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镇灵劫

更新时间:2020-10-24 20:32:42

镇灵劫 连载中

镇灵劫

来源:落初 作者:长靖一 分类:言情 主角:冷阎岳麓 人气:

《镇灵劫》由网络作家长靖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冷阎岳麓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暮尘:“哪怕粉身碎骨,我也护你无虞。”落雪:“当每个人都不止一副面具时,我该相信谁?”琅夜:“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才是你的归属,无论世人如何欺瞒你,我也是你最能信赖的那一个。”一个关于解密前尘的故事,落雪从情愫懵懂,到看清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找到自己最终的归属。PS:暮尘和琅夜都是男主,不要因为谁情节多,谁情节少纠结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光泛着丝丝凉风眼看就要碰到落雪的颈脉,落雪却感觉到什么,抽身,弯腰,触地,迅速躲过,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的桌子四分五裂地朝各处飞去,屏风被撕得七零八碎,空气灰尘突起,夹杂着迎面而来的寒气,呛得落雪鼻子十分难受,眼睛干涩几乎要流泪。

“好险,好险。”落雪心里这样想着,赶紧趁机爬起,退出几步远,重新蓄积法力,手上红光倾泻,周身被染成红色,衬得她的小脸越发白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落雪知道自己同它耗不起,得赶快想办法脱身才好,正思忖着,那黑色的怪物就又向她袭来。

此时落雪才发现,这怪物四肢漆黑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它四脚大大撑开,向她扑来,脊背和头高高翘起,背上竖插着四五根大大鱼鳞片般的东西,整个头上遍布眼睛,这些眼睛排列混乱,不成章法,横竖都有,它没有嘴,没有鼻子,更没有耳朵,许许多多眼睛不断眨着,看得落雪头皮发麻。

怪物的爪子锋利无比,指甲奇长,在虚空划出几道弧线,闪出刺眼的白光。

“看来刺向自己的就是这怪物的爪子了。”落雪轻身避开它落下的一击。

下一刻,另一只又伸了过来,落雪迅速避让,可那爪子接连不断地袭来,速度很快,白光刺眼,落雪酒劲还没过,脚步不稳,只几招下来竟落了下风。

那怪物丝毫没有人性,凶残无比,眼睛里布满血丝,睁得极大,仿佛随时要破眼眶而出,进攻的速度也快了近一倍,这回落雪实在招架不住了,被打得飞出几米远,直直撞在桌子的棱角上后,滚落在布满碎屑的地面。

锥心刻骨的疼痛感袭来,落雪觉得自己的腰都不再是自己的了,吼咙一阵强烈血腥味袭上,血顺着她苍白的嘴角流了出来。

落雪勉强撑起身子,那怪物的爪子又准确向她抓过来,落雪避闪不及,脸上硬硬生生被划出三条醒目的血痕,再一次跌倒在地。

见了血,那怪物突然兴奋极了,不顾一切地朝落雪猛扑过去,落雪此时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闭上了眼。

她抿着嘴,愣是没有露出丝毫惧怕之意,头高高昂着,像极了一个不屈的战士视死如归。

半晌,感觉到怪物没有扑上来,落雪缓缓睁开了眼,一袭红衣映入眼帘。

落雪抬头,只见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男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眉毛高高地扬着,眼眸明亮有神带了丝邪气,头发随意用玉冠束着,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不同于暮尘的冰冷绝美,这人的好看是一种比较温和邪魅的美。

见落雪一直看着自己不作声,那人便赶快伸出手把落雪扶了起来:“你没事吧?此畜生暴戾无比,野性未改,伤着姑娘了实在是很抱歉。”

落雪拍拍身上的尘土,揉了揉肩膀,看向那人,虽然周身的酸痛感难以消去,但还是笑了笑回答道:“没事,多谢公子相救。”

见落雪脸上和嘴角都是血,男子递给了她一块方巾,落雪接过擦了擦嘴,脸上的伤口有些疼,她暂时还不想触碰。

“看来这畜生伤姑娘伤的不轻呀。”说着他转身往温顺地站在他后面的怪物身上狠狠地踹了几脚,虽然在落雪的角度看,踹得应该不重,但落雪却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只见那怪物一扫以前的凶狠样,缩作一团,可怜巴巴地坐在地上,任由他踹着,非但不还手,脸上还爬满了委屈,活像一只犯错的小狗在接受主人的责骂。

见他突然如此暴力地踹着那怪物,落雪连忙拉住他:“好了好了,公子别踹了,其实我没受多重的伤,稍微调息一下就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说着还转了一圈,证明自己没说谎。

不过身上的疼痛根本不配合她,撕裂感席卷全身,她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接着又踹了半晌,朝着怪物喝了声“一边待着去。”男子才缓缓地转身,彬彬有礼地欠身回应。

“姑娘见笑了,在下琅夜,适才只贪睡了一小会儿,醒来就发现此孽畜不见,赶来时就见它魔性大发,让姑娘受惊了,在下很是过意不去,不如姑娘先坐下,在下为姑娘疗下伤,姑娘意下如何?”

落雪嘴抽了抽,若不是是亲眼所见,落雪是断不会相信他那么有礼的一个人居然有如此暴力的一面。

“也好,那先谢谢琅公子了。”

“姑娘客气,本就是这孽障伤了姑娘,姑娘这样说倒是让琅某心里过意不去了。”

琅夜施法恢复了一下客栈里被打碎的桌椅和屏风,扶着落雪寻了最近的一处坐下。

那怪物小心翼翼地跟着琅夜移动,懒懒地趴在琅夜座位后面。

落雪看着它的样子,很想笑。

“这怪物法力强大,魔性极强,尚未被完全驯化,想必是公子新得的灵兽?”

“姑娘真是好眼力,这孽畜确为我新得之物,几个月前,我路过荥山,这怪物突袭在下,我见它魔性太强恐伤了其它路人,便把它收了带在身边,想着驯化后再放回去,没想到竟出了这等事。”

“公子不必自责,伤我之事并非公子能预料到的,公子一片好心,这才是最难得的……嘶……”

“你怎么样了?”琅夜着急地问落雪,变出一条白色丝巾放在桌子上道:“姑娘还请把手伸出来,让在下为你把脉,好为你治疗内伤。”

落雪看着他,眼中一丝困惑闪过,他还懂医术?

小二的提醒突然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琅公子也出现的太诡异了,还是小心为妙。

落雪认真思考了一下,如果他就是“他们”口中的“东西”,她此时恐怕也脱不了身,不配合只会打草惊蛇,但如果他真只是普通人,为自己疗伤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落雪犹豫,琅夜温柔劝道:“姑娘不必害怕,琅某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真心想为姑娘疗伤。”

自己心思被看穿,落雪并没有表现出慌乱,反而更镇定了。

“公子见笑了,我只是被疼的脑子有些混乱了,令公子多想,是我失礼了。”说着就把袖子挽起把手放在了白巾上。

温和笑道“公子请便。”琅夜笑了一下道:“姑娘真是有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