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潜农在田

更新时间:2020-10-20 05:01:55

潜农在田 连载中

潜农在田

来源:落初 作者:念响 分类:言情 主角:赵鲁秀莲 人气:

《潜农在田》作者:念响,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赵鲁秀莲,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多年前,东湾村有四大:蚊子比苍蝇大,黄蜂比麻雀大,女婿的年纪比老丈人大……赵振华扎根乡村四十年,亲历了家乡的发展变化,也见证了东湾村新‘四大’的诞生。那么,东湾村的新‘四大’,又是什么呢?——谨以此文,向新中国七十华诞、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玉树哈哈一笑,搂着赵振华的肩膀:“走吧华子,表叔送你回去。这几天没看见你爹,我正想着他哩!”

赵振华没奈何,只得向高三爷夫妻告别,和兰玉树一起,走向家门。

东湾村一共分为四组,路前是南庄,路后是北庄。南北庄又各自分为东西两组,每组二三十户人家不等。

赵振华和高三爷,都在南庄,属于东湾三组。三组也分前后两排,高三爷住前面一排的东头,振华住在后面的一排的中间。

两家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三分钟的路。

……

振华家的大门还敞着,堂屋里点着十五瓦的灯泡。

赵成海还在为下午的事生闷气,吃过晚饭,早早地睡了。

振华的母亲翠红,正蹲在地上,剁萝卜叶子和老南瓜,准备煮明天早上的猪食。

“嘿嘿,我成海大表兄呢?我兰玉树啊,来找你呱啦呱啦!”兰玉树大笑着,搂着赵振华进了门。

翠红急忙放下手里的菜刀,站起来笑道:“吆,他表叔玉树啊,这大晚上的,怎么想起串门来了?”

“哈哈哈,我就是想我大表兄了,来找他呱啦几句!”兰玉树松开了赵振华,左看右看,问道:“我大表兄呢?还躲着不见我呀!”

翠红向西头卧房指了指,说道:“振华他爹已经睡了。玉树,你找他爹,不是有什么事吧?”

兰玉树一拍大腿,叫道:“嘿呀,这事可就大了,我要是不见我大表兄,今晚上一夜都睡不着!”

说着,兰玉树抬脚就走向西头的卧房,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赵成海根本就没睡着,就算睡着也被吵醒了,从床上坐起来,拉开电灯,问道:“玉树吗?这么晚了,什么事?”

兰玉树已经跨过了房门,两步走到床前,在床沿上坐下,掏出香烟来,笑道:“哎呀,总算是见到我大表兄了!”

“我睡觉了,不抽烟,玉树你有什么事,直说吧。”赵成海有些不耐烦。

兰玉树收起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大表兄,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明天中午,你让翠红大表嫂烧几个菜,打二斤酒,我来吃饭。”

赵成海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说话不会转弯,瞪眼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呃……”兰玉树打了个酒嗝,说道:“为了华子的事,你说是不是大事!”

赵成海皱眉想了想,问道:“为了振华的事?你要给他说亲事?”

兰玉树嘿嘿一笑,拍着赵成海的肩膀:“华子的亲事不着急,慢慢来,我先说说你和华子之间的事。听说,大表兄下午拿着扁担要揍华子,是不是?”

赵成海这才知道兰玉树的意思,瞪眼道:“兰玉树,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哎,我大表兄这是怎么说话的呢?”兰玉树连连摇头,拉着赵成海的手,又摇又晃:

“俗话说,不是亲不挂心啊。你不是我大表兄嘛,华子不是我亲表侄嘛!你们爷俩闹矛盾了,我能不关心嘛?万一华子被你揍急了,拍拍屁股跑出去,一辈子不回来,以后谁给你和大表嫂养老送终啊?万一你被气出病来,一睡不起,以后谁给华子娶亲完配啊?所以,这是个大事,我一定要调解好。明天,让我大表嫂烧几个菜,买好酒,我来讲道理给华子听!”

“行了行了,玉树兄弟,你酒喝多了,回去睡吧。”赵成海为人厚道,但是不傻呀。好酒好菜一顿饭,不用花钱吗?

兰玉树笑道:“大表兄要我回去也行,不过,你得给我一个保证,别再收拾华子了!”

赵成海连连点头:“行行行,我听你的。”

其实,赵成海也没有再揍儿子的打算了。就算把儿子打死,已经烧掉的玉米秸秆,也回不来。

兰玉树这才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说道:“好,我这就走了。不过……我会在门外墙根下面,偷听半个小时。如果我听见大表兄吼孩子,我、我明天中午就来吃饭,帮你们调解调解……”

赵成海被兰玉树弄得哭笑不得,连连挥手:“行行行,你去吧兄弟,我保证不吼孩子,我这就睡觉!”

兰玉树这才满意,笑着走出赵成海的卧房,来到堂屋。

翠红知道兰玉树的好心,感激地一笑:“他表叔,谢谢你了。”

“不谢不谢。”兰玉树摆摆手,又冲振华挤眼,故意大声说道:“华子也早点睡,以后再跟你老爹顶嘴,我都要揍你,知道不?”

“知道了兰表叔。”赵振华点了点头,送兰玉树出门。

等兰玉树走远,赵振华这才回身关门。

振华十六岁的妹妹春兰,从自己的小房间钻出来,看了看哥哥又看看母亲,想说话,却又没说出口。

春兰在乡里的中学读初二,早出晚归,中午在学校吃。

“春兰你去写作业,写完了早点睡。”翠红看了女儿一眼,继续剁菜。

春兰嗯了一声,又缩回了自己的房间。

振华蹲下来,用篮子将母亲剁碎的菜装起来,倒进大锅里,加上水,坐到灶膛前烧火。

翠红将剩下的菜全部剁碎,一股脑地丢进锅里,对儿子说道:“你起来,我来烧。”

“妈,我会烧。”振华说道。

“男子汉无料,烧锅捣灶,这不是你干的活。”翠红不由分说,将儿子扯起来,又说道:“你别走,陪我说说话。”

振华点点头,就靠在灶台边上,看着母亲。灶膛里的火光映出来,将母亲苍白的脸色,照得红晕晕的,鬓边的几根白发,在火光映照下,格外显眼。

翠红想了想,终于开口说道:“振华呀,妈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下午的事,真是你不对。种田人过日子,和‘大鼓书’里面说的行军打仗一样,粮草很重要。有了粮食没有草,煮不熟饭,也一样饿死人的……”

“妈,下午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赵振华说道。

翠红很意外,看了儿子一眼,点头笑道:“知道不对就好,看来,是志高和兰玉树,今天把你说明白了。”

振华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妈,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以后安心干活,不会……再让你们生气了。有手有脚的,别人能做好的事,我也能。”

翠红更是欣喜,甚至,眼中还有了激动的泪花,连连点头:“好,你想明白了就好!种田是个粗生活,有把力气就行,比念书简单!”

母亲欣喜若狂的神色,让振华愧疚,心里暗自发誓,没考上大学,让父母很失望,以后做种田汉子,可不能再让父母失望了。

翠红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又说道:“我和你爹商量过,这一季稻子收下来,就去买砖,买木头,买瓦。明年春天,把这四间屋子盖起来,盖成一丈八的宽度,给你做结婚的新房。”

振华吃了一惊,问道:“四间大房子,要不少钱,家里……有这么多钱吗?”

“那个你就别管了,会盖起来的。”翠红一笑,又说道:“等秋后把红砖买回来,就能给你说亲事了。现在不行,家里一无所有,给你说亲事,只怕人家看不上。”

振华急忙说道:“妈,这事不着急。”

“还不急啊?村西头的几个小伙子,跟你同年,人家都生男养女了!”翠红笑着看了儿子一眼,又说道:“对了振华,你爹比我还急,他说……让计三宝给你带一个外地的姑娘,你愿意吗?那样的话,省钱也省事。”

振华一愣,急忙挥手:“妈,那不就是花钱买个外地的小蛮子吗?那是买卖人口,犯法呀!不行,我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买外地人做老婆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