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席少的撩人悍妻

更新时间:2019-08-21 05:35:14

席少的撩人悍妻 连载中

席少的撩人悍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米粒儿 分类:言情 主角:司如歌司如 人气:

《席少的撩人悍妻》为米粒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司如歌从五岁起在人贩子营地爱上席漠,到十五岁甘愿替他的女人顶罪坐牢,到二十五岁找到他,竟是他结婚之日。 多年的爱欲不会凭空熄灭,且看她悍妇加身,手撕情敌,为自己寻得幸福。 我愿意拿一切给他,只需要他给我一点点……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下一个大力,两人带着满身的海水结束了这场欢爱。

“我定了四条规矩,你一定要遵守,记住,我是在威胁你。”

司如歌软软的趴在后座席漠的腿上,席漠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好像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无赖。

“一,你必须每天回家,二,你不准再见林玥,三,我们要做夫妻该做的事。”她掰着手指头数出这三条。

席漠嘴角勾起微讽的笑:“你凭什么?”

“凭我俩之间有一张结婚证。”司如歌也闭着眼,像是习惯了他的冷漠,明明上一秒还能在她身上驰骋,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

席漠懒得跟她多说,问了一句:“那第四条呢?”

“第四条以后再说吧。”她的声音好像忽然小了下去,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席漠睁眼的时候,她竟然已经睡过去了。

深夜,席酩还在书房研究学术,口渴了想去外面倒杯水,就看见席漠抱着司如歌回来。

司如歌身上裹着一条毯子,双眼紧闭,头发湿哒哒的。

看见席酩,席漠有点诧异,他一向不喜欢在家里住,难道自己没在家的这几天,他都在家吗?

席酩扫过他怀里的女人,扶了扶眼镜:“早点休息,哥。”

席漠点点头,没有多想,将司如歌抱上了楼。

第二天司如歌就发烧了,席漠只是嘱咐了家庭医生照顾她,然后就去了公司。

司如歌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有一个人将热水递给她。

她扯出一个笑,接过杯子:“你今天怎么不去研究物理,居然在这里看我发烧?”

席酩面无表情,将手上的一个东西拿出来,是个牛皮纸袋,然后看着司如歌微变的脸色,轻轻开口:“我好像找到比物理更好玩的事情了。”

纸袋口子上的线被拆开,很明显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看过,司如歌扯着嘴角笑道:“这就被你发现了。”

十年前,江城有两个名媛,罗美恩和林玥。

罗美恩离奇死亡,所有警力竭力调查,眼看着有了眉目,却突然有一个小女孩来自首。

那年,司如歌十五岁。

她在海边乞讨,被打晕带走,醒来后,有人叫她认下一桩杀人罪,本来她还有点犹豫,却在转头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她日思夜想的脸,这么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这个说要带他走的大哥哥。

“是替他顶罪吗?”司如歌急急的问道,那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司如歌不知道席漠为什么要杀这个小姐,但只要是他,她就愿意,她匆忙点头:“好,我认,也不要钱,我很聪明的,绝对不会露馅。”

凶器是一根腰带,那时候年纪尚小的司如歌,远没有想到,如果是席漠杀的人,为什么会用一根女人的腰带。

“你用林玥威胁我哥跟你结婚。”席酩一语道破事情,司如歌有点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能别说了吗?”她那天被席漠带回家,无意中发现了当年警察的调查结果,她不是个蠢人,只消粗略一看,再联系起来,便知道,当年的凶手不是席漠。

而是林玥。

司如歌将自己裹进被子里,感觉一阵阵的发冷。

席酩皱了皱眉,将牛皮袋重新拿起,走了出去。

将东西放回原位后,他让保姆陈姨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让他重新过来一趟。

但陈姨挂掉电话后,有点欲言又止。

席酩抬头看她:“怎么了?”

她叹了口气:“医生现在在大少爷的公司,好像林小姐也病了,被大少爷给叫过去了。”

席酩有点征愣,往楼上看了一眼,思索半晌,点头道:“知道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司如歌感觉还没入睡,就有人在拍自己的脸。

“司如歌,醒醒,司如歌,咱们去医院……”

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看见席酩皱着眉,拿着她的外套。

她一笑:“怎么感觉每次我生病或受伤都是你啊?”

说完她拿过外套,她没有那么娇蛮,生病了要去医院还是知道的。

在车子启动后,席酩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转头对司如歌道:“你等我一下。”

她难受得蜷在后座,嗯了一声,手机发出一阵阵的消息提示音,她摸出来看,忽然就笑了。

铺天盖地都是昨天她在商场的消息,配上了席漠推开林玥、跟她抱在一起的照片,评论一边倒,说席少是真的移情别恋了,更有甚者说他爱的本来就是司如歌,林玥不过是挡箭牌。

她的目的达到了,大家不再忽视她这个真正的席太太。

脑袋又是一阵眩晕,她放下手机,随手扯了一张毯子将自己盖上,迷糊中感觉到车子发动,以为是席酩回来了,什么也没说。

只是她本身就不舒服,车子在平稳的行驶一段时间后,好像变得有点抖,司如歌以为是席酩开得太快了,闭着眼说:“你开慢一点,我想吐。”

没有人回答她,司如歌以为他没听见,又叫了一声:“席酩。”

照样没有人回答。

她皱着眉睁开眼,看见前面的人戴了黑色的口罩和帽子,觉得有点好笑:“又没有雾霾又不是冬天你戴个口罩干……”

话音未落便戛然而止,因为车子一个剧烈的抖动,司如歌看见外面一片荒凉。

这绝对不是去往医院的路,甚至已经出了市区了。

司如歌努力的睁大双眼,刚刚是她没注意,这个男人没有戴眼镜,席酩是高度近视,开车的时候不可能不戴眼镜。

她的拳头一下子握紧,将手伸到一旁悄悄拿自己的手机,眼神却忽然和后视镜里的人对上。

车子一个猛烈的急刹车,司如歌拖着软软的身子推开门就跑,边跑边拨通了席漠的电话,但没响两声,被直接挂断。

她本来就生病了跑不快,没过几秒,被人狠狠的拉住头发,头皮一阵剧痛倒在地上。

“不要白费功夫了,这地方荒无人烟,你逃不走的。”抓着他头发的人丝毫不怜惜的将她拖着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