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世刀帝

更新时间:2020-08-01 03:46:37

绝世刀帝 连载中

绝世刀帝

来源:落初 作者:信仰丶太上 分类:玄幻 主角:慕枫雪妃 人气:

《绝世刀帝》作者:信仰丶太上,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慕枫雪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前方的路,吞噬了光明。后方的土,变成了坟地。我欲积善成德,证得圣贤大帝。奈何诸神无道,强者无德,众生愚昧无知。既如此,天当崩,地该裂,我来重铸乾坤!————我有傲骨铮铮,岂能听天由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皎洁的明月当空,在那乌云之后,露出了半边脸颊,与那满天繁星一起,好奇的打量着下方的广袤世界。

咕…咕咕……

呱呱……

蝉鸣,蛙叫,为这黑夜平添了几分生机,虽然看似吵闹,但却让人感到心神安宁。

酒楼的客房内,慕枫盘坐在床上,脸色平静安详,周围被一层淡淡的白雾笼罩。

随着灵气涌来,慕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臂有些痒痒的。

“伤势在恢复?”

慕枫惊讶,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关于灵气的介绍。

灵气,生之气,天地之根本,修行之必须。

“既然灵气都可以赐予万物生机,那用来治疗一下伤势自然也是小菜一碟才对。”

想到这,慕枫满脸兴奋之色,然后引导着体内的灵气向着右臂涌去。

由内而至,灵气和右臂经脉,骨肉接触的一瞬间,一股剧痛猛的冒出来,如无数根针在了身上。

“嘶!”

咬着牙,慕枫强忍住没有喊出来,脸上,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滑落,打湿了他的整张脸庞。

就在这时,胸口处,那枚天枢宝玉突然发光,碧绿荧光闪烁,一股清凉之气钻进了慕枫体内,来到了右臂位置,顷刻间化解了那针扎蚁咬的痛苦。

剧痛消失,慕枫用力的喘了几口粗气,反手抹去了脸上的汗水,有些心悸。

就在刚才,他算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做痛入骨髓。

低头,看着胸口挂着的天枢宝玉,慕枫不禁郁闷道:“对啊,差点将你给忘了。”

天枢宝玉的功效之一,治病疗伤。

虽然这个效果没有丹药来得快,但相比世俗的普通医药来说,要强很多。

“靠你了。”

慕枫抓着天枢宝玉,将他放在右臂上面,然后运转真气开始催动。

碧绿的荧光出现,灵雾氤氲,将慕枫的整条右臂给笼罩在了其中,一股清凉的力量在右臂那死肉和裂骨之间流淌。

这一次,慕枫比起之前,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骨肉在生长。

“按照这个速度,三天内就差不多该痊愈了。”

咻!

一道急促的破空声响起。

噔的一下,一把匕首扎着一封信,插在了不远处的墙上。

见状,慕枫眉头一挑,将天枢宝玉收好,缓缓起身。

上前,拿起信封,一行字就出现在了眼前:“三天之内必须离开安县,否则你将性命不保。”

看着这一行字,慕枫有些迷惑,自己在这安县可没有朋友,就连自己的姓名他也没有暴露过。

所以,这封信,到底是谁所写呢?

三天之内必须离开?

如此一来,岂不是说,在这三天之内,自己基本上是很安全的。可一旦过了三天时间,就将会变得很危险。

这样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有强者即将出现,而且还是敌人。

推测到这里,慕枫的脑海中顿时冒出了一个信号:镇南王府!

“呵呵。”

慕枫轻蔑一笑,饶有兴趣的自语道:“县令送信给镇南王府,他身边的人却传信给我,真是有趣。”

至于这封信的虚实,慕枫选择了相信。

至于送信的人……

既然跟县令走得比较近……

那个王捕头的身影一下子就浮现在了慕枫的脑海中。

“对了,县令带人来抓我时,他却没有在场,有可能是刻意选择回避了。不然的话,他要是出手,我根本反抗不了。”

“如此一来,此次送信的人十有八九就是他了。”

“只是,他为何要暗中帮我?”

慕枫疑惑,难道这位王捕头认识自己?亦或者说,和慕家有些渊源?

闭上眼,五年前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一一浮现。

王捕头,真名:王勇。

对了,当初自己十岁生辰时,王捕头就来过慕府吃饭,而且对方还和自己坐的同一桌。

“当初父亲喝酒的时候称呼他为贤弟,这么说来,肯定就是他了。”

记起了当日的情况后,慕枫更加确定王捕头就是这送信之人。

“想必是对方并没有完全确定我的身份,所以他才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或者说,他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一番推测过后,慕枫无奈摇头作罢。

既然对方不想表明身份,那他也不会去强求。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害人害己。

将天枢宝玉绑在右臂上面,慕枫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眸,顷刻间,他陷入了入定状态,淡淡的灵气再次涌来。

…………

“他会是慕枫吗?”

王捕头回到家,拿了酒,坐在油灯前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他眉头紧蹙,思索着。又时不时看了一眼炕上的娇妻和幼儿,最终无奈的摇头一声叹息:“慕大哥,对不起,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之前和那个少年第一次见面时,王勇就开始了第一次的试探。但对方却是稳如泰山,根本看不出一点端倪。

哪怕是他特意用了心理暗示,也没有让对方露出马脚。

为了这个家,他不能铤而走险,更何况,对方的身份还不能确定。

炕上,王夫人将孩子哄睡着后,便转过头,看着烛火下还在喝着闷酒的王捕头,轻语道:“相公,别再喝酒了,早点休息吧。”

“夫人,你说……”

王捕头欲言又止。

看着那满脸心事,忧心忡忡的王勇,王夫人起身,走到近前,轻声问道:“相公,你没事吧?”

倒满了一杯酒后,王捕头将酒杯端起,看着杯中那浑浊的米酒,他眼中有些很大的情绪波动,甚至带着一抹果决的冷意,无声道:“只有三天时间,若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了。”

下一刻,王捕头将那一满杯的酒递到嘴边,一饮而尽。

转过头,看着自己的爱人,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摇头道:“我没事。”

先前所做的事,稍有败露,就会祸及家人,所以,他不敢说出来。不是怕自己的妻子说漏了嘴,而是不想让对方为此担心。

哪怕是千苦万难,他都会选择自己独自来抗,他只会将笑容展现在爱人面前,而不是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时时担心受怕。

“我们也睡吧。”

两人起身上炕,相拥而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