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携卿入红尘

更新时间:2020-05-22 19:57:37

携卿入红尘 连载中

携卿入红尘

来源:落初 作者:花间阁 分类:玄幻 主角:谭博叶氏 人气:

《携卿入红尘》由网络作家花间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谭博叶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叶绿芜用半生登上了众生之巅,又用了半生与他执手走向万丈红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风瑟瑟,漫天飞雪。

洁白的雪花自天空飞扬而下,松松垮垮地覆盖在地面上,如同初春时纷乱的柳絮,又如同簇簇梨花飘落,飞扬中晕出阳光的一圈淡金。凌厉的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疼痛,呜咽的声音穿过耳畔,似是最辽远边塞的羌笛声声,又如同千年岁月的无尽呓语。

脚步落在深雪中,发出“嘎吱嘎吱“的碾雪声,丝丝寒意从脚底开始向上蔓延,漫过膝盖,钻入心尖,深透魂魄,叶绿芜冻得打了个哆嗦。

好冷……

她无助地抱了抱肩膀,又搓搓手,此时她无比后悔自己仓促间的决定:听闻飞雪滩雪景最好,本想偷偷溜出来踏雪赏玩,可没想到刚入山,雪便开始大了起来,退路亦被封住了,她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朔风裹挟着冰凉的碎雪扑向脸颊,吹得她根本睁不开眼睛。只得一手挡在眼前,另一手以树枝拄着地,冒着严寒的风雪艰难地向前走去。

起先只是觉得通体冰冷,却不想走到后来竟感到肌肤灼灼发烫,手心里汗涔涔的,头也渐渐昏沉起来。四肢就像灌了铅一般,挪动得越来越费劲,即使用尽意志支撑,也无济于事,终是倒在了雪地上。

周围不知何时已披上了暮色,天地一片黯然,只有身下的白雪莹莹的泛着光,呼啸的风声如同被结界隔绝了一般,从我的耳边渐渐抽离。整个世界似乎在一片寂静中远去,她眼前一黑,晕在雪地里。

脑海中只剩一个冷字,身体又似乎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忽然晕起一点光亮。在迷蒙中,她向着那一星灯火努力地伸出手去,指间穿破冰封,终是触及到了那一丝融融的温暖。

“小不点儿,你醒啦。“

一道轻快的男童声传来,她努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她从茫然中醒来,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个雕梁画栋的小房间,屋中摆设有她见过的,也有她没见过的,整整齐齐得摆在那里。

“你是谁?我怎么在这儿?“她问道。

那男童眼中露出担忧的色彩,伸出胖胖的小手覆在她额头上,“该不会是烧傻了吧,刚刚他们把你从雪地里带回来的时候,你的头烫的像火炉一样,现在明明不烫了啊。“

叶绿芜拿开她的手慢慢坐了起来,嘟囔道:“你才傻了呢,父亲说我是最聪明的孩子。”

那男童倒也不生气,依旧笑得开心,眼睛里似盛着两轮明月:“你叫什么名字呀,我总得知道救了谁,不然去哪里要谢礼呢。”

“我叫叶绿芜。”她小声道:“不过我可没什么谢礼能给你,只有这个你要不要。”

她解开荷包,一股清香逸出,从里倒出了十余朵红艳的梅花来。

男童微微一愣,用帕子将那些红梅一一收拢,欣喜道:“这梅花真好看,我收下了。”

她看看梅花,又看看男童,觉得有些吃亏:“我冒着雪采来的梅花给你了,我的名字也给你了,那你叫什么呀。”

男童眉眼弯弯,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萧宸逸。”

“什么名字……怪怪的”她一撇嘴,想到了一个绝佳的词,“小逸!我叫你小逸好不好?”

那个好看的男童最后说了什么呢?是好,还是不好……

叶绿芜从床上惊坐起,眼前是一室暖阳,明亮而温暖。天色已经大亮,她很久自入了岚门就从未睡到过这个时辰,

一个俏生生的丫鬟立在门外,恭敬道:“老爷今早才回来,吩咐我们若是姑娘醒了就先传饭,然后到正堂一叙。”

叶绿芜料想慕容华定是等自己许久了,心中不免有些尴尬,“不必了,还是你们家小姐的事要紧。”

与昨日的花厅不同,正堂的摆件处处透露着大气,一副御赐的山水画挂在当中,椅子上铺着绣着精美花纹的半旧坐垫,不愧是四代书香的世家。

慕容华双眼遍布血丝,背却依旧挺得笔直,身上罩着一股疲惫之气。见她进来,立刻起身相迎:“昨日太过匆忙,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叶绿芜连忙回了万福礼:“小女子叶绿芜。”

“你……你是叶景的女儿?!”慕容华震惊道,继而眼眶中涌出一行清泪,大笑道:“叶氏阿芜!你父亲终究是保住了你,保住了叶氏血脉!你小时候一直带着的长命锁还是你洗三的时候我送给你的呢。”

叶绿芜讶然,原来慕容芷的父亲与自己父亲竟是旧相识,怪不得她与慕容芷二人也一见如故。

“你两三岁开始记事时,圣上就听信皇后所言开始削弱武将的势力,防止武将之间来往过密,我也在那时与你父亲假意割袍断义,故而你未曾见过我。”慕容华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意,仿佛回忆起了很美好的事情:“可那个长命锁你应该还记得吧,其实如果没有这些事,你现在可得唤我一声义父喽。”

他的眼神中聚着满满柔光,一张儒雅的脸庞上洋溢着一种温暖的光辉。

叶绿芜心头一动,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帕子包得严严实实的物什,双手捧于前方,直直跪了下去:“当年离开家门之时,叶家任何东西我都没有带走,除了这个一直陪着我的长命锁。既是当年未行之约,今日就由我来补上。慕容姑娘冒着生命危险给我送信,这份恩德尚且无以为报,此时便拜您为义父,替她一尽孝道。”

慕容华指间微微颤抖,缓缓从她手中接过那方手怕。一层层打开后,一个精致异常的长命锁静静躺在中央。

他声音梗塞:“好孩子,这也是我这么多年的心愿啊。”

叶绿芜听到此话,神色郑重地向他叩首,“义父在上,请受小女一拜!”

慕容华附身将她扶起,眉目之中满是慈爱:“你父亲不在了,从此为父便替他好好照顾你。如今你已入京都,恐怕早就有人将此事宣扬开来,你的身份必定隐瞒不住,恐怕有人要借此生事。你虽已入岚门,可到底还是叶家的女儿,朝廷又怎会看一个江湖门派的面子?为父已经想好了,今晚便召集慕容氏在京都的所有人,开祠堂,请族谱,将你的名字写上去。他们敢动一个叶家的女儿,但绝不敢动一个慕容家的女儿。只是可怜你,本该同阿芷一样娇养着长大的。”

一提起慕容芷,他眼中又升起担忧之色。叶绿芜连忙劝道:“义父如此待我,绿芜感激不尽。只是要营救慕容姑娘她们出来,需得找到大师兄才行,此事以我与温余二人之力确实有些艰难,还望义父相助。”

“这有何难?午后让他们贴个告示便是。”他轻轻敲了下叶绿芜的头,笑道:“你属龙,五月二十的生日,阿芷属蛇,十一月初五的生日,以后记得唤她一声小妹。”

叶绿芜立刻笑着认错,连忙说记住了。

慕容华忙里偷闲得了这半日闲暇,在午饭前又急匆匆进宫去了,诺大一个太尉府只听得到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从昨夜晚饭过后就未曾见到温余,慕容遵着男女七岁大防的规矩,就连客房也是男女分开,就连负责自己饮食起居的婢女都不知温余温余的去处。

有了慕容华的相助,寻找重光的事便不用像之前那样费心了。忙了这么多日,一时间无事可做倒也有些不习惯。她已经在花园里逛了三圈,刻意快步疾走,又专挑那些偏僻难行的小路,可身后的小丫鬟还是寸步不离地跟着。

叶绿芜只得作罢,无奈道:“你说说,我该说你聪明呢还是笨呢,明明知道我不愿你跟着,怎么还想方设法跟上来?”

小丫鬟倒也不恼,依旧垂首立在那里:“老爷说二小姐的一应需求与安全都归奴婢负责,所以不敢离开。”

还未入族谱,太尉府上下便已经改口唤“二小姐”,慕容华又将府里最雅致的舒和园送了她,一应用度皆是与慕容芷别无二致。

“你是说义父要你保护我?”叶绿芜忍不住地轻笑出声,“你可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

“二小姐无论从哪儿来,可毕竟是一个人。而且老爷已将奴婢的卖身契送去舒和园内,从今往后奴婢的生死都由二小姐决定。”

眼前这个垂着头的少女的确聪明,既表了忠心又说明自己是个可用之人。她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影子,从前自己那个哭喊着跌跌撞撞追马车,说要跟自己一起走的小侍女,若不是伯府出了事,如今也应是这么大了吧?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将那小丫鬟拉至自己身前。

眼前的人一惊,忽而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映出两个小小的叶绿芜,仿佛她的全世界只有自己一般。这种眼神她记了十年,在萧宸逸眼中也好,在这个丫鬟眼中也罢,她总是无法抵抗的住。

“从今往后,你就叫期鱼好不好?”

叶绿芜的声音在微风中流淌,一圈一圈将她环绕其中,让她忘记了思考。世界似乎在这一瞬间灰暗了下来,只有眼前的女子是亮着的,被这期期艾艾的目光望着,她不由自主便点了头。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响起,缓缓应道:“好。”

二人一前一后走回舒和园,同坐在桌前用了午饭,窗外的竹影在天光中摇晃,在窗上投出斑驳的细影。

太尉府的人行动很快,才用过午饭不久,叶绿芜的寻人告示便贴满了京都的大街小巷。然而人海茫茫,寻人又谈何容易?许多人只在告示前略站一站,便离开了。

叶绿芜到时,空中已飘起了绵绵细雨,街道上水气氤氲,恍若仙境。行人们皆行色匆匆,只恐被将要到来的雨淋湿。告示前自是是无人观看,她只得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她才刚走出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在读她的告示。这声音她从未听过,也毫无印象,却带着一丝熟悉的感觉,这莫非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前世之缘?她这么想着,鬼使神差地转回了身去。

只见一个黄衣的公子撑着伞立在那里,即使面容隐在伞中不得见,却依旧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风姿超逸的贵公子。衣摆被地面上升腾的水气沾染,颜色稍稍变深,可他似不知道一般,依旧一字一句读着那告示。他的声音顺着伞柄倾泻而下,和着愈来愈大的雨声扩散在空中,一字一句敲在叶绿芜的心上。

她愣在原地,一个名字在胸中翻滚,呼之欲出。

“小逸……”

在她出声的瞬间,眼前的男子似乎感应到什么似的,缓缓转过身来。

褪去了稚嫩的他已成了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俊美的脸上微微有些惊讶,见到来人是她后,一双眸子里立刻噙满了笑意。一时间好似云开雨霁,雨后初虹。

萧宸逸见她一人站在雨中,便有些慌乱地快步走上前去,将伞前倾,为她遮住漫天的风雨:“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还这么莽撞。天色不好也不打把伞出来,你的身体一受寒就会发烧,怎么总是记不住呢。”

叶绿芜没有说话,她看着萧宸逸一边抱怨一边替她抹去发梢上残留的雨珠,一双好看的眼睛中映着的全是她。直至此时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个让她魂牵梦萦了十年之久的人想必也在思念着自己吧?

“怎么不说话?”萧宸逸伸手在她呆愣的眼前晃了晃,继而覆上她的额头,“难不成又烧傻了?”

与清晨梦境之中一模一样的场景,叶绿芜无需思索便说出了一样的回答:“父亲说我可是全天下最聪明的孩子。”

听到此话,萧宸逸笑得眉眼弯弯,眉宇之间皆是融融的温柔:“对对,阿芜最聪明了。可再聪明也不能在这里傻站着,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再慢慢说话。可好?”

叶绿芜自然应下,二人在雨巷中缓缓离去,融进了这一脉氤氲雨色中。

萧宸逸在京都落脚的地方不大,可分外精致。院内栽种着梧桐,宽大的叶子在雨中微微颤着,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秋天的雨一场比一场寒凉,本就有些凉意的天气被这一场雨一浇,便泛起了森森凉意。

叶绿芜因着幼时贪玩赏雪受了寒,便有些畏寒。萧宸逸一进院门,便吩咐下人准备了火盆放在室内,又着人去准备干净保暖的衣衫,他自己站在叶绿芜身后帮她擦着头发。

看着面前匆匆而过的仆人,叶绿芜有些无奈:“你看看,我一来倒让他们忙成这样,哪就这么娇贵了?“

她说完这话便感到身后的萧宸逸动作一停,而后走到她身前来,蹲在地上看着她,眼神中是少见的郑重:“你离开我十年,必是受了许多苦,可如今我找到你了,就一定不容你再受半分伤害。“

叶绿芜被他盯着,只觉得脸上十分燥热,便别过头小声道:“炭火太热了,拿出去吧。“

萧宸逸见此先是一愣,而后脸上漾开温柔笑意,“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