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烟落留墨痕

更新时间:2019-08-01 22:46:49

烟落留墨痕 已完结

烟落留墨痕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浮烟若梦 分类:玄幻 主角:傅子墨秦落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烟落留墨痕》的小说,是作者浮烟若梦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只手遮天、权倾朝野,传闻说,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可是他竟对她痴缠不止,他说,女人,本王很满意你,赐你王妃之位以资勉励。 【第一次见面】 傅子墨:听侍卫说,你倾慕于本王。 秦落烟:不,准确的来说,是我想睡了你。 喜欢和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第二次见面】 秦落烟:脱衣服。 傅子墨:该死,我要杀了你! 秦落烟:杀我之前,先脱衣服。 傅子墨:禽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落烟面上不显,心中却暗暗吃惊,这人,分明就是青年男子,而绝非半百老人。 越是掩藏身份的人,越是危险。 老者回过神,拿起酒壶又替她斟了一杯,“小兄弟酒量真好。” 秦落烟应了一声,仰头喝完这杯后就退开了方桌,“天色渐晚,老伯……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在下也回房了。” 她只想在这个世界安静的活着,所以危险的人和事她惹不起,只能避。 老者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是什么也没说,只微微点头,道了一声,“好。” 不过,他的视线落在秦落烟的身上却久久不能收回,她转身的时候,飞雪落在她黑如墨的发丝上,点点,如星辰般梦幻。 夜,越发冰凉刺骨。 蜡烛换了三次之后,梧桐有些熬不住了,却依旧坚持坐在门口的木椅上。 “小姐,你说夫人要对我们下手,可是这都三更天了,为什么还不来?”梧桐不住门口方向看,房门紧闭,看不出丝毫异常。 秦落烟听了她的话,一阵失笑,摇摇头,“你把屋子弄得这么亮堂,谁敢来?听我的,把蜡烛灭了,躺到床上来。” “可是……”梧桐脸色有些发白,好一会儿才颤巍巍的吐出两个字,“我怕……”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温柔的摸了摸梧桐的头,说到底,她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遇到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难免恐惧。 不过有些成长,总需要亲身经历的。 所以秦落烟没有再说话,而是径直的走到烛台前,吹灭蜡烛,整个房间瞬间陷入完全的黑暗。 安静,极度的安静,连呼吸声似乎都变得异常清晰起来。 半个时辰以后,窗外响起了一声猫叫。 几乎是一刹那,躺在床上的秦落烟就睁开了眼睛。 身旁的梧桐在焦急的等待中不知不觉睡着了,秦落烟没有惊动她,而是蹑手蹑脚的起身来到了床边,手中淬了毒的匕首在黑暗里隐隐有光。 窗外的人似乎很谨慎,又等了一会儿才用小刀子伸入窗棂企图开窗,他的动作很小心,如果不是提前有准备,这样的动作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是个专业的。 秦落烟忍不住冷笑,那陈氏为了斩草除根,倒是舍得下本钱。 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窗户被无声无息的打开,窗外的人正准备翻窗进来,秦落烟看准时机,手中的匕首直接往那人咽喉部位刺去。 那人反应很快,在察觉到匕首的瞬间就往旁边躲避。 只可惜,那时候的秦落烟是带着一击必中的决心,所以下手的速度和力量都拼尽了全力。 他不死,她和梧桐就得死,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所以,她,没有退路! 那名蒙着脸的杀手,在倒下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的满是震惊。 “呼”秦落烟呼出一口气,举着匕首的手有些发抖,匕首边缘残留的血液一滴一滴往下落,黑暗中,没了颜色。 好险。 若不是她看穿了陈氏心狠手辣的本质,猜到她必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她走,所以提前有了准备,那今夜,就是她和梧桐的死期。 “小、小姐……”梧桐听见声响醒了过来,看见窗边的情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落烟回过神,收起脸上一闪而逝的紧张,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现在没事了……” “小心!” 在梧桐撕心裂肺的吼声中,秦落烟只觉背脊一凉,再回头的时候就见一个黑影扑了上来。 她想用匕首抵抗,来人这次似乎有了防备,一个轻易的手刀就将她的匕首躲了过去。 “臭婊子,居然杀了我们兄弟,看爷今天不将你抽筋剥骨!”来人武功不错,根本不是秦落烟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够对抗得了的。 秦落烟甚至没有看清他到底用了什么招式,就已经被他钳住了双手。 出乎她的预料,这次来的人竟然不只一个,而是三个。 三个专业的杀手,陈氏真是煞费苦心! “哟,兄弟,你看这妞儿的脸,真是个尤物啊。”一名蒙面杀手举着匕首走过来,还未下手,突然借着窗外的光看见了秦落烟的脸。 钳制住秦落烟的杀手也凑向前看了一眼,一双眼睛里立刻涌出淫欲,“还真特么的好看,这身段比起春月楼的姑娘来软多了。” “要不……”那人意味深长的笑了两声。 “她杀了我们兄弟,直接杀不是便宜她了?玩死她才解恨!”另一人立刻附和同意,而且还找到了一个看似名正言顺的理由。 两人一合计,觉得客栈人多眼杂不方便办事,准备杀了梧桐掳人离开。 梧桐早已经吓傻了,眼睁睁看着一名黑衣人拿着匕首走了过来。 匕首的寒光,映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她稚气未脱。 秦落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扬起了一抹凄然的笑,“等等。” 拿着匕首的杀手回头,她面色不变,又接着道:“她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无关紧要,放过她的话,你们怎么玩我,我都不反抗。” “不反抗?”两名杀手没见过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讲条件的女人,一时忘记继续手上的动作。 “对,我可以不反抗。玩嘛,最重要的不就是尽兴?你们杀了她,我就咬舌自尽,如果你们想和一个尸体翻云覆雨的话,大可动手。她只是一个丫鬟,就算放了她也不影响你们拿报酬。放过她,我让你们玩得尽兴。” 生死之前,不卑不亢,脸上除了一抹凄然再无其他。 这样的美人儿,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两名杀手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更加强烈的欲望。 其中一人使了一个眼色,另一人点点头收起了匕首。 秦落烟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再看梧桐,已经哭花了眼睛,她微微勾起笑,“别哭了,以后,好好找个人过日子吧,你过得幸福,也不枉我的牺牲。” 左右是死,何必搭上这个孩子的性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