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人图

更新时间:2021-02-22 22:38:40

美人图 已完结

美人图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于儿、方辰等 分类:言情 主角:巧生老太爷 人气:

主角叫巧生老太爷的小说是《美人图》,它的作者是于儿、方辰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洛阳首富长孙员外分别给了十二位孙子一幅美人图,并下令要在六十大寿时见到他挑选的孙媳妇,而大孙子长孙启会听命纯不想落个不孝孙的恶名;既然被迫“马上带回”画中美人,那么掳走向倾怜是最快的方法,向家姑娘果然如同爷爷说的那般荏弱柔顺,天真得令他──极端厌恶!一向重话就吓得泫然欲泣的蠢女人不合他胃口,不过清澈水眸中一闪而逝的慧黠相当可疑,看来,她的温驯有待商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您今晚酒喝太多了。”

巧生蹙着眉头,扶着步伐有点不稳的长孙启,穿越长廊,来到长孙启所住的院落。

“会吗?”左手勾着巧生的肩,右手还拿着一壶美酒的长孙启,懒懒地偏过头,斜瞟着干笑的巧生。

“小的说错话,小的该死,少爷根本没醉酒、没醉酒。”巧生暗叫一声苦。

少爷是哪里不对劲,怎么一回家就变得如此反常?

该不会是跟向姑娘有关吧?

咿呀一声,巧生推开房门,正要扶着长孙启走入时,长孙启突然诡异地顿住脚步。

“少爷?”巧生狐疑地看着主子的脸色。

“这儿没你的事,下去。还有,一并撤走在这附近的随侍。”吩咐完,长孙启收回搭在巧生肩头上的手,歪歪斜斜地来到花厅。

“是。”他还是识相地赶紧滚蛋,否则主子脾气一来,铁定敲得他满头包。

“好酒呀好酒我长孙启有多久没喝到这上等的美酒了”他仰头一灌,少许的酒液滴落在他的下巴,他潇洒地以袖横抹而过,而后又猛灌了一口。

“巧生,再拿一壶酒来”有丝醉意的长孙启,显然忘记他刚才才遣走侍仆而已。

巧生都不知溜到哪儿去,他还在那里鬼叫些什么?早在长孙启进屋之前就躲在屏风后面的向倾怜暗笑。

她不顾名誉、不甩礼教地潜入他房里,不为别的,正是要为自己讨回一点公道。

既然他要她马上走,那她就偏偏赖在这儿死缠着他不放,最好能把他们今夜共处一室的消息传出去,届时,嘿嘿,她非逼得他上门求亲不可。

她倒不是希罕少夫人的位置,而是他一旦向她爹提亲,他铁定会吃闭门羹,除非他长孙大少爷愿意入赘他们向家。不过,这当然不可能,所以他也只有被爹轰出门的份。

而他,也必将成为众人的笑柄,嘻嘻!

“巧生巧生”长孙启的叫唤声愈来愈小,也愈来愈含糊,突地,砰的一声,喝醉酒的长孙启趴在案桌上,不省人事。

等了好半晌,向倾怜才偷偷探出头,观察长孙启的动静。

哈,真是天助她也,他醉倒可是帮她一个大忙,没有气力的长孙启只能任她宰割了。

她轻手轻脚地来到他身旁,看着他俊美而无害的侧脸,然后再对他做出不下数十种的鬼脸,稍稍发泄一下对他积压已久的愤恨。

此时,酣睡中的长孙启却突然清醒,吓得向倾怜只能惊愕地瞪视他。

“是你呀,巧生,来,陪本少爷喝酒!”打了个酒嗝的他,双眼迷蒙地看着眼前之人,接着,他一把揪住向倾怜的襟口,然后再拿起桌上的酒壶,往她微张的小口直灌下去。

“咳、咳,住手你在干什么?.咳咳”向倾怜被这突如其来的烈酒呛得剧咳不止,待她呼吸顺畅后,她抬头才发现罪魁祸首好似遗忘了这段插曲,又重新趴回桌上睡觉去。

可恶,太可恶了!向倾怜无声地痛骂他。

好!既然连酒醉时都可以戏弄她,这下她绝对不再跟他客气。

发了狠的她,使出全身的气力,使劲地将他拉起并往床铺走去。

其实长孙启亦十分配合她的移动,否则凭她一个小女子,怎么拖得动高大的他呢?只不过,她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好不容易将他丢在床铺上,向倾怜红嫩的脸蛋已微微汗湿,她左瞧瞧、右看看,最后将视线定在衣柜上。

她立刻毫不犹豫地拿起四条衣带,然后再回到床畔,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扒光他的衣服才行。她将他的上衣褪去,再朝他的裤子

不行,她到底是个黄花大闺女,如果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反而会碍手碍脚。总之,在她顺利地将他的手脚全缚在床柱后,她终于敢笑出一点声音。

现在就只欠缺一条鞭子了。向倾怜随即往外跑,打算到马房取鞭子。

但已冲往房门的她却又折返回来,不行,万一在她赶去马房的这段时间,这个臭色胚醒来,一定会大吼大叫地引人来解救他,那她不就没戏可唱了!

算了,反正她还有别种法子可以整他。

她灵机一动,取来笔墨,然后坐在床沿上,对着那张俊逸的沉睡脸庞不断地娇笑。

长孙启,你完了,我就先在你的俊脸画上一只大乌龟,呵呵!

正当笔尖快接触到他的额头时,长孙启突然毫无预警地睁开他那双无半点涣散迷离的炯眸。

“你你醒了。”她结巴地说完,才乍然想到--一只被缚住的狮子有什么可怖的?“长孙大公子,你总算也有栽在本姑娘手中的时候。”她开怀地畅笑,好似长孙启永无翻身的机会。

“你尽管笑吧!待会儿我可以保证你会笑得比哭还难听。”

长孙启讥诮的口吻大大地触怒了向倾怜。“哼,等我画花你的脸,就等着你来哀求我。”气得手快抽筋的向倾怜说着便要往他脸上点去。

但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向倾怜那抹得逞的娇笑犹挂在脸上,她与他的位置就整个互换过来。

“你你”被制伏而仰躺在床铺上的向倾怜,说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绑得太松了。”一手搁在她纤颈上的长孙启,讥笑地在她面前摇晃他的另一只手。很明显的,他四肢上的衣带全都被他用内力震断,而她还傻呼呼的自以为被缚的狮子很安全,完全没料到这只狮子的锐爪有多利。

“不要抢走我的笔。”脖子被掐住的向倾怜,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笔抽走。

“啧,你说反了,这是我的笔。”当他想依样画葫芦时,却诡异地临时停住手,并在她微不足道的抵抗下,将她的四肢用衣带绑住。

他可不想待会儿在亲吻她美丽的脸庞时,还得沾上一脸的墨汁。

“长孙启,你想干什么?”向倾怜惊骇地扯动四肢。

难道她的恶梦即将成真?

“这句话该由我问你才对,你半夜潜入我房里是想干什么?”他眯起眼,开始动手解开她的衣扣。

“没有呀,我只是只是要跟你告别而己。”她一脸惊慌地看着他解开她的外衫。

“哦?那你一定忘了我曾经提醒过你,若是让我再看见你,我可会对你做出更不要脸的事。”他本来是想饶过她,但这是她自找的,怪不得他。

长孙启狂佞地打开她薄薄的单衣,骇得向倾怜是一阵惊叫。

“什么叫作更更不脸的事?”喝!她要问的明明就不是这个。

“呵,你等会儿就会知道。”话一落,衣服的撕裂声旋即响起。

“呀!长孙启,你竟敢这样对我我要告诉你爷爷说你欺负我!”她欲宣扬出去的内容并不是这个样子,她原本只想让别人误解他们之间存有某种特殊的关系,可她并不是非要“这样”不可。

长孙启的气息逐渐加重,脸色也缓缓沉歛下来。

“你看什么看?我一定要告诉你爷爷,说你”向倾怜突地倒抽一口凉气,脸也急遽涨红,她抬起头。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现在我准备成全你,你却反而不怎么高兴地回应我。”长孙启漫不经心地拿话堵她。

“我才没有呢!你先把手给我拿开快点!”谁说要献身给你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

然而,随着他熟稔的撩拨与挑逗,加上方才她被灌的烈酒作祟,她的全身已慢慢发热,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好,我拿开。”他突然邪邪一笑,在移开手的同时,顺势将抹胸一并拿走。

向倾怜惊喘了声,“你这该死的登徒子,不要脸!鸣”

长孙启猝地封住她吵闹不休的小嘴,在身体压上她之前,已顺道剥除自己与她仅有的下身衣物,并解开她脚上的衣带。在毫无缝隙的亲昵贴合下,两人都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轻叹。

他们不能这样做,她后悔了,她不要了。

虽然身下生涩的娇躯仍不停地颤抖着,但长孙启依然狂肆地席卷她的唇舌,而他的一双手则大胆地在她细嫩的雪肤上游移,没放过任何一处。

“怜儿,你不走的下场就是这样”

向倾怜万万没想到因为一时的作弄,竟会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呜呜,好痛,真得好痛哦!

不过,在疼痛之后,她渐渐能够配合他的律动,并感觉到除了晕眩之外,整个世界好像都在打转似的,接下来接下来她彷佛变成一只彩蝶,再之后,她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她全身上下几乎都快疼死了,呃,不止,就连现在仍被绑缚住的双手也宛如不属于自己般,痛得要人命。

在与酸疼搏斗许久后,向倾怜才不甘不愿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继而望进一双闪着复杂精芒及嘲弄的黑眸。

“既然你已经把我吃乾抹净,还不赶快松开我的双手!”见他充满淫邪的视线不时地在她玉体上游走,向倾怜愈加愤慨地说:“你是存心要把我的手绑成残废,你才甘心是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我还没把你吃乾抹净之前,你似乎在找一条鞭子是吧?”

看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条乌黑色的长鞭,向倾怜几乎要昏厥过去。天!为什么连这段情节都跟梦中一模一样?

“我哪有这么坏心”她只是想用来吓唬他而已。

“是吗?那你猜猜,我的心肠是好是坏?”他悠哉地甩着鞭子,轻声询问她。

“这这还用说吗?长孙大少爷的心肠当然是最好的了。”害怕那条鞭子挥向自己,向倾怜只得逢迎拍马,暂时做个乖巧的小女人。

闻言,长孙启嗤笑一声,不过手中的长鞭倒是没再任意挥舞。

他弯下身替她的双手松绑。“向倾怜,你为何要忽视我的警告,难不成你以为上了我的床,我就必定娶你为妻吗?”哼,她也未免太小看他。

“我没有这种意思,而且我也不想上你的床。”双手虽然酸麻不已,她还是赶紧抓起丝被,盖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

她暗自咬牙切齿地想:你以为我向倾怜真的没人要吗?我告诉你,若是在青斗城,我敢保证愿意入赘向家的,可以从向家庄排到城门口去了。

“别跟我拐弯抹角,你那点心思我哪会看不透?向倾怜,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算我上了你一百次、一千次,我还是不会娶你,啧,先别急着否认,我还没说完呢!”

长孙启以长指点住她欲张的小口,狂佞地继续说道:“你尽管去找任何人诉苦,也可以去宣扬我如何玷污你的身子,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话,赶快找个可以容忍你不是处子之身的男人嫁掉吧。”

原来向倾怜跟其他贪婪无知的女人没什么两样,要是她能马上离开,他或许还会对她产生某种类似歉疚之感;但是她没有,并且还胆大妄为地爬到他的床上来,企图以献身来达成她的目的。哼!

“长孙启,你太过分了!你以为你是谁,潘安再世吗?我呸!”气极攻心的她,在看到长孙启的脸色瞬间铁青时,更加卖力地嘶吼:“若不是要给你这个不要脸的自大狂一点颜色瞧瞧,我向倾怜岂会误上你这条贼船,还被你被你给得逞!”

长孙启怒极反笑,“好,既然你也不愿意留在我这条贼船上,那你现在就滚,马上给我滚回青斗城去,以后你、我各不相干。”

“你以为我很爱留在这里吗?好,我现在就”走字还未说出口,向倾怜猝然停住。

哼!你以为本姑娘会那么轻易上你的当吗?

“怎么?继续说呀!”

“本姑娘不走了。”她笑得甜美极了。

“真不走?”他的语气有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不走。”她答得非常肯定,只是藏在被子下的双腿微微打颤着。

“好、好、好。”连续说完三个“好”字后,长孙启宛如出柙的猛虎般,猛地扑向毫无防备的向倾怜。

连惊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健硕的身体取代被子覆盖住她身子。

“长孙启!”向倾怜失声惨叫,小脸瞬间皱成一团,并不断地移动身子想减轻极度的不适。

“你一天不走,我就要你一天在我的身下呻吟,当个让我纵欲的妓女。”埋首在她颈窝的长孙启恶狠狠地说道。

想大声哭泣的冲动被她硬生生的含泪吞下。

好呀,要斗大家就来斗,看是你先投降,还是本姑娘先放弃。

“向姑娘,小的看你还是赶快走的好,不然小的怕你怕你”

“死在这里。”向倾怜有气无力地瘫软在贵妃椅上,好似千斤重的眼皮几乎快撑不住而合上。

若能死在他房里也好,那她就可以化身为厉鬼,然后每晚吓他,包管不出一个月,她就可以把他招去阴曹地府与她作伴。

可是想归想,她还真的快不行了。一碗白饭加上一点点的碎肉根本填不饱她的肚皮,而且接连三天都被他欺负得彻底,害得她现在连抬根手指都觉得万分困难。

“呸呸呸!坏的不灵、坏的不灵。”巧生的脸已变成苦瓜脸。他不忍见到这三天来只吃一点点的向倾怜已饿得如此瘦削,所以他才背着长孙启苦劝她离开。

“巧生,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就多拿点鸡腿或是什么糕点之类的东西来给我吃。”她决心同他继续耗下去。

“这小的可不敢,万一被少爷发现,小的就死定了。”巧生急急摇头,吓得脸生发白。他已经将每日的午膳多加一、二块肉,这已是他最大的极限,向姑娘不能再多要求了。

他很难忘记主子在警告他不准偷带食物来给她时那种少了股洒脱、却多了几分凌厉的严肃面孔。

“巧生,万一我真的死在这里,你猜长孙老太爷会怎么做?”

“老太爷根本不晓得向姑娘被关在少爷的院落。”除了他及少部分的侍仆外,没人知道她被主子关在这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主子已经同老太爷说向姑娘已经返回青斗城。

“你真笨,难道你不会向老太爷透露点消息吗?咳咳”说得太激动,向倾怜赶紧顺了口气,虚软地指指桌上的茶水。

“向姑娘,这小的真的不敢。”巧生连忙倒了杯水,递给喝水止馋的她。

“巧生,我现在才知道你的胆子原来都被长孙启啃光了。”

巧生低头不语。

“没错,他就算向天借胆,也不敢在我手底下放肆。”

开门走进的长孙启,冷冷地看着下颚已贴在胸口上的巧生,又斜晲睁大双眼瞪他的向倾怜。

“小的先告退。”巧生看情形不对,赶紧先溜为妙。

“长孙启,你别得意得太早,总有一天本姑娘会扳倒你的。”

“看你还是这么有精神,不知是我表现得不够卖力,还是每天一碗白饭就足以喂饱你。”向倾怜是憔悴不少,但却更增添她几许撩人的媚姿,令他禁不住想......

“你”向倾怜怎么答都觉得不对,干脆闭上嘴,懒得消耗微薄的体力。

“怎么不说话?那我就替你回答吧!”她愈顽强,他就愈要摧残她的意志。

“我想,我的能力一定使你深感满意,剩下来的问题,大概就是那碗白饭。”

满意?不要脸!这种话也敢说出口,不怕闪到舌头。

不过他倒是说得没错,这三天来,她的确被他整得陶陶然

呀!向倾怜,你何时同他一样变得如此不要脸,净是往那方面想?

“所以,我决定不再浪费食物,把你那碗白饭也给省起来,看看是要喂狗还是养猫。”长孙启恶整她。

“你、你想饿死我!”向倾怜恨不得将桌上的那只空碗丢到他的俊脸上。

“不想被我饿死,就乖乖地离开洛阳,永远滚出我的视线。”笑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阴鸷。

“我我死也不走。”她豁出去了。

“你就这么爱我、舍不得离开我?”他扬眉,一双黑眸迸射出极邪、极讽、极难测的光彩。

“呸,谁爱你、舍不得离开你呀?你少往自个儿的脸上贴金,本姑娘之所以不走,是因为”虽然只剩半口气在,她仍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扬声狂吼,可惜到了末段,她却有点口吃起来。

“因为什么?”

“因为我要报复你。”对,就是这个原因没错。

“哦!原来你是由爱生恨。”

“你胡说,没有爱哪来的恨!”此刻的向倾怜恍然未觉自己说出口的话是多么不具说服力,更不晓得自个儿的脸蛋已红得一塌糊涂。

向倾怜虽不知,但长孙启却全都看在眼里,而他的心在此时竟产生一股微妙的感觉。其实这种感觉在他第一次夺去她童贞之时,或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悄悄地盘踞他的心,只是他一直刻意忽略罢了。

但如今这种感觉却日益严重,令他不得不防。

“好,你就当我是胡说。不过,最近你可得谨慎点,不要哪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街上睡大觉。”离开前,长孙启对她哂然一笑。

“长孙启,你”她怒不可遏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门扉关上的刹那,她好像一下子被抽走所有力气般,颓然地瘫倒在贵妃椅上喘着气。

呜!她可能快输了。

“少爷、少爷,您别走这么快,小的有事禀告。”

朝长孙启院落奔跑而来的巧生,刚好就撞见他使劲地关上房门,然后脸色阴沉地向外疾走。

长孙启停步,旋身一转,冷然地睨着气喘吁吁的巧生。

“少爷,不得了了他来了他来了。”巧生语焉不详地直指大厅。

“从明天起,你连饭都不必替她送去。”不理会还在结巴的巧生,冷冷地交代完后,长孙启又转过身。

直到长孙启跨出一步后,巧生忙不迭地大声宣告:“单础应公子来了。”

身形只顿了那么一下下,长孙启就立即转个方向,往大厅步去。

“少爷,怎么办怎么办?”那位单公子最爱惹事生非,万一他发现少爷的房里藏了个姑娘家,一定会大肆宣扬,到时老太爷不发现也难。

“怎么办?哼,你就给我好好看紧房门,若让单础应见着向倾怜,我就唯你是问!”说完,长孙启就头也不回地跨步离去。

巧生吓得手脚发软,欲哭无泪。

这下,他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下场必是惨兮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