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入江云

更新时间:2020-12-01 18:41:51

一入江云 已完结

一入江云

来源:落初 作者:靛弦 分类:言情 主角:仰脖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靛弦原创的言情小说《一入江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仰脖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此情势可穿风破,一入江云。曾经一个是富贵公子,一个是街头混混,身份悬如云泥,却因她锲而不舍的追逐一再拉近。而今一个是藏剑庄主,一个是丐帮督统,立场隔如山海,但他千里追寻,向她伸出手去。岑江16岁遇见他,18岁离开他,21岁再相遇,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他,一身的骄傲为他倾覆如今24岁了。可是叶疏云,你……在哪里?……是一个烈酒一般的女子只浓一人口的故事。古言武侠,1V1双强,甜宠小虐,HE,感情线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彼时的她风华正劲意冲冠,英姿勃发怒少年。在脚边砸碎了牌匾,撩起宽衫下摆单腿蹬在木桌上,以挑衅桀骜的姿态仰视面前人。

“你,就是当家?“

迎面覆来一片阴影,芝兰玉树般立着一位男子。

他温雅地漾起一丝笑,轻轻颔首,似对这满地狼藉毫不在意,长身玉立之处,一派清静宁和,似平湖月色。

不自觉满腹怒火散了大半,我抽出腰间挎着的一柄大刀,向他扔去——“什么玩意儿,差劲!这么薄拿去切菜啊?”

他看似身量单薄弱不禁风,见我扔来长刀竟不躲不闪,正寻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尺把长的大刀却被稳稳握入他手中。

食指与中指并起紧贴刀面,顺着目光一寸寸轻抚,一缕垂落的发丝沿着面庞滑下,寒光四溅中竟别样柔情。

他月白风清地一笑,静静阖目,倏忽又猛然睁开,继而一片刀剑光影中我只记住了那抹孤鸿落日般的身影。刀法快得令我眼花缭乱,电光石火间,辨不清招式套路。

收刀时,有层层木屑如飞雪飘落,身旁柜橱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顷刻化为齑粉。唯有那人,依旧自持微笑,云淡风轻地立于重重落雪中,纤尘不染,天地静默,时光悄悄定格。

“刃薄者,吹毛立断。“似微风拂过月华下的水面,清淡柔和的吐字拂过我耳边,“姑娘若嫌过于轻巧,换一把厚重的便是。”

……

“帮主有令,即日起召集天下帮众,直捣红衣教!”

红衣教是近年来在中原地区兴起的邪教组织,出身波斯祆教,教众喜着一身红衣,故得名红衣教。教主阿萨辛擅用一种迷幻药控制信徒,将教义输入人脑,使这些人奋不顾身地为他效命。目前红衣教触手已伸及江陵一带,魅惑百姓、害人性命,被丐帮查知,决定行侠仗义、为民除害。

“阜阳一带已就位。”

“洛阳已就位。“

“长安。““瞿塘。”“巴陵郡。”

“右督,干得不错。”大长老轻抚长须,拾级而下,检阅大队人马。

“扬州一带。”捕捉到这两个熟悉的字眼,我的心蓦然一缩紧,生疼的感觉弥漫全身。

“右督,此次惩恶行动还吸引了一批江湖正义人士。“左护法扭头低声禀报。

“····甚好。“我面无表情,淡淡说着,”设宴款待一番,莫怠慢了。”

一时之间大殿人声嘈杂鼎沸,我一身劲装负手立于正座侧方,俯视身下形形色色的人群。心思飘忽久了,眼前竟突然恍惚,望见一袭玄黄色衣袍从人群边际一闪而过,无端几分熟悉味道。复而眨一眨眼,完全不见了那抹玉色踪迹。

果然近日琐事缠身,有些倦怠了。我狠敲一记脑壳,这可要不得!今夜需早些休息,以备战斗。

晚上的酒宴我并没有前去,而是早早在房中躺下。不想那人依旧入梦。

“疏云兄,我来请你喝酒了。整日对着书摞子有什么意思?“这一日午后,我又不请自来地冲进了他的院子。不想案前的他还是那个他,身旁却亭亭立了个身若烟柳的女子。她低眉颔首,梨涡浅卷,温婉安静的姿态,秀美恬然的面容,一双杏眼中似盛满了桃花潭水,柔柔地轻漾波痕。他额上渗出一丝细汗,她抬袖轻柔地将之拭去,姿态举止说不尽的默契温存。

她与风采卓绝的他坐立一起,真真一对璧人无双。

这幅美好动人的画面深深刺痛了我的双眼,猛然收住了前进的步伐,站在那里,定定地望着他。

他抬起头来,没有分毫的慌张失措,眸中仍然如一泓古井秋潭,寂静无波。

心底凉了半截,鼻间一声冷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思慕你这般长久时日,在你心中竟一文不值!连一句解释都不愿施舍吗?不,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一甩头大步离开,家丁护卫们的目光似针芒打在背上,我仍抬头挺胸像只倨傲的孔雀,踏出这方已渐渐熟悉的庭院。

——一只被遗弃的自以为是孔雀的灰鹊。

而后就是抱着酒坛子在酒馆里无止境地喝酒,直喝得天昏地暗,万里无光。饶是被酒灌大如我,也醉得癫狂疯魔。

在砸了酒馆子之后,我站在满地狼藉中一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一边叫嚣要他出来与我决斗,意识混沌不清。

片刻后,他如同天神降临一般携着万丈光芒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知为何醉成这样仍能一眼认出他,当即愣在那里无所适从,心里还念叨着完了这么糟糕的样子被他看到了,随后意识丧失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转是在他背上,头脑昏沉,迷糊不已,我不由得一发不可收拾地呢喃起来:“叶疏云是个大坏蛋,欠打!“

“可是他哪里坏呢?他是一个那么好的人啊!”

静默了一会儿,又欢快地笑起来:“我知道了!他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喜欢我!“

这样笑了一阵,声音渐渐低下去:“可是······可是,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复而带上了几分哭腔,泪水一颗颗打下来:“为什么要喜欢我呢?我从小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啊!又凶又暴躁,连猫猫狗狗都离我远远的········我不值得被爱,哪里都不好,还总惹麻烦··········“这样絮叨了一会儿后,禁不住酒意的汹涌,昏睡了过去。

……

睁眼已是天明,回梦过去,心底仍是一片酸楚蔓延。

静默地坐了一会儿,起身赴往殿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