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色娇妻在田园

更新时间:2019-06-19 11:34:41

绝色娇妻在田园 已完结

绝色娇妻在田园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夙潇夜霁 分类:玄幻 主角:柳姌凤无尘 人气:

《绝色娇妻在田园》由网络作家夙潇夜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姌凤无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朝穿越居然被家人卖给了一个老男人做妾,还说她命犯煞星! 当我们现代的新新人类好欺负吗? 为了逃离牢笼,她干脆赖上了一个看起来无害的教书先生! 从此发家致富、做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睡梦中,柳姌梦见一头猪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对自己拱啊拱的。 额头的疼痛让她渐渐有了意识,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上,一双手不停的在自己身前摸索。 随之,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在她的脑海里翻涌。 穿越?她竟然穿越了! 柳姌皱着眉头消化着原主的记忆,可眼下,穿越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原主自杀是在下午,离现在已经没了半个时辰了。 那么,眼下,身上这个老男人是在奸.尸! 柳姌的脑袋嗡的一下,本能的抬脚就踹开了身上的老男人。 “哎呦!”葛员外被踹到了地上,随即捂着双腿之间尖叫起来。 他瞪大眼睛看着床上坐起来的柳姌,不可置信的惊呼:“你没死!” 柳姌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你知道我死了还占我便宜,你有病!” 葛员外也不害怕,捂着双腿之间站起来冷哼:“老子花了十两银子买了你,还没尝鲜你就自杀,老子就是让你死不瞑目!” “口味真重!”柳姌咬牙切齿的开口。 “这不是没死。”葛员外以为柳姌之前是装的,一双眼睛往她的身前瞄:“没死,该办的事情就要办了!” 说着,葛员外也不管命根子疼不疼,朝着柳姌就扑了过来,柳姌抬脚踹在了葛员外的肚子上。 葛员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怒骂:“贱蹄子,竟然敢对老子下手,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说着,葛员外朝着外头喊道:“来人,把这个贱蹄子给我绑起来!” 话落,两个身材魁梧的家丁走了进来,柳姌心里暗叫不好,瞥过不远处半开的窗户,一咬牙,直接从窗户跑了。 见柳姌跑了,两个家丁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葛员外狼狈的从地上坐起来,揉着屁股和老腰对着两个家丁怒喝:“还不把人给老子抓回来,她要是跑了,老子饶不了你们!” “是!”见葛员外发话,两个家丁立马出去追柳姌。 柳姌从窗户逃出去后有些慌不择路,跑了半天也没跑出葛府,眼下,一堵墙挡住了她的去路。 就在她双手掐腰喘粗气的时候,葛府两个家丁已将寻了来,柳姌见了心里暗骂自己蠢,怎么偏偏往这里跑。 她左侧和右侧都是房屋,身后是院墙,面前是家丁,她无路可逃。 “跑啊,有种你跑啊!锦衣玉食的姨娘日子你不过,偏偏要找死,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你们两个给我把她绑起来!”葛员外捂着老腰从远处走过来,看着柳姌冷笑着开口。 “锦衣玉食?狗屁!”柳姌气愤的看着葛员外:“你都是土埋半截子的人了,安生的日子你不过,这么大岁数还玩女人,当心把你精气抽干了!” “哼,老子有钱,老子乐意,你的本分是好好服侍老子,不是说三道四诅咒我的!”葛员外说着,一挥手,示意家丁动手。 家丁离柳姌越来越近,柳姌急的就像火烧眉毛,就在这个时候,身侧的房门打开了,走出来走出来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男子。 柳姌也不管那人是谁,二话不说走到他面前,抬手拔下自己头上的簪子就抵在了男子脖子上。 “你们别过来!” 随后走来的葛员外见了柳姌手里的凤无尘,急忙开口:“杀人偿命,你最好把他放了!” 看着葛员外的神色,柳姌知道跟前这个男子在这里是有点分量的,所以冷笑着道:“偿命就偿命,总比被你毁了清白好,你们放我离开,不然我杀了他然后再自杀,阴曹地府有人作伴,我也不孤单!” 葛员外不知该如何是好,额头开始冒冷汗。 男子忽然侧过脸看着柳姌,面色无波,眼睛微眯,薄唇轻启:“放手。” 两个字,柳姌真的就放手了。 就这么听话。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男人的脸长的太好看了。 他虽然一身布衣,但是难掩他身上的万丈光华,就是用风华绝代来形容也不为过。 柳姌放手,两个家丁就将她擒住,一旁的葛员外上来就给了柳姌一个耳光:“臭婊子,我家的教书先生你也敢动,老子弄死你!” 脸上火辣辣的疼,通过葛员外的话柳姌知道了这男子的身份,教书之人自然懂得道理,不会为虎作伥。 “公子,求你救救我!”迫不得已,柳姌只能向凤无尘求救。 看着柳姌,凤无尘垂下眼帘,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柳姌看着凤无尘心中忐忑,不知道他会不会救她。又有些后悔刚刚放了他,至少利用凤无尘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哎,蓝颜祸水啊....... “员外,这姑娘可是柳树村柳家的?”凤无尘忽然抬头问向一旁的葛员外。 葛员外连忙道:“没错!” 凤无尘脸色变了变神情复杂:“这女人葛员外留不得!” “为何?” 葛员外诧异的问。 “员外,这人命带煞气,克亲人,您还是离她远些为好。” 葛员外听了也是变了脸色:“当真?” “据我所知,这位姑娘刚满月的时候父亲就离世,上头有个哥哥,一直卧病在床,恐怕命不久矣,她的母亲昨日上吊,虽是留了一口气,但也是半生不死的模样,如果葛员外娶了她,恐怕......” “啊......” 凤无尘的话还没说完,书堂里传来一声惨叫,葛员外听了声音,急忙走了进去看情况。 “宇哥!”随即里面传来葛员外的惊呼,然后对着外头喊道:“快去请大夫!” 原来是葛员外的宝贝疙瘩葛宇走路的时候磕到了脑袋,葛员外抱着晕过去的孩子急忙回了房。 路过柳姌身边的时候故意躲她远些:“让她滚,让她滚!” 原本,凤无尘说柳姌命里带煞本不是十分相信,但是他的宝贝儿子竟然无缘无故的摔了一跤,再想想柳姌死而复生,然后又对自己动手,那就信了。 就这样,柳姌慢悠悠的,就跟逛花园似的出了葛府的大门,望着分来人往的街道,也不知何去何从,家里是回不去的,有一个心如蛇蝎的奶,还有那几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伯娘,她好不容易从葛府出来,怎么还能再回去找死。她敢肯定,就算她回去一百次,她奶还有伯娘一定会卖她一百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