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巫骨

更新时间:2021-01-13 23:01:04

巫骨 连载中

巫骨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血晶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陈璐 人气:

主角是小姑娘陈璐的小说《巫骨》此文是血晶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浓得让人想吐,浓得让人眩晕。 我紧咬着牙关,握紧了拳头。或许现在唯一能救我的,只有掌心的这一块巫骨。 如果没有它,或许我早就死了。如果没有它,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坟场惊变

李栋找的这几个人都是村子里的人,一个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我估摸着来头野猪什么的,就凭他们几个就能轻松放倒。只不过,这要对付的是厉鬼,光靠力气可不行。

张瞎子把兜里的糯米摸出来了,用黄纸包好,裹成一小包一小包的。

“这是干什么?”我一边跟着在边上帮手,一边问道。

张瞎子道:“这样用的时候方便,万一和那鬼婴交手,这样一包捏破了就可以扔出去。谁也不知道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如果用袋子装着,万一袋子破了,糯米全撒了怎么办。而且,这样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也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少东西。”

不得不说,在说到这些的时候,张瞎子对我这个徒弟是讲的非常仔细的,可不光是随便说说用法而已,甚至连其中的道理都跟我讲的很清楚。

我看了看,这法子倒是巧妙。黄纸很薄,只要捏在手上轻轻一下就能捏破。

“没看出来你还会想这种办法。”我笑道。

张瞎子脸色凝重微微摇头:“这不是我想的,是茅山宗祖祖辈辈用血的教训换来的。”

听了这话,我顿时一滞,轻轻点了点头。

把糯米包好,张瞎子又摸出了一根红绳。这种绳子我见过,当晚对付鬼媳妇的时候,张瞎子就在他那破道观周围用红绳围了个大圈。

他把红绳子三股拧成一股,然后交叉叠着加粗着。

“红绳可以辟邪,对妖魔鬼怪有一定的克制能力。这红绳我在道观里还裹了香炉灰,到了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把鬼怪捆住。但看了昨晚那鬼婴后,我有点怕他把绳子挣断了,这要加粗下。”张瞎子说道。

我拧着那红绳一边看着,一点点头:“这样啊……”

张瞎子正卷着红绳,忽然就停了下来:“左源。”

“嗯?”

“你还是处男吗?”

“我……”我差点被一口唾沫给呛着。

我瞪着张瞎子,这话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吧?小爷我可是结婚十年了!

“是。”我扭扭捏捏的说了句。

张瞎子点了点头:“很好。一会儿你到边上去,撒泡尿淋在这绳子上。”

我老脸有些发烫,童子尿可以辟邪我当然是知道。只不过,这话你张瞎子不能偷偷跟我说吗?你瞧边上李长贵和李栋,他们忍得脸都快抽筋了!

不过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拧着绳子跑到边上,朝着上面撒了一泡尿。原因无他,这绳子还没编完呢!

我两根手指拧着湿淋淋的绳子回来了,抬手就扔在张瞎子面前:“诺,好了。”

张瞎子点了点头:“你把绳子编好编牢,我去准备符箓。”说完,他一溜烟就进屋,从这动作的迅捷程来看,没有谁会觉得他是瞎子。

看着地上湿漉漉的绳子,我有点哭都哭不出来。

不过这事还是要做的,昨天连尸体内脏都掏了,这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

我们一行人各种准备,弄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弄好。

跟着李栋出院子,就见外面的公路上停着一辆货车。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东西全都拧上车,那负责开车的司机一踩油门就朝坟地去了。

坟地在东安村北面,开车用不了半小时就到了。

这里我还是第一次来,就见这坟地是在一个山腰上。这一片地方很宽阔,就像是山中间的一个大片空地。山下远处有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再往远一点还隐隐能看到一个湖泊。不得不说,这里倒真是修度假村的好地方。

“装死婴的盒子在坟地最里面。”李长贵说了声,带着我们就往里面走。

我拧着一个大包,里面装着的是张瞎子准备的东西。李栋带来的几个村民也扛着铁锹锄头,到时候可能也会用上。

路上到处都可见被刨开的土坑,应该是那些被迁了的坟。旁边还有些车辆开过的痕迹,看起来应该是大型的挖掘机之类的。

我看着就有些奇怪:“这里的坟很深吗?怎么要用挖掘机这些?”

李栋苦笑解释道:“这一块坟地有上百年了,埋了几百个坟堆,施工队的人又有限,这才动用大型挖掘车辆来节约人力。”

想着挖掘机在坟堆里挥舞机械臂的场景,我就有些目瞪口呆。

“这用挖掘机,就不怕一铲子下去把地下各位老祖宗的骨头给铲断啊?”我失笑道。

李栋脸有些发红,一旁的几个村里的人脸色也有些难看。

张瞎子依然是一言不发,跟着李长贵往坟场深处走。走了大概有两三里山路,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地头。

“就在那边。”李长贵说了声。

我顺着李长贵的手看去,就见前面有一个大坑,从我们这个位置看不到坑的底部,不过可以从那坑口的大小来看,应该是不浅。

不知怎么的,看着这个坑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但一时也来不急细想什么原因。

李长贵指了下,就要往前面走,但张瞎子伸手就拦住了。

他掏出个罗盘断端在手上,等了半晌,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把手放上去。摸了半天,他的脸就又沉了下来。

“要赶快动手,这里阴气太重了!”张瞎子说道。

我看了看周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反倒是这山风出来,颇为凉爽的。然而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就觉得胸口一热。吊坠里的鬼媳妇好像在警告着什么。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难道这里真有什么,否则鬼媳妇怎么会提醒我?喜的是,鬼媳妇不生气了?否则怎么会跟我联络?!

见周围的人没注意,我悄悄把那吊坠拿了起来,朝着上面就哈了口热气。

就这么一下子,但那温热的吊坠忽然一下变得冰寒刺骨,我手上一哆嗦,差点直接就松手。

我一看这情形,就知道鬼媳妇还气着呢。我就心头苦笑,这不是冤死了吗,又不是我想忘了姑奶奶您的名字,实在是根本就没人跟我提过啊!

只不过,这一下我也警惕了起来,鬼媳妇的提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错过。每一次这枯骨吊坠预警,接下来都是惊险万分的局面。

张瞎子快步在前面走着,我赶紧扶着他,免得一不留神他先栽哪个坟堆里。李长贵和李栋几个也在旁边紧随着。

走到这大坑前,我才大吃一惊。

这坑至少有六米多深,一般的坟可埋不到这个位置。也不知道李长贵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把那盒子挖出来。”张瞎子说了声。

“好嘞!”李长贵答应了声,立刻把身上带着的一根长麻绳扔了下去。

几个村民也一个接一个下到坑底,动手就开始挖。

“李大哥,你们埋得很深吗?”我在上面蹲着看着,有些好奇问道。

李长贵也是满脸古怪:“我记得就随便铲了一铲子泥给盖下去,怎么挖这么久都没挖着?”

正说着,忽然就听嘎嘣一声响。

“挖到了!”一个村民惊喜道。

几个不敢耽搁,立刻把锄头扔一边,拧起铲子开始铲土,几下功夫,地下就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匣子。

果然像李长贵说的一样,这匣子上布满了各种花纹,看上去很精美。但只是一想到这里是坟场,一想到昨晚经历的事情,我就觉得这黑匣子说不出的诡异。

几个村民把那匣子绑在绳子上,我和李栋在上面用力就给拉了上来。别看这盒子不大,但还蛮沉的,把它拉上来还花了不少力气。

“李大哥,该你们了。”我转头叫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李栋忽然一抖手,就见他手里的绳子扔进了坑里。

我愣了一下,道:“唉,李书记,我这边没抓着呢……”

这话还没落下,一旁的李栋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你也给我下去!”李栋双眼通红,脸上一片狰狞之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