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套来一个夫君

更新时间:2020-01-21 17:00:10

套来一个夫君 已完结

套来一个夫君

来源:落初 作者:妍飞凤舞 分类:玄幻 主角:杜媚娘杜老 人气:

主角叫杜媚娘杜老的小说是《套来一个夫君》,它的作者是妍飞凤舞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杜媚娘,本是仙人之身,转世凡间,  一曲《媚娘戏君》享誉江南。  被纳入宫廷成为了皇室的歌姬,  却又被封为“梅兰公主”。  他是大宋的月轩王爷,  他自成年起喜爱上收藏书画,  他有一别院专门藏“娇”——  一千幅“娇媚”的《仕女图》。  千里姻缘一线牵,即使两人无意,  最终还是捆绑在了一起,  为了消弭仙界与人间的动乱,  在一环接一环的阴谋中与命运作着斗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宋夏宫月梅阁的乐月厅里,杜老正和女儿一起喝茶聊天。

“?!爹是指那位相士说的话吗?还是它真的是我出生时就有的奇石?”杜媚娘为父亲沏茶后说。

“是啊!不过,老夫记得我们杜家先祖之一的太上老君也曾经说过那是他赠予给你娘亲的宝石,他还说这是你与辽国皇帝见证用到的石头。我想看看那块奇石。你有没有带进宫来?”杜老这才将的由来告诉杜媚娘。

“我去我的房间里找找,我没有把它戴在身上,因为那块玉石实在太珍贵了。那是我娘亲月儿公主给我的遗物啊!”杜媚娘说完回去房间找那块石头。

“是啊!那块石头的确很珍贵啊!”杜老想起妻子当年送别他们父女的情景。对爱妻的思念之情也让杜老一再回味他们那些浪漫的回忆。

“爹,你指的是不是这一块石头?”杜媚娘把她刚找到的交给父亲。

“是啊!就是它。梅儿,从今天开始,请你必须把这块石头戴在身上。这是一种以防万一的方法,你也可以借此免除灾难!来,让爹爹亲自帮你戴上。”杜老帮女儿戴上后感慨万分。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你的母亲一样美丽。你和小月儿都很像你的母亲,虽然,你们是不同父母的表姐妹。可是,小月儿的外貌却与你母亲如此的相似,为什么会这样?我实在也不太清楚。”杜老看着窗外的景色想起女儿与小月儿的样子真的十分相似。

“爹,您又在想念我娘亲吗?”杜媚娘站起来,她看向窗外面,看到赵艺龙正在远处偷看她,她甚是高兴。

“爹,女儿有些事情现在必须去处理,您先在这里品茶吧!女儿很快回来。”杜媚娘穿上外套马上跑下楼准备偷袭赵艺龙,她想来一个出其不意吓唬赵艺龙。

杜媚娘来到月梅亭,这个在月梅阁附近的凉亭。赵艺龙看见杜媚娘出来迎接他甚是高兴和惊讶!

“赵王爷你好啊!小女子杜媚娘在此恭迎您的大驾!”杜媚娘说完马上用轻功跳到凉亭上面。

“咦?她刚才去哪里了?”赵艺龙疑惑地看着杜媚娘突然消失的情景感到很奇怪!

“赵王爷,我在这里啊!”杜媚娘用轻功跳到湖上的小亭子上面跳起舞来,她跳舞的样子让赵艺龙吓得看呆了。在她的附近的树上的花都随着她的舞蹈而飘落,这种舞蹈真是美得出奇。这就是非常出名的媚娘之舞。

“小心点儿!”杜老看见女儿杜媚娘如此顽皮甚是担心。

杜媚娘听到父亲的话马上飞回链接凉亭和月梅阁的小道上。杜老这才放心继续在房间里品茶。

“哇!好美啊!媚娘,想不到你这位小小的梅兰歌姬居然会这么厉害的轻功。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赵艺诚看见梅兰歌姬的舞蹈甚是惊讶。

“月雅王爷您过奖了!小女子梅兰歌姬刚才也只是在你们面前献丑罢了!比起我父亲的武艺,我还差得远呢!”杜媚娘谦虚地回应月雅王爷的赞美。

“月雅?!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今天休假也回来皇宫这里?!我看你其实是来看望小月儿吧!”赵艺诚好奇地看着弟弟月雅王爷说。

“是啊!难道哥哥你今天不是来这里听新来的牡丹歌姬弹奏跳舞吗?还是,你是来看我们梅兰歌姬跳舞啊?”月雅王爷取笑哥哥赵艺龙刚才就一直站在月梅亭偷看杜媚娘。

正在此时,杜老在楼上的月梅厅里品茶时听到楼下赵氏兄弟的对话感到好奇和好笑。

“月雅,你是不是想今天起见不到小月儿啊?!嗯?!”赵艺龙生气地提醒赵艺诚还是不要惹怒了他!

“没有啊!哥哥,我也只是替梅兰歌姬打抱不平啊!她刚才跳得这么美也得不到你的半句赞美,我只是想帮你解释一下什么才是你的情不自禁啊!”月雅王爷还是打算戏弄一下自己的哥哥。月雅王爷说完话就马上跑进梅兰阁躲避赵艺龙准备教训他的事情。

“赵艺诚!你马上给我站住!”赵艺龙想向弟弟赵艺诚报复一下,但是,他却突然被杜媚娘拦截住。

“月轩王爷!请您看看那个牌子再进去也不迟啊!”杜媚娘妩媚地向赵艺龙指了指竖在月梅阁门前的“禁止听曲睡觉者进入”的牌子说。

“你……你分明是针对我才这样做的!”赵艺龙生气地看着盛怒中的杜媚娘。

“是啊!这又怎样?我从来没有允许过你来这里听歌姬们演奏和跳舞。而且,谁叫你每次进来都不是听曲而是睡觉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不让你进去?这里是我们这些歌姬工作的地方,可不是你——月轩王爷可以来的地方。我可以不允许你进入月梅阁这里的。我有这个权力!”杜媚娘今天还真的打算不让他进去听曲。杜媚娘越说越气了!杜媚娘和赵艺龙在大眼瞪小眼!哈哈!

“你……你是在担心我……欣赏其他的歌姬唱曲跳舞吗?!”赵艺龙想了想后说,他深情地看着杜媚娘说,他好像已经听出了杜媚娘还在生他的气和吃醋了。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很久,杜媚娘才突然蹦出几个字。

“不是!月轩王爷,你……你误会了!”杜媚娘生气地说完马上又飞进乐月厅房间的窗子里,她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媚娘,你喜欢的人果然是我哥吧!其实,你也可以让他上来喝茶啊!为什么你又不让他进来呢?”月雅王爷快步跟上杜媚娘的步伐。他进入乐月厅后为哥哥赵艺龙辩护。他看着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的杜媚娘甚是感到意外。

“月雅王爷,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管他们两个好了,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月雅王爷,请你跟我来。我现在帮你去找小月儿陪你聊天。”杜老说完离开房间,留下杜媚娘一个人在房间内自己考虑和月轩王爷的男女之情。

“也好!反正,我哥哥他的确很需要有人在他身边照顾他。”月雅王爷也觉得他们的事情应该交由他们自己解决。

“我喜欢他吗?”杜媚娘看着站在月梅亭里的赵艺龙,她生气地看着赵艺龙不禁哭了。为什么她的美好的爱情会变成今天这样?

赵艺龙抬高头看着杜媚娘站在窗边看着自己,她那无声哭泣的样子反而突然让他稍微感觉到杜媚娘对自己的丝丝的爱意。但是,他现在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这次让自己爱的人哭了。

当天深夜,满月府,赵艺龙一个人在中庭的凉亭内喝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些诗句还真不错啊!”赵艺诚看着哥哥这样喝闷酒决定陪他一起喝酒,免得赵艺龙又再次在不知不觉中就喝醉了。

“哥,你深夜在这里喝闷酒啊?你不怕额娘和阿玛知道以后又会担心你的健康吗?”赵艺诚就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一回到家不是去睡觉而是在这里喝闷酒了。

“月雅,你说,杜媚娘……她是不是很不喜欢我?但是……她为什么还是不让我进入月梅阁和她相见?其实我……只是想见一见她,我才到那里的啊!你不是都告诉她了吗?为什么……她还是这样……将我拒之门外?到底……在她的心里面……到底还有没有我?”喝醉酒的赵艺龙终于将一直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话向弟弟赵艺诚说了出来。

“当然有啊!我看见她一直在深情地看着哥哥你啊!其实,我知道她平时也很少跳舞。不,应该说她从来都没有在大家面前跳过一次这么美的舞蹈!而她今天却在你一个人的面前跳了这个舞,我听小月儿说这是她独创的媚娘之舞。在凤月楼里,除了一些达官贵人以外,那个舞蹈,她是绝对不会轻易跳的。她还是进宫以来第一次跳这个舞蹈给你看。我们皇帝表哥也只看过一次而已!这样就可以看出你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啊!”赵艺诚向哥哥解释为什么她会在他的面前跳这个舞蹈。

“是吗?那你解释看看……为什么她还是将我拒之于门外?她担心我……真的会影响……其他歌姬的工作吗?她今天……应该还是休息吧!我是听见……御医们……说她病了还没有完全地好,我才特地去那里……探望她的!她却将我……拒之门外!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啊?!”赵艺龙喝了酒后非常生气地说。

“原来你是在担心她啊!哥,人家杜小姐也是个懂得男人心的女子,你的想法难道她不知道吗?可能她只是担心你真的会影响在里面演奏的牡丹歌姬的工作才这样做吧!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赵艺诚这才知道他们两人早已经是郎有情妹有意了。

“但是,当我问她……是不是担心我听……其他歌姬唱曲的时候,她却回答我……不是!她还说……我误会了!她说这几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我现在……又没有逼她马上和我成亲啊!”赵艺龙还是没有读懂女人的心思。

“是哦!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回答你。”赵艺诚现在终于明白他们之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了。

“为什么……你也这样回答……我那个问题?!我不明白啊!”赵艺龙没有听明白弟弟回答的意义所在。

“因为她喜欢你啊!难道你看不出她刚才是因为吃醋而生气吗?而且,你还这么直接地问她,你说她不生你的气才怪,所以,她才没有让你进去听曲啊!哥,你别再喝酒了!来,吃一点菜。你今天肯定还没有吃晚饭吧?!”赵艺诚夹了菜给哥哥。

“是吗?我可能……还没有……学会读懂女人的心。但是,当我……看见她的眼泪时,我的心……都痛了起来。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不愿意……住在皇宫里。她只不过……是在皇宫里……做一位歌姬而已,她又不是做……皇上的妃子!”赵艺龙吃了弟弟月雅王爷夹给自己的菜后担心地说。

“因为这次是你让她进宫当歌姬的啊!原本她还可以自由自在的,她还可以继续做梅香飞女帮助穷人呢!大家也很喜欢她啊!她知道你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报仇之心才会让她进宫的,你觉得她还会开心吗?她不生你的气才怪呢!如果我是她的话,我也会这样对待你啊!”赵艺诚解释为什么杜媚娘会这样对待他哥哥赵艺龙。

“那……你和小月儿……怎样了?她现在……已经同意册封的事情了吗?”赵艺龙关心地问弟弟和小月儿的婚事的处理情况。他已经把今晚的饭菜都吃光了!

“她说,如果她姐姐杜媚娘肯嫁给你,她自然就会嫁给我。现在我也只有用等这个字来解决问题了。我也觉得她的答案很正确,因为我也是这样想的。”赵艺诚坦率地回答哥哥的提问。

“怎么……我们两兄弟……会……爱上……她们这样……奇怪的女子啊!算了,算了,我们今晚就喝个饱!我们暂时都不要去管她们了。她们想怎样就怎样吧!来,我们再干一杯!”赵艺龙把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就睡着了。

“唉!你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要我这个弟弟来照顾醉酒的你啊?!”赵艺诚自认倒酶!谁叫他赵艺诚只有这么一位哥哥。他把醉酒不省人事的哥哥扶着送回房间睡觉,然后,自己也回去房间休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