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巫医之死亡禁书

更新时间:2021-02-19 22:30:07

巫医之死亡禁书 已完结

巫医之死亡禁书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农夫仙拳 分类:言情 主角:吴杨医生 人气:

完结小说《巫医之死亡禁书》是农夫仙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杨医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一场冥婚,令我有了阴阳眼,得到了阴阳刀。而我父亲与李婆婆及一名叫老宋的男子神秘地失踪了。我原以为我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却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名鬼医。鬼医,给鬼治病。我将继承我父亲成为杨氏家族第三十二代鬼医。   我的身边,突然之间多了一个自称是江湖术士名叫张筠浩的兄弟,还有一位与我有过因冥婚而相识有过肌肤之亲一直喜欢我的女子吴乐乐,他们深藏不露而身怀绝技。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身边屡屡发生奇事,并且这些事不断催着我去探索、冒险。原来,这世上有四本奇书:天书河图洛书、地书山河社稷图、冥书生死簿、以及能令人起死回生的死亡禁书。摸金校尉、巫医、神婆、道士四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与吴乐乐较劲

我高声喊了几回,并没有吴乐乐的回应,恼火地嘀咕道:“这丫头搞什么鬼?难道回家了?”钟灵儿说吴乐乐有可能进洞里去了。

“那为什么我们从里面出来没看见她?”

钟灵儿说石室里不是有两条路么?她可能去了另一条路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她只怕会有危险,不排除里面还有毒蛇。我叫钟灵儿在洞口等一会儿,我进去看看,钟灵儿也要进去,我叫她守在洞口,万一吴乐乐并没有进洞或者她去树林里玩了,她回来时也得有人叫她在这儿呆着不要再乱跑。

拿着手电筒我担心而气冲冲地朝洞里走,快到石室时,突然从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尽管声音很轻,为了防备黑蛇我一直保持警惕,因此我还是听到了,我立即停了下来并且将手电筒也关了。

四周骤然黑了下来。

渐渐地,脚步声近了,我贴着石壁,一颗心剧烈地蹦跳着,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一下将手电筒打开,奇怪的是,面前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呢?依刚才那脚步声听来,对方离我不过两米远。

我小心翼翼地朝前走了两步,进了石室,朝乱石堆里照了一番,依然没有丝毫的发现,我沉声问:“谁?”

没人回我。

难道这一回真的是鬼?刚才那脚步声明显是人踩出来的,而并非是黄皮子,莫不会是刚才那三具死尸……我越想越害怕,后背冷汗涔涔,头皮也阵阵发麻,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响,我忙转过身,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人!

“啊!”我惊叫一声,一颗心差点给吓得掉了。

“嘿嘿。”对方发出一声嬉笑。

我定睛一看,你妹呀,竟然是吴乐乐!真是人吓人,吓死人。我极为不悦地问:“你怎么在这里?”吴乐乐见她将我吓得够呛,幸灾乐祸地笑道:“我见你们很久没出来,很担心你们,所以我就进来看看。”

“好了,我们出去吧。”我是再也不想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多呆半刻,急不可待地朝洞外走去。

出了洞后,我们就直接回家了。

老远从村子里传来一阵狗吠,几乎全村子里的狗都在叫,声音此起彼伏,好像末日来临,令人心里极不舒服,我心里纳闷,今个儿这狗怎么了,莫不会鬼子进村了?

我们先去了大黑家,大黑的母亲听我们说大黑的魂魄不在山洞里,伤心得再次落泪,我看不下去,安慰了几句就走了。

到我家后,我问母亲村子里怎么了,为什么狗都在叫,母亲说她也不知道,说是秦叔家的猎狗最开始叫的,像是起了号召,其它的狗齐接着叫了起来,跟那喊口号似的,我说这秦叔家的狗莫不会发神经了吧?母亲说秦叔家的牛不见了,我很纳闷,这秦叔家的牛不见了跟狗有什么关系呀?

钟灵儿说她得回去了,我和母亲忙挽留她在这儿吃饭,并且在我家过夜,因为天已黑了。钟灵儿非要回去,很坚决,我只得说用摩托车送她回去。吴乐乐立即说她也要回去,叫我先送她。这让我很为难,我母亲朝吴乐乐使了个眼色,吴乐乐立即改口说她不急,叫我先送钟灵儿。我莫名其妙地,单单一个眼神就能令人改变主意,这眼神也太神了。

送钟灵儿回去的路上,钟灵儿一言不发。跟她同坐在一辆车上,我感觉很浪漫,只惜彼此之间的话少了点。

待到了她家后,我问她有没有办法帮忙找到大黑的魂魄,钟灵儿说她晚上打个电话问问她娘。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那个我载过他一程已经过世的大爷,总感觉背后坐着一个人,以致于后背一直凉飕飕地。

快到家后,远远看见路中央站着一个人,身穿红衣,打着红伞,我心中猛地一沉,是那只红衣女鬼!她怎么又找上门来了?因为没有阴阳刀,父亲治不好她的病,现在父亲走了,她来了也没人能帮得了她,我又想起父亲的话,不要盯着异物看,因此我当作没看见她,加快油门直接从她身边冲了过去。

待冲出了十来米,我朝反光镜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从车上跌下去,那红衣女鬼竟然飘着跟了上来!而且她目露凶光,跟来的速度也非常快。还好快到家了,我一停下摩托就跳了下去朝屋里跑,刚到门口,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与我差点撞了个满怀,对方被我这一撞就朝地上倒去,还好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住了。

原来是吴乐乐。

母亲责备了我几句,吴乐乐说没事,然后问我怎么了,干嘛风风火火地,我朝后望了一眼,看见那只女鬼在我屋外十米外的地方站着,虽然阴森森地,不过没有再跟上来。吴乐乐朝那方望了一眼问:“你在看什么?”我说没什么,然后一把将门关上了。

母亲已做好了饭,叫我去拿碗放桌上,我到窗前朝外面看了看,发现那只女鬼转身徐徐走远了,这才如释重负。

吴乐乐吃得很少。

吃完饭后,母亲留下吴乐乐今晚在我家住下,吴乐乐一口答应了。母亲朝我使眼色,寓意很明显,叫我好好把握吴乐乐这个“媳妇”。既然吴乐乐愿意在我家过夜,看得出来她对我也有那个意思,想起我们冥婚的那一晚,我心里坏坏地想,今晚我们不会来第二次洞房吧?一朝这方面想,我全身的血液就倏地朝心脏涌,竟然激动地砰砰直跳。不过我心里已有意中人,这邪恶的思想也只是一闪而过。

谈起了大黑,母亲便是一阵唉声叹气,说大黑这孩子实在可怜,这魂魄一走,要什么时候才能寻得回来啊?吴乐乐冷不防说道:“我可以找到他的魂魄。”我嗤之以鼻,说你别吹牛了,连钟灵儿都没找到,你能找得到?吴乐乐立即叫道:“她怎么能跟我比?”说这话的时候,她下巴微昂,双手叉腰,显得极为自负。

这话我不爱听了,说她怎么能不跟你比?她娘是神婆,你娘呢?吴乐乐白了我一眼,说现在又不是在比娘。我正色道:“既然你这么自信,你把大黑的魂魄找出来。”

吴乐乐毫不示弱地叫板:“找就找,我要你心服口服!”

母亲在一旁呵呵笑。

我看戏般地望着她,问她打算怎么找,吴乐乐问我大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便将大黑跟黄皮子之间的事说了,听完后,吴乐乐一本正经地道:“既然大黑是在山上上吊,他的魂魄自然也在山上,你们去他上吊的地方找不就行了?”

“行?”

“行!”

“确定?”

“确定!”

“好,既然你这么肯定,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我边说边去房间里找手电筒,吴乐乐也从板凳上站了起来,说去就去,谁怕谁。我找到手电筒走了出来,朝吴乐乐一挥手,“走!”

“走就走。”吴乐乐立刻跟上。

母亲见我俩来真的,忙来阻挡,说这么晚了我俩去山上干什么,而且那山上有黄皮子,邪得很……言下之意,我和吴乐乐上山后只怕也会像大黑一样双双上吊了。

吴乐乐伸出手来纠正我母亲,说山上有黄皮子并不代表山上邪,其实黄皮子是天下最可爱的动物。然后不顾母亲反对,与我毅然决然地朝后山走去。

后山很黑,只有一条常走的较宽的路朝上延伸,因为是山路,难免会有石头绊脚,我提醒吴乐乐小心一点,吴乐乐置若罔闻,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像是比我还心急,看来这丫是个极爱跟人较劲的一个姑娘。

快到达大黑上吊那儿时,我不由紧张起来,下意识地将手电筒朝那方射去,我的眼睛也自然而然地望了过去。当我的目光望到那儿时,我陡然心跳加速,在那棵树下,出现两条黑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