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爱情离你半步之遥

更新时间:2020-11-29 17:59:04

爱情离你半步之遥 已完结

爱情离你半步之遥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忆珍 分类:言情 主角:王子李宁 人气:

《爱情离你半步之遥》为忆珍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到是倒霉催的,是个自己挖坑把自个活埋的人。母亲去世的时候,大家叫我“扫把星”,上大学的时候,大家尊我“倒霉蛋”,自食其力的时候,大家称我“苦煞星”,等到结婚生子后,我便连升三级,江湖上号称“母夜叉”。 看一个曾经被世界遗忘的女子怎样玩转爱情和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章 给后妈的教训

烟火在除夕的晚上显得特别孤独,就连电站也跟我们过意不去,今年是春节联欢晚会也捞不着看了。

龙在蜡烛下叮叮当当地剁着饺子馅,我弯着腰在案板上使劲揉着面,军则蹲在炉子旁边拣那些未被烧尽的煤渣。

军问,姐姐,咱们点着蜡烛吃晚餐也挺浪漫的啊。

我就不由自主地朝他笑笑。

他又问,老爸真不回来和我们吃饺子了吗?

龙把菜刀撂在案板上,他说,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啊!他回不回来还不都一个样。说是找了个后妈,我看是来了个后爸啊。

我用拳头使劲在面团上砸了一个窝,我说,来,包饺子,咱们吃咱们的。

这是母亲过失后第一个春节,我们一下子少了两个亲人。老爸早早就去后妈家里,自从后妈的孩子从老家回来后,他很少有时间回来陪我们。

老爸向后妈提出一起过春节的时候,她的脸拉得比长城还长,她说,老李!我可是个当妈的,不想叫我的孩子受委屈。你家这三个孩个个跟老虎似得,还不把我家孩给打死。平常就对我管着他们恨之入骨了,全算在我孩身上那能成吗?老李,你要是心里有我和孩子这个年就到我那过去!

她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

我那时想,老爸就是再对她贴心贴肺,也不至于在大过年的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吧!老爸那时的表情很沉重,他犹豫了片刻,最终下定决心对我们说,你们都大了,就自己过节吧!你阿姨家的孩子一直在老家,回来一趟不容易,孤儿寡母的也挺可怜,还是我过去陪陪他们吧!

“她家的孩子就是人,我们家的孩子就都不是人了!搞三陪的啊!”我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我知道我肯定阻止不了他,我便走过去拉老爸的衣角,我说,爸,吃了饺子再走吧!

可老爸说,你阿姨家又不是没有饺子吃,谁的饺子不都一样啊!

“明明就是不一样嘛!”我心里想着,“你还不如直接告诉我们,我们做得饺子那有你阿姨做得好吃啊!”我不知道弟弟的心中是怎样地难受着,反正我心里忽然就那么空虚了一下,有点惆怅。

可是现在任我们三个把锅碗瓢盆敲得叮当乱响,还是压不住一丝寂寞在我们之间蔓延。

我放下筷子,看窗外的烟花,我知道快乐的是别人,我什么也没有。

大年初一,赵玲和韩小玫都来了,大家丰衣足食,动手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心情便豁然开朗起来。

韩小玫说,丽,祝你今年福星高照,一是能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大学,二呢愿你和你心爱的人比翼双飞去吧!

我正陶醉在我的美好前程中,赵玲冷不丁丢句话过来,“我听说,枚儿在抢了别人的男朋友后,反倒活得滋润了。”她故意把声音放低弄得人心惶惶地,“你怎么今天没带来啊!”

韩小玫挪了挪身子觉得有点不舒服,她说,“阿玲,大过年的,又没人给你要银子,你给我放正经点说话行不行啊!”

赵玲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的表情很正经啊!那你做点正经事出来啊!别以为你做得那点事能把全世界的人们都给蒙了,我们可不都是傻瓜。”

她俩虎视眈眈地立马就要咬起来了,我就说,你们说什么呢?一个个跟刺猬一样。

赵玲笑出来的声音极为渗人,她说,“我就奇了怪了,那厮就怎么看上枚儿这种货色了?”

“我什么货色啊?陈谷子烂麻的事了,天天有什么说头。阿玲,今天我不想提这事,要是你再敢提那些老皇历的事我就灭了你!”

赵玲嘿嘿干笑了两声,“还蛮有人样的嘛!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要是有人知道你做得那些事啊,谁都想过来把你给咬死!”

韩小玫气得面脸通红,一股上前拼命的劲。

我白了她俩两眼,“你们还有完没完了,是不是想让我死给你们看啊!要不叫辆车送咱们三个上疯人院?”

赵玲听我这样说就笑得像只鸭子,她说,你丫真他妈逗!咱们仨就韩小玫是疯子!其实在她心里住着一个小人,为那个人她都失去理智了,她是彻彻底底的爱情疯子!

我看见韩小玫而忽然从腰中抽出一只手,我想那丫要对玲下毒手了,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我估计枚儿心里把阿玲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不定把她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底朝天。最后她还是挥了挥手就放了下来,她说,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太伤自尊了。说完站起来就想走,还是被我抓住了,我说,你们至于吗,大家都多年的朋友了,今年没准就是大家在一起过得最后一个年了,说不定以后真见不上面了呢!…….没等我说完,两个人就将我的嘴堵了个严实,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闭上你的乌鸦嘴吧!”

两个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但两对眼睛还是互相敌视着,就像是两只准备战斗的狮子,我是劝了左面劝右面,给她们又是削苹果又是倒水,我自个都在骂自个怎么跟个奴才似的,八成好像这事端是由我引起来的。但最终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捣鼓下,两人还是和好如初了,咱们是什么啊!就是春风野火,阴魂不散。

我们正在那耀武扬威地把自己当皇上使时,后妈就扭着屁股来了。她今个打扮的可是花枝招展啊,穿了一条墨绿色的裤子,一件粉红色的小棉袄,花棉鞋,黄色的头巾。瞧这打扮不伦不类的,在配上她脸上的褶子简直就是一火鸡,看得阿玲“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稀里哗啦全部落到了我的脸上。

赵玲赶忙拿出面巾纸擦我脸上的水,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她说,看那架势上辈子肯定是妓院里的红牌,看把她骚的。

韩小玫听了,她说玲这话说得简直就是经典,然后笑得像过了电似一样爬在桌子上直抽搐。

后妈本来就没有什么文化,听我们说话就跟听天书似的,可她硬是死皮赖脸地不承认她素质低下。

我一脸不悦地说,今天不怕你孩子受委屈啊,跑到我们家来干什么!

她龇着牙呵呵地笑,我可是大忙人,没有闲功夫来看和你们胡说八道。要不是你爸非叫我来看看你们,我才懒得来。

她看了看我们满桌子的菜,就拉着个驴脸说,真是个败家子。你请他们吃饭,能得到啥好处,能给你办啥事!

我一听就要晕倒。?

后妈扭着身子,坐在桌子旁边,拿起赵玲的筷子就往嘴里夹菜,玲就忍不住地喊到,那是我的筷子!

后妈听了听,然后说,没事,我不嫌你脏!你再取一双去。

我在一旁翻着白眼,真是够丢人的。

后妈只管吃她的菜,偶尔也抬起头听我们讲话,然后不痛不痒地插上几句。她一个没文化,还要和我们一起瞎掰,她说,你们说得那个文学家我知道,鲁迅,笔名叫周树人对吧!我们三个瞪大眼睛露出钦佩的眼光,然后她接着说,不过我觉得那个女的太没女人味了,写得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咦——还名作家来!

我们相互看了一下,便笑成一团,枚儿说,你后妈可真是极品啊!

后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们,我说得不对。

我的舌头都要吐到下巴尖上了,我说,阿姨,你这是丢得什么人啊!

她厌烦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又嗲西西地说,你们都是丽的朋友哦,那你们的父母都在什么单位上班,当什么职务,一个月拿多少工资啊?

比查户口的还详细,赵玲极不乐意地瞟了我后妈一眼,韩小玫就说,都是一般人家。

后妈一听脸色就变得很难看,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说丽也不会交上什么富贵朋友。老是和一些穷光蛋们交往,能交上什么好运啊!这些菜喂狗也比你们吃了强啊!狗还能看家,你们能干啥!你们还吃个什么劲啊!

我的颜面全无,真想死了算了,我看见韩小玫和赵玲气得都快吐血了,赵玲站起来说,简直就是小人之举嘛!跟你划不来计较,枚儿,咱们走!

后妈好像是成心跟我过意不去,她一把拉住赵玲,天下也有白吃的午餐啊!把钱放下再走!

太他妈作践我了,是可忍熟不可人,我拿出我的杀手锏,用我的猫爪抓了她的脸。然后我对她俩说,我也是一穷人啊!咱们可是真正的门当户对,你们干嘛要走啊,为了她,你们跟我计较,不是太寒颤我了吗?

后妈那是吃亏的主啊!她捂着脸说,你敢挖我!

我说,你还要脸干什么啊!阿姨,你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我们的友谊呢?照这么说,你不也一穷二白吗?你跟我爸好是冲着我爸的工资来吧!你迟迟不跟我爸领结婚证,就是为了有一天我爸被你榨干了,你再好去榨别人对吧!

后妈气冲冲地跟一母狮子似的朝我怒吼:放你的屁!我吓得一哆嗦,我估计她就是一女土匪头子。

她抡圆了胳膊就给了我一巴掌,我是满眼金花看不见东南西北了,只听见满屋子躁动的声音。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我后妈已经被我两个姐妹给血洗了。

后妈站在原地,满头的水往下滴答着,她嘴里还是不吃亏地骂着,你们都是有人养没人教的家伙。

这话可真是够恶毒的,赵玲抓起我家的茶杯,唰唰就朝着后妈飞过去,玻璃渣子四处乱窜,我一跳三尺高,我说,你丫干嘛呢!我们家就那三个像样得到杯子啊!

后妈确实没沾上一点便宜,她转身就走,在出门的时候她对我说,你这个死丫头片子皮子又痒痒了,我治不了你,就等着你爸来教训你吧!

我说,自从你来后,我爸教训我们不是常事嘛!我告你,我不是被吓大的,你去告状好了,我在这里等着。

她嘿嘿地笑,笑得真够阴险的。

到这个时候,我们的聚会也最终不欢而散,韩小玫说,丽,你以后再别叫我到你丫家吃饭了,你家这饭我也吃不起。没吃到什么好的,把小命给丢了就不划算了,我可是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摧残了!她说,幸亏那厮没跟你好,要不他还不惨死在你后妈手里。

我的头有点眩晕,我说,你在说什么?

然后她朝我笑笑,她说,没什么。今天我打了你后妈,请你海涵,别让你后妈来找我报复就行了。拜托,让我安安稳稳过日子吧!对不起,我要先走了,我还和阿昌有约呢!

我一瞧她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就浑身不舒服,我想送她走,可是赵玲把我给拽住了,她说,就让她自己走吧!又不会迷路。

我用挑逗的眼神看她,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吃炸药了!说话这么冲,见了她跟见了你的杀父仇人似的。

赵玲叹了口气,其实你交给我的任务我早就给你调查清楚了,潘头收到的那封匿名信就是枚儿写得。安排让班长和你跳舞,再叫那厮故意看到,然后假借你的手迹写信,造出刘世昌的流言飞语,从而产生对你的误解,以便达到她得到刘世昌的目的。计划很周密,由你帮忙她完成得相当顺利啊!

我后退了两步,我说,阿玲,开玩笑得吧!你是不是搞错了,枚儿可是我们多年的朋友啊,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没有理由啊!

怎么没有理由,因为她喜欢刘世昌!赵玲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相当严肃,不像是在说一个笑话。玲说,你见我什么时候跟她翻够脸,我没有证据能说这些话吗?我们三个的确是最好的朋友,当我知道是枚儿干了这些的时候,我心里比刀割还难受,她心黑着呢!凡是你要留个心眼啊!

我摇着头,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结果,嘴里说着,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赵玲过来搂着我,她说,我也不想这样,但还是告诉你为好!因为枚儿也是咱们多年的朋友了,我也不想把矛盾激化!对了,你是喜欢刘世昌的吧?

我口是心非地说,没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