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更新时间:2020-03-25 19:45:03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已完结

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缱绻故人苏 分类:玄幻 主角:姜菀姜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缱绻故人苏的原创小说《祸国毒妃:邪王请入梦》,主角姜菀姜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十年心血送做他人嫁衣裳,这是姜菀至死才明白的道理。 再睁眼,她从东楚国至尊的皇后变成了无权无势的孤女陆绾。 庶妹要荣宠,她便乱了这后宫! 渣男恋皇权,她便亡了这江山! 当她大仇得报再无牵念,却有一人将她阻拦—— 顾容息:“姜菀,废了我的腿,要了我的命,你何时对我负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绾话未说完,被顾容息打断:“此事你与木简接洽。”

待顾容息离开,陆绾才一个腿软倒在了门边,她一直都相信顾容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让她留在这里,那么无论如何,她都是离不开的。

此次下山后她便观察过,这唤名“鞠荣山”的高山,却仿若一个天然战场,其中有多少机关,不言而喻。

她自认没有这个本事。

而刚刚,他想要要了姜维和姜霈的命。

他对姜家的恨意始于自己。

她必须早做打算。

陆绾合上门,闭眼思索。

脑海中有关于这个身子的记忆少的可怜,唯一她能够确定的是,那陆逸,着实是这句身体的兄长,可除此之外,她竟是什么都记不得。

包括她的名字。

“姑娘可在?我是木简。”

陆绾脑中一团乱麻,却听门外木简叫她。

顾容息的那句“与木简接洽”还言犹在耳,陆绾只得起身开门。

木简手中拿了一个瓷瓶,目光径直落在了她的手上:“主子说姑娘的手伤了,特意让属下送了金疮药来,姑娘的伤如何?”

陆绾不着痕迹将手往后掖了掖:“无碍,多谢了。”

木简也并不多言,点头便离开,不过走出两步,又回头:“彼凝等下会送新的饭菜过来,还请姑娘趁热吃。”

午时,待吃饱喝足,陆绾拿了匕首去由顾容息的书房。

她不想等。

“我要去陕南。”

听到这五个字,顾容息脸上并未有任何变化,仿佛与“我要吃饭了”是一样的道理。

陆绾喘了口大气:“若我一人前往,你定不放心,可若木简与我一起,他定不放心,所以,你得与我一同前往。”

听完这话,顾容息才少许有了反应:“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要把事情闹大,”陆绾笑了笑:“越大越好。”

最好能够大到顾容峥无法处理。

顾容息不过看了她两眼,随身应道:“好。”

“如果公子还有所疑虑的话,我,”看着他脸上神情,陆绾还以为他不同意,正要细细将一条一条归列而出,却听他道了这一个字,顿时问道:“你说什么?”

“两日后启程。”

陆绾眨巴眨巴眼睛:“我还有一事相求。”

顾容息抬头,对上她的眼睛,她道:“我要带上姜霈。”

她看不透他的表情,等了许久才最终得了一个好字。

走出顾容息书房时,陆绾还有丝恍惚,她本以为,他不会同意的。

如木简所言,他们蛰伏此处,鞠荣山该是最安全的,一旦离开这里,危险无法预估。

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里仿若是个避风港,只要一辈子缩头与此,便与世无争。

可她不愿。

不愿顾容峥与姜婼卿卿我我,而她只当不知。

若自私至此,她的母亲和胞妹,在梦里也不会放过她的。

鞠荣山距离皇宫不过一个时辰不到的距离,她只需垫着脚,就能看到远处砖瓦缠绕,那两个人,就在那里。

可她不能鲁莽行事。

区区凡夫肉体,需得谨慎再谨慎。

对于陆绾的到来,姜霈显然更加讶异:“姑娘有事?”

她嘴角上扬,眉眼弯了弯:“姜公子可有意去陕南?”

霈儿这么喜欢水就应该去陕南,那里洪涝多,看霈儿还喜不喜欢水!

陆绾双眸微光闪过,自家弟弟,喜欢便去。

一日的行程,不大的车厢三人相坐无言,姜霈一向少话陆绾早已习惯,却是不知顾容息也惜字如金,让她一人如坐针毡。

中间摆着梨花木桌,桌上铺着陕南的地图。

姜霈虚虚一指,指尖覆在了地图中侧:“荒唐口为我们必经之处,此处之所以成为荒唐口,是因这块儿地质极其松软,陕南多雨,更不要说洪涝爆发,因此鲜少有人经过。”

“为何?”

陆绾不解,不过地质松软,人们有什么好怕的?

“一人前行自然问题不大,可若是马队,商队,那么此处万万不可经过。”顾容息的手边放着一盘棋,话落的同时,落下一子。

看陆绾脸上依稀恍惚,姜霈解释:“商队多行重物,水自底下而上,与土混于一起,多受重物挤压,便很容易形成泥淖。”

陆绾点了点头,明白了。

可若不经由此处,需得绕上三日之久,且进陕南需通关文书。

很显然,现在的顾容息是拿不出来的。

更不要说,车上还有个姜霈。

所以,即便千难万难,他们唯有迎难而上。

此时天色昏黄,乌云遮日,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

马车一路吱吱呀呀的前行,车轮压过泥土有些晃动,倒是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吱呀。”

马车停住时,因惯性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有人站在窗外禀报:“主子。”

顾容息抬了眼,姜霈顺势开了帘子,外面站着的人,是一脸严肃的木简。

“何事?”

“外面下雨了,虽然不大,可陕南这几日连续下雨,前路怕是不大好走,属下已经下马,主子——”

木简这话说的吞吞吐吐,而陆绾一下子明白了。

大概是被姜霈说中了,他们此刻已经到了那危险的地带了。才下过雨的路上更显湿滑,马车受力面积小,承重能力大,很有可能便引了那泥淖。

“无妨。”

顾容息倒是坦然,有那么一瞬间,陆绾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昔日战场上横扫千军的人,如今坐于轮椅,事事依于人,这其中的心境变换,陆绾不想懂。

想的越深,便越怕。

木简将放置马车后箱的轮椅拿了下来,又随意将一块木板卸了,拿了绳子安置在轮子下方,如此做,也不过是为了增大受力面积,以防万一出事时受不了力。

当然,他们更希望这是多此一举。

姜霈对着陆绾点了点头,自行到了队伍的前头,他对这些了解,在前方没有坏处只有益处。

木简等人无比谨慎,每人之间相距半米距离,陆绾在倒数第二个,顾容息在她前头。

“雨滴虽小,砸在本就不堪一击的地面上能造成的影响却是极大的。这种情形下,原本安全的大路反而成为了危险处。因为没有草作为缓冲,若陷进去便没了倚仗。所以大家最好每一步都踩在野草泥土上,切莫大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