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后宫湘妃怨

更新时间:2021-03-06 00:49:09

后宫湘妃怨 已完结

后宫湘妃怨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挽歌 分类:言情 主角:赵安某吕充媛 人气:

《后宫湘妃怨》是挽歌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后宫湘妃怨》精彩章节节选:上一世,她爱他,信他,换来的却是一尺白绫。当命运重回她刚入宫时,她发誓,这一生定要倾世蜕变,风华绝代。 君恩薄浅,前世她死的悲惨,今生,她能否力挽狂澜,安身立命? 赵安某:人不犯我,我定衔环结草待之;人若犯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不死不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后庭花期有时,人心异变难测

前世的赵安某曾为了画好这株梅花,磨平了多少毛笔,耗了多少个日夜,只为了求得一方天为自己庇护。这一世,她只相信自己,让自己站在高位,让旁人在动不了自己和她的孩儿。

凤仪宫。

“皇上去了潇湘宫多久了?”皇后半倚在榻上,似是乏了,眼睛微微阖着。

“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碧竹回到。

“已经这么久了,没想到这个湘美人倒是个有手段的,宜妃这次是饶不了她了。”皇后细声慢语,听不出弦外之音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那是自然,而且听说顾婕妤因为之前洛官女子的事也与湘美人不和呢”碧竹将殿内的灯芯又拨了拨,大殿瞬间又亮了许多,她的影子投在帷幔上晃得不真切。

“最近葛昭容倒是经常去吕婕妤那走动,两人的关系似乎亲近了不少。”碧竹继续说着,他们派出去的暗线定期就会将后宫的大小适宜回来禀报,皇后的消息在后宫也是最灵通的。

“皇上喜爱的就是葛昭容不争的性子,她与吕婕妤投缘也算相应”皇后这回真是乏了,声音都透出倦意,碧竹看着伺候着皇后去歇息了。

龙撵的车驾声只有去潇湘宫的,没有回承明殿的,这一夜除了潇湘宫所有人都难以安眠。皇上除了在凤仪宫和长乐宫,从没有在其他宫留宿过,这一次潇湘宫里那位真真是要站在风口浪尖上了。

赵安某看着镜中娇嫩花朵般的容颜,微微扬起唇角,皇上临去早朝前再度册封她为湘贵人,这位分生的快,眼红的人就多,她似乎已经闻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皇上封赏的东西在去给皇后请安之前都送了过来,满登登的堆了一屋子。汴水不真切的东看看西看看,“这不是做梦吧”

半晌没人回答,汴水看向思悠,发现她拧着眉头并不是十分开心,“思悠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赵安某看了一眼就知道思悠心中所想,“该来的总是躲不过,倒不如硬气些,叫那些人知道有些人是永远的惹不得的。”

思悠愣了一下,随后用力点头,“小主说的是。”

凤仪宫。

果然本是热闹的大殿在赵安某迈进的一瞬间安静下来,黑云压城般的宁静,就连那目光炙热的都能将人穿出洞来。

“湘贵人姗姗来迟,是怕大家都不知道昨夜皇上宠幸了你”桐宝林胸无点墨还点火就着,今个儿一早遇见邶美人,说她们明明一同进宫,却事事叫赵安某抢了风头,让桐宝林心里好不痛快。此刻见到赵安某就像是大炮找到了导火索,言语酸溜不敬。

赵安某对皇后恭敬拜道,“臣妾来晚了,请皇后恕罪”其实也并不是她晚了,而是别人都来早了,早早的就来等着看戏,看她如何汤过着刀尖火海。

“湘贵人伺候皇上有功,哪里要请罪,你这才是尽了妃嫔的本分,要让后宫姐妹多学学才是”皇后的言外之意是桐宝林自己不争气,抓不住机会。皇后多次为她铺路搭桥,却最终为别人做了嫁衣,怎能叫皇后不恼火,此时又被人煽风点火做了开头鸟,真是无脑的很。

赵安某落座后才将视线看向愤愤不平的桐宝林,“桐宝林的本事也不小,可是最近似乎不怎么好用了”

大家一听,湘贵人是不打算放过桐宝林了,当面嘲笑她狐媚,准备看笑话的低位分妃嫔小主都不敢开口。

桐宝林一直就对赵安某不服气,看到她将矛头指向自己,愤恨道,“总比有些人去长乐宫门口抢人来的光明正大。”

如此针锋相对向来不是赵安某的做派,但此时若不能打压桐宝林,将来岂不是任谁都想来踩一脚。

“哦?桐宝林意有所指,不知这抢人抢的是何人,莫不是皇上?”赵安某眼睛立起,言辞忽然犀利起来,“皇后再此,你竟如此出言不逊,皇上是何人,天下苍生之主,其实你我可以抢得的,如此大不敬,你该如何当罚?”

桐宝林被赵安某吓得愣住,就连高坐上的皇后也不禁对她另眼相看,只有宜妃讥笑两声,不以为意。

“污蔑皇上是一,你在此挑拨我与宜妃是二,你与我言语冲撞尊卑部分是三,又该何罚?”

桐宝林到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皇后。

“湘贵人好大的排场,不过是姐妹的一句玩笑话,你就给扣了这么大的帽子,难改顾婕妤经常说你扣高帽的技术一流呢?”宜妃淡淡开口,似乎从没将这个人看在眼里,只是适时的说了句公道话。

顾婕妤本想开口,看到宜妃脸色,面上一顿,没有张口。既然宜妃已经捎带上自己,多说也无意。

“宜妃娘娘恕罪,臣妾也是一时情急,不想叫人冤枉了去,我与顾婕妤关系甚好,以往也都是误会罢了”这话是说给每一个人听的,眼下顾婕妤给南阳公主下药的事情她已经知晓,这就是控制顾婕妤最好的办法。

顾婕妤岂会不知她打了什么主意,心底虽然愤恨却不得不跟着点头,“以往确是姐妹之间的误会,如今说开了也就好了”

后宫向来是攀高踩低的,当下顾婕妤稍一松口,众人都跟着张口附和,不再理会宜妃说赵安某会扣高帽那一茬。这么些年,宜妃哪里叫人顶撞过,看赵安某的神色不禁狠厉几分。

皇后岂肯放过这么好的挑拨机会,笑着说道,“宜妃也是宫中老人了,底下的姐妹得了宠,该是值得庆贺,不要失了和气。”

赵安某安分的点头,笑着向宜妃示好,后者哼一声将头转了过去,“这宠她受不受得住还是两说”

赵安某淡淡回应,“宜妃娘娘说笑了,皇上的恩宠求之不得呢,怎么能受不住,宜妃娘娘宠冠后宫,这么多年不曾变过,臣妾要多向娘娘学习才是”

“如此说话到有个模样了,莫不要才的恩宠就眼高于顶”宜妃看了眼皇后,湘贵人这话怕是得罪了皇后,但说的也没错,她的恩宠比过皇后那是自然。宜妃看皇后忍着怒气,心底对湘贵人的火气也撤了几分。

众人尴尬笑笑,如今湘贵人是新贵,颜色上较之前也厉害几分,眼下是万万不能得罪,但宜妃就像后宫的常青树,也得罪不得,只能听着她们两厢争斗,直到皇后一声乏了,众人才赶紧散了,离开是非之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