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锦鲤魂

更新时间:2020-03-25 20:15:02

锦鲤魂 已完结

锦鲤魂

来源:落初 作者:冰灵绝 分类:玄幻 主角:荆小暖小暖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冰灵绝原创的玄幻小说《锦鲤魂》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荆小暖小暖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墙垣的另一边,存在着另一个世界?橘红色长袍的少年,坐在朱红楼阁的顶檐,皎月之辉洒下,一双红色的眸子波澜不惊。“你是谁,从哪来?”人与人之间会有无数次相遇,终有一次会成为此生羁绊。那,人与妖呢?“别踏出这座濯烨园,因为那可能给你带来一场噩梦。不是噩梦,但的确是场梦。本与这世界毫无纠葛,又如何成为它们相互交织联系的一个?萤火绕森,北海虚影,无论真假我都愿意陪你一同证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降临,荆小暖穿过墙壁去向的另一边。

烛光摇曳,阁楼耸立,桃花蹁跹,络绎不绝的身着广袖长袍的大人们来来往往。坐在阁楼沿廊栏杆的少年,一身橘红色的长袍,绣饰着繁杂纹路的衣袂随风飘动,墨色长发也随之飞舞。

“她来了。”氤艾躲在煜瞳身后小声低语。

“知道……你别被她看见。”煜瞳侧过头提醒了一句,转身跳下栏杆向楼外走去。

荆小暖自从走进这里就察觉到腰间玉佩的不对劲,今天只是忘记把它取下来,没想到到了这里却一直在晃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煜瞳走近了,看着荆小暖一直用手抓住什么东西,于是问,“你在做什么?”

荆小暖抬头看到是煜瞳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

微微透明的玉佩上刻着细小的纹路,泛着丝丝的血色,煜瞳的靠近让它散发更加强烈的红光。

“窣——”的一声,玉佩凌空飞起,在空中晃了晃,周围的一切暴露在玉佩散发的光芒之下,仿佛黑暗被撕裂般,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在光芒照射下消失了。只剩下烨烨烛火孤独地在重重楼阁里摇曳。

荆小暖看见这一幕变了脸色。

煜瞳刚想解释什么,一抹黑色灵魂——氤艾晃悠了出来,“出了什么事啊……”

这一下荆小暖完全不淡定了,二话不说,转身就跑,穿过墙壁,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院落,跑进了房间里还一直胆战心惊的,“天啊……那到底是什么?”

煜瞳站在原地看着荆小暖脸色变苍白,逃似地跑了也没阻拦——分明可以拦住再细细解释的,但他没有。

“怎么不拦住她?”氤艾晃悠一下,飘到另一边。

“她害怕我。”煜瞳望着悬空发光的玉佩晃晃悠悠几下,旋即也穿过墙壁上的洞飞走了。

“妖吓不着人类那还是妖吗?”氤艾不以为意,飞到桃枝上躺着休息。

煜瞳不语,难得的没有呵斥氤艾,转过身有些落寞似的向楼阁里走去。

“煜瞳,煜瞳!”氤艾看着煜瞳少有的落寞情态有些意外,有些不确定的问,“你不会和她有任何纠结的,对吧?”

“我去哥哥那里一趟,你还想跟着吗?”煜瞳没有回答,反倒淡漠地看着氤艾问。

“哎~”氤艾连连退却几米,“不用不用……”开玩笑,凛瞳这家伙见到自己还不把自己给散魂了。

煜瞳一闪身离开了。

激荡流淌的瀑布从高岩坠落,哗啦啦地发出声响。白色的花瓣蹁跹在空中,旋转划出优美的弧度,落在水中飘远,或辗入泥土,或落在阁楼的门廊边。水榭亭台,楼阁黛瓦清丽,宛若丹青画。

清净的琴声铮铮然,推开临崖而建的院落大门,一个颀修的身影坐在梨花树下,骨骼分明的手指勾挑着琴弦。

煜瞳走到对方面前,端坐下。

凛瞳的双目被白色的云雾绡遮住,墨色的长发温和地搭在背后,几缕飘荡在空中,带着一种不可轻易靠近的气息。洁白的衣衫上绣着银色竹叶的暗纹,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

“怎么今日来了?”凛瞳双手一抚琴弦,铿锵一声停止弹琴。

“哥哥,我遇到了一个人类女孩。”煜瞳凝视着凛瞳,语气淡然,暗中却紧张地握紧了拳。

梨花花瓣温柔的坠在地上,本就安静的院落久久的沉寂了下来。

“嗯。”凛瞳淡淡地回应。

煜瞳对凛瞳的淡然态度有些出乎意料,刚松懈了口气就听见凛瞳开口道,“煜瞳,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自己能有所把握……你的心思我是最了解的,所以……”

“我不会伤害她。”煜瞳打断凛瞳的话,语气异常坚定,他几乎不会用这种语气和凛瞳说话。

凛瞳也被煜瞳这突然的转变弄地一愣,许些沉默后,才缓缓开口,“你认为,你不刻意伤害她就不会伤害到她吗?……今日,她受到惊吓了吧?”

……

房间里的烛火微明,荆小暖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是那些人消失不见的场景画面,让她觉得有些恐怖。直到黎明,荆小暖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睡梦中,恍惚里又来到那个地方——临崖的大海,白色的冰雪覆盖地面。悬崖上是一片竹海,翻涌着绿色的波浪。崖峭边缘,是一株桃树,盛放着粉色的花。身着冰蚕丝裳裙的女子站立在树下,发髻间的碧簪流苏坠摇摇晃晃。

“你好~”荆小暖礼貌性的打招呼,不过其实也不确定这如幻的女子听不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小暖,你好。”温和的女子掩嘴笑了笑,几分温润之中带着俏丽灵动,“你的玉佩,也还好吗?”

在这瞬间荆小暖感觉到她的真实,而不是高高在上。不过转念注意到她后半句话微微一顿,“玉佩吗?是这个吧?”说着从腰间取下玉佩。

荆小暖取时动作又一顿,想到明明玉佩飞出去了。

“你知道这个玉佩叫做什么吗?”女子忽略荆小暖的动作和疑惑,柳叶似的眉间蕴着几分淑雅,“它叫做‘初心’。”

女子话音刚落,所有的画面如开始一样,慢慢地淡却,渐渐的消失了。

荆小暖睡醒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清醒清醒,煜瞳什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煜瞳,煜瞳……

荆小暖烦恼地晃了晃脑袋。想那么多做什么,先休息休息几天再说……想到这里荆小暖欢脱地在床上打滚。

而荆小暖的休息几天到了某妖眼里却成了不得了的糟糕事情。

“别等啦……她是不会来的。你都等了好几天了也不见她影子。”氤艾飘上飘下,飘来飘去,欢快的飘荡也全然不顾煜瞳现在糟糕的心理感受,“何必呢,她肯定是被吓着不敢来了。”

微微细雨里,一个身着橘红长袍的少年手执一把油纸伞站立着,面对一面灰色破损的墙壁,宛若沉思,让人觉得莫名极度优雅。

“让我猜猜,”氤艾细细地笑着,如果它有形体估计都快笑成一朵花了,“如果你可以进入那个世界,你早就迫不及待地过去找她了吧?”

“你再在我耳边念念叨叨,我就将你的魂魄散个干净。”煜瞳说这话时语气冰凉,眸子暗处划过一道黑暗冷流,吓得氤艾连连飞去好几百米远。

“妈妈呀,我的小心肝都被你吓着了。”氤艾小声嘀咕着。

“所以,我很好奇那个玉佩到底是什么。”一声桀骜不驯的声音从远方高处传来。

身着一袭暗紫色的长袍的少年,腰间系着的黑色流苏飘动,奢华至极。他一双眸酝酿几分邪肆,嘴角勾起却不含半点笑意。微雨落在他身边便蒸发成蒸汽,消散了。

煜瞳听到那声音却不动半分,依旧撑着一把油纸伞站立在雨里,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姬华陌见状轻笑一声,从高处一跃而下,稳稳落地。他走进煜瞳撑的伞里,皱了皱眉,“仅仅小雨罢了还撑个伞,女孩子似的。”而后话锋一转,“你要想知道更多就别傻站在这里,你那藏书阁好久没打开了吧。”

煜瞳一顿,缓缓转过头看向姬华陌。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姬华陌轻勾嘴角,“跟你呆久了我现在都变得快神经衰弱了……话说回来,藏书阁里的那些东西,我可是很好奇的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