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女婉薇

更新时间:2021-01-13 23:16:16

弃女婉薇 已完结

弃女婉薇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慵阳懒昧 分类:言情 主角:木婉薇小姐 人气:

新书《弃女婉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慵阳懒昧,主角木婉薇小姐,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木婉薇本是金枝玉叶,自小却在道观长大。当她再回生身故所,已是过了十个春夏。慈母病故,幼妹变痴,生父漠视,长姐敌视。反倒是不理府中事事,沉寂多年的祖父对她关爱有加……大房从仕,二房持家,三房行商。明里看似各司其职,日子美满和睦,暗下里却争斗不已,屡出奇招……在这外表光鲜亮丽,内里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 19 章 烹茶

木老夫人同邢嬷嬷在竹苑中的话没有人听去,可鼻子灵的人几乎都知道,安平侯府怕是要出另一位木娘娘了。

而这位木娘娘,十有八九是居在挽月居的木婉月。

挽月居最初不叫挽月居的,而叫盼月居。木婉月居进去后,看着牌匾上那三个描红大字,道,“盼,盼,盼,不过是一纸空愿。揽在怀中不是更好?改做挽月居吧。”

自小就有这般见地,又怎会是池中之物?

侯府中的丫鬟婆子们,对挽月居越加的精心了。

大厨房研制了新样式的糕点,除了木老夫人和木二夫人外,木婉月是最先尝到的。

花房里也是日日选送开得娇艳的花卉,今日牡丹,明日百合,没有一日是重样儿的。

新鲜的时令瓜果,更是时时不断,别的杂碎小事就不肖细说了。

木老夫人没有出言否定奴才们的巴结,木二夫人便从库里选光鲜的缎子又给木婉月裁制几身新衣。

看着木老夫人满面含笑,木二夫人又从自己的陪嫁里选了成色上好的玉钗送到了挽月居去。

相比挽月居的热闹,别的姑娘那里就是门庭冷落了。

木婉薇对这些有的没的无所谓,本来她就是个事少的人,越少人来她越觉得自在。木婉萝性子古怪,平日也是少有人去她那里巴结。

两个小姐妹难得的合拍,没事时就腻在一起玩。

木婉薇话不多,性子淡,多数都是静静的坐着,听木婉萝讲一些府中趣事。

相比这对小姐妹的轻松愉快,木婉柔和木婉晴所居的双星阁,气氛就要沉重多了。

木婉柔知道自己和木婉晴从小到大都是木婉月的陪衬,可真当结果呼之欲出时,还是咽不下那口气。

凭什么!

她木婉柔长得又不差,也是自小在蜜水里泡大,肤若凝脂目若含星……

若非要说差,不就是差在自己身为庶出而非嫡出吗?

木婉晴胆子小,从来都是听木婉柔的。这会儿,她不敢说什么,只怯怯的蜷缩在角落里,深怕木婉晴的怒火会殃及到自己。

休息了五六日后,姑娘们上学的日子又到了。

这次,上的就是平日里的课。习字,女红,琴技,茶艺一日挨着一日,每到月底才会有两日空闲的地里。其他日子除非是得了木老夫人的恩准或是病了,否则不许逃学。

侯府中到了学龄的姑娘们都是出了年就开始去品秀楼上学了,木婉薇一直病着所以才拖到了这个时候。

不过她也不是唯一的一个新同学,同她一样的还有不惜离家前来插班的卢碧云。

才正式念家学的第一日,木婉薇就遇到了比邢嬷嬷所教还要难的课程——女红。

同她一样年岁的木婉萝,已经能在她自己面前的绣架上绣出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了。就连才五岁的梅姐儿,也是能绣朵简单的小花儿了。

只有她,连绣针都捏不好。

负责教姑娘们女红的李妈妈一次又一次的停在木婉薇的身边,孜孜不倦的指教。

“五姑娘,针是这样拿的,不要太用力,会捏弯的。”

“五姑娘,线尾巴上要打一个小小的结,不然这线怎么会停在布上呢?”

“五姑娘,这针脚要紧挨着针脚,错落着,才会好看……”

“五姑娘,万不要用手去扶绣布的后面!”

“唉哟……”木婉薇倒吸一口冷气,绣架的纯白底布上,染上了一朵红润。

出师未捷,泪满衣襟。

六岁的惠姐儿捂嘴直笑,拉着梅姐儿道,“果真是同道士一同长大的,没拿过针捏过线,一点也不像女儿家。”

梅姐儿没搭话,咬着唇,手中的绣针一次次用力的刺进绣布里,眼中满是委屈。

卢碧云心中得意,捧着自己绣得一朵兰花各种炫耀,她的绣技是木三姑奶奶手把手教的。虽然比不上三位年长的木姑娘,可比木婉薇,木婉萝和那些年岁小的却是绰绰有余了。

木婉萝白了她一眼,“绣的好有何用,难不成去当绣娘吗?”

卢碧云本也是沾火就着的脾气,可今日她却没有顶回去,而看了眼木婉月,挑衅的笑了,“若说绣得好,谁有婉月姐姐绣的好?你看那荷叶上的水珠,似真的一般。照你这样说,婉月姐姐……”

“二姐姐绣技好,是要给天家主子绣香囊的,”木婉萝冷哼一声,“你配有这样的福气吗?你比得起吗?”

卢碧云心中不服却又不敢再拿木婉月说事,一转眼睛,将话头扯到了木婉晴的身上。

木婉晴看着木婉萝和卢碧云左右为难,一时间不知怎样做答才不会将人得罪了。

木婉月停下手中的绣针,头也没回的,只淡淡的道了句,“李妈妈,你看我这针脚对吗?怎么觉得不是很平整呢?”

李妈妈闻言心中松了口气,她正不知如何是好呢,眼前的都是主子,说谁都不是。

木婉萝和卢碧云虽还互不服气,可木婉月都吱声了,就不能再继续吵下去了。

习字课,顾名思义,就是练练字,看看书,有不懂的地方,会有妈妈耐心讲解。

木婉薇在习字课上一改前一日的窘境,嫩白小手握着毛笔,写的那叫一个顺。

她自认字起便抄经书,一抄就抄了五年有余,早练就了一手飘逸的好字。

周妈妈不仅对木婉薇坚起大姆指,单论字,木婉薇是所有姑娘里写得最好的。

木婉薇脸上虽然没露出得意之色,心中却舒坦极了。谁不爱听好话呢?她不过是一个只有十岁稚龄的孩子。

只是,当周妈妈把《女德》《女训》《女论语》一本本摆到木婉薇的面前时,木婉薇笑不出来了……

不论遍数,抄到背会为止。

木婉薇抬头去看木婉萝,木婉萝回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我当初抄了三十遍,据说二姐姐抄了三遍就会了……”

深吸一口气后,木婉薇动笔了。

抄书不是难事,她就是抄经书长大的。只是这书里的内容,让她不敢苟同……

木婉薇的优势,除了写得一手好字外就是烹得一手好茶。

道观之中清苦,能打发日子的活计少之又少。她平日里除了抄经书,就是跟在了尘仙姑的身边学烹茶。

木婉薇不知了尘仙姑怎会有那样多的好茶又从哪里学得好茶艺,总之,每次看她烹茶都觉得是一种视觉与味觉的双重享受。

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那萦绕在空气中的淡淡芬芳……

当木婉薇熟练的将一杯烹好的雨后龙井递给秦妈妈品尝后,秦妈妈笑了,“五姑娘的茶技,我自愧不如。明儿我就回了老太太,茶艺这门课五姑娘不用学了。”

“班门弄斧,让秦妈妈见笑了。”木婉薇含蓄的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