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血月之侍

更新时间:2020-07-16 21:46:40

血月之侍 连载中

血月之侍

来源:落初 作者:莫逍 分类:玄幻 主角:斯小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血月之侍》的小说,是作者莫逍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墙壁上用鲜血画着一些图案,书写的颜料只是血液,但却能在黑暗之中散发出诡异的光芒。张丘只是朝墙壁上看了一眼,便感觉到精神上的动摇,立刻把头别过去不再看。这是古神的语言,噩侍在听到古神的低语后所写下的,文字本身就蕴含某种力量。普通人如果见到这些文字,也会受到影响,逐渐堕落成为新的噩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了,没有武器的你,该怎么办呢?”

张丘看着手里的两把手弩,无奈的收起来,说道:“看样子这种玩具对你来说,应该是不起作用。”

“怎么,想要投降了?”

“谁说我要投降了,我可是还有一招没使出来了。蛛魔,你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过于高估自己,觉得一定能够打败我。”

直接引用对方的话来回击,蛛魔听完后恼羞成怒,但却没有冲动,而是警惕的看着周围。

“圣徒都是两人一组行动的,难道说这个小鬼身边还有帮手吗?”

“看招蛛魔,”张丘深吸一口气,张大嘴巴喊道,“救命啊啊啊,师父!”

一声中气十足的呼救,把蛛魔都给震住了。几乎是张丘刚喊完救命,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

“吵死了,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蛛魔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名邋遢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墙上,身上月之圣殿的制服乱糟糟的,黑色的短发乱蓬蓬的就跟鸟窝似的。手里拿着一瓶不知道从哪来顺来的酒,正美滋滋的喝着,“我还以为是什么,只是一只不入流的蛛魔,至于叫我嘛。”

张丘不由得翻个白眼,什么叫只是一只不入流的蛛魔。对你来说当然是不入流了,“师父,有时间在那说话不如赶紧帮帮你的徒弟,这蛛魔可是要把你徒弟给吸干。”

乱糟糟的中年男子看向蛛魔,不由得发出干呕的声音,说道:“你这小子,品味可真够重口的。不过身材倒是蛮不错的,啧啧啧,有点可惜了。”

“师!父!”

蛛魔被这两人的无视给激怒了:“闭嘴,不过是多了一个帮手,看我不把你们吃掉,先从你开始。”

估计是觉得后面出现的这中年男子,威胁更大一些,蛛魔冲着围墙上的中年男子吐出蛛丝。蛛丝缠绕在他身上,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反而让她嚣张的大笑起来。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只是外强中干的废物啊,我会让我的孩子把你身上的每一块血肉都……呃?”

蛛魔见到自己的蛛丝正在冒烟,紧接着开始融化,里面的中年男子毫发无伤。他冷眼的看着蛛魔,笑道:“你很吵啊,死蜘蛛。”

掏出怀里的左轮手枪,看也不看就开了一枪。蛛魔连子弹都没有看清楚,以为对方打偏了,正要嘲笑一番。突然惊觉身体有些不平衡,低下头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一只腿被打断了。

“什么时候?”

中年男子枪口划动一下,嘴里轻轻喊着:“乓!”

不知从哪来的子弹,又打断了蛛魔的一只腿。

“乓!”

“啊!”

“乓!”

“啊!”

两人一唱一和,只不过蛛魔的声音显得痛苦无比。最后枪口向下一划,喊了一声砰,子弹击穿了蛛魔的腹部,大量黄色紫色的粘稠液体从里面喷出来,看起来非常的恶心。

“好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给它最后一击吧。”

“都把它打成这样了,干嘛不直接打死它啊,师父真会使唤人。”

“吵死了,赶紧解决好,我在城外等你。”

一转眼师父已经消失了,张丘无奈的摇着头。

蛛魔此刻满脸惊恐,因为他从那把手枪认出了对方。

“不、不可能,那把枪是‘布兰斯德的忏悔’?月之圣徒,巴尔曼·盖斯凯尔?”

“没错,那就是我的师父,所以我说你太早得意了。”

师父的名声还真有用,这头蛛魔都吓坏了,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等治安官接到报案,和镇长一起过来的时候,现场就跟被龙卷风席卷而过一样。张丘身上穿的袍子,破破烂烂的,样子看起来好不凄惨。

“圣徒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治安官,你是不知道啊……”

然后说自己离开之后,觉得不对劲,于是回来调查刚好发现原来乌达斯的邻居也是噩侍。真正的凶手,其实是乌达斯,然后双方大战一场,然后这么添油加醋巴拉巴拉,战斗的过程要多惨烈就说多惨烈。

从镇长家出来的时候,看着手里的一叠贝斯,眼睛都眯成弯月了。

“女神在上,这是他们硬是塞给我的辛苦费,可不是我自己要的。”

心安理得的把钱放进口袋,自己终于有钱了。

来到小镇外预定会和的地点,巴尔曼已经在这点起了篝火,正开烤着几头打来的野味。

“怎么这么慢才来啊?”

“咳咳,镇长和治安官有点热情,所以来的晚了。”

“坐下吧。”

张丘坐在对面,也不跟他客气,拿起烤好的一只野鸡吃了起来。

“怎么样,第一次当圣徒的感觉如何?”

“……心情有点复杂。”

“先把我的身份证明拿来。”

“哦。”

将巴尔曼的身份证明还给他,虽然他是巴尔曼的学生,但至今还不是圣徒,连实习圣徒都不算。究其原因,反正里面原因很复杂。

“说说感想吧,说的好师父我可以送你一个想要的礼物。”

“礼物?什么都可以吗?”他看向师父腰间别着的布兰斯德,他可是一直很严热这把枪,可惜师父连摸都不让他摸一下。

“说的好再说。”

“咳咳,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以前你一直跟我说,噩侍最可怕的是他们带来的恐惧。我以前一直觉得,噩侍就是一群怪物,一群杀人的怪物。不过现在我明白了,他们还是一群杀人的怪物,但确实比我们聪明、狡猾的怪物。那只蛛魔,成功的骗过了两次圣徒的调查,如果不是师父你发现的话,可能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

巴尔曼点点头,算是满意张丘的回答,他说道:“所以,千万不要小看噩侍。猎人和猎物的身份,永远都是不确定的。也许上一秒你是猎人,而下一秒,你就成为了猎物。对于噩侍,我们最强大的武器,是我们的智慧。之前那两次调查的圣徒,就是最好的反面例子。哼,回头我跟教团的惩戒所打个招呼,真是的,现在是什么人都招进来。如果他们细心一点,后面就不会死的。”

对于现在的教团,巴尔曼显然很是不满。张丘心里,只能默默为那两位粗心的圣徒祈祷了,教团的惩戒所,那可是非常严厉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