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更新时间:2021-03-06 00:52:18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已完结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逐月星下受 分类:言情 主角:夏阡陌 人气: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是逐月星下受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王嗜宠:神医狂妃》精彩章节节选:她是闻风丧胆的国际杀手,一朝穿越代替了痴傻同名同姓的人儿,虐渣男,整庶姐,欠她的,十倍奉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恩怨

“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那么多次机会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在这里……原来他喜欢的人是我啊。”夏挽晴抑制不住的激动着。

啧啧,这盘红豆糕甜而不腻,真是极品了。

“他说他每次都想亲自告诉你的,可是三姐姐也喜欢他,他不想破坏你们姐妹之间的关系,这才一直为难至今。”

夏阡墨美滋滋的吃着东西,嘴巴像是吃了蜜一般的满嘴跑火车。

“我就说每次亦城哥哥看到我都欲言又止的,原来是……该死!为什么我没有早点看出来呢!”夏挽晴懊恼的跺了跺脚。

夏阡墨不理他,继续开吃。

“你别光顾着吃啊亦城哥哥还说什么了?”看着不再说话只顾着埋头苦吃的人,她急急的催促,脸上的红晕像极了发春的女人。

连小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二小姐,我同情你。

夏阡墨憋笑。

你想听好话?

行啊,这简单。

她别的不说,这撒谎拍马屁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立马又如她所愿的扯。

“等等,你不会骗我吧?”夏晚晴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她。

她虽然冲动,倒也不是蠢到无可救药。

“当然不会,这些是他那日给我休书之时一怒之下亲口跟我说的,说他就是死也不会娶我的,他想娶的人自始至终就只有二姐姐你一人。”夏阡墨麻溜的吐出鱼刺。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日的夏阡墨很反常,说话也变利索了。

狐疑的看着埋头苦干的人。

夏阡墨这才抬头,傻兮兮的蠢笑着,两只小手油腻腻的抓着排骨韩语影响的大快朵颐。

夏挽晴摇摇头,甩开脑子里的疑惑,她真是疯了才会觉得夏阡墨不傻了,这蠢样明明就还是傻子一枚!

直到夏挽晴离开,小竹依然没有缓过神来,她是极度震撼的。

天呐!小姐简直就是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刚刚撒谎手到擒来,正面交锋丝毫不露馅的忽悠人,骗人骗的那么遛,那么顺口,像是长期的习惯,可小姐偏偏是第一次啊!

小竹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技能,太强悍了。

撇了一眼嘴巴张成哦型的小竹:“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吃饭。”

“小姐要是吃不完可不要浪费了,晚上吃也……”

看着脸色一沉的人,小竹感觉有些头皮发麻的吞了吞口水禁了声。

“不吃就马上滚,我这里不需要你。”平淡的语气却充满了寒冷的疏离。

一听小姐要赶自己走,小竹立马坐下来狂吃,一句话都不敢说,感觉到周围寒冷的气息消失,这才送了一口气。

天呐,小姐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骇人的气场了。

太恐怖了。

夏阡墨满意的挑眉。

她这人最讨厌别人违背他的意思,这个小竹是之前她身边就有的人,但已经遭到一次背叛的她,如今更加的不敢完全相信一个人了。

上一世便告诫了她这个道理。

这个小竹目前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但仍需再考验一番,她不会在给自己被人背叛的机会了!

长期的食不果腹,让两人的胃变得极小,即便是一大波美食也是吃了不到一半便吃不下了。

夏安鸿袭名镇国公之后,半年前被派去边境平定战乱,错过了夏阡墨的婚礼,并不清楚这里发生的事,近几天正在快马加鞭的赶回来。

贵妃榻上,范氏手里抱着一个精致的小暖炉,眼底闪烁着强烈的恨意。

当年的洛氏地位尊贵,容貌更是碾压京城众女,灵力非凡,是人门口中的天仙,心里的圣女,无数青年才俊追求的对象。

后来下嫁给了夏安鸿,十里红妆,她的嫁妆足矣媲美国库。

夏府一夜成为夏国公府,地位一跃而上,成为上流人士巴结讨好的对象。

洛氏啊洛氏,你出身高贵又如何。

若不是因为你,她范氏才是国公夫人,她洛氏明明比你早嫁给夏安鸿好几年,可是皇上的一纸诏书便让你一跃成了国公夫人。

你一来便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地位,更可恨的,自从你嫁进来之后,她明显感觉夏安鸿变心了,一门心思都扑在你的身上。

凭什么?!她已经为这个家生了两个女儿,却终究输给了你。

尤其是当洛氏怀孕之后,虽然同在一座府邸,但她却几乎日日不见夏安鸿!

每次求见都被各种借口挡了回来,什么国事繁忙,什么商量大事,其实都是在锦园那里照顾洛氏。

你天分不俗,你容貌倾城,你地位尊崇,那又如何,你肚子不争气只生下了个女儿!

可是没想到你的女儿从小就古灵精怪,还该死的遗传了你的天赋异禀,可是孩子终究是个孩子,还不是照样被她弄傻了!

哼!这是你欠她的!

想必你这会儿在地下也是死不瞑目吧?

怎么看着你的女儿被休了,还差点送命,感觉如何呢?

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初抢了我的地位!抢原本属于我的所有东西!

洛氏,你欠我的一切,我都会让你的女儿加倍赔给我!

深夜。

夏阡墨是在一阵刺痛中醒过来的。

全身上下刺痛中夹杂着奇痒,折腾的她翻来覆去都睡不好。

睫毛烦躁的颤抖了几下睁开黑眸,眼底一片不耐。

借着月光,她转动着食指上上散发着柔光的羊脂玉戒指,一个极小的复杂图腾刻在里边。

“啧啧,还好你还在。”夏阡墨唇角微勾,一道白光划过整个人消失了去,床上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床破旧的薄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