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和上仙那些事

更新时间:2019-11-14 17:44:37

我和上仙那些事 已完结

我和上仙那些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老妖 分类:玄幻 主角:沈从之张婉柔 人气:

《我和上仙那些事》作者:老妖,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沈从之张婉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那是一个上古的时代。那时的她依偎在他的身旁,看着云卷云舒,看着风云变,看着四季轮回。那时的她是多么的天真灿烂,只要有什么烦心的事都向他说,只要有什么不顺心的事都向他诉说着。也许是上天见不得他们安宁快乐罢,也许是上天跟他们开一个玩笑罢。突然来了一个上仙抱走了磐石,从此就剩紫莲花孤零零的呆在原地。是伤心也好,是寂寞也罢。从此磐石在也没回来过。紫恋花为了找回磐石,每日每夜的向路过的小鸟打听着磐石的消息,每日每夜向路过的小鸟打听着磐石的消息。当身旁的小鸟和花花草草听说了紫恋花要修炼后,每人都笑她痴心妄想,痴人说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此时坐在另一边的沈从之,李文凯,张子文,陈云每个人都怀了一张笑脸“真有你的,没想到沈兄如此聪明,早已知道今日的劫难,早已把宝物掉了包,不然我们难免其罪,恐怕要落个株连九族了,只是可怜了他们”陈云看着地上已死去的镖师感叹到。

“我看我们还是把他们入了葬了吧,也好让他们有一个安息的地方”这时沈从之接话到。

“也好。”

众人都起身把已死去镖师都入了葬,等把已死去的镖师入了葬后,众人看着沈从之说话到:“对了,沈兄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沈从之苦笑的摇了摇头:“走走看吧,况且用不了多久他们也知道那宝物是假的”

“那沈兄要不要来我府上住段时间”陈云接话到。

“可是那宝物由谁去送”

“我来吧,我家离京城近,况且我家父亲又是朝中命官”

“这样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没事的”

等安排妥当沈从之便和众人回了镇南镖局。

沈从之在镇南镖局一呆就是大半个月,渐渐也与镖局里的人熟悉了。

镇南镖局总共有二十多口人,不加上死去的,大都分配在各个辖区,平时不怎么走动,只有出任务时才聚在一起。而在这些分配中的大都相当于精英,在这些镖师门下又有各个不同的小分派,所以才组成了现在的镇南镖局,李文凯年纪轻轻便坐上了总镖师这个位置,难免镖局有个别不服气的。

总是想着法找着李文凯的麻烦。

这不,前阵子镖局里张总师爷过生日,李文凯有事没去成,一直都耿耿于怀,找着机会找着李文凯的叉,这不宝物事件更胜。

说李文凯不配坐镖局里第一把交椅联名要李文凯禅位闹的不可开交。

而在另一边的李文凯也是一笑置之而过,没当回事。

沈从之本想劝解李文凯解决一下镖局里的矛盾,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这不是自己家的家事,毕竟自己是一个外来人,再说了整个镖局管起来也有些难度,不是说想管就能管的了的。

此时沈从之正在镇南镖局的校场上晒着大太阳,好不舒服,李文凯打面前路过见了停下了脚步笑到:“表弟真是逍遥自在,对了表弟下午张子文有请你要不要去。”

沈从之听了笑着应到:“去怎么不去了”

这些日子沈从之也和张子文,李文凯,陈云混熟了,原来才知道张子文和陈云,李文凯家事世交,怪不得走的这么近。

下午,沈从之便和李文凯去了张子文相约的地方,等到了地方一看,沈从之才知道张子文相约的地方是倪城最大的醉红楼。

醉红楼楼人如其名,楼红人更醉。

醉红楼也是这花都花城倪城最大的酒楼,客流量远远要比其他酒楼要高,而且这里也是烟花之地。

沈从之从来都是不喜爱上酒楼的人,而且是这胭脂气味浓郁的烟花之地。

沈从之进了楼,闻了闻这里的胭脂气味不禁皱了皱眉。

等到了地方只见张子文正左拥右抱的身子斜斜的坐在座位上。

见了沈从之和李文凯连忙热情的站起身来招呼着沈从之和李文凯。

身旁的美女见了都自觉自发的往沈从之和李文凯的身旁坐着和往沈从之和李文凯杯里倒着酒。

沈从之见了不禁皱了皱眉。

张子文见沈从之不喜便辞退了身旁的美女,单独和沈从之李文凯聊起了天。

“沈兄,张兄你们听说了吗,好像最近倪城出现了一批丧尸,闹的人心惶惶”

“这是怎么一回事”李云凯接话到。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说的”

“呵呵,听说的那就算不了数,大家不如去查查不就知道了”

“呵呵,也是不如我们去查查”张子文望着沈从之和李文凯等着沈从之和李文凯的下文。

“我就不了”沈从之摇了摇头。

“哎,沈兄你怎可不去

李文凯别喝着小酒边望着沈从之。

“表弟你是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想参与这种活动你就当我胆小吧“

张子文看出沈从之的为难帮着沈从之劝到:“李兄,沈兄不愿去,我们就别为难他了,

“呵呵,也是,来,来来喝酒,喝酒”

沈从之不是不愿去自是有自己的一段过往。

“怎么不高兴,三人聚会不是该热闹热闹!?”

“来,沈兄我们别理那些烦心事了,我们喝酒喝酒,来喝酒”随后沈从之也端起一杯酒和张子文李文凯干了起来。

酒后,沈从子看出李文凯的不高兴,只是李文凯没为难沈从之“也罢,,随他去”

等饭足酒饱终要离场的时候,突然一只血色的镖标插在了沈从之,张子文,李文凯他们的饭桌上。

张子文此时早已喝醉:“这是谁干的啊”说话有些大舌头,沈从之扶着张子文。

沈从之把张子文转移给了李文凯来到饭桌上拿起镖签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血红色的大字,暗杀阁。

沈从之离了酒楼以后就告辞一个人先离去了。

此时正走在大街上。

“跟我来”一个全身蒙面的黑衣女子突然出现在了沈从之面前,沈从之见了跟了去,等停稳脚步沈从之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我跟了来。

蒙面人也停住了脚步,只是没转过身,沈从之站在黑衣女子身后想努力看清黑衣女子的面容。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要相信我不会伤害你就行了”

“我怎么信的过你”

“信不信由你”

“还有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你应该接到过血色镖签令吧”

“嗯,我接过”

“那你知不知道血色镖签令的出处”

沈从之听了盲目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好,我告诉你,血色镖签令是由江湖一个叫血娘子组成的,门里总共有十二个人,每个人都精于刺杀和暗毒和异能。因为他们十二个人都是倸狼狐妖所化成,不过他们之间也有例外的,他们各自都有不同的本领”

沈从之听了大半天回到:“难道你叫我我就是为了这些吗?”

“当然不是”女子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你现在处境很危险。

“你是谁啊”

“别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就行了”说着黑衣女子消失在了空中。

等黑衣女子一走,沈从之看着黑衣女子消失的方向,看来这件事自己不得不管了,原本不想管的。因为他不想让张子文,李文凯陷入危险之中。

等沈从子离开的时候,这时在空气中显现了一个人,然后又隐去了身形。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此时沈从之正被一群人围攻着。

每个人都静沉沉的,没有开口说话,沈从之问了半天也没开口说话,表情静沉沉的严肃。

“哈哈哈,怪就只怪你不应该破坏了我们的大事”

“我怎么破了你们的大事”

“难道你不用心想想吗?”这时在沈从之前方出现了一个全身穿黑衣五官俊朗的黑衣人。

“喔,我怎么想不起来了”沈从之望着黑衣人说道。

“呵呵,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前几日的事你真的忘了吗?”

“前几日是谁打小树林经过,前几日是谁破坏了我的好事”黑衣人边说着边玩着手中的戒子。

“喔”沈从之想起来了,难怪这黑衣人看着这么眼熟,原来是他。

话说,前几日沈从之从小树林路过,看见一人正在吸食着阳气,没想到是他。

“那你想怎么做”沈从之说的理气直壮。

“当然是杀了你”

“难道血娘子手下都这么邪恶吗?,难道你就不怕血娘子杀了你吗!”

“怕,当然怕,但是我这个做人有条原则,就是看见我吸食者杀,道破我身份者杀,所以你就应该更该杀,说着黑衣男子抬起手来一句令下,围在沈从之周围的人都攻打了起来。

沈从之边抵挡着边说着:“我猜想你一定是血娘子手下的黑玫吧”沈从之看出了黑衣人手上的标志说到。

“啧啧,血娘子手下的人果然如此奇葩,人如其名,看来我以后再也不敢碰黑玫瑰花了,免得以后也跟某人一样变的阴阳怪调,黑玫你说是吧。呵呵”沈从之边说着边抵挡着。

“不知好歹”黑衣男子说着闪动身形来到沈从之身边用手抵制在了沈从之身上,然后用力往后推着,然后把沈从之抵制在了墙上,因为此时应该在一条小巷上。

黑衣男子用力把沈从之甩到了地上。

“咳,咳,咳”沈从之被地上弹起的一阵灰尘呛到,在加上黑衣男子的力道。

擦了擦嘴角边站起来看着黑衣男子笑到:“怎么我有说错吗?”

沈从之看着黑衣男子的恼羞成怒。

“你还真是有胆量,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怕,怎么不怕,当然怕但是你不敢,在说你也不会杀了我的。”

“为什么?”

“因为我一个区区的凡夫俗子不值得你动手,在说你也另有目的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