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灵忏

更新时间:2020-07-14 19:38:30

灵忏 连载中

灵忏

来源:落初 作者:水无骨 分类:玄幻 主角:道贺何方神圣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灵忏》是水无骨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道贺何方神圣,书中主要讲述了:接连七位仙神的死于非命,都是因为一张写有符文的黄纸。凶手将他们藏匿的往事一一翻出,竟无一例外地指向一件惊天的阴谋……而本欲避世的女仙和妶,也不得不牵扯到这场生与死的较量中,逐渐迷失在真真假假的幻像中,难以自拔。这场复仇仪式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死亡而停止,谁也不知道死格中的下一个人是谁,在罪契上签下名字者,必死无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股鬼母刚刚出得墟洞,猛见东天青光泛泛,倾落而下,散作漫天星辉,落地化而为一少女。

玄股鬼母看清来人,拱手拜道:“和妶姑娘,近日来可还安好?”

和妶意识到玄股鬼母面色稍有变化,道:“安好。只是你最近遇上点麻烦吧?”

玄股鬼母仍是一副拱手的姿势,恭恭敬敬道:“姑娘忙于上清大小事务,非是老身此等腐朽之人可比的。”

和妶扬唇一笑,道:“他要井阑印,对吗?”

玄股鬼母愕然,和妶单手一挥,身后一魔兵呈上来二物,乃是一片枯叶、一张纸条。

和妶微微一笑,并不打算解释。玄股鬼母一时摸不着头脑,但见那片叶子有巴掌大小,水分全失,枯得差不多只剩下细细的叶脉。至于那张纸条,薄薄的,也是熏黄干皱的,上面写着几个字:明日辰时,沉睡谷。

玄股鬼母拿起那张纸条仔细端详,冷冷道:“这是何意啊?”

和妶仰起下巴,“这句话,应该问你才是吧?”

身后一魔兵道:“会鬼母大人的话,这两物乃是在法师塔大宫门之处,有一人交于属下,说是要转交给玄股鬼母,很快就走了。”

和妶道:“玄股鬼母,这叶子,跟着这纸条,都是什么意思?”

玄股鬼母冷汗涔涔,不知该如何回答。尽管这枯叶已经枯败得不行,但以玄股鬼母敏锐的鼻子,还是立即闻出这是府钩吻的气味——这一点,和妶不会不知道。

府钩吻,与寻常钩吻不同,生于水汀,非至清之水不长,非至净之土不根。长成开黄花,传香千里。鲜时可入药,无毒,腐后化为剧毒之物,常年服用可必死。

玄股鬼母面如土色,身子摇摇欲坠。她攥着手中的府钩吻叶,额角青筋暴起,尚还沉浸在巨大的惊愕中。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有人知道那件事?若真有人知道了那件事,那这个人是断断留不得的了。

说起这府钩吻,出名的事就是许多年以前,隅邑二皇子介瑜死于府钩吻之毒。死状凄惨,尸体上全是大片大片的紫红斑,部分瘀血聚集,化作了黑绿色。当时查清此事只说是介瑜不甚服食了府钩吻,不了了之。

和妶盯着玄股鬼母的双手,忽道:“这府钩吻叶的事,你不想说,那边算了。”

玄股鬼母努力眨了几下眼,咽咽口水,颤颤道:“多谢姑娘。这府钩吻叶,是与老身有一段渊源,现下不便明说,还请姑娘多行体谅。”

二人当下来到鬼母宫中,看见了峒元君苍白的躯体,这才知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和妶若有所思:“照你这么说,凶手先是重伤了峒元君,后来又在蓝湛湖杀了赤逢伯,现在又缠上你?”

玄股鬼母沉声道:“确是如此。今夜老身本意就是用井阑印引他上钩,没想到只抓住一个小喽啰。不知他是怎么识破的?我这才一出墟洞,就收到了这叶子和纸条。”

和妶道:“这样一个角色,怎会看不出来这样的纰漏?你们在墟洞中耽误了多久?对方只要稍微一算,便可知得自己的棋子被你们发现了,自然不会在亲自现身。”

玄股鬼母不敢看对方那似乎能看透人心的妙目,决定还是把能坦白的说出来,或许还能利用她一番,便道:“此事……很多年前,隅邑二皇子介瑜死于此毒,当时许多人怀疑作为介瑜医师的赤逢伯暗箱操纵,暗中用府钩吻之毒害死了介瑜。苦于当时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天帝又忙于六界纷争,这件事并没有彻查下去。”

和妶紧追不放:“那么,这又与峒元君有什么关系呢?”

玄股鬼母垂下头来,犹豫道:“赤逢伯早年正是峒元君的门生,与峒元君私交亲密。介瑜死后不久,赤逢伯就从一个小小的仙倌摇身变成上清尊神,又引来许多的议论。”

和妶支颐道:“如此说来,对方正是怀疑赤逢伯和峒元君联手害死了介瑜,这才几番生事。今日又送来这府钩吻叶,乃是想要告诉你冤有头债有主。”

玄股鬼母道:“此人或许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夺取井阑印。”

对于玄股鬼母来说,比峒元君生命更重要的乃是他手中的井阑印。对方如果真的只是为了介瑜一事前来寻仇,那么他就不会留峒元君一条活路。

井阑印之物乃是上清无上珍宝,必须用峒元君的一滴血才能开启。对方连杀两人,又派人夜晚偷盗,无非是想得到井阑印,获得上清无上力量。

千百年来,觊觎井阑印的人数不胜数,可无一例外地获得悲惨的结局。玄股鬼母在墟洞中抓了索阿含,本想利用索阿含回摆一局棋,没想到那个人这么快就发觉了,还派人送来了那两样东西。

当真是高手过招啊!想必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目标败露,便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所幸挑明关系,直接威胁之。

玄股鬼母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她笑那个自以为聪明的凶手。

竟然有人知道了那个秘密,不管他是寻仇也好,探宝也罢,必须立即除去。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落在自己身上,那便是法师塔的五十六名女子。苦恶漆已经涂好,法师塔准备就绪,到时候明目张胆地炼鬼必定引来上清的天兵,如果发现峒元君在自己手里,到时候事情就不好办了。

玄股鬼母早已想好了一条计策,那便是祸水东引,让眼前这个一心只有井阑印的家伙背上骂名。

法师塔用少女炼药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诉和妶,玄股鬼母沉吟半晌,缓缓道:“老身左思右想,明日辰时之约,到底还是应该前往,否则终究是难以摸清对方的目的。”

玄股鬼母自以为洞悉一切,却不想对面的女子对她的心思也是了熟于心。

井阑印强大的至阴之力中便可将肉体活活击碎,然后血肉凝聚成起死回生的丹药,从而救得峒元君。

井阑印和苦恶漆都是世间大恶大阴之物,二者绝不可相碰,一旦触碰,即可焕发出能将肉体击碎的巨大力量。

和妶现在明白,玄股鬼母之所以给这些女子密密麻麻涂上苦恶漆,并不仅仅是折磨她们那样简单,她要利用苦恶漆与井阑印的邪恶力量,将人练成药,然后将这件伤天害理的恶事,嫁祸给杀害赤逢伯的那个人,用那个人的死来平息六界的愤怒。

而这其中关键的一点,就是明日辰时之约。

和妶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真正的恶斗,马上就要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