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冥鸦三千

更新时间:2020-01-14 12:55:00

冥鸦三千 连载中

冥鸦三千

来源:落初 作者:大叔十三岁 分类:玄幻 主角:林山巨鲸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冥鸦三千》的小说,是作者大叔十三岁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翼魔古鲸挥动双翼,从天空飞过,遮天蔽日,将世界轮罩在了黑暗之中。城市的阴影里,一道黑色的身影伴随着群鸦舞动,走近漫天飞舞的黑羽,消失在黑夜。命运的种子已经发芽,进化的帷幕已然拉开。生存、湮灭、进化、堕落。大宇宙时代正式登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拖着重伤的身体,沈川虚弱不堪的走在泥泞的道路上,道路两侧,都是残破不堪,低矮昏暗的简易房屋。

因为担心去医疗所,或者是走在大陆上会被隐刀会的人察觉,沈川选择顺着湖城最边缘的地带绕道而行。

虽说路途更远,但更安全,不然如果被隐刀会发现,以他现在的情况,即便遇到的不是觉醒者,他也必死无疑。

已经从黑夜走到了白天,沈川依旧还在路上,距离他所住的小区,尚且还有很远的距离。

湖城的边缘地带虽说名义上也属于湖城的范畴,但在所有人看来,这里已经不算是文明的一部分,他们是旧世界最后存在的痕迹。

新世界,四大联邦,每个区的任何一座城市的边缘都有大量简易木板,生锈的铁板所堆砌的简陋住所。

这里生活着最为贫贱的存在。

他们是旧世界的遗民,也是新世界最贫贱卑微的存在。

这里生活着旧世界的统治者,血统最纯净的人类。

只是这份纯净对于新世界来说,却是最大的笑话。在新世界,有人将这里称呼为狗窝,也有人将这里称之为堕落之地。

生活在这里的人和城区的人已经完全脱轨。

衣衫褴褛,生活在狭窄的木箱中。每日能够吃到的,除了他们自己种植的少量作物,就只有蟑螂鼠蚁这些最为肮脏但是却生命力非常旺盛的动物。

他们的生活没有追求一说,没有舒适一说,更没有蜕变一说。

他们只想活下去,拼尽所有的力气活下去!

当然有人想过离开这里,去给自己来一针,获得强化者的力量,蜕变,新生,从此融入到新世界。

只是强化者对于觉醒者而言虽说卑微,但是依旧需要高昂的费用,不是谁都负担得起的。

因此除了少数的幸运儿,靠着机缘能够走出这里,大多数人还是只能卑微的在这肮脏之地苟延残喘。

他们也曾自我安慰,自我麻痹一样的说,只有他们才是血统最为纯洁的人类。

但看看他们那枯瘦的身体。

和一个生着翅膀的人站在一起,谁才是真正的人类,真的已经不好说了。

血统这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但究竟什么才是纯粹,却只有强者才能定义。

活下来,统治了世界,觉醒者和强化者就是蜕变后的人类。

至于说堕落之地的这群人。

不过是一群旧世界的残渣而已...

终有一日,他们最终将被淹没在这个世界的蜕变之中,成为真正蝼蚁和野兽。

沈川并不是贫民窟出身。

他的父母都是强化人,他出生在湖城的城区,虽说不是什么名门大户的少爷,但生活还算是舒适,知道父母去世之后,沈川才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和命运不公。

他从来都没有踏足过堕落之地,但他的妻子和林山,都出自堕落之地。

即便对他们再怎么关心,沈川对堕落之地依旧有一种本源的排斥,他讨厌这里的一切。

但是现在,只有行走在这个自己最厌恶的地方,他才有机会活着回到家里。此时他已经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想这是什么地方,他只想回家。

今天的天气非常阴沉,从早上开始,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一直下个不停,像是落汤鸡一样,艰难的行走在贫民窟的边缘。

无数麻木的人坐在远处,要么休息,要么盯着身边的虫鼠。

也有无数好奇的眼睛注意着沈川,看着沈川缓慢的步伐,带着好奇之意,不过在身边大人的叮嘱下,并没有靠近沈川。

就这样一步步缓慢前行。

小雨变成了大雨,大雨变成了暴雨。

那些瘦如枯柴的人和沈川一样成了落汤鸡,毕竟这些简易的木板并不是全部都能遮风挡雨。

而在大雨中,每当沈川的气息已经微弱不堪,几乎到了垂死的边缘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乌鸦的叫声响起。

也不知道这个叫声有怎么样的魔力,听到这声音的沈川都可以重新复苏一样的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暴雨并没有持续多久,终于雨过天晴。到了傍晚,沈川终于走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区附近。

“琴...”

迷迷糊糊中,沈川看到了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形,终于是支撑不足,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谁在喊我?”

一个女人扭过了头,短发,穿着浅灰色衣裙,模样算不上惊艳,但若是能够仔细看一会儿,就能感觉到女人面孔之中所带的那种淡淡的温润之意。

她叫沈琴,正准备回家的她似乎听到了有谁在喊她的名字,猛然扭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自己的丈夫沈川和好友林山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了,沈琴有些担心。

左右看看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以为是自己思念丈夫,所以出现了幻觉,正疑惑的准备掉头回家,她突然注意到了远处,似乎有一个什么东西。

心中生出了几分不妙的沈琴吞咽了一口口水,看一眼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沈琴快步朝着黑影走去,当她终于走近以后,眼神骤变。

那是一个疲惫不堪的身影,虽说看不到样子,但是沈琴却生出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这时候又有一只乌鸦飞落,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嘎!”

乌鸦一声鸣叫,沙哑,晦涩,阴冷。

“滚开!”

看到乌鸦,沈琴毫不犹豫挥手,用最厌恶的表情将乌鸦赶走,随后她俯下身子,用力将男人翻了过来。

“老公!”

看清楚了男人的相貌之后,沈琴一声惊叫,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是这幅样子趴到在这里。

但看着沈川一身伤势,疲惫不堪的样子,她顾不得多想,用尽全力将沈川架起,朝着家的方向缓步走去。

虽说废了一番功夫,但是沈琴最终还是把丈夫拖回到了家里。

没有多余的力气把沈川放在床上,她就把床垫拆了下来,让沈川躺在了地上。

褪去了沈川所有的衣物,给沈川擦拭身子,用一些最简易的手段给沈川做了最基础的包扎。

原本看到沈川的伤势,沈琴第一时间想过去医疗所找人,但昏迷中的沈川却在迷迷糊糊中开口阻止了她一次。

于是她只能用最简单的手法,来救治沈川。

虽说已经给沈川服下了药物,但是到了后半夜,沈川依旧是高烧不退,眼看着沈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沈琴已经束手无策,再一次拿出了通讯仪。

虽说不知道沈川为什么不想去医疗所,但现在除了医疗所,沈琴没有别的选择。

就在号码拨下去的前一刻,一个戏虐的声音突然出现。

“你确定要这么做?”

沈琴回头,看到了一个诡异的乌鸦,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家,站在沈川的身上。

乌鸦和寻常的乌鸦一般大小,通体漆黑,但是那双眼睛却带着戏虐的色彩,而且还能口吐人语,诡异无比。

“是你害了他!是不是你!”

面对着这个可以口突然人言,诡异的乌鸦,沈琴非但没有惧怕,反倒像是找到了罪魁祸首一样,忽的站起了身子,开始和乌鸦对峙。

听到沈琴嘶哑的声音,乌鸦却嘎嘎的笑了起来。

“我?你是知道我的,我会迎接死亡,但却不会刻意的制造死亡。嘎嘎,你男人可要死了。”

“你休想!你休想带走他!我会救活他的!我一定会救活他的!”

恶狠狠的看一眼乌鸦,沈琴低头又要拨号,但是乌鸦却继续怪笑着开口。

“他的组织在找他,你要是拨打了那个号码,你的男人就真的死定了,你确定要把他推进那个火坑?相信我,到时候你更愿意他就这么死掉。”

乌鸦的一句话,让沈琴几乎陷入了绝望。

最后的时刻,沈琴突然看向了乌鸦。

“你是死亡的化身,你一定可以救他对吗!求求你救救他!”

看到沈琴如此卑微的模样,乌鸦笑的更加肆意。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嘎嘎,如果可以你愿意付出我想要的,我会救活他,甚至给他死亡的力量!可是,嘎!”

乌鸦一声叫喊。

“你愿意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