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橘梗花的味道

更新时间:2021-02-22 22:32:03

橘梗花的味道 已完结

橘梗花的味道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林妹子 分类:言情 主角:明白言语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橘梗花的味道》的小说,是作者林妹子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故事发生之前,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虽然在那张身份证的上头,清清楚楚标示着我的名字,但是,我从来也不觉得那就是我的名字。然后,在故事结束以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的记忆里,始终存在着一个小女孩,在小女孩天真童稚的眼神中始终夹带着有意无意的忧郁,她知道她无法改变存在她父母之间的问题。在小女孩的记忆里,她最常看见的画面始终是父母争执的场景,在那扇似乎永远不会有所改变的紧闭房门里每天总会传来一次争吵。小女孩总是见怪不怪的趴在客厅的地板上安静的画着画。直到有一天,她被名为社工人员的阿姨们带走。她再也看不到总在房里头争执吵闹的父母,而他们也已经不能在他们生气的时候拿她出气,她身上青青紫紫的伤口逐渐消失,终于成为一个外表看起来既干净又美好的孩子。但她还是想念她的父母,尽管她的父母对她不好,在她短暂的记忆里也并不存在父母美好的事迹,她依然想念她的父母,而令人感到悲伤的是,她所能回忆的画面只剩下父母不断的争吵,还有拿她出气的片段。她在这些记忆里画下一张张的画,记忆父亲对母亲怒吼:你闹够了没有,你每天这样,你不烦我都嫌烦的时候,她画下了一栋房子,但是她没有为这栋房子画上屋顶还有窗户。记忆母亲对父亲的话语感到委屈的话语:你现在嫌我烦了,以前怎么就没见你嫌过,你干嘛不滚去那个女人身边,还回来作什么的时候,她画下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男人,他们彼此牵着手站在房子的外头。记忆父亲对母亲的无理取闹感到厌烦,说出的话语:你不可理喻的时候,她成了自己的画,画中没有太阳也没有云朵,但是天空却下着雨,让没有屋顶的房子里面全都积满了水。小女孩看着自己已经完成的画,心中并没有喜悦的感觉,她毫不犹豫的将画从男人和房子的地方撕开。画的一半是淹着满满是水的房子,另一半是牵着彼此手的女人还有男人。“妹妹,你在画画吗?唉呀!你怎么把画撕成两半?”面对眼前照顾她生活起居的女人,小女孩只是摇摇头没有言语。“怎么你的房子没有屋顶,下雨了屋子就好多水喔。”小女孩静静看着画。“我知道了!这是你爸爸还有妈妈对吗?那你在哪里呢?”小女孩指了指画中的房子,轻声说:这里。“可是,我看不到你在里面耶!”小女孩于是低头沉默不语。那栋没有屋顶的房子就是她的心,而生气的爸爸将屋顶拿走灌进了妈妈哭泣时候留下的眼泪,将她活活淹死在里头。如果没有了她,爸爸跟妈妈会不会还是手牵手一直笑着?她希望爸爸跟妈妈能够天天都快乐微笑着,所以她将画撕成了两半。“阿姨为什么我不能跟爸爸还有妈妈一起住?”“妹妹,因为你的爸爸跟妈妈会打你啊!你来的时候身上不是有好多好多的伤口吗?我们要保护你不再受伤害啊!所以,你不能跟爸爸还有妈妈一起住啊!”“但是,我还是想要跟爸爸还有妈妈一起住。”“可是这样子他们会打你,你又会受伤啊!”“我不乖,他们才会打我,我想如果我很乖很乖他们就不会打我。”那是我遗忘多时,再也不愿向人提及的回忆,这当中存在着一个可悲又无法躲藏的事实是──那个小女孩就是我。我将那段记忆停留在那,不为什么,只为月眸已经将车停妥并对我指着眼前的房说:到了!来到这儿,我才发觉在桔梗(或者我该说是月眸呢?)的信中提到的那个男孩就是大泽,大泽爱的女孩是桔梗,而信中那句“相爱并不是爱情唯一的路”也许是月眸想对自己说的话也不一定。“谢谢你爱我,月眸。”“说什么话,爱你是我自己的选择。”是啊!我们要爱着谁都是自已的选择。所以,月眸选择了去爱着我;所以,大泽选择了去爱着桔梗;所以,我选择了去爱着桔梗。曾经我以为我和桔梗选择了是相爱一途,但是现在……我已经无法去确定桔梗最后选择要爱的那个人儿究竟是谁?会不会其实我和大泽都不是被桔梗所选择的那一个?存在我的记忆之中的大泽是一个多么害羞又腼腆的男孩,而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依然是我记忆之中那个害羞又腼腆的男孩。他的住所是被一片深紫色的迷幻所包围的美丽景象,那同时也是桔梗最喜欢的颜色。这里四处都是桔梗花,有一种被桔梗花簇拥包围的幸福感觉。我知道桔梗来过这里,这个屋子还残留着桔梗存在的气味,桔梗一定曾经来过这里。“这么漫长的时间走过,绯,我终于又再见到了你。”“你……想见我?”我问着,看着大泽刻意保持的距离,我知道那并不是一种对疾病的害怕而产生的距离感,那该是一种对遥远陌生而衍生的胆怯。“是桔梗要我一定得见见你,我想月眸应该也没有跟你提及过信跟卡片都是桔梗要她写的。”“全……都是桔梗……月眸只说那是她写的,没说是桔梗要她写的。”“那是因为我知道大泽还会再告诉你一次,我想同样的事情没必要说上两次不是吗?绯,你准备好了吗?”我……准备好了吗?我只能慌乱无助的看着月眸看着大泽,连我自己也不确定我究竟准备好了吗?“是啊!绯,你已经准备好了吗?我可以开始说故事了吗?一个关于桔梗的故事,你准备好要听了吗?”不要,我不想听,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桔梗的故事,我不想知道没有我的桔梗究竟存在些什么故事;但,我却终究还是点了头,说声:我想我准备好了。“等待了许久,我终于可以开始诉说这个由桔梗告诉我的故事,这真的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桔梗,为什么我已经只能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你的故事?“绯,你知道桔梗去了哪里吗?”就在我以为我已经准备好的时候,大泽的话又像个炸弹丝毫不留情的炸开我所有的思绪,所有的泪水。我不知道桔梗去了哪里,再也无法知道。*********************寄件人:桔梗收件人:大泽亲爱的大泽,年少的你跟年少的我,你能够记得的还有多少?打从在一次的课堂上,不经意的看到你投注给我的关切神情,我就知道那时候的你是喜欢着我。为什么我不说爱,或许是因为我不以为那时候你给我的爱情真的就能称的上是爱情。尽管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爱绯,我爱她,那是因为我的爱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被注定,你可以说那是一种宿命,或是冥冥注定。绯。一个我用我的生命去发誓将要保护的人儿。除了她,我谁都不爱,谁也不能爱。而当我决定背起我的行囊起身流浪去,我就知道我失去了爱她的资格。经过漫长的时间挣扎,我终于决定要月眸停止转寄我的信件给绯,我不要她继续爱我,不想阻碍了属于她的幸福,我不能如此任意妄为你说对吗?我总是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那样的自私,任性的决定我的方向,毫不犹豫的就这样走我自己的路,我恣意享受着属于我的人生,我们生命。但绯却总是那样默默的守在我给她的天地之中,等着我,等着爱情,从来不给我一些埋怨。当我走累了,感觉疲惫了,想要停下我的脚步,回头去寻觅那曾经属于我的绯的时候,我才发觉,我跟绯,我们都回不去了那些曾经。我才恍然发觉我其实不该爱上绯,也不该让绯爱上我。直到今天我才发觉自己错的多么离谱。我曾经承诺过绯要将她拍成故事,但我却始终无法做到,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的心慌也一点一滴的累积。就要来不及了。就只差这么一点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呢?明明我都努力了那么久。事件发生的以后,我知道你自责了许久,但我其实并没有怪过你什么,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你的苦衷;而我们都不是当初的我们。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发现你到现在还在苦苦的恋着我,或许该说那个过去的我?关于现在的那个我,你不了解也不明了,就像绯一样,你们爱的只是从前的那个我,而现在的我没资格也不能拥有你跟绯对我的情爱。不过,大泽也许在某方面我们相似了!我们都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旦我们的心迷失了,我们就只能等待那些我们无法想象的后果,什么也不能做。大泽,随信附上一把钥匙,那是我过去居留的所在,只是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回到那里,能不能就请你每天不厌其烦的走一趟上头的地址,代替我帮这间房更换上新的桔梗花,并请你替我告诉绯,原谅我不能再继续爱着她。桔梗寄件者:大泽收件者:桔梗桔梗,依照你的心愿,我每天都替你更替上新的桔梗花,那间屋子里始终留有你对绯的爱意,不曾消退过。有时候我会就这样在屋子待上一整天,什么也不做就只为了听那首YouAreEverything。我总是不太明白也无法了解,为什么你已经不能再继续爱着绯。直到那封信掉出来的瞬间,我才真正懂得你的心,你所背负着的秘密,那些你承诺过的话语,在那么一瞬间,真的,我都懂了为何你不能再继续爱着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无意去窥探你藏匿着的秘密,而是这间屋子代替了你诉说了太多太多我所不解的答案。关于你,关于绯,关于那遥遥远远的年代所衍生的冥冥注定,那关于你宿命的论点。你说有一天你会将绯拍成故事,我想你真的做到了。这满满一屋子中存在的都是绯的故事,于是待在这间屋子中,我总会不能抑制自己情绪的深深哭泣了起来。那是为你也是为绯。我想你说对了也说错了一件事情。在那个时候我对你的爱的确不能称之为爱,但当我们的情感经过了长时间岁月的流转成了一种无法获得,只能成为一种遗憾的时候,爱,已经被堆积成谁也无法解释的深深迷恋。我爱你,真的爱你。因为总在心头刻划着你的模样,总是以为如果我们能有机会便在也无法去爱其他人,只能守着关于你的记忆加深对你的爱。而我们都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假若你已经没有资格接受我的爱,或许我也没有资格在爱你,当我们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迷失掉自己的心的时候,我想我们都失去了那些我们一直觉得无比珍贵的宝藏。千万不能迷失掉自己的心是吗?我很抱歉我对你做了那些事情,知道你不曾怪过我并不能减轻事件过后一直深埋我心中的罪恶感;而我竟然还妄想将之解释成爱。因为那样深深迷恋着你,所以我无法去推辞那个巨大的阴谋。我的错竟会如此的罪孽深重。桔梗,因此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告诉绯,我要她亲自走进这间屋子,亲自发现你在这屋子里细心藏匿住却又无法遮掩的秘密,我要她亲自去发觉这些你所要传达给她的答案还有深情。你不曾停止爱着绯!桔梗,你其实从未停止爱着绯!我知道,所以我不能让这成为一种秘密。大泽*************找不到勇气,从大泽手中接过那把钥匙之后我始终找不到勇气。将钥匙就这样搁置在桌上,多少个日子又这样飘然远去,我试图不去想着关于桔梗的一切,不想知道桔梗最终的下落。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种模样,我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桔梗在哪,一直都在等待着桔梗吗?为什么现在好不容易可以知道了却又这样胆怯呢?我到底在害怕些什么?(桔梗,我想我是在害怕你所给我的这个谜题的答案。)我会永远爱你,你曾经这样对我说过吧!但是,为什么我已经感受不到你会永远爱着我呢?桔梗,你说你会永远爱我,我还可以相信你吗?拿起桌上的钥匙,我仔细端详钥匙的图形,惊讶的发觉上头刻上了字。绯,我会永远爱你,这是我的承诺。泪水又再次从我的眼眶中滑落,桔梗,我怎么可以困惑着呢?你说你会永远爱着我,那不是谎言,直到现在你都还在告诉我你会永远爱我。手中握着那把桔梗的钥匙,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思念,我想念桔梗;但是现在的桔梗又在哪呢?我该去哪才可以见到桔梗?绯:现在的你一切都安好吗?从我离开院里回归我自己的家庭之后,我们有多少年的时间都没有碰过面?想起那些年,虽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新家庭,但你总还是会惦念着院里的一切,不时的回来看看我,看看莹莹姊,金刚哥,还有瑾茹妈。打从我回去了自己的家庭之后,我和你也就这么样断了连络,我想光凭你好吗这么一句话,实在是说不尽我想念着你的心情,很想找个人分享着我最近的心情。但,你可别说我只是因为想找个人倾诉才想到要找你,你知道我并不是那样的人。上次回去看看大家的时候也顺便跟瑾茹妈要了你的地址,瑾茹妈说你也好些年都没回去看看大家,如果没搬那地址就是正确无误的。其实原本我应该亲自走这一遭才对,但我怕如果瑾茹妈给我的这个地址是错误,那么我的心情会是多么失落,当然如果这封信寄出之后没有回音,我也会失落,只是我想那并不会比当场知道地址其实是错误来的失落,这种论调会很奇怪吗?请原谅我还是害怕那种失落感,如果地址无误你也收到了这封信,你可以打我信所附上的那通电话给我,我们约个时间见见面好吗?阿轻在收到阿轻给我的信的时候,我着实有些讶异,我知道阿轻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就离开院里,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家庭,虽然那个时候我跟他总有些话题可以谈论,但他的离开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联络他,现在想来当时有多少失去联络的朋友我从不曾在乎过,那一切是从桔梗断了给我的信件开始的吗?是不是没有了桔梗一切对我也不再有意义?我让自己叹了口气,但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改善,我还是一直感觉有种闷闷的气哽在我的胸口无法呼出。“绯,”一推开咖啡馆的门,阿轻就认出了坐在最角落的我,他兴奋的对着我招了招手,我也礼貌性的对他点了点头,感觉阿轻比在院里的时候还要开朗,是阿轻真的已经改变还是我们太久没有见面的兴奋感使然呢?“我一直都以为你不会打电话给我,一接到你的电话我的反应先是愣住,然后是兴奋的心跳加速。”我听着阿轻用着活泼轻松的语调对我说着,我疑惑着是我们分别了太久的时间还是我的记忆片段错误,为什么阿轻能用这么轻松的语调对我说着话?我记得在以前他说话总是沉甸甸的重,让人听了心直往下沉。“你变了很多,是我错觉吗?”阿轻对我微微一笑,那一刻我彷佛又看见了从前的阿轻,阿轻这样说:“我没变只是不想窒息了自己,告诉自己开心点,也许就真的能开心点,绯,这咖啡馆是……”“很特别的店名对不对,”走私桔梗“,这店还是桔梗发现,是桔梗在她离开我的那段岁月中写信告诉我的,而我竟然在这么多年以后才发现,这间店就在这个城市里头,这个我跟桔梗共同生活的城市里头,不在其他城市里头,我一直以为”走私桔梗“是在别的城市,桔梗是刻意隐瞒我的。”我说着,鼻头那样的酸楚,但我告诉我自己不可以落泪,没有桔梗的我不可以落泪。“桔梗终究还是去追了她的梦,那么绯为什么你不给自己机会跟着她一起去追呢?我一直都认为你们两个是密不可分,无法分离的,你跟桔梗就是”我们“,不该是一个一个散落。”阿轻的话语敲打着我的心一阵一阵的痛,我有种不被了解的生气,我于是气恼的说:“一直以来我都不存在桔梗表现出来的那种勇敢,你是知道明白的不是吗?我不能、我不行,我就是放不开,我怕再度被丢弃。”“是他们牵制了你吗?”阿轻问着,我知道阿轻指的是我后来的父母。“也许是我自己牵制了我自己,他们对我很好,好到我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怕他们会失望我所做得每一个决定,你也知道我的亲生父母就是因为我不乖,才同意签署放弃我的监护权。”“绯,他们是因为虐待你才被迫放弃你的监护权,你不该混为一谈。”我耸耸肩,动作表示这样有什么差别存在吗?小时候的片段常常飞快的闪过我的脑海,记忆最鲜明的总是我哭喊着不要离开爸爸妈妈的那个画面,虽然在育幼院的生活环境比起从前好太多,也不会在挨那种不问原因的打,但我还是希望能跟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那对我来说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那时候的你不也跟我说过,你跟我拥有一样的想法,你希望有个家庭,一个属于你的家庭。”“是啊!我的确那样说过,那时候院里一切都很好,但我始终不认为那是我的家,也许是因为我早就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离开院里,而家不该是个最终要让我离开的地方,那时候我是这样觉得。但,绯,我改观了。那里也是我的一个家,就是它支撑着我的心,让我可以继续向前走,它的的确确就是我的家没有错,而且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回去,瑾茹妈永远不会拒绝我的。”看着轻那样坚定的说着,我明白已经有人替他解开存在他心中的那个死结,那么我呢?我又什么时候才能解开我心中的结,曾经我以为桔梗已经为我解开了那个结,但其实不是,她只是把那个结藏匿起来不让我看见,当我看不见我也就以为结已经不存在,但其实那个结始终都在。“有人改变了你,对不对,阿轻,一定有人改变了你。”阿轻笑了笑,那停留在他嘴角边的是……幸福?“答应我,找个时间回去看看瑾茹妈,我想关于你对桔梗的迷惘瑾茹妈一定会给你一个方向。”阿轻那样认真的对我说,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阿轻。只是为什么我会答应他,我自己也不知道。离去的时候我留恋的看了看咖啡馆的招牌“走私桔梗”一眼,想起桔梗曾在给我的信里头那样说过,她告诉我说其实桔梗又何需走私才能得到呢?走私的桔梗一点都不珍贵。但是现在的我就连想要走私桔梗的机会都没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