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千阙歌

更新时间:2021-02-22 22:37:10

千千阙歌 已完结

千千阙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青腰 分类:言情 主角:崔世小姐 人气:

《千千阙歌》作者:青腰,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崔世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崔世是民国时北平城里志得意满的王-赌界的王,亦是炙手可热的世家大族崔家幼子,他似乎拥有一切,权势财富、地位佳人;又似乎一无所有,一场牢狱,几番陷害,转瞬间灰飞烟灭。 何去何从? 这一场场,吟唱的是他自己的清音,还是时代的挽歌? 崔世与郑容佩他们之间,又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在盛京过得神仙似的,跑这来干嘛?”

两个人下了楼,在一楼客厅坐下,透过玻璃,容佩瞧着昏黄天色里葳蕤的树木点点头,目似赞叹.

崔世很是不解,在盛京,容佩每日里闲来无事就催促他练功练牌,指导他学诗学文,两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虽说有冬香郑伯两个没眼色的,可那也算是神仙日子啊,这如今到了海大的北平城,郑容佩若是有了正经事干,天天进进出出,两人就算在同一个屋檐下,谁知得见不得见?

“盛京太小了,北平,天子脚下,皇城根下,得龙脉护佑,上头你晓得,眼目前又是一场动荡,这一闹起来,呵呵,求财的求财,求平安的求平安,开码头的开码头,郑老爷子眼热得很呐…”郑容佩说着,不见几多认同的意思。

怎么的,郑老爷子放着帮里排行老二老三的人不来,倒派个挂名的四姑娘来?在这龙蛇混杂的北平城,一个姑娘,开码头,求财,扩地盘?

哄谁呢?当谁傻呢?

“郑老爷子拿我当亲孙女一样,如今他开了口,求财也好,求地盘也好,我虽为难,万不能辞…他又没有划下道来,我总得满城里转悠转悠,你也要出门晃去,马车在这北平城完全不够看…这不得两个车?”

这是…郑老大要用他崔世?

“容佩…”

“你说。”郑容佩没留心崔世直呼了她名讳。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没道理一直养着崔世。郑老爷子…是要用崔世吧?”

容佩长眉略蹙,她想了一想,面色渐渐发白:这崔世还是个孩子,啊不,他不是个孩子了,可也不能这样…这不是利用崔世么,还借她郑容佩的手?

崔世心里原像个冰窖,现在容佩面色发白,他心里的冰冻倒渐渐化成了水,柔软的一池春水。

“开武馆还是赌馆,你说-我只会这两样。”

说得容佩一笑,“你倒知道自己是个莽夫…你还可以做人西席啊,平常不是拿些文章典故吓唬冬香?”

郑容佩很有些嗫嚅,“崔世,你想多了,老爷子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她自己说得艰难,崔世是越听越悦耳。

“爷们的事,你不懂。”

她看着难受得很,崔世嬉笑着脸来了句。

郑容佩又气又笑,“臭小子,你还爷们上了?你给我仔细着,当心再罚你。”

她起身走,“吃饭,外面混了一天,都没好好吃饭。”

崔世在后头嚷,“就赌场吧,不是求财吗?输赢通吃,那个快…”尾音拖得老长。

容佩不回头,“害人的玩意…还要牌照,你有?老老实实给我开武馆去。”

餐桌边崔世还在啰嗦,容佩只管招呼冬香郑伯等人过来,“既然出来了,人又少,一家子就不讲什么规矩了,坐下。”

那个落魄洋人司机也跟在冬香秋生后头,崔世直往他身上瞅,洋人混到这份上,嗬!

容佩看他一头黄毛稀罕得很,“你叫什么名?”

“杰-瑞-”

那份租契还在口袋里,这人是斗蛐蛐输给前清王爷的,一纸契约,到期了不服气,再赌一把,再赌一把,年年赌,年年输,一直输到了现在。

郑容佩想起来就笑,她指着崔世,“你该早碰着他…”

杰瑞很惊喜地抬头,“你斗蛐蛐很厉害?”

“什么叫斗蛐蛐很厉害?他就是个王,赌术里的王…就没有他不会的,出娘胎就会玩骰子…”

“你既知道,咱们就开赌场,怎么样?有我,有郑伯,还有秋生,有什么可顾虑的?”

冬香瞪圆了眼,“咱们来北平开赌场吗小姐?”

秋生偷偷扯她胳膊,“你别说话…”

“崔少爷,这东西害人得很,咱们不能…”郑容佩试图说服他。

“害的谁,进赌场的是什么好人了?无赖混混,杠头愣青,咱们不害,外头赌场少了?再说,老大说不定就是…”崔世没再说下去。

郑容佩一凛,郑老爷子就算是这意思,她郑容佩也不能是这个意思,但是崔世这么热切…

“也罢,你去投牌照,投得中咱们就开,投不中就是命,怎样?明天我陪你去。”

崔世拉把椅子坐下,“你跟家呆着,以后都跟家里呆着,跟在盛京一样…哪有好人家姑娘去跑赌场的?开饭!”

他倒指使上了,容佩不好驳他的面子,陪着笑坐下,“好好好,吃饭,吃饭,都坐…那我明天去北平香堂里跑跑,你去投牌照,我看看武馆可行不可行,这总成了吧?”

她扫一眼菜式,沉了脸,“怎么没有少爷爱吃的白水大肉?”

崔世眼里有了笑意,“去帮里可以,你想去就去,冬香,一会吃完了饭把我的行李送到楼上…”

郑容佩真正拉下了脸,“谁让你住楼上了?”

“容佩…”

郑容佩这才留意到他唤了自己名讳,她一指指向崔世,满面寒霜,崔世这个吹得鼓鼓的纸老虎立刻被戳破了纸张干瘪了身子,他乖乖闭了嘴。

“冬香跟我,我们俩住最里头的这栋楼,你,秋生,两个人往前面去,住那大的,郑伯,还有杰-瑞是吧,你们俩住前头那小的,吃饭奏事都在这边,明白?”

她拿出了气派,众人都住了嘴,惟有杰瑞举起了手,“那个,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跟赌术里的王住在一起?”

他发音怪腔怪调,可这时候众人都不敢笑。

郑容佩越发冷了脸,她拿捏着的指头转向了杰瑞:杰瑞都成了这样,斗蛐蛐习性还改不了,这样好赌成性的人,跟崔世住一起?没的带坏了他!

指风所到,连杰瑞这个洋人也感到了冷意,他一声不吭拿起了筷子。

一顿饭就这样在容佩冷冷的高压中吃完,饭毕崔世还想跟着赖在这边,郑容佩扫他一眼,“昨晚一宿没睡,还不去睡?记得给蔡如松消息,明天用车。”

被吓走的崔世听到蔡如松的名字又倒退着回来,“那个,明天我用那小子的车,杰瑞跟你,怎么样?”

这是跟蔡如松杠上了?

郑容佩噗地一笑,“也不晓得他哪里得罪了你…怎么国人你不放心,倒放心洋鬼子?”

崔世洋洋自得,“杰瑞的租契还在我手里,他还想跟我学斗蛐蛐,不学好学精那是万万舍不得走滴,他能玩什么花样?-得了,明儿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