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一界之主的奋斗

更新时间:2019-12-14 20:16:34

一界之主的奋斗 连载中

一界之主的奋斗

来源:落初 作者:野猪圣骑士 分类:玄幻 主角:黑甲明白 人气:

主角是黑甲明白的小说《一界之主的奋斗》此文是野猪圣骑士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成为一个世界的主人,王哲看着这片穷乡僻壤压力好大!没有修炼秘籍?我去别的世界搞来;没有灵脉?我去别的世界搞来;没有仙人?我去……不对,这个只能自己培养。一天天努力一点点进步,王哲誓要把这片属于自己的穷乡僻壤,建设成虚空万界的天堂仙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半夜的寅时,突戎营帐静悄悄的。

那个半圆的月亮早已下山,而太阳还要一两个时辰才会升起,天空中只有繁星在洒下微弱的光芒。

“哇!”黑暗中响起一声惨叫。

接着一个个帐篷和堆积的草料相继起火,突戎士兵纷纷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营地内的火光让他们感到恐慌,害怕是不是遭遇什么强大敌人的袭击。其中有人忍不住惊恐地嚷叫和奔逃,又制造出了更多的混乱。

附近的首领大声叱喝,又放倒了几个人才稍稍稳住局面。

这时黑暗中一个人影出现,他身上穿着突戎骑兵的盔甲,手持双刀向那个军中首领冲了过去。

首领旁边的卫士上前抵挡,但是他们全都不是袭击者的对手,前面两个被两刀砍翻在地,另外一个被袭击者用肩膀撞飞了出去。

接着袭击者又是一刀,试图整顿秩序的首领就被砍死了。

有突戎士兵做出了反击,但他们的刀枪落在袭击者身上毫无战果,而袭击者只需要一击就能毙命。

他就像一头凶猛的怪兽,在突戎营地里肆虐冲杀。

但凡出现在袭击者面前的人,不论逃跑也好、反击也好、站着不动也好,全都毫无悬念地被砍死。

似乎只有装死才能逃过一劫,但是那样做又要冒着被同僚踩死的风险。

这个突然而来的袭击者,自然就是王哲。

他在偷袭之前做了大量谋划,包括可以利用的机会和可能遭遇的各种抵抗,以及自己被敌人俘虏的风险等等。

王哲给自己设立的原则是安全第一,对“高手超限战”理念进行试验性执行,一旦有什么意外就立刻跑得远远的。

然而战斗一开始,王哲就发现顺利得超乎想象。

冷兵器时代的军营,其实是非常脆弱的事物。

历代兵法大家都极为重视军营管理,布防、防火、纪律都有严格的规程。

军营里谁胆敢在深夜里大声吼叫,都是可能会被砍头的重罪……有时候这一声吼叫,就可能造成“营啸”的灾难。

士兵都是活生生的、有着心理弱点的人类,而不是冰冷的机器人或者NPC。

在生存可能面临威胁的环境中,每个人心中都会绷着一根弦。所以主将鼓舞士气总要耗费心思,而一句不恰当的话就可能“扰乱军心”。

今晚发生的情况,突戎人根本闻所未闻。

当人类遭遇到未知的危险时,最可能的反应就是惊恐、不知所措、逃!也许个别勇锐之士能够产生抵抗的急智,但一个集体却必然是全体溃败。

于是王哲的感觉就是冲进来砍瓜切菜,然后那些敌人士兵就全都炸营了……好简单!

“轰隆隆隆……”远方传来密集的马蹄声,一支二三百人的骑兵冲出了营帐。

看样子应该是这个营地的主将,在亲卫的保护下逃了出去。显然面对突如其来的袭杀,这位主将也没有留下来的勇气。

王哲很想追过去砍杀,但最后还是坚持“不刺杀大将”的原则。

大将的亲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在主人遭遇危险的时候往往能奋死作战。

如果王哲对他们逼迫太甚,说不定这二百多人的队伍就疯起来跟他死磕,到时候该跑路的就是王哲自己了。

还是留着这个营帐,砍那些散乱的杂兵安全点。

不过杂兵跑起来也很快,特别是主将一跑他们更没有留下的理由。

王哲继续砍杀了一通,就发现整个营帐差不多都空了。

他有点意犹未尽的四处搜寻,接着看到前方某个帐篷的阴影里,有个人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哲持着刀冲过去,那个人突然哆嗦着喊叫:“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啊!”

“嗯?”王哲皱了一下眉头,“你是中原人?”

“是!小的本是凉州的工匠,几年前被突戎蛮子掳掠至此为奴。”那人回答道。

听他的口音确实是凉州人,王哲的态度一下子发生转变:“既然是中原人就站起来,老子杀的是鞑子你怕什么?”

“是是是……”那人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在周围火光的照耀下,只见这个人弯着腰显得身形瘦削,满带皱纹的脸上挂着谄媚讨好的笑容。

看到这张脸王哲都有点悲哀,凉州是一个民风彪悍淳朴的地方,很少会见到这种奴气深重的人,由此可见被突戎人掳掠为奴的悲惨。

“你叫什么名字?”王哲问。

“小的刘二。”

“像你这样的中原人还有吗?”

“本来还有好多,后来……后来全都被突戎人折磨死了。”刘二说着就哭了。

那些死去的人里面,很可能就有刘二的亲人。

王哲等他情绪稍微平复,就从地上捡了一把刀递过去:“敢杀人吗?”

“啊?”刘二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忽然全身战抖:“敢!我敢!”

于是王哲就带着刘二去杀人,营地里的突戎士兵有些躲在阴暗处装死,还有些受了伤没能逃出去,这些全都是他们的消灭对象。

王哲找到一个就先砍得半死,然后由刘二终结他的生命。

刘二一开始还很生疏,到后来就砍得越来越顺手。

而王哲发现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种苟且偷生的麻木渐渐消融,刘二的眼睛里散发出莫名的癫狂。多年来积累的仇怨、痛苦,一直被求生的本能掩盖,如今这些能量却如同火山一般即将爆发。

在营帐的边缘,他们看到了一个突戎武士。

此人身上穿着薄薄的睡衣,显然是从睡梦中醒来就开始逃跑,然后可能在混乱中撞到了拒马栅栏而受伤倒地。

他睁着眼睛显得无比惊恐,呼吸带着沙哑急促的声音。

刘二一看到这个人,突然就像疯了一样冲过去:“啊~~~”

他用尽全身的力量砍下一刀,那突戎武士的脖子被重重劈开。

刘二再举起刀继续不停地砍,一边砍一边歇斯底里地吼叫着。直到突戎武士被砍得血肉模糊,刘二手中的刀几乎卷刃变成铁棍,他才扔下刀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王哲猜想那个突戎武士,应该是刘二最痛恨的仇人。

也许刘二曾经被他折磨过,更可能是亲人死在了他的手中。

王哲没有去询问,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他哭。

刘二哭着哭着就停了,跪在那里看着天空呢喃着什么。

“走吧!”王哲说。

刘二一动也不动。

“突戎人还有好多呢!”王哲说。

然后刘二就站起身来,静静地捡起了另一把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