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个小妖精各种打杂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12-01 18:37:56

一个小妖精各种打杂的故事 连载中

一个小妖精各种打杂的故事

来源:落初 作者:殷珑小包子 分类:言情 主角:苏月马嗣 人气:

经典小说《一个小妖精各种打杂的故事》由殷珑小包子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月马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苏月不小心撞到的他的那天起,这人就在她脑中忘不掉了。眼前一点点模糊起来,苏月努力睁开眼睛,面前不停浮现出她这一生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最后画面一点点定格在一颗树下,晚霞一点点洒在他的脸上;一脸温柔对着苏月伸出手。苏月努力地抬起手,却只能无力地一点点倒下。若有来世,她谁都不信!但,还有来世吗?不虐的哟,超甜ing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做完这么久的苦工后苏月感觉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回到自己的小房间,过了一会又到院子里抬着头闭上了眼睛,往后一躺变成一颗不起眼的小草,吸收月光。

这可是她一直精神倍棒的原因,但是在外面不敢变小草睡觉,怕路过个什么动物把她吃掉或者踩死。

第二天她就悄悄计划着要出去,右护法召集他们,宣布狐妖王要霸占西山。

位置梁西处,名为忘行山岭。目的是把那里的众多妖精赶走或者招安,不服的都打死,由于那里常年流传着各种妖魔横行的故事。

苏月缩了一下脖子,有点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右护法就指了一下她和一边的左护法:“王说了,此行派谁都不公平,你们二位暂且是戴罪之身,便由你们二人前去。”

苏月侧首看了一下一边的那位左护法。

在他脸上没有看出什么别的情绪,她除了在他脸上见过嫌弃的表情其他再没有看到过。

如果他一脸开心或者是一脸扭曲是什么样子的呢?“哈哈哈。”她又不小心笑出声来了,苏月赶紧捂住嘴巴。

众小妖对她投以怜悯的目光,都以为她吓傻了,这个时候都可以笑出声。

她回到自己小房间,整理包裹时才发觉自己的小钱袋之前就丢了,以她这微弱的可怜的法术根本不足以变出银子什么的。

苏月一拍脑袋,坏事,地图似乎被放到了小钱袋里了,而且一起被偷了。这下完蛋了,她冲出房间,找到了苏老头:“老头,你给我地图我弄丢啦,还有其他的吗?”

只见那老头眼睛一瞪:“你这丫头,你认为我还会有一份?”

苏月被打击的蹲在地上,一直坚持找到爹娘的唯一线索就这么没有了。

苏老头看她这样有点心软:“那地图也是我看了很多年了,要不……我跟你们去吧,也有个照应。”

苏月摇摇头,虽然老头是个道行几百年的老树了,但是毕竟是去忘行山岭。

听说去了就忘记为什么去的,法力也会尽失,里面被传的特别邪乎。老头把她带大的,就念着这份恩情,她也不会让老头再跟着她去冒险。

“老头,你画下来我带着吧。你去不行太冒险了。”

“你这娃娃,你这道行都不怕。我要去。”苏老头摸摸苏月的头发。

“不行。”苏月站起,没有一直带有的笑容很严肃的看着老头。

苏老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苏月,叹了一口气“唉,行吧,那你也要看得懂我画的。”

一刻钟后,苏月放弃了手中的纸。她实在看不懂这画的是什么,这别说找人了,按这个地图能迈出步子都是个奇迹。

苏老头还是跟着一起上路了,他都拍着胸口保证了。而且还有左护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走的时候大小妖都出来给她们送行,就连妖王都亲自出来了,这让苏月有点受宠若惊。

妖王走到左护法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左护法,若你真的收复梁西,便赐你了。但愿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莫染抱拳:“定不负所托。”

“哈哈,好。”妖王笑着转身走了。

抱着一堆包袱的苏月跟在莫染后面走着,此时下山的感觉已经和上次完全不同了,这次有苏老头罩着呢,她走路都恨不得横着走。

苏月跟着他们走到了一个小村庄时,已经很晚了,月亮弯弯挂在天上冷静的看着地上的一切。

村子挺小的,现在估计都睡觉了在冷清的月光下显得很阴森森。苏月拉着老头的衣服,最后找了一个小庙,先将就着一下。

小庙很破,左护法大手一挥便把里里外外重新翻整了一下,还弄出两张席子。

她抱着包袱坐到其中一张席子上,拿出一个枕头便要睡下了。

“咕~~”苏月揉揉肚子,她好饿啊,但是没干粮,老头估计也没有准备。她摸摸肚肚,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饿啦。

旁边是莫染和老头坐在火堆旁边,苏月吸了一下鼻子,炭火的味道怎么越闻越香了,苏月睡不着了,要流口水了。但是也不想起来,总不能饿的啃木头去吧。

脚突然被踢了一下,苏月回头,就看着莫染平平无奇的脸上被火光照亮的眼睛,很亮又很黑像是……宝石。

宝石的主人又踢了她一下,不耐烦的把手往上抬了一下。

苏月这才看到莫染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红薯!”

苏月赶紧接过来,对着莫染露出了第一个真诚的笑容:“谢谢,我快饿死了。”

吃完一个红薯感觉好多了,摸摸肚子可以睡觉觉了。

第二天,他们走进了一个雾很大的森林里,一片白雾蒙蒙总觉得会突然蹦出来一个什么东西。

苏月抱紧了自己的剑,这把剑是老头给她的,没有说哪里来的,她也没有问过。

估计是老头自己做的要不就是捡到的,她的剑就叫剑,没有名字,她不喜欢取名。

还在走神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她的胳膊。

“啊啊啊~”苏月吓的一个激灵,闭上眼睛就开始叫。

“别叫了!”莫染被吵的头疼,伸出另一只手捂住了苏月的嘴巴。苏月听出是莫染的声音后闭上了嘴巴。往下看了一下,果然抓着她胳膊的也是他。

等苏月没有再叫的时候莫染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

拉过她的胳膊往她手腕上系了一根极细的银丝。

放开的时候就没有了,苏月摸摸手腕,总觉得手腕有些凉凉的挺舒服的。

“下次再乱叫我就把你嘴巴给缝上。”莫染往老头手上也系了一根银丝。

苏月摸摸嘴巴,不是你不打招呼就抓人胳膊的么,再说刚刚在走神。

“这是银丝,如果一会我们走散了的话,这个可以让我更快的找到你们在何处。”莫染道。

“那有别的用处吗?可以防身吗?有危险的话可以带着我逃跑吗?”苏月摸着手腕,感觉很神奇。

莫染没有回头,似乎不想理她。

苏老头摸摸苏月的头:“这是左护法的法宝,当然只能为他所用,系上的这根除去可以找寻位置便没有其他作用了。”

苏月点点头,还以为可以挡伤害的呢。

深处的雾更浓烈了一些,再往深处走就连面对面站着都不一定可以看得清。

苏月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苏老头怎么越走越快了,她跟着跑了两下,伸手扯住了老头的衣角。

但是感觉老头的衣服为什么有点怪怪的,越看越奇怪。

她伸手拽住了老头的肩膀,拿出剑架到了前面这人的脖子上,这个人走路左脚有点陂。

老头一个几百年的老妖怪了,平时扛上两桶水都能稳步如飞的。

前面这人不动了,苏月咬咬牙,转到了这人面前。就算是站到了面前也看不清脸,只能用趴在脸上的距离才能看到。

苏月看清这人时立马倒吸一口凉气捂住了嘴巴,这哪里还算个人呢,面前这人脸上眼睛的位置只剩下两个血窟窿,嘴巴张得大大的,里面空荡荡的没有舌头。

血都风干了。是个死了很久的人。

苏月转身就跑,但是被一把抓住了肩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