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的108座试炼场

更新时间:2020-08-01 03:34:13

我的108座试炼场 连载中

我的108座试炼场

来源:落初 作者:林跖 分类:玄幻 主角:阴阳五行盛世 人气:

完结小说《我的108座试炼场》是林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阴阳五行盛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战场上,以一敌万。叶安提枪刺击,枪法绝代,击杀百人,长枪崩毁。众人大笑:你没枪了!叶安辩解:我其实是剑客!随手抢一长剑,剑法超凡,击杀百人,长剑断折。众人又笑:剑也断了!叶安辩解:我还是个杀手!断剑做匕首,刺击如虹,又杀百人,匕首碎裂。众人长啸:“匕首也没了!”叶安抛开匕首,摆出拳架:不得不出拳了!拳杀、掌击、刀劈……众人崩溃:你有什么不会的?叶安想了半晌:五指山试炼场、剑湖试炼场、恶灵试炼场……闯了108个地狱试炼场,我还有什么不会的?思索半天,他只能憋屈惭愧:我……大概不会死?众人惊悸而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雷霆万钧。

山峦层叠,万物销寂。

一个巨大的、不见底的深渊,在雷光中若隐若现。

雪白的电光,照亮深渊边沿,两张阴冷的、渺小的脸。

一男一女,女子容貌极美,但双眉阴鸷。

男子侧身在旁,神色不忍。

他怀中,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孩。

婴孩头上一抹扇形碎发,小圆脸蛋,端是可爱。

他两眼晶亮,浑身皮肤都似光晕流淌,隐隐散发着无穷神秘的气势。

男子抚摸婴孩的头发:“天生灵身,我这辈子,还从未见过这般天地钟情之人呢。我的侄儿啊,如果你能活下来,新一代的‘叶无双’将非你莫属,如果你能活下来……”

婴孩两眼聪慧无比,咯咯直笑。

女子眉头微皱:“天墟裂隙马上就要开了!”

男子忽然勃然大怒:“柳如碧,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这个卑鄙的贱女人!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女子脸色霎时变色,歇斯底里道:“叶长风,我打什么主意?我还不是为了轻绝!为了你们叶家!

“天墟一开,整个无双城无人能幸免!除非,有人能镇住天墟缝隙!

“可你能做到吗?叶青霜能做到吗?叶孤雪能做到吗?都不能!你们统统都是废物!

“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轻绝,还有这个该死的贱种,所谓‘无尽之灵’的天生灵身……

“无双城不能没有叶轻绝!但可以没有这个贱种!

“不,这个贱种根本就该死,根本就不该出现在无双城!”

叶长风神情忽然寂寥萧索,他粗糙地手拂过婴孩的脸颊:“孩子,这不是你该承受的,可是,可是……”

婴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着两只小手,咿咿呀呀发出意义不明的声响。

这时,大坑中忽然响起一阵深邃悠长的啸声。

天地大变,万物凝寂。

仅仅是天墟裂隙的前奏,一阵汹涌的绝望已充弥了整片天穹。

天墟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醒过来了。

无数的东西醒过来。

它们在等待一道通往人间的间隙。

“天墟开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柳如是指着渐渐张开的一道扭曲裂隙大叫,疯狂、快意。

整个天地都在颤抖、悲鸣。

叶长风最后怜悯地看一眼婴孩:“这不公平,不公平……”

他喃喃念叨,决绝地甩手一掷。

婴孩咯咯大笑,还以为他在跟自己玩举高高的游戏,手舞足蹈,随即笑声没入巨大的深渊之中,消失不见。

一道肉眼可见的裂隙在深渊中出现了。

仿佛是一只天外巨怪张开了双眼,透进视线。

裂隙如同天堑,在天地之中隔开了一道裂缝,里头是无尽的黑雾如海,汹涌翻滚。

小小的婴孩,如同一点小小的明珠,悬停在裂隙中央。

裂隙中的迷雾,犹如无数双狰狞的怪手,不停朝婴孩身上蔓延,眼看就要将婴孩完全吞没,从婴孩身体中钻到外头的世界来。

下一瞬,天地忽然急剧震颤,整个苍穹都仿佛裂了开来!

无数流光汹涌,天地之灵在此汇聚,在婴孩身前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统统灌注到婴孩身上。

婴孩筋骨发颤,皮开肉绽,身体一点点撕裂。

他甚至不会说话,只能放声大哭,表达自己的痛楚。

哭声感染了整片天地,天空霎时阴沉,雷霆阵阵,大雨顷刻落下,如同一道天幕。

叶长风半跪在地,脸上不知是泪是雨:“天墟在污染他的灵!天地之子坠入深渊,天地也为之悲悯恸哭!”

女子歇斯底里大笑,露出极致的报复快意:“活该!活该!叶轻绝啊叶轻绝!你跟那个贱女人也生了孩子,又有什么用!

“天生灵身,天地之子,又有什么用!

“还不是要永困天墟,受恶灵污染,被天地厌弃,永世折磨!

“叶轻绝!你看到这个贱种的下场了吗!哈哈哈哈!你看到了吗!”

一时间,天地风云变色,天地之灵、天墟黑雾彼此拉锯,以婴孩为战场,相互侵蚀、污染。

渐渐的,婴孩的哭声低了下去,不可闻了。

忽然,婴孩身上一道金光一闪而逝,两人不由闭上眼睛。

到再睁开时,只见裂缝、天地之灵、婴孩、巨坑,竟全都消失不见了。

面前是一片荒芜的黑土地,地面蒸腾着诡异的死寂,巨坑消失了,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存在过。

两人俱都愕然:“天墟裂隙……消失了?”

天空中乌云滚滚,渐渐消散,展露天明。

一道晶莹玉光从天而降,女子眼疾手快,身影一闪,将玉光夺在手中。

“这是……”

玉光莹莹一片,女子握在手中,像握住整个世界。

叶长风神情激动:“古老相传,天地所钟之人,倘若被天地所弃,他们身上的气运就会剥离,凝聚成天道灵玉!

“凡能够驾驭它的,就能继承前者气运,受天地钟情!我无双叶氏,又将诞生一位天地之子!”

叶长风太兴奋了,以至于他根本忘记了,方才那个以身作镇,消失于天际的婴孩。

女子眼中大亮。

这时,一个孩童稚嫩喊声传来:“妈妈!”

女子转眼看去,一个浓眉大眼,四五岁的孩子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母亲大人!你把弟弟抱到哪儿去了?父亲大人在找你!”

女子脸色一变,赶紧把孩子抱在怀里,把天道灵玉塞到他嘴边:“平儿,快吞下去!”

孩子一脸茫然:“母亲,这是什么?”

女子眼看道路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别管了!快吞下去!”

孩子乖巧咽下,顿时一阵热流从腹内涌了出来,整个人身体竟莹莹发光,渐渐呈现宝色。

叶长风激动地嘴唇打哆嗦:“好啊好啊!不愧是兄弟!这块天道灵玉,跟你竟能水乳交融!我无双叶氏,下一代‘叶无双’后继有人了!”

他正激动,不自觉喊了出来。

却听耳边一个万年寒冰似的声响:“四哥,你说……什么?”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用词语去形容的男人。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夺天地而变色,他像背负整个天地,是天地中的唯一。

但此刻他的脸色白得如同涂了蜡,他两眼中的痛楚和愤怒,像要将整个云层都掀开来一样。

只是一眼,叶长风浑身震颤,踉跄退后。

天地再次风云变色,雷霆再现,天穹低压。

只是这一次,他是因怒而怒,雷霆万钧。

叶轻绝,无双叶氏本代‘叶无双’的持有者,凌绝整个南荒的盖代强者。

天崩地裂,山河破碎,世界仿佛毁灭。

他转向柳如碧,声音从牙缝中挤出:“你—找—死!”

这一拳天发杀机,开山填海,柳如碧两眼惊恐巨睁,心若死灰。

但这一拳最终没有打在柳如碧身上。

擎天的拳头,停在她胸前一寸。

一个瘦弱的孩童抱紧了叶轻绝的大腿:“父亲!你为什么要打母亲!不要打母亲!”

叶平的哭声阻断了这一拳。

叶轻绝手臂发颤,整个大地都仿佛在感受他的愤怒而颤抖。

但最终,他大吼一声,一拳自柳如碧耳畔击了出去。

山崩地裂,巨响轰鸣。

柳如碧转头,身后原本天墟深渊之处,又多了一道无底深渊。

叶轻绝捂着胸膛,一丝鲜血从唇角蜿蜒淌下。

一道紫光从远处飞速跃来,顷刻停在众人身边。

这是一个钟汇天地灵气,让天地也黯然失色的女子。

她浑身发颤:“安儿呢?叶轻绝!安儿呢!”

叶轻绝想要伸手,却黯然垂了下来。

“他死了!”柳如是癫狂大笑,“他死了!死得不能再死!哈哈哈哈!贱女人!你的贱种死了!哈哈哈哈!”

“死了?”

女子两眼霎时失神,呆愣当场。

叶长风安慰道:“灵毓,安儿他是为了整个无双叶氏而死的!他是我们的英雄!他的名字将矗立于英灵碑的最高处!你,你要节哀!”

女子充耳不闻。

她哆哆嗦嗦抬起手,像将全身的精气神都抖了出来:“叶轻绝!安儿死了,安儿真的死了?”

叶轻绝上前抱住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汹涌却无法发泄的愤怒,几乎要将他胸口撕裂了。

女子忽然推开叶轻绝:“安儿死了!安儿死了!是她杀的!你为什么不帮安儿报仇!为什么!”

叶轻绝忍不住呕出一口鲜血。

“她该死!”

女子身上忽然蒸腾起弥漫整个天空的紫色烈焰,骤然涌向柳如碧。

柳如碧脸上惊恐,下一刻孩子拦在了她的身前:“休伤我母亲!”

他浑身莹莹宝光乍现,竟抵挡住了紫炎一瞬!

叶长风又惊又喜,这天道灵玉方才入体,就有这等异力!

随即大手一推,挡在两人面前。

紫焰如火如荼,卷起弧光,要将三人焚烧殆尽,男子快速击掌,每一掌都汇聚着雄浑的力道,将空气震得巨响。

然而却怎么也推不开紫焰,眼看紫焰就要将他们都点着了。

他立即大喊:“老五!你已经没了一个儿子,还想再没一个吗!”

这句话惊醒了沉默的叶轻绝,一只手伸了过来,所有的紫焰像是被巨大力量汇聚,凝缩到叶轻绝手中。

一道轻盈和一道紫光交汇在一起,来回交击,空气中音浪、热流阵阵,一座山峰很快坍塌,波浪汹涌而出,整片大地被融化成琉璃晶莹。

良久,两道人影方才分开,大地焦土,山川倾覆。

女子身上的紫焰黯淡无光,但她目中已完全是癫狂般的决绝:“叶轻绝!安儿死了!他死了!”

叶长风沉声安慰:“弟妹!安儿是为叶氏牺牲的!否则,牺牲的就该是轻绝了!无双叶氏如今内忧外患,你切莫做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啊!”

女子两眼血泪横流,好似疯癫,大笑起来,笑弯了腰:“亲者痛、仇者快?你们配做我的亲者吗!安儿死了,他是被你们叶家人害死的!叶轻绝,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让不让开!”

叶轻绝神情悲痛欲绝,叶轻绝可以让,但叶无双不行。

“好!好!叶轻绝,我打不过你!我钟灵毓对天发誓,此生必将倾尽紫霞天全境之力,叫你无双叶氏尸横遍野,鸡犬不留!叶轻绝,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紫霞漫天而起,女子消失不见。

柳如是脸上不自觉露出得意畅快的笑容,叶平两眼茫然,叶长风跌坐在地:“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叶轻绝身形踉跄,心如死灰,后仰跌倒,他眼中与钟灵毓一样,两道血泪滑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