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九州夙辞

更新时间:2020-12-05 18:18:49

九州夙辞 连载中

九州夙辞

来源:落初 作者:大鱼和二饼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王爷 人气:

主角是小姐王爷的小说《九州夙辞》此文是大鱼和二饼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朝风云波谲,宿命千载,预言帝师曾放言,:盛世之魂归位,国之昌盛之时!各路势力涌动,她又会被卷入怎样的阴谋涡旋,而她又会议以怎样的姿态承载战火的洗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日的太阳带着丝温柔,将光芒倾洒在天地间。

此时的浮青苑一片静谧,阳光透过那刚抽出嫩芽的树枝间,洒在地面透出点点斑驳。和着花香的微风,裹挟着阵阵暖意,吹进室内,门帘被吹得叮咚作响。透过屏风望去,室内一片明亮……

床上的人悠悠转醒,如扇子般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那如琉璃般的眸子便缓缓睁开,眸中含着初醒时的朦胧,使得整个人都多添了几分柔和与可爱。脸色因着睡眠的原因也多了丝红润,那如樱桃般的嘴唇上泛着点点粉红。

此时正坐在一旁软榻上的席亦琛一手执着书卷看的出神,而床上的人发出的微微响动,将席亦琛落在书卷上的视线微微扯动了几分,抬眼便向着床榻的方向望去。恰巧那点朦胧之色落入了他的眸中,因着那点朦胧他的眼神微微闪动了几分,神色一动,却又将视线若无其事的收回,仿佛刚刚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一般。

“呵,终于舍得醒了?”

清冷的声音在室内响起,惊的此时睡意朦胧的白夙辞身躯一颤,猛地坐起,却是不小心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嘶~”,痛的她倒吸了口凉气。扭头看向那发出声音的软榻的方向……

只见那人坐于窗边的软榻上,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那一袭青色翠竹长衫上,那绣着精致淡雅的竹叶花纹的暗色滚边在阳光的映射下越发的栩栩如生。前襟镶嵌着银色镂空花纹镶边。腰系玉带,上系一块垂长穗绦的羊脂白玉。三千青丝用一上好的白玉冠高高束起,飞眉入鬓细长的眸子微微垂下,目光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卷,睫毛薄如蝉翼,阳光倾洒在他俊美的脸庞上那睫毛便在眼下投下一抹阴影。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唇角微微上扬,脸庞瘦削,棱角分明。许是因着时长外出征战的缘故,皮肤不似其它皇室子弟般白皙,但是多添了几分健康的色泽。

此刻的席亦琛端坐于软榻之上,窗外的阳光投射在他身上,使得他浑身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矜贵之气。

“看够了吗?”席亦琛被那毫不掩饰的打量之色盯得眉头一皱,将落在书卷上的视线缓缓移开,看向吗一直盯着自己的女子。眸底却暗藏了几分肃杀之意,却是一闪而过,快到让人无法捕捉!

“呃――咳……”白夙辞被席亦琛那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惊的瞬间回过神来,轻咳一声,迅速收回目光,抬手轻轻拂了拂鬓角微乱的发丝。眼睑微垂,长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充满懊恼的眸子。

白夙辞正了正神色,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平淡疏离的看向席亦琛

“王爷是有什么事吗?”语气中没有丝毫的起伏,仿佛这就是一场陌生人之间的交谈。

陌生人?是了,他们之间本就不算是熟人……

“白夙辞,莫要忘了你的身份!”席亦琛听到白夙辞说话的语气,又想今日自己下朝回府时府内下人禀报给自己的事情,便不由得心生愤怒。

白夙辞看着脸色铁青,面露寒光的席亦琛,勾了勾唇角,眸中没有一丝情绪,抬眸视线直直的射向席亦琛,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

“呵,我的身份!”白夙辞起身缓缓下了榻,鞋子未穿便光着白皙的脚丫踩在柔软的红绸绒毛毯子上,因着刚刚起的急了些,腹间的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目光并没有瞧他只身来到红镶檀木的圆桌旁,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茶盏那轻轻飘浮的水汽氤氲了她的脸颊,使她隐藏在一片朦胧之中。素手轻轻的摩擦着茶盏上的花纹,视线一直停在那盏茶中袅袅升起水雾,并未言语。此时,一丝挟着香气的暖风,轻轻吹动了那茶盏中的雾气,白夙辞眼神微微闪动,唇角露出一丝笑意。一直等待着下文的席亦琛望着此时正顶着手中那茶盏出神的白夙辞,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刚要出声训斥便听见似是回答,却又似独自呢喃的声音:“我的身份……”

“你说什么?”席亦琛并未听清楚白夙辞的话,便出声反问一句。

白夙辞的视线从茶盏上轻轻收回,看向了席亦琛,又低头抿了一口茶水,缓缓开口道:“妾身刚刚在说妾身自是清楚自己的身份。以前,妾身是相府嫡小姐,现在……现在妾身是祁王正妃。王爷妾身说的可对?”

白夙辞并未看席亦琛,也未等他回答自己,自顾自的开口道:“这人啊,有时候得学会认清自己的身份!否则……”

话未说完,便听见“砰”的一声,白夙辞手中的茶盏便落在地上,碎裂了开来。席亦琛被这一声碎裂惊的愣了一下,此时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懦弱的女人究竟要作何!

而此时正在门外候着的东菱听到了室内的声音,而自己又不能贸然进去,便在外边急得不停的来回踱步。

“不好意思,手滑了!”白夙辞眸中盛满无辜直直的看向席亦琛,可那脸上确实没有丝毫的歉意。席亦琛看着这个心口不一的女人,执着书卷的手用力的攥了攥,却也到底是没说什么。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王爷会因为这个杯子碎了而罚妾身吗?”白夙辞面露紧张之色,充满希冀的看着席亦琛,眸中微微闪烁着晶莹,越发的楚楚可怜。仿佛席亦琛只要说出因这个杯子而罚她的话,她便立刻掩面哭泣……

席亦琛彻底懵了,这个白夙辞到底中了什么邪,这是在唱哪出儿?她还是那个那个说话连头都不敢抬的懦弱无才的相府嫡女?

席亦琛眸中带着深深地探究看向白夙辞,希望能看出她一丝异常。

然而白夙辞依旧是满脸希冀的看着他,看着正看向自己,复又问了一句:“会吗?”。

席亦琛将手中的书卷“啪”的一声扔下,抬手轻轻拂了拂额头。抬起那装满不屑的眸子,看向白夙辞,清冷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呵,本王还不至于因为这些个不值钱的物件处罚一个人,碎了就碎了罢。”

听到席亦琛的回答后,白夙辞脸上的希冀之色瞬间收回,变成如之前一般的面无表情。这一瞬间,转变的太过迅速,席亦琛甚至开始怀疑,刚刚白夙辞那满脸希冀的神色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或者是出现了错觉。

“你……”席亦琛刚出声打算训斥白夙辞,还未说完便被白夙辞打断。

“王爷你看,这人就如同这茶盏一般,当你看中它,认可它,将它捧在手里时,它便只是一个茶盏,做不了花瓶。可若是不懂得规矩,打算丢了自己的根本,妄想博人眼球时,那它就如同那破碎的茶盏一般,只能成为一堆一无是处的碎片,毫无价值只能弃之!”白夙辞就这样静静看着自己脚边那堆碎片,声音轻轻飘出。刚刚茶盏落地的那一瞬间她便将脚移到一旁,否则,自己这脚怕是非得烫去一层皮不可。

席亦琛自是能听懂她话里所隐藏的另一层意思,但这个女人此时妄想插手这祁王府的事情,怕是太过高看自己的身份了!

自己之所以能娶她,全是因为皇命不可为,若他能安分一点,自己可不予理会,若是还想将手伸进自己府中,那就别怪自己无情!

“白夙辞,别想拿这些话来糊弄本王,你也清楚本王为何会娶你,为了能嫁给本王,你连廉耻都不顾了,不就是想要地位吗?既然如此想要得到权利和地位,这么想要成为祁王妃,那本王变成全你,你就在你自己的院子里好好的当你的王妃,府中的任何人,任何事情,你休想插手!这……便是你要付出的代价!”席亦琛的面容已经阴暗的能滴出水来,眸中的冷冽与肃杀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周身散发着一股阴郁和肃杀,包裹住白夙辞。

这一刻,他仿佛真的想杀了白夙辞,若不是因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那日成亲的便是自己和兮儿了。

想着兮儿那日和自己说的话……席亦琛眼中闪过一抹阴桀。

白夙辞冷冷的看向席亦琛,眼神中仿佛夹杂着愤怒与不甘,微挑的凤眸中隐隐闪烁着丝丝狠戾,这一刻,白夙辞的内心充满了杀戮,虽然……现在的她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要归咎与自己的身上……凭什么?从此以后,自己要肆意的活着,终有一天,自己会将那些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眸光直直的射向席亦琛:“王爷,虽说是挂着你的名头,那我也是你的王妃,也是这王府里的半个主子。从古至今,我还从未听说过,那个奴才敢爬到主子的头上,指着主子破口大骂。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世人也不会认为是我错……”

白夙辞凤眸瞪大,扶着圆桌缓缓站起来,抬起光着的脚,跨过地上的碎片向着席亦琛走过去。

慢慢的在席亦琛面前站定,抬起食指轻轻绾着落在胸前的发丝,毫不惧怕席亦琛此时想要将她杀死的眼神:“难道王爷因为一个不值钱的东西而要处罚妾身吗?还是……”

白夙辞的眸中闪过一丝戏谑:“还是王爷早已把那不值钱的茶盏当做了宝贝?呵呵……若是如此的话,那还真是妾身的过错了……”说到这,白夙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敢笃定,祁王并非看重怜香,只是觉得一向懦弱自己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今日竟是打了他院里的人,只怕是心中疑惑罢了!也可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敲打自己一番,顺便把和自己成亲而心里产生不甘发泄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