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启禀王爷王妃要复仇

更新时间:2020-12-05 18:12:49

启禀王爷王妃要复仇 连载中

启禀王爷王妃要复仇

来源:落初 作者:豆浆花开 分类:言情 主角:谢陶承允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豆浆花开的原创小说《启禀王爷王妃要复仇》,主角谢陶承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被迫替嫁却遇深情良人,骆凤茹不清楚这是不是娘亲在天保佑,如果是她希望娘亲能帮她完成多年的心愿,让渣男爹低头,曾经陷害母亲的妾氏重回原形,至于没有脑子的继妹,就让她一直嫉妒自己的甜蜜生活好了。可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自己的麻烦解决了,对方的麻烦却牵扯到整个国家,瞧着某个儒雅温和男人却只顾着喂肥她,她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不担心”。某人狡猾一笑,“我只担心你饿,剩下的事不是有你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婷姑娘这三个字,陶承允的面色有些许的僵硬,婷姑娘,他昨晚并未接受婷姑娘的邀请,在婷姑娘和月姑娘之间,难道他竟是选择了后者吗?

秋茗月觉得婷姑娘可能是陶承允的痛脚,一看他的脸色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不说这个了,陶公子,我还有些其他要紧的事情,不过现在要先回幻月坊,若是公子不介意,我就先走了,改日再聊。”

“我也要去幻月坊,不如同行?”陶承允收回了自己的心思。

“好啊……”秋茗月心里想的却是,难道你就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尴尬吗?

秋牧的大军已不足千里便可抵达陵京城,浚王转身便走下了城楼,而邹晋北依旧坐在原处,像是不愿意这么早的下去。

陈将军想了想,如此也是应该,毕竟太子殿下身份尊贵,哪有太子去迎接一个边关将军的道理,但是他的官职却是最小的,理应在迎接队伍中,于是也跟着浚王下了城楼。

站在城墙之上,看着浚王站在自己脚下的感觉还真的好,嘴角微微扬起,今日的事情,他完全可以不用插手,父皇已经召见过浚王了,此事便交由浚王负责,而他只是协助。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略微有些压抑,若非是邹浚生非要保下良夏帝姬,他一个太子,又怎么会只是一个协助?

要本宫去迎接那个莽夫,想得美!

邹晋北昂起头,看着不足百里外的人群,满眼都是不屑。

浚王站在城门处,迎接边关守将,足以显示出朝廷的诚意,邹浚生看着前方尘土飞扬,不管眼前这个人跟良夏有什么关系,他都必须要定住他。

算算时间,陛下的旨意也应该就要到了。

远远看去,尘土中飞奔出一匹马,直奔陵京城门处,浚王并未有所动,依旧站在城门口处,定定的看着冲向自己那匹马以及秋牧将军。

陈将军稳不住了,“王爷,您避一避吧,这秋将军怕是瞧不见您在此处,这马儿若是伤到您了,臣等要怎么跟陛下交代?”

交代?

若是秋牧就这般进了城,才是真的没有办法交代。

邹浚生定定的看着秋牧与那匹马,他料定,秋牧还不想跟朝廷闹翻,所以才会独自一人一马,现在的局面,不过是他想要给朝廷一个警告。

毕竟他秋府不是好欺负的。

秋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朝廷总是要给他秋牧一个交代的。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邹晋北还是有一点点的希冀,秋牧的坐骑突然发疯,把浚王踩死了,这会是一桩奇闻的不是?

“王爷您躲躲吧!”陈将军要急死了,见浚王始终不动,竟是直接站在了浚王的面前,他可以死,但是浚王定是不能受一点伤。

“让开。”语调淡淡的,丝毫没有急迫的意思,陈将军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苗丹反应过来,把陈将军拉了过来,“王爷不动,就定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你我在一旁候着就好。”

陈将军依旧是怔怔的,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又似乎是明白了,但是他抓住了苗丹话里的重点,就是浚王说没有问题的。

但是眼看那那匹马就要冲撞到浚王了,这如何能让他不忧心。

每个人有怀有自己的心思,秋牧本以为浚王会退开让他径直入城,如此,他身后的那数万人马也就可一同随他入了这陵京城。

只是不想这浚王虽然年纪小,平日也是闷不吭声的模样,竟是直直的站在那里,就像是料定了自己不会伤他一般。

可还就真的被他猜着了,他还真的不敢怎么样他。

于是在几步的距离,他停了下来,“浚王殿下,还真是不好意思,这马今日不知是发了什么疯,竟是不要命的往城内进。”

浚王淡淡的笑了笑,“无碍,马而已,再驯养便是,只要秋将军无碍便好。”

见到这个仗势,邹晋北带着玄烨才缓缓从城楼上走了下来,脸上挂着他万年不变的笑意,“秋将军,刚刚还真是惊险,你和皇兄都受惊了。”

秋牧看了眼太子,皱了皱眉,“受惊是小事,怕的是有人背后放箭啊。”

听到这话中的影射,太子殿下有些不悦,但是身后便是秋牧的人,他也只好忍了,等他到城中再说。

很明显,秋府的事情,秋牧都已经知道了。

邹晋北皱了皱眉,浚王为何还是不开口。

“秋将军受惊了,陛下在宫中设宴迎接秋将军,还请秋将军随浚王殿下和太子殿下一同进宫。”陈将军都能感觉到这秋将军对太子的怨气很深。

邹浚生看得清楚,秋牧的怨气发在邹晋北身上没错,但是他的怨气,却是对朝廷的。

“好啊!今日我带我的兄弟们一起到宫里,尝尝那山参海味是如何!啊!兄弟们整日就跟我在边关吃沙子了,如今也享享福不是?”

秋牧笑的酣畅,丝毫不管方才陈将军说的只有他一人。

邹晋北皱了皱眉,“父皇的接风宴可是给秋将军一人准备的。”那些废物哪里有什么资格入宫?

后面的话,邹晋北自然是不敢说出口的。

秋牧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阴森森的盯着邹晋北,“那我的兄弟们怎么办?他们随我一同进京!如今却要我丢弃他们在城外吗?”

这眼神……

邹晋北感到有些恐惧,这秋牧的眼睛中就像是有死气一样,这样直直的看过来,竟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像是置身冬日里那般。

“陛下有旨。”

一道声音适时的打断了秋牧看向邹晋北的眼神,虽然不愿意,却依旧和旁人一样跪下,嘴里念念有词。

“臣接旨。”

“儿臣接旨。”

浚王嘴角略微带着笑意,他终于等到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秋牧将军在边关数月甚是辛苦,朕在宫中已备下酒宴为秋将军接风,特赐边关戍将数百坛美酒,数白头牛羊,犒劳众将士,钦此。”

“谢陛下隆恩。”

“太子殿下。”王公公并未让其他人平身,是因为还有一件事为解决.

“王公公,父皇可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本宫去办的?”邹晋北的语气之内有些得意,就像是要接到什么恩赐一样。

王公公叹了一口气,“传陛下口谕,太子殿下事关秋府一案,并未查明,造成冤案,自今日起,太子殿下禁足在太子府,无朕的允许,不得踏出一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