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是小龙女

更新时间:2019-06-25 10:02:11

我是小龙女 已完结

我是小龙女

来源:落初 作者:玉湖馨子 分类:玄幻 主角:玉漱宝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是小龙女》的小说,是作者玉湖馨子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生了个蛋,孵出来一个小龙人?小胳膊小腿的,还有一条火红的尾巴,呃,头上还有两个丫丫角,好吧,我认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乖娃,让娘亲咬一口,对了,你老爹是谁?  小龙人:“问我啊?你有几个老公?”  “……”  ~~~~~~~~~~~~~~~~~~~~~~~~~~~  《我是小龙女》读书会群108441550,敲门暗号是投票中四位男主任何一个的名字,欢迎骚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族已经各自散了。只有那矮壮的八爪仍然守在洞府外,时不时的对前来向他报道的小弟发号施令。需要说明的是,八爪已经在五百年前就化了形,他化身了一个十七八岁四方脸庞,黑黑壮壮的少年!倒和他的真身颇为神似!他越来越有大哥的派头。自从玉漱告诉他带小弟都叫大哥,不叫大爷后,他马上就自动自觉的将自己降了一辈,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整峙队伍,让他们都改口叫大哥。

一见玉漱回来,八爪立刻跳了起来,吐出口中嚼的水草茎,头也不回的道:“通知大伙收队,小龙女回府了!”旁边一条梭子鱼立刻应了一声,游了出去。

“小龙女,你回来了?虾叔正等着你呢!”八爪笑嘻嘻的迎上来,小心的看了看她苍白的脸色,斟酌着词句。

玉漱应了一声,正要往洞府里游去,忽而停住,想了想道:“八爪,把你手下小弟都聚集起来,吩咐下去时刻关注湖面和南岸,一有情况立刻来报我!”

八爪愣了一下,眨了眨小眼睛,点了点头,什么也不问果断道:“我这就去!”

玉漱进入洞府,客厅里已经摆满了一桌蚌壳盛的精致的素肴。老虾公端着她最喜爱的水藻冻走了出来:“小龙女,用膳吧!”

见老虾公丝毫没有怪罪她先前出言无状,反而一如既往的细心照料自己,心中不由得一暖,“虾叔!”玉漱鼻子一酸,纵身上去挂在老虾公的脖颈上,将头脸埋进厚密温暖的长胡须里,哽咽道:“我差点见不到你了!”漫长的岁月,老虾公早就被她当成了最慈爱的爷爷,可以耍赖,可以撒娇,可以淘气的揪他胡子,仿佛无论她闯出什么祸事来,老虾公都会替她收拾烂摊子。

“怎么啦?怎么啦小龙女?”老虾公忙不迭的抛开蚌壳盘,连哄带拍“出什么事了?受委屈了?”

“嗯,嗯!”玉漱抬起苍白的小脸,泪水盈眶却忍着不掉下:“那南岸上有一个叫做明泽的火狐,他挟持我要下河来找你算账!我根本打不过他,只好先逃回来给你报信!虾叔,你一定比他厉害,是不是?”

玉漱满含期待又有些忐忑的望着老虾公!老虾公扬起的手顿了顿,接着又轻轻的拍她的后背:“别怕!那火狐也有八千年修为,是不受三界五行约束的地灵仙。平日里行事虽有些任侠使Xing,亦邪亦正,但也不失是个Xing情中人!他若登门拜访,你虾叔我自有一番理论!只是小龙女你第一次上岸,怕是他见你年纪小,故意戏耍于你也是有的。不必害怕惊惶!”

玉漱想了想,也觉得三分在理,心中稍安。

“好了,折腾了一早上,早就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我不饿!”玉漱有些愧疚的看着老虾公忙碌了一早上的成果,摇了摇头“我先回房休息去了!”闷闷的游回自己洞内。石床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那件紫色金线鲛绡袍。提示着她昨晚发生一切不是梦,提示着她没有能力冲破结界去为他分忧!

玉漱倒在床上将那件袍子抱在胸前,望着洞顶发怔。

正想得出神,忽觉自己鬓边随着水流飘荡的秀发一动,诡异的自动束拢在一起,骇得她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睁大眼睛盯着刚才自己躺的地方细细打量,床上chuang下的找了一番,水波袭来,一幅宽大火红的袍袖拂过她的脸颊,一个懒洋洋近乎呢喃Xing感的嗓音在背后响起:“不用找了,我在这儿!”

玉漱后背一僵,下一秒,迅速的转过身来:“你怎么进来的?”

火狐明泽桃花样鲜艳明媚的俊颜冁然一笑:“跟在你身后进来的!”

“我……我明明看见……”玉漱不可置信的定定的看着她,心中没来由的害怕,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后边退,撞在了床沿边,手下意识的抵在床边木扶手上狂摁110。

明泽将她暗里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虽不知她嘴巴翕合念叨着什么,但也禁不住的好笑:“你虾叔不是告诉过你我活了八千岁了吗?那小小的冰刃还不抵我振一振衣袖的力道。只是看你化作小龙有趣得紧,不知不觉就跟到这里来了!”

“你想做什么?”玉漱看他上前一步,紧张得往后一退,绊倒在床上。顿时太阳Xue嗡的一声,手忙脚乱的翻身坐起,一回头,好巧不巧正迎上明泽放大了的俊脸,唇畔蹭过他柔软且富有弹Xing的红唇,脑袋里一片空白!

明泽伸出纤长如玉的手指轻抚她娇嫩的樱唇,邪魅一笑,俯身偷香成功,抬起头来意犹未足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沙哑的嗓音道:“今日暂且放过你,改日我再好好教你什么叫辗转反侧**夺魄的香吻!”

玉漱浑身一震,若蓝宝石般深邃迷人的眼眸里怒火暴涨,抬膝撞向眼前登徒子的下腹。立刻,脚腕一紧,明泽唇角一勾:“真狠心的小美人,还没颠鸾倒凤共赴云雨,便急着坏我宝贝?若让你得逞,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你……”玉漱气得快要哭了“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叫人了!”

“我还以为这半日的沉默,是你舍不得让人来打扰我们呢!”明泽笑笑的揉揉她纤细的玉足,松开手来,身心放松,随意的往她旁边一躺。玉漱反射的就要避开,却被他伸手揽住肩头,拉得扑跌在他胸前,结实匀称的胸膛随着他的轻笑震动着:“安静一会儿,我累了!”

玉漱咬牙捶了他一记:“你累了关我屁事?滚!”

明泽闭上眼帘,如墨色蝶翅的睫毛翕动了一下:“滚哪里去?”

“管你呢?这是我的房间,你有多远滚多远!”玉漱奋力的双手撑住他胸膛想要逃离他手臂的钳制,却是挣得小脸通红,腰肢酸软,也没抬起被他压按在胸前的头来。

明泽叹息道:“真是不解风情!少不得以后我这做夫君的辛苦了!”玉漱更怒,既抬不起头来,干脆檀口一张,不管不顾的低头狠狠咬下,不料那火红长袍甚是光滑,力道减轻了不少,似乎无限接近某种暧mei的姿势。

只听明泽轻哼一声,吊梢狐狸眼微睁,手臂一收,竟将玉漱抱上肩头,二人脸贴着脸,明泽微微偏头用下巴蹭蹭她的额头:“乖!别动……”这诡异的姿势令玉漱呼吸为之一窒。良晌只听明泽略带自嘲的笑道:“今天这是怎么啦?居然两次因你这个小丫头而乱了方寸?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玉漱气鼓鼓的不想搭理他,改为环抱她后背的手臂示威的往他身前压了压,玉漱不得已,闷声闷气道:“李玉漱!”

“……”

玉漱度日如年,忍了许久,直到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你抱够了没有?还不放开?”半响没听到回答,只觉得身下温暖的,带着一股若有若无使人身心放松的清香的胸膛有规律的起伏着,贴着他下颌的额头被他变得深沉了的呼吸水流暖暖的抚过,终于明了——他居然就这么强势的搂着她梦周公去了!玉漱哭笑不得,本来就疲惫不堪,又经这一番折腾,眼皮更似灌了铅,也糊里糊涂的睡了过去。

“小龙女——”玉漱一惊,下意识的抬头朝门口看去,忽然又记起睡前情景,慌忙朝身后床上看去:哪里还有那个登徒子的影子?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洞府内墙壁上镶嵌的荧光石照得室内朦朦胧胧的。只听见螃蟹大哥大八爪的声音继续在隔了水藻门帘的外间响起:“小龙女,弟兄们都守了一整天了,现在都大半夜了,也没什么异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老这样紧张的?能告诉大伙儿一声吗?好让大伙儿都放明白些,打起精神来别耽误小龙女的事?”

玉漱这才记得先前分派给八爪的任务,想着那个神不知鬼不觉就摸进自己房间的可恶家伙,没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有气没力的道:“都撤了吧,辛苦大家了!”

八爪欲言又止,终是没有说出来,在她房前站了一会儿,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玉漱翻了个身,全身的骨头又酸又软,连根小指头都懒得动,那只狐狸终于走了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他随时随地都能进自己的房间,那她岂不是连换衣服洗澡的自由都没了?心里恨得银牙直咬,把狐狸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才懒懒的打算继续补眠,一翻身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扔到地上的紫色鲛丝龙袍,刚刚熄灭的火又腾腾的涨,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拾过重新叠好,捧在脸侧,贪婪的嗅了嗅上面它主人遗留的气息,心中微动,脸红了,想放下又不舍,最终拿来当枕头伴着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