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情斩乾坤

更新时间:2020-03-25 19:06:22

情斩乾坤 已完结

情斩乾坤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本无意辰 分类:玄幻 主角:周信凌英 人气:

《情斩乾坤》作者:本无意辰,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周信凌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伤门三段对上伤门六段,周信也没多大的把握,单纯武门力量相差的实在太大。周信右手云影,左手排云,脚踩惊鸿,三种战技已然接近融为一体,威力,端的是不能小觑。好!好战技!见到周信使出如此精妙的战技组合,光头田更觉起劲,一对砂锅大的拳头更是冒着丝丝金色挥舞的如同两个不断旋转的流星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他和蓝云打交道比较少,但是看人还是看的蛮准,他清楚地知道蓝云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

好了,小信,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主要还是不想瞒着你。不过既然告诉你了,你也不用老是想着这件事,你要相信你老师的能力,以他的能力——呵呵,横着走还是可以的。

看得出蓝云对老头子实力的推崇,已然到了一种几近崇拜的态度,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而再的提到老头子的能力如何如何的强大。

周信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蓝——大哥放心好了。

嗯,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便下山去吧——记住,今夜对你说的事情,不要向第二个人提起,明白吗?

明白,蓝大哥请放心,我知道分寸的。

嗯——

蓝云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却是双手虚空一托,周信的身体便缓缓地漂浮起来,随即,他像是随意地一甩,周信的身子竟是像一堆轻便的东西般,唆的一下便飞到了对面断崖的上空,随即才缓缓地降落在地面。

周信站着了身子,朝着断崖对头拱手喊道:各位前辈,小子先走了。——

待得周信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之中,蓝云才转过身来面朝着一干老怪物,脸色变得很是严肃,很明显,刚才他在周信面前的表现,多半是刻意伪装出来的。

不过,他倒不是有意要瞒着周信,而是,有些事,无需讲明白了,毕竟,周信现在什么也算不上,顶多也就是一个有些天资的奇才罢了。帮不上忙是其次,断送了小命,那就很不值得了。

诸位,事情确实有些严重。

据那边传来的消息——

周信,你这两天怎么了?怎么总是显得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看着坐在院子里头发呆的周信,蓝山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他不明白的是,怎么那晚从七玫香回来之后,周信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起初还以为是在担心新生大赛决赛的事情,可后来却发现这小子压根就没有这样的心思,这就让他很是不理解了。

周信摇了摇头,露出几丝苦笑,没什么,在想些事情罢了。

想事情?蓝山眉头微皱,却是没有再询问下去。

能说的事,周信就一定会都说出来,而他不愿意说的,任凭你怎么问,也别想问出来。

和周信在一起这么久了,蓝山几人也算是熟悉了周信的脾气性格。见到周信这么回答,也不做声了,于是干脆坐在一旁,陪着周信发起呆来。

天气还是有些炎热,这京都的夏日,竟然可以这么久不下一滴雨,这让周信更觉得心里有些烦躁。

那夜从盲山上下来之后,周信总觉得心里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着,憋的很难受,可这事情又不能对别人说,只能闷在心里头一个人来思考一个人来挣扎。

一想到老头子遇到了很棘手的麻烦,周信就觉得很是揪心,尽管蓝云都那样描述了老头子的实力,可他却总不自禁地想起一句话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天知道老头子会不会刚好碰到一个比他强许多的敌人手里?

天知道会不会有一大批的人合伙来围攻老头子?

一想到这事情,周信的心就变得杂乱无比,整个思绪飘忽不定地东想西想,可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什么好的法子来。

于是,他只能朝着自己抱怨,抱怨自己为何实力还是增长的这么慢?为何自己不是开门九段的巅峰强者?

而周信到底在想些什么,院子里头的其他三人都不知道,只知道他这两天有点不对劲儿。

眼看这新生大赛的决赛马上就要进行了,其他三人不免都有些担心周信的状态。

周信和庄凡下了什么赌注,他们三个可都是知道的,一想到那赌注的厉害,就更是为周信担心,偶尔还时不时地朝着周信的手掌瞟上几眼。

三人的眼神,周信自然也看到了,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他想笑,却笑不出来,估计这时候若是笑了,会笑的比哭还难看。

好了,你们放心吧,比赛是比赛,想问题是想问题,这是两码子事,我可不会牵扯到一块去。

周信这话倒是说得不假。他现在的心态已然完全发生了变化,区区一个庄凡,他再也没放在眼里,他的眼界已然更高,甚至跃过了第一的庄燃,偷偷地瞄向了那些可以飞天遁地的老怪物。

而他现在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尽快结束新生大赛,然后他便要一股脑地投入到修炼当中去。到时候,除了修炼就还是修炼,他恨不得一夜之间,自己就要变成超人!

当然,他这些想法也仅仅只是时不时地告诉自己听而已,他只能通过这样一种自我激励的方式,来促使自己不断的前进不断的进步——

总算是到了新生大赛决赛的时候。

体院和词院的排名,基本上都已经出来了。不过词院的排名,却显得稍稍有些复杂。

因为周信在上一轮还是轮空,所以,他需要在决赛的时候,先和在上一轮被淘汰的两人进行一个比试,等赢了,他才能和前一轮胜出的两人进行最后的决赛。

而体院就简单多了。体院的前三名,已然出来了。

分别是庄凡、周信,外加一个周信很陌生其他人很熟悉的沙罗。

这三人会相互比拼一场,按照胜率来计算排名。至于比拼的场次,这又让周信大骂了一句坑爹!

让周信觉得坑爹的原因是,最后三个人了竟然还要抽签。而这抽签又是运气成分占了太多。

规则是,三人各抽一块令牌,三块令牌,其中有一块标记了一个待定,这个待定的意思就是,谁抽到了这牌子,那就只能等着别人来挑战自己,至于会不会发生车轮战,那就完全看个人人品和运气。

所以,这也是让周信觉得很蛋疼的地方。都最后三个人了,还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么?

打个比方,如果是周信抽到了那块待定的牌子,那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坐着,等着庄凡和沙罗来挑战自己。

如果两个人都选的是周信,那他就只能在体力消耗了的情况下,继续参加战斗。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谁抽到了待定的牌子,而又遭到了两人的挑战,却还能赢下整个比赛,那他就是名至实归的冠军,真正的新人王。

周信可不想冒这个险,天知道庄凡背后还有没有藏着暗手,要知道这可是一只手的赌注啊。这赌注可不比凌英那样,换个方式道个歉就算完事。

这赌注,整个学院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连学院的老师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一天,很是意外的没有再出太阳,而是一个阴天,一个天气凉爽的阴天,微风习习的,吹着让人好生舒服。

这么好的天气,决赛的第一天也恰好在这个时候举行。周信暗暗朝着老天感谢了声,感谢老天今儿让他不那么烦闷了。

周信一行四人,照例早早地来到了训练场上。

而今儿训练场上,人数明显又增多了些,不知道是决赛的原因呢,还是天气好的原因。

周信,你待会应该是要先去参加词院的比赛吧?蓝山看着词院比试台上已然开始忙碌的裁判老师,不禁开口问道。

嗯,对——诶,这词院的劳什子比赛,真令人有些恼火。

周信又忍不住地抱怨起来,他现在是一想到词院比赛搞得这么麻烦纠结,他就相当的恼火。

不过还好,词院决赛的时候,不需要按照命题来作诗了。想到这点,周信才觉得稍微好过一点点,这样想来,也纯粹就是走一个过场罢了。

半分钟一首诗,一分钟两首,足够搞定整个比赛了。

周信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心里头美滋滋地想着:嘿嘿,这穿越过来的,就是不一样。这不叫作诗,这纯粹就是背诗啊,哈哈——

训练场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周信也开始往词院比试台边挤了过去。

而体院那边的比试台上,却放上了一个黑纹雕饰的木箱子,显得很是浓重。

至于么,不就是一个拿来抽签的箱子么——周信撇嘴表示非常不屑。

周信现在是名人,货真价实的名人。

一看到周信来了,艺院那边的姑娘们,纷纷叫喊起来,就差没每人拿一朵花在手里头扭着屁股了。

当然,这只是周信单独方面的联想罢了。

天气凉快,整个训练场的气氛却火爆起来。不过,周信十分肯定的是,这绝大部分的火爆,是来自于那些狼人,这些狼人应该是纷纷出动来支持自己心中的姑娘了。

周信,速度上台,比试马上开始了。裁判老师朝着台下的周信喊了一声。

周信一愣,随即马上跑上台去,纸笔拿在手中,眼睛却是往艺院姑娘身上扫去。

而他旁边的两位,却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两人都是眉头紧皱,笔杆子拿在手里头,就像一杆猎枪,不知道该往哪里打,估计也打不出来,总之,这两人是严重便秘,一点儿东西也憋不出来。

放松,要放松,紧张什么呢你们?

看着身旁两人的模样,周信忍不住劝慰,一点儿不像一个同场竞争的选手,反倒像一个安慰选手们的主持人。

两人一怔,脸上表情立马又古怪起来,不知道他们是在羞恼呢还是在尴尬,手里头的笔杆子却是握得更紧了些。

咚!——

照例是一道响声过后,裁判老师宣布周信三人的比赛正式开始。

这词院的决赛倒是比较人道,没有再命题,而是叫选手自由发挥,这也代表着,哪怕是你曾经做出来的诗作,此刻搬出来,也是可以的。

李白的这首月下独酌,恰是周信前世比较喜欢的诗词之一,最是那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被传成了只可瞻仰的经典佳句。

虽然对自己写的字不怎么满意,不过周信倒是对写出来的诗词很是满意,心里很是无耻地没有半点盗窃的愧疚感。

狼毫一甩,周信潇洒地下了台,在千万双眼睛的注视下,不带一片云彩飘飘地下了台。

以至于裁判老师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然到了台下。

细心的人帮周信算了一下,他这次虽不是半分钟成诗,但也没有超过一分钟,后来才知道,实在是这首诗稍微地长了一点点。

诶,是不是太不低调了点?看着院子里头的三人呆呆地看着自己,周信很是无辜地感慨了一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