过了那样的契机,想要重新来过,就会发现不是天时不具备,就是地利不合,再不然就是人不对。原来太多的事,的确是非当下做不可的。

当然啦,现在的夏夜是没有这样的感受的。此刻的她还只是个初识情事,沉浸在对爱情美好憧憬的小女生。

愉悦的哼着歌,夏夜推了推睡在沙发的好友,总统套房的隔音设备很好,但夏夜还是刻意压低嗓子,“淘子,淘子,快起床啦!天快亮了,我们得在烈醒来前闪人啦!”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