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花落满庭芳

更新时间:2019-08-21 05:32:58

花落满庭芳 已完结

花落满庭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滴晓露 分类:言情 主角:史朝义怀恩 人气:

《花落满庭芳》是一滴晓露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花落满庭芳》精彩章节节选:安史乱起后,大唐威风不再,兵戈不息,藩镇割据,宦官专权……一树鲜花,骤经风雨,黯然飘零。一点香泥,脉脉念着昔日的荣光。乱世风云迭荡,暴风雨席卷一切,无数家庭无可奈何随波逐流,眼睁睁被风雨冲散,他们还有机会聚首吗?他们还能找到一方安宁的栖息之地吗?英雄美女,铁血柔情。且看刚愎自用的帝王、不学无术的宦官、叱咤风云的将军辛云京、闹市麿镜的侠客、柔情似水的美女共同演绎乱世情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原城内,河东众将很快就听到了仆固玚被部下杀死的信息。辛云京感叹道:“仆固玚原本骁勇无比,在平定安史叛乱时立了不少汗马功劳,最后又率领官军扫平河北、河南。天下终于安宁,不料他们父子反倒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头脑发热,发起不义的战争,以致一世英名都付诸流水!也确实可悲可叹。”

河东军官李思义安慰道:“明公就不要为仆固玚叹气了,这是苍天有眼,保佑我们河东。假若仆固玚得了势,被他攻下太原城,可悲的就该是明公了。”

云京摇摇头,说:“仆固玚也是一代英雄,只是一步行差踏错,就落得个身败名裂。而且此事与我辛云京息息相关,虽然我没有亲手杀他,还不知道后人将怎样评论我呢。”

仆固怀恩丢下屯驻在汾州的朔方军独自离开,奉怀恩命令驻扎在沁州待命的朔方大将张维岳听到这个消息,他高兴得要命。汾州三万兵马群龙无首,这真是天赐良机呀!现在赶紧过去收服了这支军队,朔方节度使就是他的了!

野心勃勃的张维岳兴冲冲地带着军队赶到汾州,如张维岳所料,被怀恩丢在汾州的军马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大伙儿正不知该何去何从,彷徨无计之际,张维岳一到汾州,很快就成了这支军队的主心骨。

驻扎在榆次的焦晖、白玉杀了仆固玚之后,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攻打官军是死罪,杀死主帅也是死罪,一下子就犯了两条死罪。得赶紧想办法取得朝廷的谅解以洗刷自己的清白啊,而且还要小心仆固怀恩来替他儿子报仇!

焦、白二人正在发愁,他们忽然听到怀恩弃军而走,张维岳前来汾州接管朔方兵马的消息,焦晖、白玉立即高兴得不得了,满天乌云一扫而光。去找张维岳吧,只要他上书朝廷替他们两个辩护,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焦晖、白玉把仆固玚驻扎在榆次的兵马和他们两个人从祈县带来的兵马整合到一起,两人带上仆固玚的尸首,拔营往汾州而去。

焦晖、白玉赶到汾州,张维岳热情地接待他们,他吩咐属下大摆酒宴给焦晖、白玉接风洗尘。

“多谢张将军这么理解我们、厚待我们,焦晖感激不尽,以后张将军有什么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焦晖绝不皱一下眉头。”焦晖喝得有点口齿不清,还是一个劲地说着感谢的话。

“咱们都是朔方军人,本来就是战场上的生死之交,焦兄弟何必这么客气呢。”张维岳豪爽地举起酒盏,大笑道:“焦晖兄弟、白玉兄弟,为我们的明天,干了这杯。”

白玉也跟着举杯一饮而尽,诚恳地说:“我们发兵去攻打榆次,是受了上司的军令,不敢违抗;我们去刺杀仆固玚,也是不敢跟着他背叛朝廷。焦晖、白玉一时糊涂,误入歧途,做下了这么多违背本意之事。张将军愿意帮我们奏明圣上,还我们清白,真是再好不过了。”白玉倒了满满一杯酒,举起来,笑道:“张将军,我敬您一杯。刚才焦晖所说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也正是白玉的心愿!”

张维岳笑着拿起酒杯,往地上一摔,只听得瓷片脆响,焦晖、白玉一愣,两人瞬间都变了脸色。帐外涌进六名刀斧手来,三个伺候一个,很快就把喝得有点熏熏然的焦晖、白玉制住。

焦晖怒喝道:“张维岳,你想干什么?”

张维岳笑道:“你俩刚才不是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吗?我现在就用得着你们。”张维岳拍拍掌,吩咐道:“送他们两个上路。”

“你,”白玉咬牙切齿道:“张维岳,你趁乱弄权,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听说朝廷已任命郭令公为朔方行营节度使,郭令公已经到了河中,他很快就会赶到汾州来,你休想拥兵自重!”

“这个不用你提醒,就要上路了,你还是多***心***心九泉之下的仆固玚怎么报复你吧。”张维岳催促道:“别让他们废话了,动手吧。”一名刀斧手手起刀落,寒光连闪,焦晖、白玉也跟着仆固玚去找阎罗王报了到。

张维岳叫人掩埋掉焦晖、白玉的尸体,然后将仆固玚的头颅砍下来,处理包装好了,再动笔给郭子仪写了一封洋洋洒洒数千言的书信,他在信里描述自己如何对朝廷忠心耿耿、如何不愿跟仆固玚同流合污造反、如何冒险袭杀了仆固玚等等英勇事迹。

张维岳得意地放下笔,吹吹纸上未干的墨迹,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书信内容,咧嘴笑道:“嘿,今天才发现老子的文章:居然也写得这么好看。”张维岳封好书信,叫一个心腹给他把书信连同仆固玚的头颅一起送到河中郭子仪那里去。

郭子仪接到书信,于是派了一个叫卢谅的判官去汾州调查。卢谅到汾州,张维岳给他送了许多厚礼,卢谅虽然发现了真实情况,但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既然得了这么多好处,反正当事人都死了,卢谅就昩着良心证实了张维岳的言论。郭子仪就上奏朝廷仆固玚已被他的属下张维岳所杀,并将仆固玚的头颅和奏章一起送往京师。

仆固怀恩回朔方前,为了防备朔方守将浑释之造他的反,他先叫一个亲兵拿着令箭在前面开路去通知朔方节度府总部的灵州守将浑释之说:副元帅已率领全体朔方军归镇,浑释之见令赶紧准备迎接事宜!

那个去朔方传令的亲兵才出发一个时辰,怀恩就带着几百个部下也风驰电掣般往朔方而去。

灵州守将浑释之听到朔方军即将归镇的消息,他将信将疑道:“仆固怀恩把军队调出去这么久,明明是要造反,怎么会老老实实归来呢?别是在太原受了挫折,败逃回来的吧?”

接到仆固怀恩归镇命令的浑释之头痛不已。如果仆固怀恩是在太原打了败仗逃回来的话,他把这个反贼上司接进朔方,那就只有跟着上司造反一条路可走了。否则,仆固怀恩一定会对他下黑手,无论他做何选择,那都是自掘坟墓!浑释之这样想着,他就打算闭城紧守,在真相不明之前,绝不能放仆固怀恩入城。

浑释之的外甥张韶规劝舅父说:“说不定是仆固怀恩翻然悔悟痛改前非呢。他带着军队归镇,舅舅怎么能不接纳他呢?”浑释之听了就有点动摇,犹疑不决间,怀恩已经在约定的时间之前赶到了灵州,进了城。

浑释之得到怀恩进城的信息,匆匆赶去迎接,他惊讶地发现怀恩身后只有三百多人跟随着,五万军队都不知去了哪里。浑释之情知不妙,心中暗暗叫苦,可是怀恩已经进了节度使院,他只能徒唤奈何了。

不多久,怀恩就发现浑释之有阳奉阴违的嫌疑,他秘密叫人把浑释之的外甥张韶带到使院,逼问道:“我来灵州前,浑释之可说过什么?”

张韶吓了一跳,立即摇头道:“舅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

怀恩沉下脸,喝道:“他什么也没说,你这样做贼心虚干什么?”

张韶浑身一颤,支支吾吾道:“没,没有……”

怀恩懒得跟他啰嗦,叫人拉下去大棍伺候着。怀恩坐在堂上,听着张韶先是惨叫后来告饶再后来就只会哼哼,怀恩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他叫人把张韶带上堂来,张韶趴在地上就像一滩烂泥。

怀恩哼了一声,问道:“你再仔细想想,浑释之可曾说过什么?我的耐心有限,没那么多功夫陪着你躲猫猫。”

张韶撑着地面,仰起脸,迟疑道:“舅舅怀疑明公打了败仗,不想放明公进城,是我劝他,他才没有关闭城门的……我对明公忠心耿耿……”

浑释之果然不老实!怀恩立即命令一个心腹去请浑释之来使院商议要事,同时命令范志城过去接手管理浑释之的军队。

浑释之不知怀恩有诈,跟着使者一起来到使院,他才走进第一道大门,就被埋伏起来的武士们抓住,押到怀恩面前来。

浑释之看着像丧家之犬一样狼狈地跟在怀恩身后的张韶,他脸色瞬间苍白,张韶嗫嚅道:“舅舅,你不忠于明公,怪不得我……”

“释之,我待你不薄,你居然想背后捅我刀子……我若听之任之,整个朔方都会跟着你有样学样造我的反了。”怀恩叹着气,说:“我做事恩怨分明,最恨被人背叛!说不得,只好拿你杀鸡儆猴了。”

浑释之又气又急,辩道:“你自己不忠于国家,又叫我如何忠于你?我虽然不服你,何曾捅过你刀子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怀恩扭头看张韶,张韶指着浑释之道:“舅舅,你说过的,你要乘明公不备,抓了他,押他进京……”

“你,畜牲!”浑释之气得浑身乱颤,骂道:“我是你亲舅,你居然这样乱咬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

怀恩摆摆手,笑道:“这是你们甥舅之间的烂账,我懒得去算。释之,我的军队调到河东去的时候,你不给我运送粮草,害得我只好截留河东地方赋税做军费,给人落下口实。如今天下人都说我造反,算起来也是你害了我,我杀你一点也不冤,你就认命吧。”

怀恩叫人把浑释之五花大绑了,带出去执行死刑(浑释之是铁勒浑部人氏,说起来跟仆固怀恩还算同胞,他就是后来出将入相的大将军浑瑊的父亲。幸好浑瑊不在朔方,否则,只怕也会跟着他父亲浑释之一起遭了仆固怀恩的毒手了)。

“明公,浑释之造您老人家的反,我可是首告啊……”张韶一脸谄媚地蹭过去表功。

怀恩冷笑道:“浑释之为人淳朴,要说他不服我,我信,要说他想暗算我,你骗鬼吧!浑释之是你亲舅父,你尚且要陷害于他,将来又怎么能够效忠于我?”

张韶大惊失色,软倒在地,磕头道:“明公,我忠心耿耿啊……”

“忠心个屁!”仆固怀恩喝道:“把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给我带下去,乱棒杖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