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桀骜王爷:盛宠医妃

更新时间:2020-10-20 05:19:19

桀骜王爷:盛宠医妃 连载中

桀骜王爷:盛宠医妃

来源:落初 作者:向阳猪 分类:言情 主角:言清赵长博 人气:

火爆新书《桀骜王爷:盛宠医妃》是向阳猪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言清赵长博,书中主要讲述了:言清对龙国玄王一见倾心,本打着云游天下的算盘,得知自己要嫁的是冷墨玄之后,收起了好玩的心。先把男神王爷追到手再说,到时候一起云游天下岂不是美哉!都说女追男隔成纱,以她的容颜,加上坚持不懈的心,(有颜,有才)总能将男神感动,投入到自己的怀中。可万万没想到啊!在言清以为自己终于俘获男神之心时,得知男神早已心有所属。还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都住进王府。这她怎么能忍?可棒打鸳鸯也不是她的作风,既然人家郎有情妾有意,那她只好退出,那还能怎么办?天下这么大,总归有男子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且她也愿意将他扶起,而不是一脚踢开的。可是,这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是自己的男神,扶还是不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墨钰虽然贵为王爷,但是一点都没有王爷的架子。只要是热闹,在他眼里就没有阶级之分。

赵长博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言清和缓缓走来的王华裳。

“王小姐,不知本王可否邀你一起同游烟江?”

赵长博刚要问王华裳的意见,冷墨钰就先一步上前。

王华裳被九王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懵了头脑,看着言清。站在赵长博背后的言清使劲点着头,蹭九王的花船,不用花钱,不蹭白不蹭!

王华裳低着头,“既是九王相邀,是小女的荣幸。”

言清跟着超长博和王华裳上了船,本想着好好看看赵长博一见钟情的仙女,可哪里想到这船里不止九王和仙女两人......

言清只是德济堂里的坐堂大夫,也只能跟着春柳坐在船外头,跟摆船的聊聊天。

不过这也不错,坐在外头看的更清楚,这才是真正的游江。坐在里头可是什么也看见,没意思,言清自我安慰。

船里头坐着的几位,她作为龙城的百姓,自然是知道的。

太子冷墨阳,三王冷墨凌,九王冷墨钰,墨希公主,还有昨日见到七皇子。

不过,现在应该是要叫玄王了,今天早上赵长博说的消息可把她惊讶到了。

不亏是皇家中人,颜值都个顶个的高,身上那股气质,也是皇室中人独有的,看赵长博和华裳身上就没有。

还有,那个玄王是真的好帅!言清刚才瞄了一眼,现在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明明挂着一张冷脸,她怎么就那么想要扑上去摸摸看呢?真是作贱啊!

玄王如今也有十八了,不知道哪家的小姐会成为玄王妃,真是让人羡慕嫉妒。

“小姐,别看了......”春柳拉了拉言清的衣袖,低声道。

言清转回头,“怎么了?”

“小姐现在的身份只是普通百姓,这样明目张胆看着,会被挖......”

“*挖眼睛!”

不会吧!这么恐怖的吗?为什么她以前都没听过这种事情?

“是啊,小伙子,还是注意点好。”一旁负责摆船的船夫听到了言清的话,“里面坐着的可不止太子和王爷,还有墨希公主,烟阁娇娘南宫姑娘和刚才进去的那位小姐。你再盯着里面看,待会这眼睛可就保不住咯。”

船夫一说,言清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男儿装扮。

“大哥,你刚才说的烟阁娇娘,她是......”言清转身与船夫聊了起来。

“你说南宫姑娘啊,她是烟阁的头牌,卖艺不卖身。她是前几个月才来烟阁的,一来就夺了娇娘的名号。现在这富家官家的公子,都争着想要跟南宫姑娘见一面。”船夫说起南宫姑娘,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言清倒知道这烟阁的娇娘之称,烟阁的娇娘不仅要人比花娇,还要考量琴棋书画舞,比官家小姐要就还要严格。

即是前任烟阁头牌,也没有娇娘的称号,这位南宫姑娘不一般啊!也难怪赵长博对人家一见钟情,她要是男孩,她也要追着人家跑。

“阿青。”赵长博从船舱中出来,“阿青,南宫姑娘知道你是坐堂医师,想请你帮忙看看。”

言清皱眉,“你不也是药师,这种机会你确定要让给我?还有华裳也懂医术,让她为你的南宫仙女看看不是更好?”

她现在是男儿身份,待会不让把脉,要什么金丝悬脉她可不干。

“我......我刚才把你夸出去了......”刚才为了跟南宫姑娘多说说话,他是逮到什么说什么,一不小心就把言清给卖了。

“你有病?这才刚认识就把我卖了,再过几天该要我的命了!”

“哎呀,哪有那么严重?我怎么会害你呢?你平常不是老说我们俩人是好兄弟,那兄弟需要你帮忙,你帮不帮?”

“不帮!”

“有诊金。”

“前头带路。”

言清跟着赵长博进了船舱,向太子等人行跪礼。

“阿青大夫,我早就知道你年纪轻轻便是坐堂医师,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快帮南宫姑娘瞧一瞧。”

言清刚从地上起来,九王爷就迫不及待要让她给南宫姑娘看病。她心里发慌,赵长博跟这些人吹了什么牛,她只想安安静静当个妙手回春的医师啊!

“阿青大夫?你没有姓氏吗?”言清向九王爷点了点头,正往南宫姑娘边上走去,一旁的墨希公主发了疑问。

“回公主,小人是孤儿,从小便不知生身父母,又不敢乱取姓氏,免得祖宗怪罪。于是就胡乱取了名,未曾取姓。”

王华裳和赵长博手里头捏着汗,都被墨希公主这一问给吓到了,好在言清回答之后,墨希公主没再发问。

言清走到南宫姑娘面前,“南宫姑娘,可哪里不舒服?”

“呵!赵长博可是说你是神医,南宫姑娘要是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还需要你来干什么?”三王爷冷墨凌嘲笑道。

“回三王爷,医人看病,总会先听一听病人所说,然后在进行望闻问切,这是为了能更准确对症下药。”

言清本着为这些人微微解释一番,也顺便说明自己不是神医。没想到这三王爷拍桌而起。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本王愚昧!”

言清赶忙俯身趴在船板上,“三王爷息怒,小人不敢。”

***!他是哪里听出她有这个意思了?神经病不是!

“三王爷,阿青他没有这个意思,我想他只是想为三王爷解释解释......”赵长博同跪在三王爷面前。

言清趴在船上,也看不清这个三王爷现在是何表情,心里被吓的够呛,她就说赵赵长博下一步就是要她的命了。

“三弟,好了,不必小题大做,吓着阿青大夫,他还怎么给南宫姑娘看病。”

太子一句话才让盛怒的三王爷坐回了自己位置上,言清叩谢三王爷和太子。

神经病!言清绯腹了一句,转头回到了南宫姑娘面前。

这南宫姑娘脸色倒是一点都没有变化,跟冷墨玄一样,还是那样一副表情。

“南宫姑娘看起来气色微虚,不知这几天睡梦如何?”

“你看,我就说我家阿青兄弟是神医吧!”言清话才刚说完,突然被赵长博一顿长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